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3040 字 | 编辑本页

高阳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被关押的造成的精神创伤创伤已经慢慢好转,在周韦森等人的关照下宛如行动组的团宠,诸事不操心,只管吃喝睡,又恢复了点嘻嘻哈哈没个正行的意思。

此时行动组押送着那些江湖人士,已经离开了华山。

自古华山一条道,无限风光在险峰!华山历来便以奇、险、峻、秀著称于世。

一路上举目四望,一石一树,一溪一流均是美不胜收,犹如看到了天工造物人间仙境,地势险峻冠绝,周韦森等人来的时候,救人心切,倒是没有觉得,日前目的已经达到,再看之时,不由赞叹不已,王瑞相本来还打算开玩笑说以后要在此地建造一座疗养中心,但想到高阳同志估计对华山美景不会有什么好印象,便知趣的住口。

虽然是深入大明内陆,缺少情报支援,但行动组的侦查能力也不是吃素的,下山之前便探知附近有着大股官兵集结,高阳对行动组的战斗力自无怀疑,可还是忧心忡忡的对周韦森说道:“这些官兵会不会是冲着咱们来的?”

周韦森皱起眉头,没有说话,显然也是拿不定主意,自打他们进入大明地界以来,这种事情就时有发生,有时候行动组新到一地,远远的就能看见集结的官军,那群官军也不主动进攻,就只是杵在那儿看着行动组,一开始周韦森和王瑞相还以为是朝廷计划会剿他们,紧张了好一阵,可随着不断转移,他俩发现所谓的官军不过是样子货,周韦森和王瑞相都不傻,稍微一推测便想出了原委,估计是就是行动组被各地衙门当成了来洗劫的流寇,各地衙门没办法只能凑出一队“人马”充门面,向行动组表示自己这个“点子”很扎手,不付出大的代价拿不下来,希望行动组能够权衡利弊后去洗劫别家。

当然那些临时凑起来的“官军”自然不可能有多强的战力,同时也对保卫自家以外的地盘也兴趣缺缺,所以遥遥目送行动组离开,就成了唯一选择,若非双方隔得太远,简直就如同列队送别一般。

被“送别”几次反应过来的周韦森气的大骂,一种被土著戏耍的委屈油然而生,仿佛一位赌场千王被街头骗术愚弄,这也成了行动组后来到处惹是生非的原因之一。

但此次官军集结会不会也是如此?周韦森吃不准。

高阳本来性格上比较大条,被俘之后,倒是谨慎不少,见周韦森深思不语,他也跟着担忧起来。

这时周韦森看了一眼腰间的对讲机,说道:“老高,比以前细心不少啊。”

高阳笑道:“如今我们算是深入敌腹,不小心一些怎么可以?”

周韦森说道:“我们这一队人马,可谓是打扮奇特,此前又曾经闹出过大动静,如果没有官兵前来查探,这才奇怪呢。”

说完周韦森拿起对讲机,问道:“请汇报一下情况!”

行动组可不是憨憨的单纯列队前进,而是有专门的侦察队,分布在行动组前后左右巡逻,以防被敌人突然偷袭,光是对讲机就配了两台,也从侧面看出,本次营救行动几乎押上了元老院的精锐力量。

按理来说看见官军后,就算官军没有敌意,侦查人员至少也会汇报一声,眼下官军就在附近,却没有消息传来,难道侦查人员已经遭遇不测?

想到这里周韦森心里一紧,连忙又对对讲机说了一声,很快“前方正常”、“后方正常”的话就传入周韦森耳朵里,原来还真一切正常。

“呼”,周韦森松了一口气,暗想高阳被抓后天天疑神疑鬼,连带着自己胆子也变小了。想是这么想,可是既然知道附近有官军,卧榻之侧,如芒在背,晚上肯定休息不好,于是周韦森下令全队多行一个时辰后再扎营。

关于扎营的地点也有讲究,一般来说分为相对隐蔽和地势开阔两类,这两类各有各的优劣,隐蔽的地方虽不容易被敌人发现,可反过来自己的视野也会受影响,开阔之地则反之,容易暴露,却也能提前发现敌人。

周韦森一番权衡,又和高阳王瑞相两人商量一会儿,三人都认为既然行动组的特征是高机动、强火力,在开阔地方扎营最能发挥优势,况且打不过还能跑嘛。

残月慢慢爬上了枝头,行动组押送着那些江湖人士埋锅造饭,高阳和周韦森一直都待在一起,现在还没有回到安全区,周韦森不太放心高阳,怕他惹祸。

支起一个帐篷,周韦森将高阳安顿在里面,高阳虽然什么事都没做,但一股疲惫感如黑云压城般袭来,抬头望天,繁星点点,月挂枝头,高阳忍不住倒了一杯酒,说道:“我先休息了,老周你也别太累,明军也是人,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盯着咱们。”

话音未落,“砰砰”声响起!是枪声!

