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3042 字 | 编辑本页

蔡西明一死,博寨村民就失去了主心骨,纷纷耷拉着脑袋,彷佛被一支无形的大手死死摁住,空气十分凝重,就如同画面定格一般,只有从蔡西明嘴里和胸口簌簌流出的鲜血,成为了整个画面唯一的动静,血液沿着土地慢慢流向往村民,终于流到了他们脚下。

“啊!”一个人毫无征兆的哭喊起来,打破了现场的沉寂,很快哭喊声传染了四周,其他村民纷纷也都叫唤起来,声音哀转,像在求饶,又像在发泄。

在半刻之前,梁新对这哭喊声还没有免疫力,会不自觉地报以同情,甚至被搞得手足无措,而此时只是嫌他们吵闹,于是眉头皱了皱,收起那柄没机会使用的剑,一转头,走了。

“妇孺无辜,自可免罪,至于青壮,若兵器有血迹,必杀之。”张天阳缓缓的宣布了剩下人命运。

“梁大哥”,李晓追来,上衣已经重新穿好,但脸上的血迹还没来得及擦,配着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让梁新不禁莞尔。“天阳哥请咱俩再查探一番,看是否还有漏网之鱼。”

“李晓兄弟,伤势如何,查探就让我去吧,你好好休息。”

“不妨事,咱俩一起也算能相互照应。”

梁新和李晓沿着来时的路逐屋搜索,没有再发现其他村民,屋里的陈设都差不多,一两个土炕,没有什么家具,满地尘土,甚至有些屋子里连被褥都没有,只有一层茅草铺在土炕之上,和之前那些村子没有多大区别。

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村边,突然李晓用手肘碰了一下梁新,示意他注意前面,那是一间毫不起眼的土屋,暗黄色的土墙以及茅草铺设的屋顶,就算放在博寨村,也属于比较寒碜的一类,梁新顺着李晓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房屋的门前赫然挂着一把锁。

梁新和李晓一路走来,所有房屋无一例外,不是大门洞开就是房门虚掩,还从来没见过锁门的,尤其还是这个看起来如此破旧的土屋,有什么金贵物件,还值得锁门?看来必有蹊跷。想到这里,两人对了一个眼色,悄悄拔出兵刃,缓缓挪步至屋前,梁新甚至隐隐听见屋内似乎有响动声。

“还有敌人!”这个念头同时在梁新和李晓同心里生出。突然,后方传来脚步声,梁新的神经正高度紧绷,条件反射似的回身就是一剑,“嗖”,一道黑影闪开。

“你俩在干啥?”梁新这才发现,竟然是张天阳,不由得松了口气。想到自己差点误伤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用手指向屋里,表示有情况。

见状张天阳也不敢大意,不再说话,对李晓招手示意,让他挪至门边,自己则提剑压着脚步靠近,剑锋对着窗户,防备敌人突然袭击。“咣当”,李晓撬开了门锁,同时一脚将门踢开。

“啊”一阵尖叫声传出来,听着竟然像女人!

门被踢开后,没有袭击,也没有机关,等了一会儿,三人拿着武器踏进了屋子,

“呀!”梁新忍不住惊呼。原来屋子里面,不是什么金银财宝,也不是粮食美酒,而是女人!好几个女人,都躺在火炕上,裹着一层黑乎乎的被褥,似乎衣不蔽体,神情呆滞,看着他们眼神中充满恐惧,脸色惨白,身子抖个不停。梁新没有见过这种场景,异常尴尬,连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头一扭就奔出屋,旁边的李晓也好不到哪儿去,将头回过去说道:“你们快把衣服穿上”。

“梁新李晓!”张天阳喝到,“此地情况,不得外泄,你俩今晚守在此地,任何人均不得进入,若有擅闯,军法从事。”

梁新还没回过神,但李晓瞬间就明白了张天阳的用意,自己这伙起义军,虽然军纪在整个大明算得上是一等一,但是毕竟是一帮血气方刚的汉子,如果知晓此处有女人,难保不会惹出什么事端来。

“天阳哥放心”李晓说到。

“我会让马强也来,另外,让她们穿好衣裳,不要发出声响,明日我们退去,自会留下粮食。”张天阳一边走一边说。

张天阳走后,梁新与李晓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说话,想要进去提醒那些女人穿好衣服、保持安静,又不好意思,但要就这么下去,又怕引来其他人。

