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980 字 | 编辑本页

所幸洪承畴派来的陈三的还算机警,没有大咧咧的将部队拉到华山脚下,要不让髡贼发现,伏击他们可就难上加难了,王仁川暗道。

望着陈三派来的信使,王仁川又忍不住的盘算自己手里的筹码,韩郃营的蒋来与自己和刘朋关系都不错,而陈三却完全没有交情,这一点从他二人的行为也能看出来,蒋来亲自过来拜见,陈三却只是打发一个下属先行查探,仗还没开始打就已经亲疏有别,怎么看都不是个好兆头。

为什么洪承畴会派这两支互不隶属军队过来增援?

顺着这条思路王仁川细细琢磨,虽然洪承畴口头上让他“指导”这两军,但没有任何正式公文,说白了就是言语客气而已,属于“卖老同僚一个面子”的行为,况且傻子都知道王仁川作为一个锦衣卫,敢插手军权,不要说是当今圣上,就是换一个宽厚之主,也决不会容他。

韩郃营和“洪兵”不在一个体系,“洪兵”是洪承畴自己组建的部队,韩郃营却是存在多年的典型营哨军,营哨军和著名的卫所军不同,卫所军主要负责驻守,治安,训练新兵和屯田,营哨军则主要负责机动作战,因此,卫所军成了正兵,而营哨则是机动的奇兵。另外,卫所的军官只负责士兵训练和日常管理,不负责指挥作战,而营哨军官除了要负责士兵的训练,还有奔袭战斗的任务,所以天下大乱以来的主要作战部队都是营哨军。

所以正常情况下,让韩郃营和“洪兵”这种不在一个体系,上面又没有人统一指挥的军队配合作战,友军有难时不动如山,争抢战功时相互拆台的情况简直不要太多,明知如此而为之,洪承畴难道喝了迷药,身体已经不听指挥了?

突然,王仁川一拍脑门,想通了其中关节,这其中的关键就是自己!

要是没有他,韩郃营和“洪兵”铁定不能一起行动,肯定相互坑对方没商量,但是王仁川以及韩城的刘朋和韩郃营关系本就不差,还曾今一起打过仗,相互之间足够信任,再加上洪承畴口头上让王仁川“指挥”两支援军,有了这些,虽然锦衣卫不能直接向军队下令,相信韩郃营的蒋来会非常愿意听从王仁川的“建议”,这一点恐怕洪承畴早就想好了。

至于为什么不干脆都派“洪兵”,那也很简单,髡贼在山东、陕西闹出这么大动静,据说还凭着火器犀利击溃了万人流寇,要是都是“洪兵”,髡贼枪声一响,死上几个人,哪怕朝廷军队还占着优势,估计“洪兵”也会作鸟兽散,事后说不定还装模作样的谎报杀死髡贼无数云云,这点估计洪承畴也算到了。

而自己那股看起来“仰天大笑出门去”的傲气,实则“临朝一死报君王”的性格更是被洪承畴拿得死死的,让自己“掌握”一支军队,以王仁川的性格,肯定会去和髡贼厮杀,不死不休,韩郃营消息闭塞,还不知道髡贼的真实战斗力,只以为是数百人的小贼不足为惧,骗他们打头阵送死不用担心哗变的问题,而当韩郃营发现髡贼的恐怖之后,再想撤退估计也来不及了,那时战场正乱,髡贼又只有几百人,洪承畴的“洪兵”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抢功劳。

这还不算,由于锦衣卫名义上没有“指挥”战斗,事后无论他王仁川出了多大的力气,头功都会算到他洪承畴身上!

最可气的是,这一切王仁川看破又如何?难道他会因为不想当炮灰就白白放髡贼离去?换做朝廷其他官员没准会,但他忠君爱国的王仁川决计不会这么做!

