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857 字 | 编辑本页

张天阳说道:“鞭炮我已搞到,韩城近期连遭大战,家家户户皆有人披麻戴孝,届时我等可装作哭丧,不会引起韩郃营及梅三友的注意,鞭炮声一响,‘汉阳造’的声音便被掩盖,就是杀贼时刻!”

梁新本想劝张天阳不要冲动,转念一想,又不用亲自去搏杀,理应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只是说道:“如果我们未能成功,也请张大哥不要轻举妄动,自有人去补枪!”

张天阳不服气道:“补枪?近身之战,梁秀才可忘了为兄的本事?”

梁新摆手道:“论武功,在场的自然都比不过张大哥,但是他们身负一种手铳,携带便利,还可连发,击毙梅三友后还能保证大家全身而退。”

张天阳心中暗忖:“真不知这伙人身上究竟有多少秘密!”

高阳终于发现张天阳表情不对,便打了一个哈哈,说道:“事情便先这般说了,张大侠,既然我们的殊途同归,那么就往一处使劲,不要有过多的猜忌。”

张天阳苦笑道:“猜忌倒是不至于,只是若说你们是一般人家,天阳委实不信”

高阳哈哈一笑,学着霸道总裁的语气说道:“人人皆有秘密,但请张大侠相信,我绝无害你之意,他日你我把酒言欢,定当告知!”

张天阳眼睛眯了起来,忽而大笑道:“高先生既然这般说了,那么多言自是无益,待成功之后,天阳自当以诚相待。”

第二天清早,刺杀行动开始,张天阳带着自己的人与几名特侦队队员前往民居,这里距离韩郃营不远,也正是西面,在狙击枪射杀梅三友的路线上。

而高阳和梁新等人则是到达之前预定的小山丘上,利用灌木林进行隐藏,一个特侦队队员进行望风,另一个则进行击杀,而梁新和高阳置于狙击手的两侧,端着望远镜密切关注那里的形势。

张天阳等人开始布置,一切很快便准备妥当,一张破草席裹着几根烂木头,伪装成尸体的样子,地上挖了个不深不浅的坑,人人都绑着脏的不像样的白布条,就是一副典型穷苦人家下葬的画面,这里本是荒废的房屋,倒是藏有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民,不过在这个乱世,皆自顾不暇,且张天阳一伙儿一看就不好惹,也就没人敢上前攀谈。

太阳慢慢的爬上了正中,张天阳等人此刻大都围在土坑附近,烧着纸钱作哭喊状,土坑前插着块木板,上面写着“李晓之墓”。

就像之前查探的一般,不久,终于一群人缓步走来,大约有二十来个,其中一人络腮胡子,行步匆忙,正是梅三友,很快便越走越近,距离张天阳只有几十米。

张天阳斜眸看到梅三友,内心稍稍有点激动,想起李晓死于其手,恨不得生啖其肉。梅三友望了一圈,看到不远处的情景,先是一怔,暗道晦气,他身边一人有些担忧的说道:“将军,要不咱们回去!”

梅三友虽然心中涌现出一股不详的预感,但为了面子,还是摇头道:“这年头死个人何足为奇?老子若是像你们这般,只怕早吓死了。”

那人为难道:“眼下正值战乱,到处都是盗匪乱民,小的在韩城有亲戚在当乡勇,听说近几天来了股悍匪···”

梅三友向来自负,脾气极差,听闻这般言语,顿时让他很不痛快,大声说道:“哪里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等下···老子说过不让你们出营,你是咋和你亲戚说上话的?”

那人讪笑着解释,但梅三友一句也没听进去,他的心思已飘到了那股“悍匪”身上,梅三友在西北苟活多年,靠的就是一个“怂”字,虽然张天阳他们打扮普通,人数稀少,而且附近地势开阔,不可能有埋伏,总之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小心使得万年船,梅三友还是打算就此归返。

当然在嘴上梅三友可不会承认自己“怕”了,于是佯怒道:“现在就回去,给老子查!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偷跑出去,这些人必须严惩!”

