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602 字 | 编辑本页

刘耀祖见状,大惊失色,跃步赶到,两人再次战到一处。崔方知道成败在此一举,犹如疯虎,板斧重重劈出,一斧重似一斧,刘耀祖也是抵挡不住,接连后退,当退到城门之时,以背抵住,无法再退,也不能退。刘耀祖此刻浑身是血,伤痕满布,却依旧坚挺的站立,和崔方纠缠,崔方不耐烦道:“你以为你能挡得住我?”

刘耀祖恶狠狠的盯着崔方,道:“挡不住也得挡!只要俺在,这门你就开不得!”

崔方骂道:“谁跟你在这里耗时间!”说着板斧高高举起,猛然砍下,却在半途中陡然变招,自侧方横移。板斧十分笨重,在崔方手中竟然灵活至此,刘耀祖也没有想到,这一斧正中腰间,刘耀祖身子一斜,稍稍一让,这才没被直接腰斩,饶是如此,伤口已是极深,血流不止。

崔方顾不上补上一斧,伸手想要打开城门,突觉后背寒气逼人,只得转身躲过,只见刘耀祖已经站立不起,半蹲在地,鬼头大刀朝崔方直扑而来。

崔方大骂道:“找死!”手下一沉,板斧砍中刘耀祖的肩头。刘耀祖现在已经身受重伤,流血过多,意识有些不清,自然躲不过这一斧。崔方踹了刘耀祖一脚,将板斧从刘耀祖身体里拉出来,刘耀祖重重摔在城门之上,掉落在地。

虽然刘耀祖身穿一套还算结实的盔甲,但崔方这一斧力量甚大,破甲入肤,直接劈断了刘耀祖的肩胛骨,鲜血从衣甲的缝隙中冒出来,流了一地,刘耀祖就这还想要起身,却哪里起得来,崔方再次想要开门,但听身后破空之声,来得好快,转眼便到身后,急切间就地一滚,这才堪堪避过。

崔方看清攻击自己的乃是王仁川,而梁新也已经赶到,两人并排而立。崔方冷笑一声,也不废话,手腕转动,板斧犀利朝两人攻击,王仁川手中的绣春刀抵挡不住板斧的冲击,避其锋芒,半途中一绕,身形一矮,绣春刀贴着板斧过去,崔方的脸颊被划破。

梁新的长剑与此同时攻击崔方下盘,崔方顾此失彼,脚步顿时乱了,王仁川的绣春刀得手之后,一个缠绕,如穿花引蝶,削往崔方另一面脸颊。

王仁川身形轻便,崔方本不难躲避,但在梁新的围攻之下,应接不暇,左肩顿时中刀。

崔方怒吼一声,板斧一敲,劈向梁新,梁新躲避不及,以长剑拒之,啪地一声,长剑断为两截,王仁川绣春刀再度杀到,将崔方砍翻在地。

梁新身子一探,手中断剑刺入崔方胸口,崔方哼都没哼一声,就此毙命。

王仁川不及查看刘耀祖的伤势,喊道:“你照顾他!我上城墙指挥抗敌!”

王仁川身子一轻,直奔城墙,梁新蹲在刘耀祖身边,刘耀祖满口是血,含糊不清道:“城门……城门守住了吗?”

梁新看刘耀祖伤势之重难以治疗,鼻子一酸,大声道:“守住了!刘大哥放心!”

刘耀祖艰难的扯出一丝笑意,道:“那就好……那就好……后面……就交给你了……”

梁新正要说话,只见刘耀祖脑袋一歪,不再呼吸。

梁新抱着刘耀祖的脑袋,伸手在脉搏上一摸,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刘大哥,仇我和世伯已经替你报了!城我和世伯也会为你守住!你放心去吧!”梁新鼻子一酸,小心翼翼的将刘耀祖放在地上。

崔方一死,城墙上的流寇也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这里的危机暂且解除。王仁川顶替了刘耀祖的指挥之位,让梁新继续在四门之间来回查探,梁新至左懋第处,左懋第这里刚刚也被流寇攻了上来,不过现在已经给击退了,左懋第也在其中受了点上,左臂流血不止,正在上药。

梁新正要关切几句,左懋第毫不在意,带伤再次上到城墙。梁新看到左懋第如此坚持不懈,望着他的背影,深深被其折服。

李自成和满天星指挥攻城,直打了五个时辰,从中午打到晚上,再从晚上打到早上,然而韩城依旧无懈可击!

