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811 字 | 编辑本页

听得梁新一番大逆不道的言论,高阳痛心疾首的说道:“梁同志啊,鉴于你的表现,本来这次回去,我就打算升你做我外事部明朝事务司信息情报处的副处长,这个职务都快赶上元老了,你你你······年轻人······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高阳说着抬头望天,仿佛梁新已经跌入深渊,不忍再看。

当然高阳这些话纯属信口开河,且不说高阳回去后很可能自身难保,就单从外事部的提拔流程上来讲,要提拔一个副处长,必须要外务省领导班子集体审议,不是高阳一个人就能说了算,更何况最关键的是,外事部明朝事务司压根儿就没有信息情报处这个处室。

可是梁新毕竟是高阳的下属,而高阳的性子又有些护短,于是装出一副严厉的语气让梁新先下去。梁新见首长们没有立即做出处决俘虏的决定,心中一喜,知道他的话已经起了作用,多说无益,便拱手告退。

梁新走后,高阳感到乏累,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继续啃着肉干,王瑞相与周韦森觉得站着和高阳〔方案選單〕说话太别扭,再加上打了半天,体力消耗不少,因此也有学有样的坐了下来,三人团坐在一起,衣服脸上都是尘土,一脸疲惫,宛如刚搬砖结束的样子,毫无元老的风度。

三人又再次就俘虏问题商议了一阵,然后惊奇的发现——梁新居然是对的。

首先从保密的角度来看,结论非常简单,就完全没办法保密。行动组来自元老院各个系统,回去后不用多说,他们各自的领导肯定会要求他们将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的汇报,用脚指头想也能知道,他们会忠于自己的元老,因此大部分元老最终都会知道这事,某种程度上这就等于保守不住秘密,且不说杀降后未来会影响千金市马骨,光是连续的听证会一类就让三人头疼。

于是三人达成一致,看来人不能杀,至少不能都杀,那么就涉及到第二个问题,放掉还是带走?

全放掉也不行,高阳摇摇头提出他的观点,高阳认为他英勇被俘后,坚贞不屈,在老虎凳与辣椒水的威胁下依然痛骂敌人不止,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终说得贼首张天阳羞愤自尽,其余江湖人士纷纷投降,要是都放了,谁来证明?

周韦森和王瑞相虽然不齿于高阳的颠倒是非,但也认为既然行动组千里奔袭明朝复地,最后连“献俘”的环节都没有,总觉得差点意思,说穿了就是希望功劳簿上再添一笔。

于是就剩下了带走这个选项,要全部都带走当然不现实,毕竟要穿越数省才能到鹿庄主在山东的基地,路途遥远,还将面对无数的官军、起义军、灾民,实在无法运送如此多的俘虏,这一点倒也没有什么可讨论的,自古讲究的都是首恶必办胁从不问,带走重要人士,这样回去既好交差,还能得到一批人质,可以要挟其他门派。

商议完毕,可怎么传达三人却犯了难,刚驳斥完梁新,这会儿猛地发现,他们讨论的结果基本是全盘采纳梁新的建议,如此一来,岂不是显得一个归化民抵三个元老?

最后还是高阳一拍大腿表示,干脆来个欲擒故纵,见着梁新就说还是打算杀掉俘虏,梁新必然劝阻,然后就可以就坡下驴,表示念在梁新有功的份上,姑且这次就依他所言,下不为例云云,但梁新顶撞元老在先,又让三位元老冒着风险采纳他的建议,信息情报处副处长的职位就不要想了,以后加油干,还是有提拔的可能。

王周二人听了直在内心鄙视高阳的无耻,明明自己错了还去赚人家的感激,但脸上仍露出称赞的表情,于是俘虏们的命运,在三人谈笑间重新被决定了。

而几刻钟前,云年蹲在俘虏中,远远的望见高阳等人的身影,恨不能暴起而击之,后来见到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向真髡们走去,心里七七八八的猜到此人很可能就是王仁川口中的贤侄梁新,由于距离隔的太远,听不清他们的对话,但不一会儿见梁新似乎与真髡们吵了起来,而后被其中一名真髡挥手赶离,云年心中欣喜,觉得梁新多少还存在些忠义之情,便暗暗记下了此事。