见到梅三友竟然开始撤退,张天阳内心着急,慌忙点燃鞭炮。

噼里啪啦声响起,正是信号,梅三友被吓了一跳,见只是鞭炮,大骂了一声,这种情况要放在平时,他少不得要上前一顿打骂,可此时心中惶恐,连忙招呼大家快走。

小山丘之上的梁新用望远镜看的真切,说道:“为首那人便是梅三友!”

核对无误,狙击手深深舒了口气,瞄准镜已经对准梅三友的头部,扣动扳机。

“啪”

子弹却从着梅三友后身飞过,梅三友感到疾风擦过,破空声随之入耳,警觉的往后一看,只见附近地面上有灰腾起,但由于有鞭炮的声音干扰,小山丘这边发出的枪响也没有被梅三友察觉。

梅三友猛然心里发慌,只觉暗处有一支毒蛇盯上了自己,于是本能的想要跑开。

狙击手一击未成,却并没气馁,刚才一枪使他已经摸清楚受地势、风力影响的弹道规律,一调整,狙击枪微微一动,第二枪再次击发。

“啪”

梅三友还没来得及动身,紧接着第二枪便已经到了,正中其头部,没有任何的反应,噗地一声,整个脑袋已经没了,身子被子弹巨大的冲击力击倒在地,血液从脖子上的动脉喷出,委实恐怖。

那二十多随从也是吓得不轻,见梅三友在人群之中,突然之间脑袋爆开,实在太过于诡异,都纷纷怔在原地,几秒过后反应过来,顿时大乱,纷纷拔出手中的兵器,戒备起来,并大声喊道:“有贼人!有贼人!梅守备被杀了!”

小山丘的梁新利用望远镜朝这边望来,知道并没有暴露,也是不由得松了口气,狙击手已经开始收拾枪械,高阳眯着眼睛问道:“如何?”

“成了!”梁新收起望远镜。

高阳又问道:“张天阳他们呢?”

梁新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应该没有露出什么破绽,理应无碍!”

高阳道:“再观察一会儿,掩护他们,如无大碍,咱们就撤!”

张天阳近距离目睹梅三友的死亡,虽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大为震惊,内心惊骇无比,暗道:“梁新的‘同乡’们竟如此了得,好几百步的距离都能够将人击杀,那梅三友好歹也算机警,却没有丝毫的反抗之能,如果我被此物盯上,恐也是死路一条……”

正在张天阳胡思乱想之际,特侦队员们见目标已击毙,不用再去补枪,便按照既定计划,假装被这场景吓坏了,嘴里大声喊道:“有鬼呀!”

张天阳如梦初醒,回过神来,暗示其他人和特侦队员一样,如同活见鬼了的愚民般一哄而散。

而韩郃营已经听到动静,纷纷赶过来查看情况,然而根本就无法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梅三友在他们眼里,是无缘无故丢掉了脑袋,仿佛说书先生嘴里的“天劫”,这人数一多,倒是更加的乱哄哄起来。

众人见附近再无可疑之处,最终还是怀疑到张天阳等人,于是大起胆子,你推我让的走到土坑面前,一声令下,掀开草席,却发现里面不过是几根木头。

“我早就觉得他们不对劲,快追!”

然而张天阳他们脚足本来就快,这时候早就已经去的远了,哪里还追的上?张天阳跟在特侦队队员后面急速而行,马强小声道:“这帮人可是当真令人生畏,不知他们究竟是何等身份?”

张天阳望着前面的特侦队队员,这些人看起来完全不像江湖中人,但是身手矫健,脚步灵活,跑的飞快,他若不是多年习武,只怕都追赶不上,实非常人所能企及。

马强见张天阳没有回话,以为他不高兴,补充道:“俺不是长他人志气,只是今天这般行事,以往从未有过。”

“你也不必妄自菲薄,这些人虽然厉害,但若是被我们欺近了身,也不是没有一战之能!再说他们杀起官来毫不含糊,说不定也是我辈中人,如果想办法赚的他们入闯将麾下,何愁大事不成?”此刻张天阳已经下定决心,定要邀请高阳等人西行,和李自成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