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749 字 | 编辑本页

李晓手持一把雁翎刀,此刀刀身挺直,刀尖处有弧度,有反刃,因形似雁翎而得名,缴获于官军,历经数战未损,在明军中也算是上品。见张天阳示意,李晓一招手,众人就欲上前。

蔡西明一计不成,晃了晃手中枪,又对着众人喊道:“可敢与老夫一战!”张天阳有些不耐烦,一偏头对李晓说道:“他要找死,就成全他。”

“乓”李晓与蔡西明兵刃相交,两人各退一步,相互盯着对方,原来一开始李晓打算速攻,却不想这个蔡西明看似老态,身形却不慢,枪头一甩就封住了李晓去路,由于枪的势能远大于刀,因此兵刃一撞李晓就只能被迫后撤。“哈,这老头还行”张天阳笑到。

李晓虎口被震得隐隐生痛,雁翎刀横在胸前,两眼瞄向四周,脑海中迅速思考破敌之策。蔡西明倒也没闲着,使出了长枪中的“圈”字诀,左手握住枪柄,右手在枪尾用力搅动,枪尖逆时针画圈。

圈越挽越大,几乎能够覆盖李晓的上半身,“嗖”蔡西明右手一推,枪头向李晓冷不丁刺去。这一刺虽然突然,但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李晓一侧身,从容不迫躲开。

“嗖”蔡西明一拉一送,眨眼间再度攻来,李晓一偏头,再次避开,蔡西明两攻不成,手腕一抖,枪头又转起来。这一下李晓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枪乃兵中之贼,说得就是它的灵动与刁专,那蔡西明枪头一缠,画的圈足足有李晓半个身子那么大,如同盾牌一般挡住了进攻之路,而李晓稍有松懈,蔡西明只需右手一推,枪就能刺出去。这可就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李晓能躲过第一枪,也能躲过第二枪,甚至还能躲过第三、第四、第五枪,可这么下去,难道还能躲过一百枪不成。

张天阳见状内心不禁有些后悔,本来李晓战斗经验丰富,与持枪的敌人相斗也不是第一次,可几个月前他们设伏诛杀锦衣卫,李晓左臂受伤颇重,看他现在左支右绌的反应,之前说痊愈了定是在骗自己。

为了打破僵局,李晓纵身一跃,向蔡西明的左边快速闪去,意图进攻侧面,而蔡西明的枪头似乎像吸铁石一般,牢牢盯住李晓身形,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也随之左划。突然,只见李晓右脚一顿,脚后跟拄着地,整个右脚膝盖大幅度弯曲,彷佛一支紧绷的弓箭,“唰”李晓用尽全身力气使劲一蹬,整个人就像出膛的子弹一般向蔡西明的右身窜去,而此刻蔡西明的枪还在往左抡,力量用老,来不及调整,眼看李晓就要成功了。

“好!”在一旁的梁新忍不住喝彩。

不想蔡西明似乎像早就在等待这一幕,见李晓变招,没有丝毫犹豫,脚步往外一跨,背对着李晓,看样子竟是想逃,见状李晓想也没想提刀就追,两人一个跑一个追,没出五六步,蔡西明忽然回身一扎,这招是枪法中常见得苍龙摆尾势,是诈败反攻之招,简单却有效,在戚继光《纪效新书》中“长兵短用说篇”里也有记载,是故无论是官军还是民间均有人练习,倒也不算过于稀奇,可是使出这招身体需要极大的柔韧性,而眼前这个有些佝偻的蔡西明,怎么看都不像能和柔韧扯上关系。

李晓正发奔追赶,被有心算无心,躲闪不及,只听见“嘶啦”一声,枪尖挑破了李晓的衣服,在胸口留下了一道血痕。

“好险!”李晓和蔡西明同时心道。

李晓固然中计,却不想蔡西明也惊了一身汗,原来蔡西明对现在的状况看得一清二楚,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颇有人望,若自己失手杀了他,必引众怒,对方人多势众,一拥而上,则终难逃一死。因此他故意激人单挑,是想在尽量不伤人的情况下,向这伙流寇显示自己这个“点子”有些扎手,对方如果不想有更多伤亡,就很可能会放他走。

