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3079 字 | 编辑本页

骑兵队冲在前面的人纷纷倒地,有的马匹中弹,连人带马重重的摔在地上,不仅如此,还顺带绊倒了后面的人,整个队伍阵型霎时间有些乱了。

虽然夜晚视线不佳,但陈三毕竟是征战多年的老将,光是巨大火器声响就让他嗅到了一丝不平常,猜到骑兵队带头的几人已然凶多吉少,陈三知道骑兵冲锋,冲的就是这一股气势,若是阵型乱了,无疑输了一半,于是陈三在后面大声呼喝,努力稳住阵型,以期继续发动冲击。

陈三的副手感觉有异,喊道:“三哥!啊不······,陈将军!不对劲啊!”

陈三略微沉咛片刻,说道:“不行!此时若撤退,则夜袭髡贼前功尽弃,骑兵接着冲,让弓弩手与火炮手趁着夜色继续推进!”

副手咬了咬牙,拍马上前,叫道:“各队听命,继续冲击!”

骑兵队也均是骁勇善战之徒,听到长官的命令,头也不抬继续骑马前冲,夜色不佳,阻碍了大家的视线,因此有部分明军根本没看清自己遇到的敌人是什么样子,没来得及见识同袍中弹的惨状,只听枪声砰砰响,但还是也不过认为对方火器和箭矢凶猛,以至于如此,于是一捏马缰,夹腿而上。

然而他们的战斗素养虽高,但是肉身岂能硬抗子弹,根本就靠近不得半分,前排一个个犹如被重锤砸中一般下马而亡。

行动组其实也看不清敌人,只能朝着远处的“黑影”不断射击,饶是如此,可枪械组成的火力网,并非寻常骑兵能够冲破,加上甚至还有视力上佳之人带着望远镜,能够大致看清楚状况,以便告诉身边的枪手。

骑兵队不停冲击之下,折损众多,纷纷坠马,马匹四下乱窜,难以掌控,陈三瞪大眼睛,愈发的觉得诡异,但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他下面那帮人的德行他最清楚,如果不能趁着这股血勇杀入髡贼大营,一旦撤退后再想重新组织进攻,几乎不可能,别看这群老兵油子天天“三哥”、“陈将军”叫的恭敬,真要他们发现是去送死,只怕立刻就会哗变,况且好不容易冲了这么远,如果撤退,那打头的弟兄就白死了。

陈三能被洪承畴选入洪兵,自然有他彪悍血勇的一面,此时把心一横,决定干他娘的!

但陈三脑海里不知怎的,居然浮现出赌场中开骰盅的画面。

陈三大声呼喝“髡贼弹药已尽,授首就在此时,拿下髡贼,老子带你们耍娘们!”

众将士被陈三的话语一激,纷纷嗷嗷直叫,刚才被行动组一梭子子弹打掉的士气又捡了回来。

高阳此时也出现在了防线边上,探着个脑袋往外瞅,倒不是高阳有多英勇,而是因为战场上,人总是会下意识的往自己的人那边靠近,高阳也不例外,他和梁新在大营中央待了一会儿,其他所有人都忙着抵御明军进攻,无人再来过问高阳安危与否,很快大营中央就剩他和梁新两人,夜晚的风丝丝吹过高阳的脖颈,又让高阳想起了刀架在脖子上感受。

高阳经受不住,一时间只觉得处处都是敌人,帐篷里、被窝下、箱子中,凡是能藏人的地方,都给高阳一种莫名的恐惧,最终高阳干脆不顾梁新劝阻,径直走到周韦森附近。

只有全副武装的行动组,才能带给高阳安全感!

“我的心里创伤到底要啥时候才能好啊?”高阳现在终于确认,自己果然是PTSD,忍不住在内心叹道。

为了缓解恐惧,高阳眯着眼睛看着战局,虽然什么都看不清楚,不过现在看起来,暂时敌人突破不了火力网。

陈三受到王仁川的蛊惑,本以为他攻打的这队人,只是一帮富有的小贼,想着冲锋陷阵,能够多抢一些资源,不曾想到,竟然吃了这么大的亏,略微估算一下,预计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人马,其中多为骑兵,还有几十人受了伤,看样子就像是中了什么暗器,丧失了战斗力。

陈三颇具赌徒性质,向来都是想着以最小的损失,获得最大的收益,这一次显然是料错了,这支骑兵队可以说是他的全部家当,大半心血都在这上面,如今损失惨重,只觉得王仁川实在是害人不浅。

副手和陈三来自一个村,彼此之间还沾亲带故,是故说话也很随便,他跟随陈三也看得真切,于是顾不得扰乱军心和顶撞上官,急忙对陈三喊道“三哥,要不咱们撤退吧?!”

