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4321 字 | 编辑本页

梁新沉默不语,唰唰又刺出两剑,三剑过处,张天阳在一团剑影之下,蓦地一声长啸,跳起一米多高,凌空下击!张天阳华山剑法极为精妙,这一招自上而下,甚是灵动却不失凶猛,梁新之前虽有一点武功功底,但是更多的是依靠大半年来在西北与人搏命相杀的经验,才算有所长进,要他和张天阳这样的高手对决,实没有任何优势。

梁新此刻急忙让身,躲避攻击,与此同时,朝着张天阳没有站立稳定的时候猛的一剑扫去!这一剑看似迅如骇电,但见张天阳突然矮身,手中长剑一个缠绕,格挡住梁新这犀利一击。

张天阳哈哈大笑,豪爽道:“梁秀才!功夫可是进步飞快啊!”

虽然攻击被挡住,但梁新自己也吓了一跳,想不到才接近一年的时间,自己武艺居然进步甚大,果然如王仁川世伯所言,要练成真正的功夫不是靠着对空比划招式,而是需要一次次的生死相搏,博寨的村民、同官的明军、西北各地的官匪以及韩城围城的流寇,正是这些让他九死一生的敌人,才让梁新有了质的飞跃。

这时突然听到张天阳称呼自己“梁秀才”,恍惚间似乎又回到往昔,回到了那个把酒畅谈天下事的夜晚、回到了一起在陌生女子前的脸红心跳手足无措的时刻、回到了曾今快意恩仇碧波荡漾的岁月。

“天阳哥,你······”梁新还是不想和张天阳彻底决裂,想要再次争取一下。

张天阳摆了摆手,狠狠的说道:“你记住!不要优柔寡断!今日你我既决胜负,也决生死!”

张天阳一再提及胜负、生死,这让梁新心生疑虑,不过此刻也容不得梁新细想,大喝一声:“好!”手腕一翻,身形倏闪,寒光所到,直朝张天阳面门而去。

张天阳冷哼一声,手中长剑蓦地翻出,后发先至,直接抵在梁新攻过来的路线上,梁新如果这一剑刺的实在,势必会撞在对方长剑之上,好在他并没有想要即刻要张天阳性命,是以能够及时回撤,堪堪停住剑势回撤,接连退了数步方才站稳。

梁新这一招被逼的颇为狼狈。

张天阳身形好快,犹如猛虎,剑作龙鸣,欺身上前,来到梁新身边,两人长剑相交,“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打的难分难解。

平田次郎看的心惊肉跳,几招之内,其实很多人都已经看出来,张天阳的武功远远在梁新之上!梁新虽然表面看起来有一战之能,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机会。

在一旁的周韦森见识了张天阳的功夫,也是颇为震惊,不禁感叹自己还是小觑了古人,就凭张天阳露出的那几手,根本就不是元老院里那些爱好搏击、击剑的同好所能比的,估计元老们有一个算一个,单挑都不是张天阳的对手。

当然感叹归感叹,见梁新落了下风,周韦森再次用英文对王瑞相示意做好准备,乘对方不注意,赶紧救人,王瑞相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悄悄部署起来。

梁新这时已是竭尽全力而为,招招犀利,他没有任何资格在张天阳面前大意。张天阳在梁新的猛烈攻击下,丝毫不惧,长剑飞舞,似有风雷之声,梁新要不是闪避及时,好几次险些被他长剑所伤。

梁新进招捷如鬼魅,张天阳却像周身长满眼睛,无论梁新从哪一方面突然扑来,他都能从容化解,不容梁新近身,梁新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才暗暗佩服,心中想道:“天阳哥武功当真了得,我想要取胜,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天阳看着十分轻松,一面交手,一面说道:“你就这点本事吗?这样可救不了高阳!”

梁新咬牙道:“救不了也要救!”

张天阳哼道:“既然如此,那就教你尝尝我的厉害!”

