新军(四)

临高启明外传 | 聂义峰 | 约 4685 字 | 编辑本页

在教室里,听完席亚洲东一嘴西一嘴的侃侃而谈后,大家又列队来到操场上坐成两排。不知道什么时候,操场上已经林林总总摆了好多大家伙,甚为壮观——五门大炮一字排开,有的模样短粗憨厚,有的则修长优美,。每门炮都是乌黑发亮的铸铁炮,炮前地上摆着一排各式各样的炮弹——这是穿越众工业口几个月来最自豪的作品了。而今天军官训练团的任务,就是认识各种火炮,这可把炮兵总监张柏林给乐的走路都不知道怎么迈腿了。这货是穿越众中的炮兵和爆炸狂人,说起各种 19 世纪火炮来如数家珍头头是道,穿越伊始就致力于建立穿越众自己的炮兵部队。因此,也是工业口名义上的炮兵顾问之一。在攻打苟家庄的战斗中,此公先后炸开了外墙和内墙的大门,也算是名噪一时。新军成立,此公当然是当然不让的成为炮兵顾问,作为一名连级干部,大家都尊称他一声“张连长”。

自然,火炮的主讲,就是他了。

“大家请看第一门炮。”眉宇间都流露着兴奋之色的张连长来到一门山地榴弹炮旁边,拿着一根步枪通条指示着,“这是一门 12 磅山地榴弹炮,这个所谓的‘磅’,是旧时空 19 世纪欧洲军队用以形容炮弹重量的。和我们习惯的口径不同,那时候是用炮弹重量来区分火炮。当然,为了方便,我们已经对口径进行了标准化,只是名称沿用旧时空的习惯。这门 12 磅山地榴弹炮,是一种前膛装填的滑膛炮,没有膛线。这是一种适合山地使用、打击反斜面的,轻便灵活的轻型火炮。口径为 115 毫米,已经被我们强迫症的工业口按‘5’和‘10’进行了规范。身管长 0.96 米,非常短,因此很适合进行抛射。行军全重,即炮身、前车、弹药全重,为 0.7 吨,非常方便,四匹马就可以拖着走。当然,缺点是射程近,最大射程只有 900 米。弹药有实心弹、霰弹、开花弹、燃烧弹等,因此它是一种多用途的打击武器。”

聂义峰举手,张柏林示意他讲话。

“张连长,能否介绍一下每种炮弹。”聂义峰起立,语气恭敬。

张柏林点点头,示意他坐下,用通条指着地上一个个铁疙瘩:“实心弹,顾名思义,这玩意其实就是一个铁球。是排队枪毙时期,使用最广泛的炮弹,依靠其动能对目标进行杀伤。因此,在进行攻坚作战和海战中大量使用。大量的实心弹齐射,顷刻之间就能把这个时空的城墙砸的支离破碎。在对方步兵和骑兵组成密集阵型时,实心弹也是极好的杀伤利器。在合适的角度,合适的装药下发射,可以形成跳弹,持续向前跳跃,从而可以打出一条血肉模糊的尸体胡同。所以,诸位步兵指挥官,以后如果你的敌人用大炮瞄准你,千万不要把你的士兵组成纵队,否则下场是很惨的。”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旧时空的几部著名电影,非常直观的展示过“血肉胡同”是什么概念。

“这个铁皮筒,就是霰弹。”张柏林端起一个小铁桶,继续介绍,“战时,铁桶内会有 200 发以上的小型弹丸。发射后,会在炮口前 60 度的范围内,形成一个最大纵深可达 100 米的面杀伤区域。可以说,喷出去这一桶,就相当于一个步兵连打了一轮齐射。当然,这样的射击基本没有精度可言,其打击目标主要是近距离的步兵、骑兵等。诸位步兵指挥官,如果把敌人放到我的炮兵跟前,我就只能用这种方式来作战了。”

“这不就是一大号喷子么?”

