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3195 字 | 编辑本页

不一会儿,负责牵制对方主力的王瑞相带人终于赶到,然而面对高阳被挟持至假山的局面,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平田次郎焦虑道:“高阳元老的情况怎么样了?”

周韦森摇头道:“里面那人貌似就是张天阳,他油盐不进,不过其他会道门的人被我们抓住不少,从口音来判断至少三个门派以上,我们挟持了部分人正威胁张天阳,现在双方都投鼠忌器。”

“不能暗中狙掉张天阳吗?”王瑞相也提出了这个建议。

周韦森道苦笑道:“高阳自作自受,之前他杀明朝军官时就用过雷明顿 700,因此张天阳早就见识过狙击枪,这不,隐藏的严严实实,一点儿都不露,怎么激也没用,况且刚才已经狙掉一人了,只是高阳没把握好机会,结果又被俘虏了,现在别说是张天阳,就是个傻子估计也不会上当。”

平田次郎说道:“那我以谈判的名义先进假山,然后你们在偷袭,我会竭尽全力保全高阳元老的安全的!”

“打住吧,这招刚才徐润已经用过了,现在还躺那儿呢。”周韦森指了指挂彩的徐润,打消了平田次郎的异想天开,其余人大脑急转,也是想不出到底该如何是好,这时梁新也终于赶到,平田次郎简短的说明了一下目前的形势。

梁新闻言,当即说道:“让我试试吧!”

周韦森以为梁新又要重复“以身作饵、诱敌出现、一枪狙击”的老套路,遂无奈道:“没有用,他根本就不会搭理你!”

梁新充耳未闻,大声说道:“张天阳!说话!”

过了许久,张天阳还是回话了:“梁秀才!”

“你骗的我好惨!是不是你一开始遇到我,就已经想好了后面的计策?”梁新言语中不仅充满委屈,还夹杂着愤怒。

又过了一会,只听一阵低沉的话语从张天阳那方传来:“你终是涉世未深,咱们各为其主,这种事再正常不过。”

“那好!眼下华山几乎尽毁,长老、弟子死伤无数,虽然还没抓住掌门,但他很可能已成为枪下亡魂,其他门派亦损失惨重,这一切都是从你背信弃义绑架高首长开始。”

这一次张天阳迟迟没有回话。

其实张天阳这个时候已经是心如死灰,接二连三超出他认知范围的打击实在是太猛烈,现在再加上对梁新的话字字扎心,如刀子般捅他的胸口,让张天阳更加觉得愧对所有人。

梁新的话高阳也听见了,忍不住在心里叫好,这些天的接触高阳也发现,张天阳多少还是个讲情义的人,单靠武力威胁基本没用,但是只要将同门的惨死归咎于他,就能激发他内心的愧疚之情,想到这儿高阳也开口道:“放了我,我保你们所有人性命,你可以先不用投靠我们,只要到时候去临高去看一看,就知道我所言非虚,我们非常开明,会把这次的事件当作一个误会,你是个有理想有信念的人,我想届时你定会为我们惊叹,和我们一起为再造神州而奋斗!”

张天阳凄惨一笑,道:“我绑过你,你们也要我?”

也许是生命受到威胁,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高阳竟然发挥出了平时根本不存在的口才,“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当年管仲不也射过公子小白一箭,你绑我只是为了换回黄真、司马求道等人,但其实他们被俘的时候也如你现在一般,但当他们真正了解了我大宋的理想与抱负后,现已经是我们自己的弟兄了,还有,我看的出来你仍然对梁新有兄弟之情,梁新是我的下属,你跟我走,到时候你们两兄弟还有黄真司马求道等人有的是时间把酒言欢······”

听到高阳提到梁新,张天阳一愣,没有理会高阳继续叨叨,当即起身冲着外面喊道:“我这里需要进来一名华山弟子,如果有人阻拦,我就杀了高阳,另外,我知道你们拉拢了几个华山的叛徒,如果是他们进来,我也会杀了高阳!”

周韦森将梁新说完后假山里久久没有声音传出,正准备再拉出几个“长老”模样的人威胁张天阳,闻言正欲拒绝,只听见高阳的声音传来:“老周,放一个吧,我自有分寸。”

周韦森无奈只得照做,马上一个华山弟子进了假山,那华山弟子说道:“师哥!”

“你留在这里,别让高阳逃出去了,我现在出去和梁新单打独斗,如果我败了,你就放了高阳!”梁新说道。

那华山弟子惊讶道:“师哥,可是······”

张天阳摆手道:“我说的话,你可听清楚了?”