突然听到外围发出枪响,周韦森闻之也是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似的掏出手枪。

高阳随着枪响伏下身子,低声道:“有敌人夜袭?!”

周韦森虽然吓了一跳,但是并不慌乱,而是侧耳听了一阵,发觉枪声零散,并不密集而且距离尚远,于是说道:“可能是巡逻队发现了情况,不要慌张,这种事情以前也有!”

由于高阳经历被俘,此时多少有点惊弓之鸟之相,周韦森安抚着高阳,以免高阳一会儿在归化民面前精神崩溃,实在是有损元老形象。

行动组也算是身经百战,听到枪声预警,不等周韦森发号施令,便已经各司其职,自动构起防御,一杆杆枪很快架起来,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漆黑的营外,枪托上,一双双眼睛紧紧盯着黑暗之处。

没有太多慌乱,也没有过多的喧闹呼喝,营地里火焰燃烧的喇喇声,咽口水入喉的咕噜声,似乎能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行动组已准备就位,现场如猛兽捕食前的安静。

快而不乱,安静镇定,行动组在元老院训练与实战的磨砺下,逐渐成长为一支精锐的劲旅。也正是得益于行动组死神般的寂静,远处“咚咚咚”的声音才没有被掩盖。

看来是敌袭无疑!

王瑞相来到周韦森面前,悄声说道:“周队,这股敌人不一般啊!”

周韦森皱起眉头,说道:“我看也如此,居然敢趁夜晚偷袭我们!”

王瑞相没有理会周韦森,接着说道:“夜袭虽在历史中时常发生,但是对整个军队的组织水平、令行禁止能力都有很高的要求,贸然发出袭击,受信息不通畅、视野受阻碍等因素影响,很容易跑散,一般地方官兵绝没有这个战斗素养,况且正常地方武装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哪会主动招惹我们,想必这些人是朝廷的精兵,而且是有备而来·····”

周韦森打断王瑞相说道:“这些我都懂,现在战事紧急,咱们按照A类遇袭情况应对!”

梁新听闻动静,也跑了过来,他一直对高阳被俘心存愧疚,这一次说什么也要保护他的安全。周韦森见梁新奔来,宽慰一笑,便和王瑞相两人布置御敌工作去了。

高阳看到梁新,勉强翘了翘嘴角,显得自己是在笑,说道:“不……不用慌张……”

高阳虽然故作镇定,但是说话已经有些颤抖,此刻天黑地暗,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就算是敌人冲不过来,营地不大万一有一个流矢,倒霉被射中,还有刚才王瑞相说有可能是明军的精锐,那会不会有“红衣大炮”,炮弹可不长眼睛·······高阳不敢去细想,营地外的黑暗,仿佛也化作了一只吞噬万物的巨兽,要将这风中残烛般光亮的营地一口吞掉。

率先冲过来的,是陈三的洪兵中的骑兵队,骑兵在洪兵中也是宝贝,用作夜晚发生突袭,可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陈三本意也是如此。

骑兵本来夜袭在小路不占优势,无论是马还是人,因为看不清地形,很容易马失前蹄,不曾想髡贼居然舍近求远,在开阔地带扎营,这让陈三大喜过望,不仅是地利,连天公亦作美,这几日乃是残月,夜晚漆黑无比,唯一的光亮便是这髡贼大营,敌在明我在暗,可以称得上绝佳夜袭的机会,陈三这一支骑兵队战斗素养很高,平日不仅军饷照发,还时不时能发些偏财,比起那些叫花子般的军队,还像那么回事,他们此时士气正浓,还以为髡贼不过是流寇的一支,一冲便散,伴随着哒哒的马蹄,死神终于张开了双臂!

行动组看不清楚情况,听闻马蹄声,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开始射击,枪口的火舌吐出,在黑暗中,犹如恶蛟吐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