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836 字 | 编辑本页

马强闻言连连点头,说道:“此举大善!甚好!”

张天阳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幕,仍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心道:“无论如何,若不能与之为友,那也不能为敌!如果……如果当真到了那一步,我是否能当机立断···”

想着想着,很快就与梁新他们碰在一处,再见高阳,张天阳和马强等人眼神里有那么一丝惧怕,但更多的还是敬佩之情。

高阳见状,颇为得意,故意大声谈论着刚才的情景,众人也尽皆兴奋之极,这次刺杀不仅十分顺利,而且还毫发无损,真的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张天阳拱手道:“之前天阳还有些疑虑,没想到高先生等人实属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在下服了!”

高阳此时脸都快笑烂了,听得此言,还假意谦虚道:“说到底还是大家共同努力,若非有张大侠那一挂鞭炮,我们恐怕第一发失败的时候,就没有第二次的机会了,不敢居功,哈哈哈。”

张天阳对高阳这种不着调的“做派”早就不以为意,笑道:“高先生客气,这次刺杀,实乃你们主导,那个‘汉阳造’,更是令人叹为观止,此物在战阵之中能顶大用!不知高先生接下来又什么打算?”

高阳沉咛片刻,说道:“我们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寻找梁新,现人已找到,只是兵荒马乱……”

张天阳面露喜色,说道:“既然如此,那何不我们一起西行,和闯将汇合?不知高先生是否愿意?”

梁新念及高阳的身份多有不便,正要开口拒绝,高阳却一口应道:“大善!能一睹闯将风采,乃人生一大幸事!但是张大侠可还记得我前日之言?”

前几天试枪之时,高阳一时兴起,打算装一把“先知”,结果还没来得及细说就被打断,此刻得到机会,自是竹筒倒豆子,把出发前曾背过的西北近期时间线,一股脑全讲了出来。

“闯将前些天应该在安定,朝廷方面总兵俞冲霄,副总兵李成不是对手,这些我已经说过。”高阳一边说着,右手还不自觉的掐算起来,眼珠上翻,仿佛结局都写在天上。

“哎呦,不好!”高阳突然叫了一声,像神棍般说道:“闯将这几天,当有兵劫和水劫!这兵劫自是应在贺人龙身上,可水劫呢?难道是无定河···不对啊,连日大旱,怎么会有水劫?若果真如此,真乃命也!”说完,高阳闭上双眼,摆出了一副天意难违的表情。

张天阳见高阳又开始莫名其妙的“表演”,只觉好笑,不过通过这些天的接触,张天阳内心明白,高阳虽然看起来非常不靠谱,但应允之事,必能完成,所料所言,皆无不中,所以高阳一说李自成有难,心里“噔”的一下就紧张起来,连忙相问。

“实话讲,闯将此劫,难啊!只能死中求活。”其实按照旧时空的剧本,虽然李自成遭到贺人龙伏击损失惨重,还在大旱之年碰上了因大雨导致无定河水泛滥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黑天鹅事件,最后只得和刘宗敏、张能等只数百骑仓皇而逃,眼看就要歇菜了,但任谁也想不到,只用了一个月,他的部将高一功居然又从固原拉来一支上万人的队伍,李自成就此声势复振,很快便联合其他流寇连续攻克延川、绥德、米脂,把刚松了口气的朝廷打得措手不及,堪称主角中的主角。

当然,为了赚取在张天阳眼中的“声望”,高阳自然是使劲把事情往严重方向描述,为以后显得他“能”做铺垫,不过别看高阳说的胸有成竹,其实心里面也没有底,由于穿越众这群蝴蝶的到来,很多事情会不会如期发生还是个未知数,于是高阳再次开口说道:“张大侠,我也只是推测,你们在此地可有人负责传递消息?咱们还是先确认闯将的近况吧。”

“韩城北面,有一个给马看病的兽医,是我们的人,我曾经救过他的命,常常借着看马的由头和他联络,咱们先去寻他,他那里可能会有闯将消息。”说完张天阳有些为难的说道:“只是我们人员众多,过于惹眼,一起前行只怕刚去就会引来官府。”

“这个好办!梁新、陆宇、平田跟我走,其余人尾随跟进,到了之后在附近找地方隐蔽扎营。”

让首长就带这么点人和流寇一起行动,特侦队员们当然不放心,其中一人上前说道:“首长,我不反对分批,但考虑到您的安全,是不是带上我们几个队员?”