洪承畴这个老贼!一步一步算好了让我往里跳!王仁川在心里骂道。

山脚的风吹过枝丫,偶尔卷起几片提前掉落的树叶,山风阵阵拍打在王仁川的脸颊,王仁川眼睛眯了起来,像是受不住山风直吹,却又像不忍心再看眼前的众人。

洪承畴如此做法,于他个人自然大有益处,但倘若忠义之士都慷慨赴死,剩下的都是卑鄙之人,大明将来会变成何等模样?王仁川不忍去想。

不行!不能就这么便宜洪承畴!得想个法子让他的“洪兵”也流点血。

蒋来等人见王仁川陷入了深思,以为他在构思剿匪大事,于是不好出声提醒,便默默地站在一旁等候,而陈三的信使却有些不耐烦,假借躬身行礼,提醒道:“王大人可有差遣,属下万死不辞。”

信使一发声,刘朋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暗道这人好生无礼,王仁川的思绪也被打断,于是说道:“二位请回驻地,王某将亲自查探髡贼动静后,明日便与陈三将军和蒋来将军相商剿髡之策,在此之前还望两位将军约束手下,避免打草惊蛇。”

华山之上,万事已准备妥当,高阳此时百无聊赖的漫步于演武场内,营救行动很成功,目前来看自己的生命安全已经无忧,根据人的本性,当生存的需要一旦被满足,其他的欲望就会慢慢的爬上来,之前被关押的时候,生命受到威胁,高阳一心只想活下去,哪怕不当元老,连不能洗澡,只能在牢房里大小便,食物里中混有砂砾这些平日里无法忍受的事项都不是问题,但现在生命得到保障之后,高阳考虑的则是如何将自己被俘的损失降到最小。

不用多说,回去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质询会,估计自己的被俘经过与心路历程会被那帮啥也不懂的酱油元老问来问去。

高阳在经历了种种后,认为自己已经见过世面,在内心将他和临高那帮一直“宅在绿区”酱油元老们区分开来,虽然目前前途未卜,但莫名其妙的多了一股优越感。

好在张天阳已死,高阳当时醉酒后想要找姑娘的丑态已经无人知晓,只要自己死不承认,就可以继续扮演忠诚良将的模样,最多就是方法有些激进。

对了!高阳猛然想起,话说当年文德嗣也被李丝雅俘过,现在不但没事,还身居高位,没准儿自己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就是有些对不起马督工,但南下派几乎都是文总的铁杆,自己和南下派的关系又不差,这条线得去沟通下,至于督工那边,如果能保住自己,他必然乐见其成。

还有广雷派!高阳福临心至,随着元老院不断扩张,外派元老只会越来越多,谁敢保证自己百分百安全,尤其是有些地方,元老院势力鞭长莫及,周围强敌环绕,如果“运气不好”被俘一次以后就彻底打入另册的话,今后外派的元老谁还愿意认真出力,所以以广雷派为主的外派元老也是自己争取的重要对象。

这么一合计,高阳突然觉得自己胜算还不小,顿时心里犹如一块石头落了地,开始轻松起来。

这时,只见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影闪过,高阳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正是梁新,见是自己的老下属,高阳笑骂道:“梁秀才,你有何事?”

“山下有一伙奇怪的人,形迹可疑,周队长让我来提示高首长,说有可能是会道门余孽。”

高阳摆摆手不以为意,“有打字机在,他们想搞事,就给他一梭子,对了梁新,我知道是得益于你千里奔波报信,才让周韦森他们这么快赶到,期间想必有种种艰辛,你能给我讲讲吗?”

高阳此举主要是因为既然打定主意向元老院进行辩解,而梁新又作为事情的亲历者之一,必须从梁新口里套出话来,知道他到底已经交代了多少才好编故事,以免到时候驴唇不对马嘴。

听到高阳的一席话,梁新神色一暗,“首长,其实我很愧疚,若不是我介绍张天阳给您认识,也不会害您受苦。”

这已经是梁新第二次为此道歉,高阳摆手打断道:“说了不赖你就不赖你,你给我说说自我被张天阳骗走以后,到前几天我获救,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梁新闻此不敢有所保留,将他快马加鞭赶往连州找黄超发电报,而后南婉儿提供线索,大家步步反复研讨,最终推理出了高阳的所在地的事情一股脑全都说了,还说到在西北期间,元老院的行动组大杀四方,犹如战神再世。

可再后来······不消多说,锦衣卫肯定已经混入了华山,刚才他口中山下的可疑之人,多半就是他的伯父王仁川,忠孝难以两全,虽然梁新已经铁了心跟元老院走,但是心中还是隐隐希望王仁川就此知难而退,不要死在行动组的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