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药与药

看不见的敌人 | 恶魔后花园 | 9/10/2021 | 约 3066 字 | 编辑本页

会议室里,赵艳梅环视一圈,厂里的穿越众都到齐了,私下开小会的不少。与别的工厂不同的是,制药厂配备的穿越众都是有相关背景的人,看得出执委会的重视。

她轻咳一声,嗡嗡声便逐渐消失了。

“各位,近期我们厂发展形势不错,大家的努力得到了执委会的好评。但是,这只是一个开始。目前我们的工业体系不健全,不足以支持医药领域的可持续发展,后面我们面临的困难会越来越多。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目的是集思广益,在当前有限的资源下,尽可能地开发更多的药物。希望大家多提建议。”

“除了生理盐水,我们还可以生产林格氏液,在生理盐水的基础上增加氯化钾和氯化钙就行,调节体液、电解质及酸碱平衡,比生理盐水好用。精盐厂副产品就有氯化钾,氯化钙可以从食盐电解车间得到。可惜没有乳酸钠,不然林格氏液还可以升级为哈特曼氏溶液,适用于酸中毒或有酸中毒倾向的脱水病例。”周韦森说。

听了周韦森的提议,查梧础提出了质疑:“生产注射剂还有几个难点解决不了。不论是生理盐水还是林格氏液,都属于大容量注射剂,必须解决热原问题,没有药用级原辅料,只能用浓配-稀配两步法配液,浓配步骤加活性炭除热原,但是我们目前缺少针剂用活性炭,化工部的活性炭产量还很小,另外还需要用酸碱处理去除杂质之后才能达到药用标准。还有缺少合适的药液过滤器,不要说用聚醚砜材质的除菌过滤器了,玻璃厂现在能生产垂熔玻璃滤器吗?还有注射剂用的容器,现在还停留在重复使用旧注射剂瓶的原始阶段,不仅产量小,药瓶也在慢慢损耗。瓶塞用的也是旧瓶的胶塞,一次针刺之后密封性非常成问题。另外洁净室净化技术也是一塌糊涂。这样的药品我可不敢用!我早说过现在就上马制药厂非常不明智,根本就没有基础。”

听得出来查梧础有怨言,他以前毕竟是在正规制药厂做技术员的,生产上的实际问题考虑得很多。

面对质疑,周韦森有些无奈:“照你这么说,我们就无事可做了。还有,玻璃厂已经能生产药瓶了。”

“普通钠钙玻璃是不能用作注射剂容器的,会使注射液 pH 升高,影响产品质量,高温灭菌过程中也很容易爆瓶、脱片,这些碎玻璃屑进入人体有什么后果你们知道吗?”查梧础问。

“小查,你考虑的问题都很有道理,但我们现在的实际状况就是这样,还是要往前看,多提解决办法。”赵艳梅出来解围。

“好吧,那我就提个建议。”查梧础接着说到,“林格氏液和氯化钙溶液生产要考虑去除二氧化碳气体,否则会和二氧化碳反应生成碳酸钙沉淀,影响药品质量。”

张枭见气氛有点不对,便试着转移话题:“额,在建立起有机化工体系之前,我们还可以从无机化合物中选择化学药物,其实种类还是不少的,比如炉甘石洗剂可用于急性瘙痒性皮肤病,如荨麻疹和痱子;

“硝酸银滴眼液可用于急性结膜炎和预防新生儿淋菌性结膜炎;

“硫酸锌滴眼液可用于慢性结膜炎、砂眼和角膜炎;

“硼酸眼膏可治疗睑缘炎;

“复方碘甘油/复方硼砂溶液用于口腔消毒;

“碱式硫酸亚铁溶液可用作强收敛剂,用于小手术的止血;“火棉胶可用作小伤口的保护剂;

“氧化锌软膏有收敛保护作用,可用于火伤、皮炎和湿疹;“硫代硫酸钠可以用于氰化物及腈类中毒,砷、铋、碘、汞、铅等中毒治疗,配合稀盐酸使用可以治疗疥疮等皮肤病,硫磺软膏也可以治疗疥疮,将来大规模爆人口的时候是检疫营的常备药,这个时代的人得皮肤病的比例非常大。

“还有一种剧毒药可以用来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缓解率能达到 90%,三氧化二砷,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砒霜。

“以化工部目前的能力,这些化合物应该都能够生产,制药对原料的需求量并不大,只要我们能加工成制剂就行。作为外用药,要求不会那么高。”

