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看不见的敌人 | 恶魔后花园 | 9/10/2021 | 约 8345 字 | 编辑本页

本来写这篇同人是想从头到尾补一遍网文的医药漏洞,不过网文篇幅实在太长,加上我又新开了一条 1636 年的时间线写《抉择》,精力有限,所以这篇技术向同人就写到制备出青蒿素、平息三亚疫情之后毕生基金会成立,算是告一段落。

补充解释一下,由于到了 1630 年 5 月,元老院马上就要被王尊德封锁,直到年底才能重开贸易,所以“巨人行动”中就算把库存的土烧全部用完也没关系,自产的乙醇也能用来生产青蒿素。3 吨黄花蒿干叶提取损耗的 70%乙醇大约 7-8 吨,完全由发酵生产需淀粉约 11 吨,按正文的设定,1629 年农庄学田一亩地就产了红薯 8 吨,所以原料应该是足够的。另外黄花蒿的采收季节是 8 月中旬,所以 1630 年 8 月还能再收一次黄花蒿,足够支持三亚的行动。如果没有自产药物的支持,正文里三亚的行动就显得有些金手指了,疟疾是会复发的。

喜欢医疗向技术文的朋友可以关注新同人《抉择》、已完结的短篇《耐药菌疑案始末》,以及我正在准备中的实体书同人《澳宋药丸二三事》。

由于实体书第一卷的很多设定与网文不同,特别是医药方面的差异巨大,所以《澳宋药丸二三事》的故事情节与《看不见的敌人》会有很多不同。

最后,感谢“临高启明同人作者群”的各位粗坯,帮我完善了许多故事情节和技术细节;感谢“临高启明”,让我有机会写小说,它甚至让我写了一首打油诗。


对于很多人提到的“南山专案”,我的看法是:如果真的开这个金手指,应该只是将元老的自然寿命延长到比如 200 岁,这样他们的青壮年期自然也就延长了,目前这个阶段的疾病概率会大大降低,毕竟元老人数太少,死不起,但不会是不死,也不会是不生病,理由还是来自于官方原文,比如:

  1. D 日生病的不少(第八节 剪彩:在清点的同时医院接诊了 4 名中暑、5 个腹泻、2 个上感病人。其中一个是晚上一时懒惰没用睡袋就爬到救生艇上睡觉的,现在发热起来。河马蹲在一边正给这倒楣蛋量体温。)

  2. 元老们还是会感染寄生虫(第一百二十四节 制药厂的窘境:时袅仁发觉感染率开始上升。他从无症状人群中检出有华枝睾吸虫、猪带绦虫等十多种寄生虫卵。细菌携带者可能更多,但是因为细菌检验的复杂性要大的多,很多还无法确诊。总之一句话,没有人意识到现代医学检验的复杂性。 而普通穿越群众对各种寄生虫和传染性疾病的无知和无所谓更让他头疼。乱吃野果的,私下打猎的,还有和当地女人胡搞的……)

  3. 席胖子也经常生病(第一百一十四节 训练:按理说,席亚洲作为未来的新军教导营营长应该亲自该来主持培训,但他再次生病休息,估计在躺倒在农场休养了)

  4. 在制定津贴制度的时候也会向从事化工、危险品工作的元老提供更高的津贴(第一百六十八节 定级和津贴:从事重体力、化学、危险品工作的,根据繁重难度不同,每天发放 1 ~ 5 点券的工种津贴。),显然是考虑过健康问题的

  5. 独孤求婚因为乱搞土著感染了衣原体(第一百二十九节 红薯:何平却等来等去都不来,正着急地等他的时候,却等来了一个叉着腿走路的眼镜男,胸前赫然一个编号“007”。时袅仁定睛一看,居然是东门市派出所所长独孤求婚。“医生,给俺看看病吧,……这里。”独孤所长悄悄用手一指某个部位。时袅仁仔细询问了一下,又掀开衣服看了看体征,心中有了数。“衣原体感染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时袅仁说的比较含蓄。)

  6. 猛男游老虎也有住院的时候(第九十二节 百仞总医院:“游老虎,陆军连长。急性肠炎。”值班的护士郭芙报告)

  7. 老毕死于麻醉剂过量,也就是本文第一章里杜撰的这个人(第一百五十六节 联合诊疗所:于是某人就在没问过任何人的情况下注射了麻药。显然,结果是很悲剧的――实习医生不知道麻醉药的注射剂量,也不知道起效的时间。第一瓶进去没反应就来了第二瓶。等河马闻讯赶到时,这小子还有小半条命了。河马赶紧给他通风、抗过敏、舒血管、强心、电击、抽耳光……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把他救过来。)

  8. 乱搞女人感染性病的元老不止独孤求婚一人(第一百三十七节 佛山之行(三):刘三心里一动,说他没这个心思是假的,但是想到每天到百仞总医院屁股上挨针的某几个人,不由得有些迟疑。书翠是烟花女子,若是染上了什么不干净的病,岂不是中了头彩?)