张天阳说完,忽地发招,长剑钻心刺来,梁新急忙走避,张天阳手腕一挥,剑身拍在梁新的肩头,梁新登时觉得犹如火烙一般,火辣辣地疼痛难忍,踉踉跄跄的倒退了两米有余,梁新一个咬牙坚持,挺身攻上,张天阳身形一矮,只听得“铮”的一声,两人一交既分!

梁新剑柄抖动,卷起了一片寒光,剑花错落,恍如黑夜繁垦,千点万点洒落下来!梁新之前和王仁川学武,也算是学到其精髓,近些日子以来,一直奔波征战,武功进步很快,虽然每一次招数都被张天阳信手化解,但他一点也不退缩,这招便是王仁川教他的绝技,剑法确实惊人,每一招都藏有多种不同的变化。

平田次郎焦急道:“周首长,梁新能赢吗?”

周韦森瞪了平田次郎一眼,暗示道:“别问那么多,做好自己的事!”其实平田次郎看的出来梁新无疑是落于下风,只是他内心深处,还是盼望着能有奇迹的发生。

张天阳剑锋一转,点向梁新的眉心,梁新倒退几步,全神应付,一柄长剑飘忽如风,猛听得张天阳一声长啸,那啸声穿云裂石,显出极其深厚的功力,接着寒光一闪,张天阳和梁新对面而立,见状,梁新连忙将剑横在胸前,摆出一个防御的姿态,接着张天阳的剑唰唰唰连续前点,如同灵巧秀女的绣花针,穿丝过布,不断的刺向梁新的要害,梁新又只能靠不停后退来躲避,一招也无法还击,端的十分狼狈。

等等,这个场景好熟悉!

看着眼前不断进攻的张天阳,梁新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防御,当年······当年在闯王大营,每当梁新讲完《射雕英雄传》后,张天阳都会拉他比剑,那时候他也如同现在一样陷入只能被动挨打的境地。

只有一次,就一次,梁新差点反击成功,那个时候由于张天阳变招太快,每次梁新还没来得及看清动作,就已经落败,梁新当时想反正用的都是木剑,挨一下也不会死,索性就不去管招式,任对方如何变化,只要剑招袭来,就顺势将剑向下一压,再反手一刺。

“噗呲”梁新手中的长剑直插入张天阳的胸脯。

梁新一脸惊讶之色,忙道:“天阳哥!你这是为何?你那时明明能避开,还把我手中剑打掉了!”

暗红的血液顺着剑身流过来,滴答滴答,滴在地上。

张天阳已经有些站不住,摇摇晃晃的说道:“我绑了高阳,你回去必会······受牵连,杀了我······才能将功补过,那些江湖好汉愿赌服输······定会归顺,这个功劳···哥哥送你了!”

说完张天阳向后一仰,整个身子倒了下去,与此同时有几句话飘进了梁新的脑海。

“欲提三尺长剑以救苍生,奈何零落成泥。”

“能死在兄弟手上,真好!”

“还能死在剑下,真好!”

梁新有些痴痴的看着地上张天阳的尸体,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周韦森一声命下,率领特侦队冲上假山,那名华山弟子预先得了张天阳的命令,没有过分为难,而那些江湖人士一方面被张天阳突如其来的死亡震惊,而另一方面,并非所有人都有宁死不屈的勇气,张天阳立下的赌约,刚好给了大家一个台阶下,所以也没有做出过多的反抗。

特侦队很轻松的救下高阳,周韦森命平田次郎在华山上搜索,既然已经顺利救下高阳,并且敌人士气低落,那么将这些人俘虏,带到广州那边进行改造,为己所用,倒是不错的选择。

周韦森一见到高阳,一拳重重打过去,正中高阳的肩膀,然后说道:“你这小子,害得老子千里迢迢来救你,还搭上好几条兄弟的性命,回去你可得好好谢我!哇······你掉茅坑里啦?身上什么味儿,这么臭!”

高阳被周韦森打的一个踉跄,捂着肩膀,说道:“把你关在没厕所的地方试试?不过有一说一,还是感谢你们来救我,好几次我都以为自己要挺不过去了。”

王瑞相上下打量着高阳,说道:“我们随行带了医护人员,一会儿先给你做个简单的体检。”

高阳满不在乎的说道:“我身体好着呢,就是瘦的只剩皮包骨了,你们带肉了吗?我现在啥也不想,就想吃点荤腥油腻。等下······给我体检的护士是男是女?”