高阳一挥手,满不在乎的讲:“行了,有张大侠他们,还怕不安全?再说我们刚干掉一个朝廷军官,接下来肯定是满城搜捕,你们特侦队员气质出众,傻子都能看出来是精锐,带上你们更容易暴露,这样吧,反正相互离得也不远,若有情况我们鸣枪示警。”说罢,还拍了拍腰上的格洛克手枪,显得胸有成竹。

既然首长坚持,特侦队员们便只得同意,商议完毕后,高阳一行便回到破屋整理后勤补给,这回可让张天阳大跌眼镜,想不到这伙人行动起来干净利落,身边器物却如此繁琐,除了武器粮食以外,还有一大堆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小盒子,连马匹的草料都有骡子专门来扶,又是骡子又是马,都背上了重重的包裹,这么一折腾,等赶到兽医那里,已是月上梢头。

特侦队摸黑观察了地势,选了一块相对隐蔽的地方扎营,好在天气早已转暖,睡在野外不至于太难受,张天阳那边也只带了马强和另外两人,其余都四散休息。

“咚咚咚”伴随着敲门,张天阳的声音响起“帮忙看看吧,马拉稀不止。”

“原来是老张啊,快请进。”

吱呀一声,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愁云惨淡的脸,看到此景张天阳便暗道一声“不好”。

仿佛是为了证明高阳白天的预言,只见那兽医明显心神俱乱,甚至都忘了顾忌高阳、梁新这些外人,用着哭腔对张天阳说道:“闯将在米脂中了贺人龙埋伏,伤亡大半,这还不算,偏偏赶上无定河水泛滥,兄弟们都被水···冲散了,闯将现也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天阳哥,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啊?”

轰隆,张天阳脑海如惊雷闪过,高阳所言,竟丝毫不差!张天阳转过头来,看怪物一样死死盯着高阳,好半天都没有声响。

高阳被这眼神盯得发毛,心中有些后悔,正欲开口缓解气氛。

“高先生教我!”张天阳一把拉住高阳,语气诚恳中又有一丝慌乱。

见火候差不多了,高阳哈哈一笑,装出一副“明主”的神态,说道:“张大侠莫忧,陆宇你去特侦队那里拿些吃食,并告知他们不要等我,对了,记得带块腌肉,梁新、平田,你俩好好招待马强兄弟等人,半天没吃饭,张大侠咱俩边吃边聊如何?”

众人见状均明白领导有要事商量,都知趣告退,兽医带他俩去了个小屋,摆上座椅碗碟,刚好陆宇的腌肉也到了。

高阳摸出一个驴皮袋子,兴奋的说道:“这装的是‘国士无双’,普通人家攒一年的钱都未必买得起一瓶,今天我与张大侠共饮。”说完还特没有气质的补了一句“只够咱俩喝,别人来了可不够分,哈哈。”

张天阳忧心忡忡,哪里有心思喝酒,一仰头便干了,说道:“请高先生见教。”

高阳见张天阳没有敬他酒,略微有些不快,沉下语气说道:“张大侠冰雪聪明,可曾猜到我们是何人?”

此时不是墨迹的时候,张天阳干脆省去了那些言语试探、旁敲侧击的弯弯绕,直接开口道:“你们是髡贼,而高先生,恐怕还是‘真髡’吧。”

高阳举杯,一口喝尽了,尽量想显得豪气干云,“张大侠果然聪慧,我们的身份,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瞒你。”

“其实倒不是这几天看出来的,自从梁新梁秀才来我军营后不久,我便猜到他就算不是髡贼,也是和髡贼有莫大关系之人。”

“诶······好吧,那咱们还是先谈闯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