  9. 宅男们撸多了也会撸出病来(第二百九十七节 员工福利: 萧子山太了解穿越众的业余生活了,除了少数技术狂人每天窝在自己的车间、办公室、实验室里忙个不停之外,大多数人的业余生活基本上是拿着有限的电力配额在电脑上玩游戏、看小说,看 a 片。荷尔蒙大量分泌,该发挥作用的器官却没用,时间久了未免影响健康。最近卫生部报告无菌性前列腺炎发作的病例呈上升趋势。萧子山知道这多半是“憋”和“撸”双重影响的结果。)

  10. 萨琳娜因为喝生水腹泻了好几次(第三百一十七节 被打断的约会:萨琳娜很清楚,要是没有这个穿越集团建立起来的净化水系统,她恐怕早就因为喝水腹泻毙命了。就算这样,刚开始她还因为改不了喝生水的习惯直接从龙头里接水喝而腹泻了好几次,这样才算是养成了和周围人一样喝热水的习惯。)

  11. 石志奇得过痢疾(第一百四十八节 舰队启程:石志奇在海军中的地位不高,因为他错过了海军最露脸的二次博铺保卫战,第一次他不在班上,第二次他正患痢疾躺在卫生所里,听着外面的枪炮响彻云霄,但是腹中疼痛就是动弹不得。)

  12. 明秋身体不是很好(第二百五十三节 提督:作为一个已经年逾六旬的老人,按照本时空的标准已经是垂垂老矣,但是托旧时空良好的卫生营养条件和多年的军旅生活,明秋的身体依然显得健康而有活力但是多年的海军生涯还是给他留下了各式各样的疾病,尽管不算太严重,但是新时空的医疗保健水平大大退步了。卫生部的时部长建议他“多疗养,多锻炼,少操心”。实际上即使他有这个热情,大多数元老日常的高强度工作也已经令他无法胜任了。)

  13. 广州市长刘翔患有甲亢(第四百四十七节 甲亢:钱水协也跟着笑着说:“大哥你说他精分,我看只怕还真有点。我记得有次聚会,他跑到大嫂跟前问,‘甲硫咪唑’有没有库存,保质期多久。后来我去医院打听了一下,那是治甲亢的药!这个刘翔只怕真有点症状!我那天回飞云号上正听到他‘教导’大哥呢,那气势,怎么看都有点狂躁症啊,说不定就是甲亢闹的! 第一百八十一节 崔真人:看他的脸色亢奋,由白转红,刘三忽然想起这位刘市长有甲亢,要闹出病来可不得了,赶紧道:“你莫要生气,我没有取笑你的意思,但是我觉得凡事都有解释。你也不必疑心病太重了――要不你住我哪里去?”)

而且,纸质书第一卷里面已经将元老的人数增加到九百多人,看样子是可以再死一些人的。

附:《临高启明》网文中有关医药方面的漏洞

  1. 网文 1629 年因不靠谱元老医生给人缝合,麻醉剂过量而送命的那个无名元老,时袅仁关照的结果是按“术后感染抢救无效”记录。但是穿越一年多之后死了个元老与穿越之初就死元老性质不一样,也许他没有亲人,但穿越后这一年多时间里他不可能没有朋友,所以正文里没有任何人去闹是个 bug。这也是同人文《看不见的敌人》的开端,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毕生”。另外还有一位小元老尚羽也是从苟家庄死掉的那个元老引出来的,充分说明,死掉的元老才是最好的元老。

  2. 网文救治刘大霖的时候提到了利血平刚刚完成动物实验:张子怡知道制药厂里正用广东产的一种叫“麻三端”的罗芙木的根提炼利血平。利血平是传统的降压药物,是目前制药厂能够制造的几种心血管药物之一。

    利血平的提取需要用到氯仿;

    网文 1630 年出现了抗破伤风血清,生产中也需要加氯仿作为防腐剂;

    网文 1631 出现了自产狂犬疫苗和血清,早期的 semple 法羊脑疫苗生产需要用到乙醚;

    网文 1633 杭州站抓捕贾乐的时候用了“一块气味难闻的湿漉漉的布捂住了面孔,然后她就突然失去了知觉”,以临高的技术能力,这里用的药剂显然是乙醚或者氯仿;