“对,就是一个大喷子,专门糊脸。被喷中者,轻者七窍流血,重者一团浆糊,要不要试试?”张柏林一脸坏笑,众人果断摇头。

“下面这个铁球,就是所谓开花弹,和实心弹有所区别。”张柏林放下铁皮桶,用通条指着下一颗炮弹,“开花弹,是一种形象俗称。这颗铁球内部中空,填充有炸药,弹壁薄且刻有预制破片,或者内部填充有小铁球。在炮弹顶端,有可点燃的延时引线,点然后填入火炮,而后射击。运气好的话,开花弹会在敌人头顶炸开,进行几乎没有死角的攻击。运气差的话,会像实心弹一样砸进步兵队列中后爆炸,杀伤也很可观。这种开花弹,是攻击步兵队列的利器。而使用触发引线的开花弹,现在还在研制中,工业口和冶金口正在日夜加班,我和大家一样期待。”

聂义峰在笔记本上快速记着,只觉得头皮发紧。几乎每种炮弹,都是屠杀步兵的大杀器,自己很庆幸这个时空他们所有的敌人都还不足以掌握到这个水平。

“下一种炮弹,是燃烧弹。”张柏林又指着一个铁球,“其实,这就是一颗实心弹。只不过发射前,需要提前烧红,而且要烧透。当然,这样装填前必须提前装入一块湿泥饼,否则有炸膛的危险。这种炮弹,主要用来对付建筑物和海军舰船,可以引燃建筑。当然,你要拿旧时空的燃烧弹来说事,那没办法,比不了……”

大家纷纷哦了一声,作明白状。

“下一门火炮,这是个大家伙。”张柏林的脸上红光四射,显然这门火炮是他最喜欢的型号,“12 磅加农炮,口径 115 毫米,身管长 1.7 米,行军全重 1.9 吨,最大射程可以达到 1900 米,其弹药和 12 磅山地榴弹炮完全通用。这门炮也是前膛滑膛炮,原型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被广泛使用的 M1857 式加农炮,也就是所谓‘大拿破仑炮’,当然,工业口也进行了一定的修改。这是一门重炮,其威力、射程都不是小不点的 12 磅山地榴弹炮能比的。”

只看那又粗又长的炮身,大家就明白器大活好的意义了。

接着,张柏林更加兴奋了,拍着第三门大炮的炮身,眉飞色舞。这门炮明显和前面的两种不一样,虽然炮架轮子类似,但是身管却更加细长,而且炮尾和前面两种滑膛炮不不一样,竟然不是封闭的,有明显的机械结构,显然是门后膛炮。再仔细一看,乖乖,炮口里隐约可见膛线!

“阿姆斯特朗式 12 磅加农炮!这门炮虽然也叫‘12 磅加农炮’,但和刚才的‘大拿破仑’不同,这可是门后膛装填的线膛炮!他的原型,就是传说中的阿姆斯特朗野战炮!”

“**!维新功臣炮!”有人尖叫一声。

“没错!”张柏林发现了同好,心里满满都是满足感,“就是旧时空在日本明治维新中名声大噪的‘功臣炮’,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军也是靠它几乎无伤屠戮了满清骑兵。当然,工业口也进行了一些修改。口径 70 毫米,身管长 1.6 米,行军全重 1.6 吨,最大射程可以达到 2800 米!”张柏林兴奋地一会胳膊,大家一阵惊叫。

“然而,美中不足啊……现在只有锥形实心弹可用。”张柏林脸上不无遗憾,指着炮前孤零零的一枚圆锥头炮弹,“榴弹还在研制中,这种锥形炮弹因为膛压高,对引线的要求比滑膛炮榴弹高得多,所以……工业口现在的能力,大家都懂的,慢慢期待吧!”

大家不无一阵遗憾,但是都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穿越众要在 17 世纪还原一个工业体系,不是简单建几个工厂就能做到的,更不是在三个月内就能做到的。没办法,只能等。

张柏林表示同感的耸耸肩,来到了最后两门炮中间:“最后的两门炮,其实是一家。原型是美国南北战争时的 M1841 型 6 磅炮,也就是‘小拿破仑’,工业口进行了修改。大的这门,是 8 磅加农炮,口径 105 毫米,行军全重 1.4 吨,最大射程 1600 米。小的这门,是 6 磅加农炮,口径 90 毫米,行军全重 1.2 吨,最大射程 1200 米。弹药也是分为实心弹、霰弹、燃烧弹,但是没有开花弹。”

大家又是一阵笔记。

“好,这就是目前,咱们穿越众已经造出来的几种大炮。”张柏林就像是给客人展示完自家珍宝后,满脸得意的样子。

“有海军火炮吗?”有人问,是立志加入海军的人。

张柏林面露不快,语气也变了:“这些都是陆军炮,海军的没有!有的炮弹可以用来打舰船,海军也可以用。”

聂义峰听着,不禁觉得有点好笑,怎么一提“海军”跟欠了他钱似的?