“报!”一流寇斥候的装扮的流寇跪在李自成面前,被烟熏得乌黑的脸依然挡不住悲愤的神色。

李自成见状心头一暗,明白肯定不会是什么好消息,但仍示意其快讲。

“崔方将军已然攻入西城门···,但城头又被官军占领,崔方将军未见踪影,恐已不测···”

李自成打了这么多年仗,一听就明白了崔方恐怕凶多吉少了,西门是重点进攻之地,如西门不下,那说明本次攻城再度失利,只见李自成未发一言,径自踱步,未几,以旁人不可见的动作微微摇了头。

顾君恩在一旁见此也不忍出声相劝,崔方可是最早投靠李自成的弟兄,虽然性格霸道了些,但对李自成可谓忠心耿耿,就这么折在了韩城,如断闯将一臂,往后的路,只怕没有这么太平。

而另一方面,满天星的士卒战力远不如李自成,自然也是被打的灰头土脸损失惨重,不少大将战死或负伤,最后只好不了了之,竟然单方面宣布鸣金收兵。

满天星部撤退,倒是给了李自成一个收兵的台阶,几乎实在同一时间,李自成部也发出撤回的命令。

一刻钟后,李自成满天星两人会面,相顾无言,过了好久,李自成方开口道:“韩城顽固,非我辈意料!”

满天星毫无刚来时的傲气,垂头丧气道:“确实如此,这左懋第倒真是大才!”

李自成迟疑了一下,道:“探子来报,洪承畴已逼近,若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咱们绕过韩城,东渡过黄河如何?”

满天星道:“除此之外,还能如何?”

李自成望向韩城放向,咬牙切齿道:“就这么退兵!真不甘心!他日定踏破韩城,活捉左懋第!”

顾君恩道:“二位将军,我们在攻打韩城已经耽搁了太多时间,再打下去,恐怕也是于事无补!”

李自成挥手道:“也罢!这个账,以后再跟左懋第算!”

韩城这时可谓是悲喜交集,喜之流寇最大规模的攻击已经被打退,并且看样子流寇有退兵趋势,悲之则为这一仗真的是太惨烈,死伤太多,刘耀祖之死,更是韩城极大的损失,左懋第也陷入悲愤之中。

梁新和王仁川在知府衙门找到左懋第,左懋第悄然落泪,听到动静,这才强颜欢笑转身。

“王兄,梁老弟,二位辛苦!”左懋第道。

梁新神情黯然,道:“萝石兄……刘大哥他……”

左懋第道:“刘耀祖和李登务为吾之左膀右臂,此次流寇来袭,他们二人均力战而亡,为国捐躯,他们都是好样的!”

王仁川叹道:“这一战当真是可歌可泣,没想到韩城以几千人,对抗数万敌军,依旧能坚守!刘耀祖、李登务,以及所有将士、乡勇和百姓都是栋梁!”

“是的,皆赖诸君用力!”左懋第神色疲惫道。

梁新道:“这一切还是萝石兄指挥有方,英明神武,不然早就被破!那时候韩城恐怕会化为修罗地狱!惨不忍睹!”

“分内之事,何以言勇?不过在诸位同心协力之下,能够保住韩城,真的是让人欣慰!是了!王兄,梁老弟,流寇虽有退兵之意,然韩城百废待兴,还望助我。”左懋第问道。

梁新略微思索一下,道:“一切还是等流寇当真退兵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