最近张枭一直在查资料,这会儿就一股脑全倒出来了,这些都是以前医院药剂科喜欢自制的品种,效果还不错。

“滴眼液也是无菌制剂,现在生产车间洁净区不够,除菌滤器也没有。而且我们没有塑料瓶,拿什么分装使用呢?”查梧础又问。

“无菌技术的问题需要多部门合作才能解决,短期内不可能突破。只能利用现有的条件少量制备滴眼剂,就在医院里使用,用玻璃瓶装,弹性火棉胶套做滴管。等煤焦化联合工厂投产之后用实验室方法制备少量苯甲酸还是没问题的,加点苯甲酸防腐就好了。”

“玻璃瓶还是有问题。”

“我倒是觉得将来药械应该单独建厂。”又有人提出了新观点。

……

激烈而深入的讨论进行了一个下午,不仅增进了元老们的感情,也理清了药厂面临的瓶颈。由于对制药厂的看法比较多,会后张枭与查梧础又到南海农庄一边喝着格瓦斯,一边继续深入的技术探讨和吐槽,制药厂是离农庄最近的工厂,因为就在农庄内部。最后谈到了即将筹建的原料药厂,这个新厂虽然规模不大,但筹备任务依然繁重,远不是张枭一个人带几个土著就能够胜任的,正好查梧础也觉得目前有些不得志,不如换个环境试试,便决定一起去博铺开创新天地了。

聊到兴头,两人趁着酒劲闹腾开了,遭了旁边不少人的白眼。查梧础认出了正在和吴南海谈话的人——兵器组的徐营捷,想起了什么事,便起身过去打招呼。

“老徐,能借你的宝贝用用吗?”

徐营捷笑道:“老查,你这猥琐男,动不动就要借别人的宝贝,你自个儿没有啊?”

查梧础也笑道:“谁稀罕你那宝贝,我是说借你一点火棉用用。”

“我靠,你要火棉干啥?”徐营捷很奇怪,“这玩意儿借了还能还吗?”

“做药啊,咱俩的关系说什么还不还的。”

“火棉还能做药?”

“那当然,试验一下怎么做弹性火棉胶套,注射剂瓶封口全靠它了。”

“行啊,听说你们弄了点乌洛托品,拿乌洛托品来换。”

张枭和查梧础听了都不怀好意地看着他,“哟,老徐也是人种博物馆俱乐部成员啊?”

“去去去,我用它是来试验做黑索金的,大炸逼懂么?除了性,你们就不能想点别的么?”徐营捷不耐烦道。

“这么快就要升级炸药啦?生产复杂吗?”张枭不知道黑索金是怎么生产的,只知道这是种威力很大的家伙。

“不复杂,乌洛托品一步硝化就行。”徐营捷答道,“可惜现在甲醛和硝酸产量都太小,先摸摸生产工艺吧。”

吴南海听说又有人要用甲醛,也凑了过来,“我说,你们好歹给我留点甲醛,天地会才刚开始推广现代农业,我就指望用它来处理种子了,这可是大家的饭碗诶。”

“老吴,我们用的还没总医院多呢。现在干什么都是僧多粥少,全靠计委协调。”查梧础说。

“炸药、农药、医药本来就有很多共用的中间体,前段时间林默天还问我有没有水合氯醛给他做麻醉剂。三氯乙醛也是农药 DDT 的原料之一。有机化工是个巨大的瓶颈啊。”张枭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甲醛的瓶颈在木材干馏上,我们的甲醇都是靠木材干馏得到的,是木炭生产的副产物,生产 15 吨木炭大概能得到 1 吨粗甲醇。目前木炭主要用在炼钢和制黑火药上,但以后炼钢肯定以焦炭为主,甲醇产量不会太高的。”徐营捷说。

张枭又指出了另一条重要的化工路线,“其实木炭还有别的用途,大家都以为只能通过石油工业生产有机溶剂,其实无机化工也行。木炭和硫磺可生产二硫化碳,与氯气反应的产物是四氯化碳,二者都是很重要的有机溶剂,以我们当前的工业能力,这条反应路线比甲烷路线靠谱得多,单质硫还能回收循环使用。二硫化碳也是生产黏胶纤维、玻璃纸的原材料。老查,玻璃纸可是生产大容量注射剂必不可少的东西啊,也是我们可以看得见有希望生产出来的天然高分子材料,除非你能拿出表面覆聚四氟乙烯的橡胶塞。”

“硫磺不够,火药厂是消耗大户,以现在的情况你恐怕很难从徐营捷的嘴里抠出多少硫磺来。”查梧础提醒到。

“滚,我又不吃硫磺。”徐营捷打趣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