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3022 字 | 编辑本页

随后王仁川将嵩山派的衣帽特征,以及将要冒充的身份,还有后续与其他锦衣卫接头的方式一一商议妥当,甚至为了防止此时嵩山派已全灭,无人出来作伪证,还制定了装作赶来增援的外门弟子作为替代方案,全部就绪后,云年双手抱拳,道:“定不辱使命!”

王仁川叹了口气说道:“此计如同踩刀尖,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只要无人接应圆谎,或是有人叛变,还是髡贼开始逐人详细盘问,都有可能导致暴露,你放机灵点。”

云年正色道:“杀敌报效君王是我的夙愿,若是有机会,我用牙齿、用指甲也能抓断真髡的喉咙。”

王仁川望着一腔热血的云年,没有说话,又转头看向跃跃欲试的孙辽,岔开话题道:“梁新见过你,你还是留下跟我一起作为后备,以防云年出什么意外!”

孙辽只好点头,见云年得令而去,孙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说道:“千户大人,此计甚险,一旦暴露将有死无生,我们到时如何接应?”

王仁川叹道:“云年已为死间,若不慎失败,我们也并没有什么能做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全军覆没!”

孙辽倒吸一口凉气,没再说话,不知是在庆幸自己没被派去卧底,还是叹息少了一个为国尽忠的机会。

这边行动组的速度却慢了下来,因为华山派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少房间里都藏有毒烟,此乃张天阳之前布置的机关,只是没想到行动组火器太猛,上来就摧枯拉朽的打到了后山,导致大量的毒烟都没来得及使用,虽然机关没有触发,但安全起见大家伙还是小心翼翼的逐一排查,这一排查又从犄角旮旯里面搜出好多俘虏,其中便包括云年率领的锦衣卫,他们都进行了装扮,混在江湖人士中,华山上除了华山弟子,还有其他门派的人,别说特侦队分辩不出来,就算是俘虏之中,也难以分辨出什么。

也算是云年运气好,原本华山派大门前那条小路,就是那让特侦队阵亡两人的小路,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换做元老院里任何一支完整建制的部队,在全员通过以后,都会派人守住路口负责殿后,以免被人偷袭。

可是本次的行动组是元老院各武装力量的大杂烩,是由各个系统都抽调了自身的精锐组成,比如负责突击的特侦队,拥有打字机的伏波军,甚至还有准备摸排线索的警察,他们以前在部队训练或者出任务,侦查、突进、殿后、打扫都是流程化操作,少一项都会很明显,很难遗忘。

可当不同的部队都凑一堆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按照各自原本的职能,各司其职各干各事,鉴于元老院内部没有专门担任殿后任务的部队,因此殿后工作就一直是个空白。

当然关于这点,其实有不少队员都看了出来,但得益于行动组强大的武力,一路过来倒也无事,再加上队员对元老能力的无条件信任,认为是首长故意而为之,一直都没人提出异议。

就这样云年等人居然毫发无伤的穿过了最危险的小路后,顺利被“俘获”,此时正让行动组的人拿枪指着,双手抱头和其他被清查出的江湖人士蹲在一起,也许是上天眷顾,让云年接二连三的撞大运,他们那群俘虏里刚好就有嵩山派的人,不仅如此,那人还是锦衣卫发展多年的老下线,本来他被俘之后精神低落,前方道路暗淡,却没想到朝廷的人这么快就赶了过来,那名嵩山弟子内心感动,答应全力配合云年,这帮锦衣卫的假身份终于坐实了。

华山弟子加上其他门派的人员有一百四十多人,其中不少中了枪,伤势较为严重,需要用担架抬着,加又清出来的人,达到了两百之多。

周韦森猛一看到俘虏数量达到这么多,也是吃了一惊,问道:“怎么这么多人?”

王瑞相耸肩道:“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多,看来还有一些漏网之鱼。”

周韦森略微观察了一下俘虏,说道:“高阳,你感觉如何?可能赶路?如果还挺得住,我们去山下大营休息,这里到处都是机关,要睡也睡不踏实。”

高阳一边啃肉干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no problem!”

周韦森点头道:“既然如此,平田次郎,你一路之上好生照顾高阳,要是高阳有什么闪失,拿你是问!”