“要不一同进去?”李晓提议到。

“好”,于是两人怀着紧张、好奇的心情,再次走进了屋子,刚才梁新慌忙出屋,没看仔细,这次硬着头皮扫视整个屋子,发现屋里共有两个火炕,上面蜷缩着四个女人,都是头发散乱的盖在脸上,看不清脸蛋,四条铁链子从被子里伸出来,缠绕着锁在柱子上,地上衣物散落,炕边还能看见一些来不及清理的污秽之物。

见此,梁新终于明白这间屋子是干什么用的,“蔡西明果然该死!”,梁新心头咒骂到。但突然,梁新又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名侠客,若是没有他们的到来,眼前这几名女子还不知道要继续遭受多么惨无人道的蹂躏,因此心里不由得生出一股满足感。旁边李晓从地上捡起一件衣服,扔给最近的那名女子。“快穿上吧!”

那名女子被抛过来的衣物吓了一跳,身子一晃被褥脱落,露出白花花的身体来,梁新这才发现,该女子面容姣好,细眉弯如月,颈脖锁骨白皙无瑕,正是一位豆蔻之年的少女。那少女也发现自己不小心春光外露,惊叫一声,钻进被子里,全身往墙角退靠,像一只陷阱里的小动物。

李晓的脸此刻也红彤彤的,一直蔓延到脖颈,这才想起来自己脸上、身上还有血迹,不用说肯定是被她们当做歹人了。李晓用袖子猛地在脸上擦了几把,转过身子说道:“莫怕,我们不是盗匪,蔡西明老贼已伏诛,我们明日就离去,届时将放置粮食于屋前,我们走后自可取食,千万谨记,莫要发出声响。”说完,李晓逃命似的跑出了屋子。

梁新也不敢与诸位女子对视,但感觉剩下几双眼睛全在盯着他,一拱手跟着走了。两人用了根木棍插在门栓上,就看见马强左手提了两大扇腌肉,右手抱着一个坛子,右手肘还夹着一叠胡饼,右腿翻墙的时候被碎石划破了,几根布条挂在上面,迎着风来回飘荡,大踏步的走来。

“哈哈,天阳哥让俺来找你们,看我找到了什么。”马强炫耀般的晃了晃手里的肉。“俺们发现一个地窖,没有银钱,但酒肉倒有不少,这个蔡老贼真是个老财···”

“别磨蹭了,快生火!”梁新兴奋的喊到,刚才打斗之时,高度兴奋,现在一放松,那股恼人的饥饿感又浮上来,面对食物,尤其是肉,霎时间柳枝拂胸口,激痒难耐。

几人都没带炊具,但好在这里不是荒郊野岭,梁新用手一指,“那几个屋里定有炤台,你生火,我打水,李晓,你有伤,就在这儿留守。”却不想李晓一把夺过梁新手中的水袋,说道:“我去找水吧,正好想走动。”见此梁新也不疑有他,兴匆匆的嚷嚷着让马强赶快生火。

夕阳慢慢变暗,一轮明月正悄悄的上升,此刻时节已是由夏入秋,山间的风吹过,带来了丝丝凉意,梁新和马强站在屋前,靠着火堆取暖。

马强嫌另外几间屋子里空间狭小,炤台附近除了几个破碗,啥也没有,关键是没锅无法煮肉,干脆就用之前那些削尖头的木棍在这里搭了个架子,用石头、碎砖围成圈,地上铺上木炭和零碎木头,做成了一个简易的烤架。

“以前在长安城内,俺看见有人把肉串起来,用炭火烤着吃,那滋味,俺闻着都快把舌头咽下去了,今天咱也来烤一把,哈哈。话说李晓这厮咋还不回来,要不俺去看看,催他快回,反正烤肉也不用啥水。”

话音未落,就看见李晓的身影出现,右手提着一袋鼓鼓的水袋,肩上挎着的,竟然是把小号的二链锯。

马强不明就里说道:“你又不拆屋,要这鸟锯作甚,害梁大哥与俺白白挨饿苦等。”梁新心想这李晓倒是有心,自己一见着肉竟然就把这事儿忘了,于是示意李晓不用在意,自己和马强两人迅速将串好的肉插在火堆旁。

李晓走到门边,敲了三下门,用一种轻缓柔和的语气说道:“姑娘莫怕,余寻得一锯,可助姑娘解脱铁链,还请姑娘悄声些”说完,李晓轻轻将房门推开一缝,将锯子放进去,“余数人,今夜便在此守护,请安心。”

马强看到这里也明白了,笑骂道:“就这厮怜香惜玉!”说罢摸出刚才找到的破碗,一拍坛泥,一股酒香就从坛子中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