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777 字 | 编辑本页

这个时候攀登上城墙的几十个流寇已经被杀的没剩下几个了,唯有最为厉害的五个人尚在顽强抵抗。

梁新缠斗数回合,没能杀了这三人,这三人现在在城墙拐角处,其他明兵无法靠近围剿,王仁川看到梁新对付不了这三人,大喝一声,绣春刀翻转之际,身形纵然上前,刀锋前递之际,一脚踹出,正中盾牌。王仁川这一脚着实厉害,竟将那人踢下城墙,摔得脑浆迸裂而亡。

梁新乘机刺出一剑,直中另一人的胸口,那人一下子瘫软在地,就此气绝。现在只剩下一人,那人一手持盾,一手拿刀,他知道今日难以幸免于难,反倒是顽强异常,疯狂之极。

王仁川的绣春刀和梁新的长剑几乎同时到达,一左一右,将此人斩杀!梁新擦拭一把脸颊,上面满是血迹,却非自己的,而是敌人的,王仁川多少吓了一跳,急忙关切道:“你怎么样?”

梁新摇头,道:“无碍,非我的血!”

王仁川这才放心,转身继续指挥战斗,梁新稍作休整,不以为意,也再度开始破坏云梯,以免又有人攀登上来。

这一仗当真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从清晨一直打到黑夜,这才休兵。李自成终究是没有啃下这块硬骨头,心中已经隐隐有了悔意,正当他到了一筹莫展之际,忽而账外有探子来报。

李自成让探子入账,问道:“什么事?”

“满天星将军得知将军久攻韩城不下,前来支援!现已正在赶来!”探子回道。

李自成不动声色,道:“你先退下!”

探子刚刚退走,李自成不满道:“他又来凑什么热闹!”顾君恩道:“韩城被咱围攻数日而不下,说不定是想来捡便宜!”

李自成道:“也罢,有他前来,兵力大增,当能攻占韩城!”

顾君恩点头道:“正是!”

韩城左懋第也得到线报,满天星率领万众人马赶来,准备和李自成汇合,一同围攻韩城。左懋第在指挥所眉头紧皱,本来韩城就被李自成围困,对付起来已经难以为继,现在再加上满天星,韩城能否守住,他心里也没底。

突然,梁新猛地推门而入,开口道:“萝石兄,我听世伯说,虽满天星来犯,但洪承畴洪督师亦在其后,若督师大军赶到,则贼必溃!”

左懋第沉默好久,方道:“话虽如此,可远水不解近渴,洪督师既然将至,贼军或将作困兽之斗,这拼死一击,定有雷霆万钧之势,我辈需严正以待,不得有半分疏忽!”

不几日满天星和李自成汇成一处,满天星和李自成本不是一支,相互间甚至并不熟悉。不过崇祯八年各部起义军在荥阳召开大会,相互之间免不了烧香结拜、赌咒发誓一类,还说了很多漂亮话,故而李自成也不好在表面上拒绝满天星。

满天星身材矮小,一脸精明能干之色,见到李自成,哈哈大笑,道:“荥阳一别,已有一年,李兄威名远播,比之当时,已是不可同日而语!”

李自成笑道:“将军谬赞,吾比之将军,那可是如萤虫和星辰!”

满天星不动声色,道:“李兄虽然是闯王麾下,但已经有了自立门户之力!你说自己是萤虫,可真的滑天下之大稽了。”

李自成眼角一个跳动,语气强硬道:“大家同气连枝,吾亦对闯王忠心耿耿,谈何自立门户?将军休得戏言!”

满天星打了一个哈哈,道:“我可没有挑拨离间的意思!李兄势力非常,大家有目共睹。”

李自成有意岔开话题,道:“韩城至关重要,我久攻不下,将军前来,可有什么对策?”

满天星撇嘴道:“区区一个县城而已,还需要什么对策?直接攻打便是!”

李自成身子斜靠在座椅上,眯着眼道:“那一切听从将军主导!”

满天星说道:“好说好说!明日我们两军合为一处,四面八方对韩城进行围剿!如此我不信拿不下韩城!”