周韦森哈哈笑道:“饱暖才思淫欲,看来苦还没吃够,放心肯定是你喜欢的类型,保你一会儿全身通透。”

高阳见周韦森没这样说,就知道肯定不是女护士,慌忙表示自己饿了,只想吃肉。

梁新一直站在张天阳尸体前面,默默不说话,也没有其他动作,此时高阳周韦森等人哈哈的谈笑声传了过来,听着很是刺耳,梁新转头看见了高阳,连忙上前几步,在高阳面前深鞠一躬,说道:“高首长,你遭此大难,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PS:最早原始版本中张天阳的另一个结局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原稿丢过一次,重新写的时候反复修改,情节早已改得面目全非,虽然当时的具体文字早已记不清,但大体情节我还记得,在这里将最早一版张天阳结局的摘要放在这里供大家一阅,就当是平行时空哈。

话说在黄真等人的劝说下(是的,那一版本里围剿华山派有黄真的参与),张天阳终于放下心房,带着一众江湖人士投奔了元老院,高阳与周韦森(上一版里没有王瑞相,加入王瑞相主要是想用他的航模)欢天喜地的带着大伙儿回到临高,因为说得大批江湖人士投效,高阳自以为就像林陌光那样立下大功,毕竟他让半个武林都纳入元老院的势力范围。

却不想到了临高后不久,一开始还有人开宴接风,高阳也到处吹嘘,大家言笑晏晏,好不快活,而张天阳等人见识了临高种种“奇迹”后也是满心期待,心想终于能够一展心中抱负。

却不想很快张天阳本人就被秘密逮捕了,元老院内部也发出声音,说是元老的利益第一,凡是伤害过元老的人,决不轻饶,否则就是开了不该开的口子,降低其他人的违法成本。

高阳大急,因为张天阳是他请来的,就这么抓了,岂不是让他说过的话成了放屁,于是连忙去元老院协调,结果被告知,就算是受害人亲自说情也没用,保障元老的利益,才是元老院不容置喙的根本。

周韦森听说后也帮忙营救,但元老院铁了心要处死张天阳,华再安倒是看出点端倪,高阳误打误撞立下了让武林人士投效的大功,于是元老院内部很多人眼红,巴不得扯高阳后腿,因此借着“保障元老权益不受侵害”这杆政治正确的大旗,定要逼死张天阳,张天阳一死,其他人肯定反目,高阳的功劳自然就化为乌有。

高阳、周韦森、梁新等人多方营救无果,元老院内部会议上,不少元老都道貌岸然的劝诫高阳,说是让高阳勇敢的站出来,揭发张天阳迫害元老的细节,不要害怕,整个元老院都是他坚强后盾(大家细品),这时临高又传出了高阳假借招安之名,实为诱杀张天阳的谣言,引得此前投奔的江湖人士纷纷记恨,甚至不少人暗中表示,如果张天阳死了,就刺杀高阳为其报仇。

高阳随后也听说了这个谣言,又急又气,打算以公开上访的形式表明自己心迹,却没想刚出门就被人袭击,袭击者身份未明(大家再细品),元老院借坡下驴,以“保护安全”为由将高阳控制,当天张天阳被处死。张天阳被处死前发生了点意外,张天阳挣脱绳索,凭借着自身武艺大闹刑场,一度差点打死监刑的元老,临死前大骂高阳背信弃义。

从此以后,高阳成为了武林公敌,但由于元老院也不给高阳增派护卫(大家再细品),因此高阳再也不敢在公开场合露面,自然也不适合再担任外事部常务副部长一职,马督工(是的,高阳此前的设定是马逆的人)再次被砍掉一臂,就此势力大减,无奈之下高阳请求外放,引出第三季,喋血东南亚。(当然现在第三季的剧情肯定不是这个了)

这个剧情摘要只是放在这里供大家阅哈,正经剧情还是请大家回到华山,看梁新等人如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