陈三心里也十分矛盾,髡贼的战力比朝廷邸报传言不知强了多少倍!

怪不得熊文灿、何如宾之流会在髡贼手上吃大亏,他们输的不冤!自己辛辛苦苦组建的骑兵队,平日对战流寇,以一当百不敢说,但是几百人追着几千人跑那是常有的事,没想到碰上髡贼还不到小半柱香的时间就损失了大半,如此实力,放在辽东,只怕也能打得群雄束手。

战还是退?

不得不说陈三果真是在一场场战斗中磨砺出来人杰,髡贼火力之强亘古未有,远远出乎人意料,此时陈三面对的情况就好比经营多年的企业突然被告知主营业务被禁,并且三分之二的资产被没收,要搁一般人早就懵了,而且陈三还不像其他人有时间讨论商议,留给他决策的时间只有短短几秒而已。

一年之间,或生或死!

几秒后,陈三摇了摇头,沉声道:“不可!”

副手急道:“若是我们坚持冲击,只怕会被全部消灭,三哥,这可是您全部的心血啊,岂能葬送于此?”

陈三侧耳听了一阵,说道:“贼寇只是火器强横,此距离确实难敌,也会损失惨痛,但是我们若撤退,反倒更利于火器射击,到时候可就是单方面被屠杀了,只要我们寻机能够冲到敌人阵前,就是我们近战的天下!”

副手哭丧着脸,说道:“可是我们冲到地方阵营的时候,只怕死伤的就差不多了。”

陈三叹道:“我们这时候撤退,就是溃败,王仁川就在一旁,他和韩郃营私交甚密,回头定会将溃败的责任扣在我们头上,要知道他可是锦衣卫,在圣上前参我一本,就连洪督师也保不住咱!”

说完,陈三朝后看了一眼,道:“神鸦火器,该点了吧!”

副手点了点头,按照之前约定的口哨声,不停呼啸,便在这时,只听到另一边鼓声大作,听方位,应该是之前约定好的韩郃营已经发动了突击。

原来蒋来之前听到枪声大作,按兵不动,想着让陈三的骑兵队先和敌人消耗一番再行动,当枪声渐息,这才下令突袭。

周韦森和王瑞相一直在观察,骑兵队被打掉不少后,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命特行动组严正以待,不可轻敌大意,其实即便是他们不说,大家也不敢有丝毫懈怠,毕竟什么都看不清楚,敌人有多少,距离有多远,万一被人摸近,他们虽然武器占优,但一旦被人近身,也就毫无优势可言。

便在这时,一阵喊杀声传来,行动组再度举枪射击,火光溅射,凶猛无比,将喊杀声掩盖,同时也阻住敌人的攻势。 不远处陡然传来一阵巨响,一道火光直冲云霄,紧接着掉落下来,正中行动组防卫阵型之内,浓厚的火药味闪开,王瑞相急忙大喊道:“就地掩护!就地掩护!”

高阳在旁被吓了一跳,心道总算来了,却有股不知明的轻松,仿佛考砸的成绩单终于下来一般,敌人来了,反而踏实了!

行动组众人纷纷隐蔽,接着又是几簇火焰拖着尾巴,连带着巨响向大营袭来。

这正是陈三骑兵队发出来的神鸦火器,神鸦火器乃无火统的火药,点火后发射而出,有点类似于过年放的窜天炮,不过威力非寻常窜天炮所能比拟,除了火药,夹杂的还有钢珠和铁片,威力端的是厉害,就算是不被火药所伤,也有可能被四溅的钢珠和铁片击中,一旦击中,非死即伤。

黑暗中视野不明,霎时间好几位行动组成员被神鸦击伤,虽不至死,但也暂时失去了战斗能力,周韦森乍见神鸦火器的威力,心中也是有些惊讶,虽然他知道大明已然有火器火药,但周韦森一直当它们是炮仗。

倒不是周韦森骄纵轻敌,关于明军的火器他当然有研究,残次品多、准头差、威力小都是客观事实,只不过眼下明军利用骑兵冲锋,以及夜色的掩护,让火器向前推进了不少,加之在暗处发射,这才给行动组造成了威胁。

这还不算,更要命的是,由于行动组之前的仗打得太“痛快”,眼下弹药虽然还能支撑,但已经有告罄的趋势了!

面对此类情况,周韦森倒也没慌,毕竟关于弹药不够的情况下怎么办,出发前行动组就做了预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