    网文 1633 女仆之死案中用到了玻璃湿版摄影,溶解火棉胶的溶剂需要用到乙醚;氯仿和乙醚都是早期临床上常用的麻醉剂,后面广州攻略的时候刘三给余成做手术却用笑气做麻醉剂,还说“卫生所里没有任何的现代麻醉药――即使没用完也过期了”。气体的存储运输比液体更困难,还要考虑到伏波军的战地医院也需要手术麻醉剂,所以用氯仿、乙醚、水合氯醛才对,这些是可以生产的麻醉剂。

  3. 既然有乙醇、氯仿和乙醚,那么青蒿素的提取就不是问题,而正文两次提到元老院没有能力提取青蒿素,这是个大 bug,所以我在《看不见的敌人》中把这个漏洞补上。限制青蒿素的不是工艺,而是产能。不出青蒿素不行啊,五百废能受得了奎宁的副作用?

  4. 网文提到碘是从海带中提取的:这个么,”何平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你知道我们的碘主要是从海带之类的海草中提取的。但是最近流行起吃海带了――海草供不应求”。

    然而从海带中提取碘需要用到离子交换树脂,并且海带提取至少有三种有效成分,海藻酸钠、碘、甘露醇,既然能从海带中提取碘,另外两个也能提取,低聚海藻酸钠可以作为代血浆使用。不过我觉得 1630 年并没有离子交换树脂,所以碘用制盐卤水提取才合理,空气吹出法,用氯把碘置换出来。

  5. 网文提到天花疫苗是终身免疫:(邦库特先生说)“我在荷兰和巴达维亚都听说过,中国人有一种预防天花的手术,可以使人在不发生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感染一次轻度的天花,然后终身不再得天花”

    “没错。这叫人痘术。”钟利时点点头,反问道,“您想为孩子接种人痘?”

    然而天花疫苗的接种周期是 6 年,其免疫时间只有 3-5 年。

    这一点之前在北朝很多人跟我争论,我就多说几句。

    1950 年卫生部《种痘暂行办法》规定:第三条:婴儿应由出生后六个月内种痘一次,届满六足岁、十二足岁及十八足岁,应各复种一次。凡从未种痘者,或逾规定之年龄未复种者,应各补种一次。第四条:凡天花流行区域及其邻接地区,所有居民,均应种痘,其实施地区及时间,由县市政府决定公布之。

    智力樵在《农村群众对种痘的看法》(1950 人民日报)中指出农民对种痘的错误认识包括:不懂一次种痘只能预防天花 3--5 年,认为一生只需种痘一次。

    王槐堂在《有关种痘的几个问题的探讨》(1966 天津医药杂志)中的结论:作者对 68 例(有天花病史者)的观察,有 17.6%已全部丧失对天花的免疫力,有 52.9%已部分丧失对天花的免疫力。易感者占 70%。因此在普种牛痘地区即使曾有天花病史者也应考虑接种。

    汤飞凡在《生物制品的制造、应用和保管》一文中写到:普通接种牛痘苗一次可以保护四、五年,但接种十年后免疫力将完全消失,故成年之后如遇天花流行,则每隔一、二年应复种一次。接种时须用新鲜痘苗,一次不出隔一月后再次接种直至发痘为止。

    要知道,牛痘苗之所以被要求复种,是经历过血的代价得出的结论。根据《天花的历史》一书的记载,爱丁堡在 1818 年遭受了一次天花流行,据说有 1500 例接种过牛痘的人被感染,其中 3 人死亡。1825 年,巴黎那次严重的天花流行证实了其真实性,同时也引发了复种运动。伍腾·博格于 1829 年首次提出了再种痘,1834 年普鲁士军队强制执行该措施,俄罗斯、丹麦军队及德国各州接着效仿。直到 1858 年英国军队才强制实行复种。

    关于接种牛痘是否具有永久性免疫的争议贯穿了整个 19 世纪,到了现代,已经称为了共识。只不过三十多年前在世界范围内消灭天花之后,绝大多数人都已经遗忘了这个事实而已。

    另外,正文提到临高的天花疫苗是“人痘术”,这一点没错,现代的天花疫苗都是减毒的天花病毒,与琴纳发明的牛痘苗没有关系。

  6. 这里就引出网文的另一个 bug,原时空已经三十多年没人打过天花疫苗,就算有,也是国家战略储备物资,五百废出发之前肯定也打不到,正文里 1632 年才出现天花疫苗,相当于所有元老裸奔了 3 年,而且没有人被感染,金手指无疑。而且天花属于生物安全 3 级病毒,传染性极强,临高没有 BSL-3 生物实验室,要靠没有免疫力的元老们自己筛选减毒株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在《看不见的敌人》中直接让邓主任把疫苗和疫苗种带过去了。