席亚洲从队伍后面走过来,示意张柏林归队,接着掐着腰挺着肚子:“张连长讲的不错,各位步兵指挥官,可得小心别得罪张连长,要不趁你睡着觉照你小*糊一发霰弹,那可就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啦!”大家一阵哄笑,张柏林也来了劲头,梗着脖子喊,给席亚洲预备的是一发燃烧弹。

“好了,下面,由李运兴给大家介绍一下,咱们的元年式步枪。”大家开始鼓掌。

李运兴穿越前,是职业射击运动员。之前一直和北炜侦察队的两个狙击手,跟着执委会里的工业达人王总窝在工业口,进行校枪。用他自己的话就是,打的都想吐了,对这支穿越众自己生产的第一种步枪已经非常的熟悉。

“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元年式步枪。”李运兴来到队伍前面,没什么开场白,直入主题。他把自己的步枪横在胸前,开始介绍,“口径 14 毫米、枪长 1.4 米、枪管长 9.5 厘米、刺刀长 45 毫米、枪重 4.3 公斤、初速每秒 290 米,膛线 7 条右旋,标尺最大射程 1000 米。这支枪的原型,是旧时空英国的恩菲尔德 M1853 式步枪,属于前膛装填的线膛步枪。这是一种在前装滑膛枪和现代后膛线躺枪之间的一种过渡枪型,从 19 世纪 30 年代出现,一直到 19 世纪末才退出历史舞台,可以说是久经沙场的枪型。它的装填,和营长讲的滑膛枪的装填大同小异。首先,枪支竖直。第二步,咬开纸包弹药,将火药倒入枪管。第三步,将子弹填入枪口。第四步,取出通条,压实。第五步,通条回位。第六步,端平枪身,打开击锤。第七步,取出火帽,装在击砧上。击砧,就是击锤前面这个突起。第八步,举枪、瞄准、射击。”李运兴一边说着,一边用自己的步枪演示者,大家突然发现他竟然有弹药,而其他人都只是有空枪一支而已。

砰!一声枪响,烟雾缭绕中,吓得大家一哆嗦。大口径黑火药枪支发射时的动静和烟雾,要比现代枪械大得多。

“这么打两轮,战场还不什么都看不见了……”大家苦笑。

“没错,黑火药时代,火器发射后的烟雾通常都比较大。最大的还是张连长的炮兵,打死敌人,熏死自己人。”李运兴一脸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张柏林无奈的叹口气,无限期待着无烟火药。

有人举手:“能不能讲一下弹药,听说这个前装线膛枪,被称作‘米尼步枪’,是因为子弹。”

李运兴点点头,打开自己的弹药包,取出一颗纸包弹药,小心的取出子弹,举起来给大家展示了一下,一颗其貌不扬的铅弹。和大家印象中的球形弹不同,这颗子弹是尖头的,圆柱形躯体,尾部还是中空的。

“话说为什么我们没有弹药啊,不公平……”一片有些羡慕的声音。

“是总参谋长发的,讲课使用。”李运兴又是毫无表情的一张脸,“所谓‘米尼’,也叫‘米涅’,就是指的这种子弹。是一个叫米尼的法国人发明,随后就以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子弹和使用这种子弹的前装线膛枪。和滑膛枪时代的球形弹,不同,米尼弹的形状是有锥形头的圆柱形,尾部中空,里面填充有软木。当步枪开火时,火药燃气推动米尼弹向前移动的同时,冲击子弹中空的尾部和软木,使之发生形变撑大子弹,从而子弹契合枪管内壁的膛线,达到密闭的作用。所以,米尼弹,让线膛枪迅速成为主流。”

“那过去没有线膛枪吗?”

李运兴收起子弹,接着说:“米尼弹之前就已经有了前装线膛步枪。但那时候使用的是和滑膛枪类似的铅质球形弹,为了发挥膛线的作用,子弹比枪口要略大,所以装填很困难,而且还有炸膛的风险,从来就不是步兵的主力装备。”大家又摆上了一脸恍然大明白的表情。

“话说我们不是军官么,以后我们也要拿步枪?”有人问。在大家的印象中,19 世纪的军官是不拿步枪的,一把手枪,一支指挥刀,就是全部装备。

“我们没有接触过这些武器,必须熟悉。包括手枪,其实和步枪的结构和操作流程也是大同小异。而且……你总不能让你的士兵发现,你连步枪都不会用吧?旧时空,就算是军区机关还有实弹射击考核呢!”席亚洲不满道。他示意李运兴归队,走到了队伍前,掐着腰喊着,“我们还会进行实弹射击,可别给打了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