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无能为力

看不见的敌人 | 恶魔后花园 | 9/10/2021 | 约 2513 字 | 编辑本页

“河大夫,我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救救……”百仞总医院一楼的病房里传来一阵阵哀求之声,一个年轻的土著女人跪在地上拉着河马的白大褂,菜黄色的脸上挂满泪水。

河马一脸尴尬,不知道怎么回应眼前的女人。

这户土著是广州站收容来的流民,一家七八口人最后只有夫妻两人和一个两岁的小孩活着来了临高,男人原本是砖匠,便被分到砖瓦厂做工,由于踏实肯干,现在已经是一个小组长了,管着七八个土著工人。前段时间男人感觉身体不适,不时呕吐、腹泻、困倦乏力,本想到百仞总医院就医的,不料阴差阳错碰到了一个自称“妙先生”的游方郎中,那“妙先生”凭着三寸不烂之舌一通忽悠,竟把他们唬得心悦诚服,钱花了不少,中药也喝了不少,病情非但没有好转,还逐渐加重,那庸医见势不妙便悄悄溜走了,连后续的诊金都没要。

河马摇摇头,“妹子,不是我见死不救,这病,哎,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女人听河马这么一说,死死地攥住他的白大褂,近乎歇斯底里地跪着哀求道,“河大夫,人都说澳洲老爷们奇巧无数,治病药到病除,求求你,老爷们一定有办法的,老爷们的恩情我们一家这辈子做牛做马来报答,下辈子还做牛做马服侍老爷,求求你……”

听到医院里的骚动,门口的保安快速地冲了过来,推开围观的病人和病人家属,准备把女人拖走,河马见状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管,都是可怜人,就让她大哭一场吧。

新来的实习护士郭芙走到她身边想把她扶起来,女人浑身无力,瘫坐在地上,时而癫狂,时而呻吟,嘴里念叨着“老天爷,我不要……我的孩子才两岁,全家就剩这一个顶梁柱……老天爷,你让老爷们救了我们,为什么又要他的命啊……你叫我怎么活啊……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女人在地上哭了一个小时,终于哭累了,实习护士们把她扶到旁边的病床上,围观的人也陆续离去,只留下她守在男人身边,默默流泪,男人已经全身浮肿。

病房外。

郭芙小心地问河马:“老爷,哦不,首长,真的没救了吗?”

河马答道:“他这病叫尿毒症,就算是在澳洲,也是绝症。”河马没跟她说透析、换肾之类的,在当前的医疗条件下,说这些也没有任何意义,除非有透析机、肾源、环孢素 A 和整个现代医药工业。

“首长们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吗?”郭芙问。

“我等医术精通,是因为掌握了世间规律,善于利用上天制定的法则,却不能改变规律,能逆天改命的那不是人,是玉皇大帝。”河马解释道,怕她听不懂,又继续说,“此人可能本就有慢性肾炎,拖久了,加上庸医乱治病,现在是已经病入膏肓了。常言道,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哎,无能为力!”

郭芙在那女人的情绪感染下本就有些难过,听了也不禁流下泪来。

“好了,别难过,你在这医院里以后免不了要再见这些生死别离,好好学习医术才能救更多的人。”河马说完又给她普及起医学知识来,“这种病不是一个独立的疾病,而是各种晚期的肾脏病共有的临床综合征,是慢性肾功能衰竭进入终末阶段时出现的一系列临床表现所组成的综合征。主要体现为代谢紊乱,轻度慢性酸中毒时,多数患者症状较少,但如果动脉血酸度过高,则可出现明显食欲不振、呕吐、虚弱无力、呼吸深长等。还有心力衰竭,心律失常和心肌受损等症状,由于尿素的刺激作用,还可发生无菌性心包炎,患者有心前区疼痛,体检时闻及心包摩擦音……”

巡房结束后,河马默默地坐在走廊栏杆上发呆,心里闪过一丝恐惧,虽然在这个时空他敢号称神医,但毕竟不是真的神啊。

百仞总医院周会结束。

河马找到时袅仁,说了这个尿毒症患者的情况,时袅仁也表示没有办法救治,但可以考虑给他的小孩一定的资助。两人都认为有必要加强对本时空土著医生的管理,庸医误人实在可恶。

河马还有自己的担忧,现在穿越集团还有一个隐藏的严重隐患,出发前谁都没有考虑到的问题,“院长,我们所有人现在对天花都没有免疫力。”

时袅仁大吃一惊,“什么?可是我小时候接种过天花疫苗的,你也是啊。”

河马说:“这个问题没考虑到也正常,毕竟原时空 1980 年就已经宣布在全世界范围内消灭天花了,美帝 1972 年就已经不强制接种天花疫苗。时间太过久远,我们都忘了天花疫苗的免疫时间只有 3-5 年,以前规定的接种周期是 6 年一轮。我也是最近查阅文献才发现的。”

时袅仁这下可慌了神,这个大漏洞要是被捅出来,自己这个卫生部长一定会变成众矢之的,便嘱咐道:“这事先不要对外声张,安排制药厂尽快研发天花疫苗。另外,加强检疫营土著的培训,尽快将元老从检疫营抽回来,除非特殊情况,检疫营里与外来人员接触的工作全部交给土著去做。”

“也只能先这样了,但天花疫苗的开发必须提到最优先的级别,还只能悄悄地干,越少人知道越好。”河马说。

“上帝,再给我一个虫洞吧。”时袅仁不由得叹到。

河马听了,笑了,“院长,您这是方寸大乱啊。就算给你个虫洞再回一趟老家,你也拿不到天花疫苗。自从原时空消灭天花之后,从公开信息来看,天花病毒只有美国和俄罗斯的两个病毒库里才有。天花疫苗早就变成大国的国家战略物资了,以你们美帝的反恐形势,就算你弄到了疫苗,恐怕还没出境就被国土安全部请去喝咖啡了吧,哈哈。”

“谁说的,我可以先在这个时空把虫洞放到原时空的疫苗库房位置,然后穿进去,拿到疫苗就出来。”时袅仁说。

“好了好了,院长,等你乘船到了美洲拿到疫苗再回来,我们自己的疫苗都研发出来了。”河马说。

“这样吧,此事我来安排。”时袅仁还是有些不放心,决定亲自主持。

回到办公室,时袅仁的桌子上放着一份调职申请。

“又是邓铂鋆!这人烦不烦!”时袅仁有点生气,此人是一个没有医、药、卫、护、生物专业学历――不,根本就没有学历的家伙,在大图书馆当管理员,已经几次向时袅仁交来调职申请,希望能转到总医院来工作,强烈表示“医疗卫生这行当我最熟”。

时袅仁心想:或许是图书馆管理员干久了,觉得自己也能成为另一个伟大的图书馆管理员吧。

不过眼前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时袅仁把调职申请推到一边,翻开通讯录,想来想去,还是周韦森最合适:生物专业出身,和自己同是北美背景,现在又在制药厂工作,算是自己的下属。于是下班之后时袅仁径直去了周韦森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