既然决定了要带走重要人物,那首要之事就是甄别出哪些人“重要”,高阳和梁新的交涉很顺利,梁新果然按照套路继续求情,高阳也大度的表示幸亏你遇见的是我,要换了别人这帮人早就被处决了,很快双方都露出了满意的苦笑。

行动组里面有警察,他们憋了一路,这会儿终于派上用场,积极性不是一般的高,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将俘虏们分散关押,以免串供,然后根据各门派分别建立个人档案与关系图,最后还在短时间内起草出了一份拷问问题清单,清单里问题非常刁钻,比如同一个问题,很可能会在问了其他几个引人深思的问题之后,再从不同角度,重新旁敲侧击一遍,令人防不胜防,除非是受过专业训练,否则这一套组合拳下来,肯定会露出马脚。

可如此一来行动组就只能在华山派里面安营扎寨,毕竟在野外看押难度太大,只有华山派才有牢房或者充当牢房的屋子,能够实现将俘虏分开关押,所以周韦森又遣人下山,向山下看管行动组马匹骡子等物资的留守队员告知此事,顺便拿了一部分辎重回来,这么一来一回的折腾,太阳渐渐西下,暗淡的光线掩盖了地上的血迹,却挡不住那股刺鼻的血腥味,由于担心屋内有机关,高周王三人还是选择了住在后院的开阔地带的帐篷里,周围安排了大量的护卫。

白天热闹的时候,高阳还能喜笑颜开,像以前一样时不时的说两句浑话,简直就跟被俘虏的是别人似的,可夜晚寂静下来后,黑暗与安静的环境又让高阳回想起了牢里的感觉,此时王瑞相与周韦森忙着去审问俘虏,留高阳一人独处在帐篷内,摇曳的树枝借着暗黄的灯光印在帐篷布上,仿佛一张张阴森的白骨爪,配合着刺鼻的血腥味儿,不断冲击着高阳敏感的神经。

“我不会是 PTSD 了吧?”高阳在心中疑问,“对,肯定是这样!”

虽然高阳弄明白的害怕的根源,但黑暗带来的难以抑制的恐惧,却仍然向疯狂生长的藤蔓一般,爬满了高阳的内心,终于高阳再也忍受不住,起身走出帐篷。

“首长好!”站岗的士兵见高阳出来,大声问好。

“带我去找老周他们。”高阳此时内心惶恐,只想赶快和同志们在一起,这样内心才能稍微缓解。

“是!首长!”士兵不知道高阳的真实想法,还以为首长勤勉,打算连夜办公。

而此时周韦森正一脸苦瓜相,审讯工作可以说是一塌糊涂,警察设计的问卷则完全没用,原因很简单,根本没有人配合,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诚然这批江湖人士中有几个“软骨头”,但是由于绝大部分人都对周韦森呵斥不止,生怕周韦森不杀他,当然闭口不言的人也不少。周韦森对此恨得牙痒痒,若是换做以前,早就杀得人头滚滚,可既然确定了对俘虏的策略,周韦森也不好过分违反,还不敢用刑,这会儿看见高阳,心道总算来了个背锅的人。

“老高,这帮会道门软硬不吃,就知道骂咱们元老院,这样下去天知道谁是重要人物,要不上点手段?”周韦森诱导性的提议道。

高阳看到周韦森,别说,心里的恐惧感还真消解了不少,又开始恢复了几分嘻嘻哈哈的态度,笑着说:“你审问过峨眉派的小娘子没?要不要我来帮你?”

周韦森听闻,没好气的说道:“里面那位就是,你去吧!”

“你不行!该我上!”高阳一边说浑话一边推门而入。

进门以后,见一女子手脚被缚,坐在地上,衣裳整齐也没有血渍,看得出来,元老院对待俘虏还讲几分道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