    PS:实体书已经改掉这个 bug,D 日前时袅任从米国搞来了牛痘苗。

    很多人对天花的危害严重估计不足,甚至还有人认为只有小孩才会得天花,这一点可以查查近代军事史的记载,二鸦中英军在浙江死亡的士兵大多是因天花而死,《天花的历史》一书还记载英军曾因天花死亡过 8000 人。要知道,美洲的印第安人大部分都是死于天花之类的疾病。五十年代的医学书籍记载 5 岁以下儿童得天花的死亡率约 40%。

  7. 然后又引出正文的另一个 bug,邓主任 1632 年提交了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开发计划,但是临高有两个逾越不了的障碍。1.脊髓灰质炎病毒也属于生物安全 3 级病毒,没有 BSL-3 生物实验室,筛选减毒株病毒的过程一定会出现病毒泄露;2.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培养必须用到细胞组织培养技术,依据见《中国生物制品发展史 1910-1990》一书。这两个技术都是美帝 1950 年代才有的技术,所以临高的脊髓灰质炎疫苗开发计划必然失败。目前正文还没写它成功,你们就当它失败好了,反正我在同人里会这么写。

  8. 广州鼠疫爆发之前,二百五十三节 除旧布新(十六)中写到:“明代百姓对于防天花的“人痘”接种并不陌生,对于更加安全的牛痘自然接受起来更加容易――何况接种“牛痘疫苗”有费用减免。”

    根据《清代江南种痘事业探论》一文,明代人痘术出现于隆庆万历年间,但局限在江西弋阳和皖南一带,约在清初传入邻近皖南的浙西和苏南地区, 然后渐趋传入浙东地区, 并继续向南传布。宁波的种痘术始于康熙七年, 而绍兴府诸暨当在康熙初之前, 已有人痘接种了。在浙东南部的台州, 在康熙十一年前, 尚无接种人痘者。所以,1635 年,不仅是广州的老百姓,其他大部分地方的明代老百姓对“人痘”应该都相当陌生。

    所以关于“天花”,网文犯了三个错误。

  9. 网文 1630 第二次反围剿作战之前就能生产破伤风血清了,而生产抗毒血清需要用类毒素给马注射,有破伤风血清必然有破伤风类毒素,制成疫苗的工艺不复杂,后文一直没有出现破伤风类毒素疫苗不合理。

  10. 网文里出现狂犬疫苗和抗毒血清之后就放开了元老饲养宠物狗的限制,我决定在后续的更文中对饲养宠物狗加个限制。因为早期的狂犬疫苗是 semple 法羊脑疫苗,我国一直到 1980 年才由地鼠肾细胞疫苗代替,根据《中国生物制品发展史 1910-1990》一书的记载,这种疫苗的有效性不能达到 100%:1957 年锦州一只疯狗于 5 日内咬伤 81 日,伤口处理后注射 14 针疫苗者 68 人,发病死亡 7 人;9 人注射 4-8 针,死亡 2 人,仅作伤口处理未注射疫苗者 4 人均发病死亡。这个案例中疫苗有效性仅 88.3%。并且 semple 疫苗导致的严重神经 ma 痹事故发生率在 1/500-1/2000 之间。对元老安全而言,是个很大的隐患。

  11. 网文 1631 写高炉炼钢的时候提到“d 日之后,穿越集团建立了多个实验室,不过主要是偏向于生物学研究方向。用于工业生产的实验室只有化工部直属实验室和设在马袅盐厂的分析实验室。”这么多实验室,耗材哪里来?特别是生物实验室。库存总会耗完,而且正文中一直说自产的化学原料和试剂纯度不行,实验室的检验结果就很不靠谱。

  12. 网文 1631 年独孤求婚去鸿基煤矿的时候提到“听说抗生素库存快没了”,结果到 1635 年还在用过期的库存抗生素。

  13. 网文“望远镜”一节写地能空调的换热器是墙上奢侈的一排排青铜管,地能空调的温控效果显著,不论冬夏都能保持较为恒定的温度,又没有增加空气湿度的问题。

    bug 是空气湿度,从正文描述的地能空调来看,是将换热铜管直接安装在室内的,并没有专门的除湿装置,室内空气水分恒定的情况下,空气温度下降,空气相对湿度上升,反之则下降。作为一个在洁净室待过很久的人,我能肯定地说在海南这种热带地区,这种空调的室内空气相对湿度会很大,说不定还会结露。