平田次郎立正道:“周队放心!我绝不会让高阳元老有任何闪失!”

周韦森扭头又看着俘虏,有些为难的说道:“至于这些俘虏,若是几人或是十几人我们还能带回去,可眼下竟然有百人,都快赶上我们的队伍了,怎么处理,老高你拿个主意。”

面对这个情况,高阳也感到进退两难,按理来说这帮江湖人士都是一群社会不稳定因素,就算拉回临高也很难起到多少作用,更何况其中大部分人都见过高阳被俘后的囧相,高阳早就想把他们灭口了,但是刚才所有在场的人都清楚,刚才张天阳又是比武又是打赌,本质上就是通过释放高阳来换取其他人的生命安全,人尸体还没凉透就要公然耍赖,高阳一时间还下不了决心。

难道放了?念头一闪而过,高阳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元老院和这帮江湖人士现在仇深似海,每个人多少都有师父徒弟或者师兄弟死在元老院手上,如果放了,天知道会不会尾随袭扰,会道门中会旁门左道的人可不少,防备起来太耗神。

这时王瑞相也凑了过来,他听见了高、周二人的对话,多少也猜到了高阳的心思,出声劝道:“虽然没明说,但眼下最合适的办法就是······”说完王瑞相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周韦森和高阳对视了一眼,均觉得虽然可惜,但也只能出此下策,周韦森还表示既然要杀,干脆杀完再立个碑,就刻上凡是动了元老的人,都是这个下场,以震慑宵小。

高阳听完笑着锤了周韦森一拳,笑骂着说他被俘都这么惨了,还要立碑将他的丑事儿代代传下去,不如学李莫愁,在墙上摁一堆血手印,什么都不用讲,让别人自己猜,显得高冷无情,比立碑上档次多了。

俘虏的生死,便在三人谈笑间决定了。

“报告首长!”突然一阵声音传来,把高阳吓了一跳,原来是梁新。

“呵,梁剑侠,有啥事儿?”高阳已慢慢从被俘的心态中脱离,开始打趣梁新。

“报告,俘虏已尽数抓捕,请问如何处置?”梁新问道,其实梁新刚才是去寻找安葬张天阳的工具,没有参与抓捕行动,但他看见王瑞相刚才的抹脖子动作,心里觉得不妙,于是出言试探。

“处置?还能怎么处置?又不能带走又不能放走。”

梁新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天旋地转,两腿顿时感到站立不稳,原来首长们打算将俘虏尽数处决!

“首长不可!”情急之下,梁新甚至没顾得上用敬语。

这一声叫喊虽是对着高阳,却也将王瑞相和周韦森的注意力也吸引过来,居然有人敢顶撞元老的决定!

王瑞相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沉声喝道:“大胆!你倒是给我说说,为何不可?”

见三位首长的脸色都不好看,梁新也觉得自己孟浪了,要时间充足,他肯定会慢慢思索,然后再旁敲侧击,引导对方自己得出结论,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们既然答应将他们押回临高,此时反悔恐有损元老院威名,再者说杀降不祥,元老院既然要征战天下,届时降者众,若是此时传扬出去,以后再遇上类似的情况,激起敌人抵抗之心,那就大大不利啊!”

周韦森也冷哼一声,道:“在场都是我们的人,都有保密纪律,谁会传出去?你梁大秀才吗?”

梁新不敢过分顶撞首长,几句话下来也慢慢整理了思路,开始捡首长爱听的话讲,“可是我们人多眼杂,回去之后肯定也是各回各部门,其他部门的首长肯定会要求他们如实汇报,这样一来知悉范围就不断扩大,保不齐就有人管不住嘴,况且我们本次行动,以雷霆之势纵横伪明复地,古往今来也不多见,若是有俘虏向我们效力,那就等于告诉天下人,元老院从此便收服了江湖势力。”

高阳算是明白好多元老为什么喜欢“苦大仇深”的归化民了,虽然木愣愣的,一点也不有趣,但是绝不会像梁新这般机巧,梁新方才的一番话,已经有了妄议元老的味道,完全不像其他人那样将元老当做“神”来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