满天星离开营帐,一个身子修长的年轻人挪步过来,这人名叫李过,和李自成是同乡,在军中有那么几分人望,见李自成似乎很“有前途”,便主动攀上了亲戚,称李自成为他的远房叔父,李自成此时尚未成为“闯王”,正是用人之际,见有人投奔,便糊里糊涂的认下这门亲戚。

只见李过道:“这满天星说话如此过分,叔父为何忍让?”

李自成摇头道:“大局为重,洪承畴穷追不舍,韩城不下,我们就得饿着肚子去山西,眼下我们与韩城皆为强弩之末,多一人便多份力,打下来,大家都能活,内讧并无好处!”

李过无奈道:“叔父考虑周全!”李自成哼了一声:“不过你要好生照看,莫要我们的弟兄白白送死。”

李过心领神会:“叔父放心,小侄明白。”

满天星和李自成的汇合,左懋第也已知晓,他马上组织诸位将士,指挥所内人满为患,左懋第一一吩咐,东西南北四门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四门虽然各自为战,但也互通讯息,哪一方有难,当及时支援,众将士得令之后鱼贯而出。

很快整个指挥所除了左懋第,只剩下王仁川和梁新。

左懋第说道:“王兄!这次你不需要守城门了,你和梁老弟两人带三百人在城内四门之间巡视,相机而行,救危扶难!”

王仁川和梁新齐声道:“得令!”

左懋第道:“二位务必小心在意,看似你们比守城要安全,其实至关重要,这次李自成和满天星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攻入城内,届时满场救火,全仗二位!”

梁新道:“明白!”

翌日,李自成和满天星的大军开始攻城,先是弓箭抛石开路,接着数辆不规整的攻城器械在流寇的保护下开往拦马墙。

刘耀祖镇守的西门直面敌军主力,当为首要,而这一面正是崔方所攻击,崔方之前在薛峰、芝川吃瘪,又在攻打韩城中碌碌无为,这次他亲自冲在最前方,打定了主意在今日将韩城拿下。

人多果然力量大,虽然满天星带来的大都是些乌合之众,但毕竟极大的牵制了守城官军,几个回合下来崔方的进攻竟出奇的顺利,是故士气大振,在流寇奋不顾身的冲击之下,火攻、巨石、巨木、火统、弓箭各种阻碍被一一冲破,云梯不断的搭在城墙上,崔方瞅准机会,三步当做两步,上到云梯,在上方明军没有来及推倒的空档中,崔方上到城墙之上。崔方跳入城墙内,板斧横挥,杀了身边几个明军,数个云梯没能够及时推倒,数百流寇蜂拥而上,西门眼看就要失守。

刘耀祖大喝一声,带着乡勇杀到,崔方和刘耀祖也算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战在一处。

崔方和刘耀祖均是力大无穷,刀斧相交,火光四溅,难听的金属碰撞,令人想要捂耳。

崔方的板斧沉重,刘耀祖的鬼头大刀也不差,兵器上难分胜负,但崔方显然功力在刘耀祖之上,上次在芝川之时,刘耀祖和李登务合力围剿崔方,虽然占得优势,但也没能将其击杀。

这时攀登上来的流寇和明军交战,兵刃乒乒乓乓的战在一起,很快便有数人倒地,胸口、肚子喷出鲜红的血液,身子不断抽搐,眼见是不活了。

刘耀祖一人对抗崔方,几招一过,便有些招架不住,但刘耀祖知道此战关系到韩城存亡,咬牙不退,硬生生的撑住了崔方的强烈攻击。

崔方咦了一声,气沉丹田,板斧在空中一个挥舞,劈头盖脸的朝刘耀祖劈来,刘耀祖鬼头大刀格挡,虎口被震的生疼,刀身也裂开了。

崔方又砍出数斧,不愿恋战,一个箭步冲到台阶处,下了城墙,来到韩城内部,想要从里面打开城门,以便外面的流寇可以长驱直入。

几个明军手持长矛阻挡,却哪里是崔方的对手,纷纷成为斧下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