蔡西明将枪再次杵在地上,对着李晓说道:“阁下厉害,小老儿黔驴技穷,再打下去只怕要输,不若就此罢手如何?我博寨粮草金银皆愿献于各位英雄。”蔡西明算盘打得很精,既给台阶又给好处,要是碰上其他流民,估计也就答应了,可是李晓心高气傲,蔡西明刚才那番话,表面上看像在认输,可在他看来更像一种胜利者的大度,况且山下枉死之人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李晓平日以侠义自诩,就这么放了他,岂不自己打自己脸。

于是李晓将被挑破的衣服一扯,露出上半身来,只见左臂伤口处果然裹着一层麻布,一丝的血从麻布中渗出,顺着手臂流了下来。李晓紧了紧麻布,对着蔡西明说道:“少惺惺作态,要不是被那番子伤了左臂,你岂能活到现在。”

瞬间,梁新似乎感到一丝可怕的杀意从义军中漏出来,定睛一看好像是刚才救他的那个老伯,可一眨眼,杀意又无影无踪,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晓彷佛看穿了蔡西明的意图,于是一转头对着张天阳说道:“天阳哥,拜托件事。”张天阳与李晓两人相交数年,心意相通,李晓一开口,张天阳就猜到他想说什么,于是昂首说道:“兄弟们,李晓兄弟与贼人比试,各安天命,大家事后不得寻仇!”

“听见否?杀了我,你才能活命。”李晓光着上身,刀尖指着蔡西明,脑袋微微左倾,两眼透露出坚毅的目光,左臂垂着,血嗒嗒的滴在地上。

“如此,得罪了。”事已至此,蔡西明便不再犹豫,手腕一抖,又使出圈、缠的技法。蔡西明那杆枪,看起来简单其实也大有讲究,光是枪杆部分就是用复合材料制成,最外面是柔韧性极强的竹子,杆芯儿则是选取上好的牛筋木,最外面还刷一层防氧化、腐蚀的漆,这样即重量适中,又有韧性,哪怕就是被枪杆拍上一下,一般人也未必受得住。

瞬间,两人又战在一起,这一次没有顾虑,蔡西明得枪法立刻变得更加狠辣,如狂风摆柳般,招招奔向李晓要害。李晓似乎左臂伤口完全撕裂了,连带着整个左身都显得很僵硬,在蔡西明疾风骤雨得进攻下,左躲右闪,越来越吃力。

梁新在旁不禁为李晓暗暗发愁,但没想到在张天阳、马强等人脸上,居然看不出任何焦急的神色。梁新这么一出神,只见只听“啪”一声响,回过神来,看见枪头已经拍在了李晓左臂之上。原来蔡西明毕竟年岁大了,这么一顿抢攻,体力消耗不少,见李晓左臂上越来越严重,便打算攻其薄弱环节,一刺未中,立刻变刺为拍,刚好打在李晓的伤口上,这一击,哪怕不能把伤口打得迸裂,光是巨大的疼痛就能迫得李晓一滞,这就足够让蔡西明将李晓扎个对穿。

李晓挨了一击,可预想中的停滞并没有出现,反而像个没事儿人似的,提刀迅速前突,这一下大出蔡西明所料,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方才能够一直压着李晓打,除了自身功夫,很大程度上是占了兵器优势,可现在李晓已越过枪头,两人之间只剩不到一根枪杆的距离,枪头在外来不及收回,强弱之势陡然转换。

“哈哈,梁秀才,看出来了吗?”张天阳爽朗得笑声传来。

“蔡老贼这厮基本功端的扎实,别看来来回回就这么两招,就算换了为兄也未必轻松,方才李晓兄弟脱掉上衣,就是故意为了让这厮知晓他左臂之伤,好引他来攻,如此以老贼奸诈必会有所动作,才好请君入瓮。”张天阳对梁新解释道。

话还没说完,只听“扑哧”一声,雁翎刀结结实实得扎进蔡西明的胸口,蔡西明眼睛瞪得大大的,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李晓,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嘴里大量血渗出,发不了声,挣扎两下,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