    我还记得几年前的事情,公司在苏州有一个没建完的洁净室,停工了半年,由于室内温度比室外低,又是夏天,等我们去打扫的时候,墙上、地上全是凝结水,水流成河,蚊子满天飞。

    正确的设计至少应该像现代家用空调一样设计一个室内机,通过风机将空气吸入内部进行换热,冷凝水回收通过管道排出到室外,才能控制室内的空气湿度。

  14. 网文 1631 年张道长去山东传教的时候写到:大水之后的“时疫”几乎全是肠道传染病,用药亦简单。道生们加工的大多是这类药材。此外,他手中还有特效的“止泻药”。所谓的特效止泻药就是润世堂炮制过的阿片散剂。

    bug 有两点:

    其一,既然是肠道传染病,肯定是致病菌、病毒之类引起的,比如伤寒、菌痢、阿米巴痢疾等,阿片止泻的原理是使肠胃平滑肌张力增强,括约肌收缩,这样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治本还需要抗菌素,比如磺胺脒,盲目使用阿片类止泻剂只会使病情加重。

    其二,如果肠道传染病用药很简单,后面两广治安战中元老院就不会被耐磺胺的痢疾所折磨了,直接换张道长的药就可以了。这属于前后矛盾。

  15. 网文 1630 第二次反围剿之前出现了颠茄注射液,前提是先要有颠茄,而颠茄原产欧洲,20 世纪 30 年代才引进中国,此时才穿越一年半,不可能从欧洲引入,除非出发之前就带了颠茄种子,但正文没有明说。

  16. 网文中多处描述自产药物效果不可靠的理由是纯度不行,这是不合理的,纯度反而是比较好解决的问题,化学药物大不了多重结晶几次。影响药效的因素更重要的是其他方面的因素,比如片剂的溶出度不好,原料药的晶型有差异,制剂剂型不合理,批内/批间质量一致性不好等。

  17. 闹临高那段,尤秀的月事晚了十多天没来,黄真号了一下脉,果真有喜脉之相。这手艺比早早孕试纸还准。

  18. 刘三给余成做手术那段说卫生口制药厂自己制造的抗生素不但纯度有限,毒副作用也很大,每年卫生口收治的病人因药物副作用嗝屁的都有不少。这个时间点正文里能量产的抗生素只有磺胺、土霉素,毒副作用并不大。土霉素过敏性休克倒是有可能死人。

  19. 网文 1629 年就能用发酵法生产味精,其实是个金手指。能用发酵法生产味精,同样的技术就能量产抗生素。

  20. 广州鼠疫中没有出现土霉素,这一点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我在《耐药菌疑案始末》一文中打了个补丁;

  21. 两广治安战中耐药菌比例过高,平均 20%,最高 74%,我也在《耐药菌疑案始末》一文中打了个补丁,不好意思要让傅大夫背锅了。

  22. 网文耐药菌部分傅大夫一边焦虑着耐药菌的出现,一边想着青霉素什么时候能投产。思路有问题,因为青霉素对两广的疫情作用不大,原因我在《耐药菌疑案始末》一文中有解释。按照逻辑推演,最优的抗生素组合应该是四环素+链霉素。参考我的新坑-《抉择》

  23. 网文梧州大战是 1635 年四五月左右,林默天去了前线野战医院支前,按黄超元老的说法,网文中阳山剿匪应该是 1635 年 6 月,傅奇良调过去也在这个时间,广州鼠疫爆发是 1635 年 8 月,但是《代理县长》一节中却说“如果细菌性痢疾在准治安区扩散,甚至像广州鼠疫事件似的搞个大的,卫生口的诸位脸上都会比较挂不住。”这个时间线乱了。所以写了《耐药菌疑案始末》一文,企图把时间线缝合在 1635 年 8 月,不知道是否成功。

  24. 广州治理篇里崔道长给刘翔驱邪的时候说没有维生素 b2 群,后面公务员录取的时候又说对录取的公务员由于各种微量元素、维生素缺乏引起的各种病症,全部予以突击治疗。补维生素 B2 用酵母片就行了,连土霉素都量产了,酵母片总能生产的。

  25. 广州治理篇中杜元老给残疾归化民找老婆,安排给 ji 女体检,普查 ji 女是否还有生育能力,其实元老院没这个能力。

  26. 网文抢救金五顺的时候用了深海鱼皮,深海鱼皮是用戊二醛处理的,这里的戊二醛是个金手指,以元老院的技术能力实际上生产不了戊二醛。(元老院的化工能力一直处于薛定谔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