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 尘埃落定

看不见的敌人 | 恶魔后花园 | 9/10/2021 | 约 838 字 | 编辑本页

“毕生基金会,可以说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最伟大的基金会。如果没有它,我们无法想象会有多少人死于疾病。”

1630 年四月二十日,被后世某些人士称为“血路”的榆林-田独铁路正式打通。每一个参与“巨人行动”及提供支持的部门和个人都获得了铜制纪念章,执委会另外又向曾坤和张枭二人颁发了“主席嘉奖令”,以表彰他二人在巨人行动中的突出贡献。

《临高时报》特约评论员写到:“……生产出青蒿素,对元老院的成功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一种海南本岛遍地生长的野草摇身一变成为救命神药,从此,元老院与人民不再受疟疾的威胁……如果说在此之前我们面对热带蛮荒之地的开发问题上还心存怀疑,从今天起,我们可以乐观而大胆地断言,海南岛、台湾岛甚至于整个东南亚,终将被元老院的光辉照耀……”

毕生基金会在一种低调的氛围中成立,它挂靠在卫生部名下,属于元老院控股,是元老院的第一个非营利性公益基金,起始资本为毕生元老的一半股份,同时也接受了不少其他元老的个人捐赠。

张枭的目标是将它运作成诺奖基金会一样的存在,用张枭的话来讲,它成立的宗旨是“为死者留名,为生者谋生”。

对于基金会的成立,元老院的 OA 系统中只增加了一条通知,并没有任何庆祝活动和剪彩仪式,后来执委会的大佬们私下都去了暂时安置在百仞总医院的基金会办公室视察过,嘱咐要再接再厉,不断做出重要的成绩。

如他所料,元老院里没有人公开提出异议。

按照规划,制药厂将设法从酉阳地区引种优质黄花蒿品种,毕生基金会在 5 年内推广形成至少 400 亩的人工种植黄花蒿产业,预计年产精制青蒿素栓剂 120 万粒,满足每年十多万人的治疗需求。

不管《临高时报》如何吹嘘,对于元老院面临的严酷自然环境,医疗口的元老们始终有着清醒的认识。诚然,青蒿素是一个重要的药物,但它只是第一个,绝不是最后一个。

“前面的路是一条从没有人走过的路,这只是我个人迈出的一小步,还需要后来的人前赴后继才能开拓成康庄大道。”多年以后,张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