“你要做什么?我已经答应保你们性命了啊!”高阳也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张天阳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张天阳不再说话,靠近假山口,大声道:“梁秀才,我有话说!”

“你说!”梁新也站了起来。

张天阳说道:“你我皆是习剑之人,你我兄弟一场,今日便在这里以武功比试,我要是输了,马上放了高阳!你要是输了!那就先将你们手中的老者及女子放走,如何?”

梁新不假思索的回道:“好!”

周韦森惊道:“你怎么答应了?!”

平田次郎也道:“梁新,你打得过张天阳吗?”

“迟则生变,现在这样僵持下去也不妥,就算失败了不过就是损失些俘虏,此事因我而起,理应从我这里而终,我虽然武功不如张天阳,但我不能退缩!”梁新坚毅道。

周韦森着急道:“不是说有决心就行,关键是你打不赢啊!又不是演义小说,搞什么阵前决斗,他刚才叫人进去,肯定是让那名华山弟子继续挟持高阳,若是你俩打斗时,我一枪崩了张天阳,估计高阳也会立刻被害,你这么做除了枉送性命之外又有什么用!”

梁新说道:“周组长,就让我试试吧,至少还有机会!再说对方的要求只是放掉老人和女子,从道义出发,我们也不好拒绝。”

王瑞相闻言插话道:“刚才老高也同意放一个华山弟子进假山,会不会是老高已经成功劝说张天阳投降,只是为了给张天阳找个台阶下,才故意先比剑,就像当年的胡雪岩那样?”

周韦森觉得这并不靠谱,不过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说道:“那你好自为之!打不过就回来,不要怕丢脸,注意安全,元老院最宝贵的是人。”

梁新点了点头,一步步往前走,而张天阳也走了过来,两人在假山和特侦队埋伏地中间的空地上停了下来。

再次见面,往事浮上心头,梁新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质问,到头来却谁都没有说话,良久,张天阳噌地一声,拔出长剑,朗声道:“今日我张天阳和梁新一决生死,我死便放了高阳!不得有人阻拦!梁新,你动手吧!”

梁新也拔出长剑,说道:“我要出招了。”

张天阳突然发现梁新手中的剑已不是当年自己送他的那一柄,梁新现在拿的那柄剑身古朴,颇有上古时期的遗风,显得沉稳而大器,一看就是官家才有。

见此张天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没有去追问,而是又看了梁新一眼,放低声音道:“梁秀才,恳请你一件事。”

梁新一头雾水,茫然道:“什么?”

“我若是死在你的手上,请一定说服这些江湖人士投靠你们!他们个个忠义,一旦为你所用就不会变节,均是可用之才!”张天阳说道。

梁新奇道:“既然他们不会变节,我又如何说服他们投靠?除非你先归顺,我才好劝说他们。”

张天阳晃动着手中长剑,道:“你答应不答应我?”

梁新只得说道:“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如果我死了,请你善待高阳首长!哪怕是不能放了他,也要保他周全!你可能答应?”

张天阳眉头一簇,迟疑了一下,说道:“好!我可以答应你!出招吧!”

事已至此,但梁新仍然存有一丝侥幸,小声问道:“当真不可挽回?”

张天阳没有回答梁新,而是高声道:“各位兄弟好汉,我俩又加了赌注,我要是输了,你们就得跟着大宋的人走,但我赢了,他们就必须放了你们!”

张天阳武功之高众人皆知,在场的不少江湖人士虽然被行动组枪口抵着,仍忍不住叫好起来,一时间喝彩的声音居然在气势上将行动组压了下去。周韦森脸上挂不住,内心责备梁新怎么随便乱打赌,这帮江湖人士闹出这么大动静,要是都放了,回去根本交不了差,便用英语告知王瑞相,让他做好准备,不要放跑一人。

梁新摆了一个防守姿势,长剑当胸而立,忽地抖起长剑,刷的一剑,便向张天阳拦腰疾扫!梁新武功进步很快,此刻虽远不及张天阳,但看起来貌似有一战之能,两人对决,有时候横的怕不要命的。

梁新这一剑拼尽全力,剑锋所到,似乎将落叶都扫了起来,隐隐有飞沙走石之势。“咔嚓”一声,张天阳一旁的小树枝拦腰扫断,张天阳叫道:“念及你我曾经深交,让你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