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儒生楷模的风范

张岱临高见闻录 | 波尔布特 | 约 3929 字 | 编辑本页

1001.0088.1

布特问谢弘诲,粟泉书院的“射圃”在哪里,布特打算在“射圃”演示“大宋儒生”的军事素养。

谢弘诲却犯了难,虽然明初书院里设置了射圃供儒生练习射箭,但文科举不考射箭,考射箭的武科举又不吃香,所以粟泉书院的“射圃”早就荒废了,在很多年前就被改成了菜地。因为“射圃”名存实亡得太久了,现在就连谢弘诲都不知道粟泉书院附近的“学田”,哪一块是原来的“射圃”。

跟布特解释后,布特表示无妨,找块比较大的空地就行。

于是,谢弘诲只得带领众人来到书院大门口的空地上。

“大宋儒生”的军事表演从队列开始,然后是火枪射击和刺刀表演。震耳欲聋的枪声让不少粟泉书院的儒生感到呼吸急促、心脏快速跳动,有的儒生甚至捂起了耳朵,刺刀表演时震天响的喊杀声也让他们感到非常震撼。

在儒生群里跟着旁观的张岱甚至在想,这些真是“儒生”?怎么感觉他们更像是“布将军”的“精锐家丁”?

最后,布特还安排两个“大宋儒生”演示冷兵器格斗。

一个面黑身矮的汉子手拿腰刀,跟另一个端着步枪刺刀的“大宋儒生”打得难舍难分。

面黑身矮的汉子名叫江公明,祖居山东黄县。因他面黑身矮,驰名大孝,为人仗义疏财,家里排行第三,人皆称他做孝义黑三郎。登州之乱时,他的父母兄弟皆死于战乱,就他单身一人被鹿庄主的“团练”所救,后来辗转来到海南。

江公明在黄县做刑房胥吏,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更兼爱习刀枪棍棒,学得武艺多般。来到海南后,先是在布特手下当海警,后来被布特推荐去了监狱系统工作。布特至今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自我介绍说:“我自幼学儒,长而通吏。……”1

与江公明对打的“大宋儒生”生得豹头环眼,燕领虎须,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此人名叫林飞,原本是北直隶的军户,世袭千户的前程。因为老婆太漂亮被勋贵上司的儿子看上了,就被陷害流放海南充军,他老婆也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而自杀了。澄迈大战后,马上表达了“投宋”的意愿,希望跟随“宋军”杀回老家报仇。

被接纳为归化民后,林飞先是被布特作为海警学校的武术教官进行培养,后来又推荐他去伏波军当教官。林飞参考宋代的历史,认为伏波军是“大宋禁军”的性质(同时他认为国民军的性质是“厢军”),时常自称“大宋禁军教头”。

布特记得,此人被不少军警学生恭维是“儒将”,因为他曾是“读书人”,熟读经史子集,经常出口成章。林飞在跟布特交代以往履历时也曾说,要不是当初父亲早死、家道中落,使得他不得不中断学业、继承父亲的武职,可能早就考上科举了。有了科举功名和同榜、同年之类的文人关系网帮衬,自己兴许就不会被勋贵子弟轻易陷害云云……2

江公明与林飞是这批“大宋儒生”中武功最高的两位,彼此之间早就听闻对方的“武功高强”的名声,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机会见面。趁这次布特召集“大宋儒生楷模”,两人才总算有机会碰上,来的路上就互道“久仰”,相约找个机会“切磋切磋”。

布特见这两人想比武,一来他也很有兴趣想知道这两人谁的武功更高,二来想彰显“大宋儒生武德充沛”,就提出让两人在粟泉书院的儒生面前公开比武。

眼见两人一往一来,斗到三十来合,不分胜败。只见旁边一个正在观战的“大宋儒生”幽幽说道:“大宋禁军教头,原来也不过如此,打了这么久还没将一个小小的牢头拿下!”

林飞脸上一红,忽然大喝一声,冒着被腰刀划伤的危险骤然向前跃进,倒转枪托砸向江公明的腰刀。江公明但觉虎口一痛,“哐”的一声腰刀脱手,随即林飞又调转步枪将刺刀指向江公明的胸口,口中道一声“承让”之后,又收回刺刀后退。

江公明也道:“林兄力大无穷,在下佩服。”

此时,林飞又将脸转向刚才出言讥讽的“大宋儒生”,说道:“刚才我是怕不小心伤到江兄弟,才未使全力。你个落地穷儒,可敢与我比试一番?”

那个“落地穷儒”顿时哑言,转过头不去看林飞,一副鸵鸟的状态。

此人名叫白秀伦,原是个不及第的秀才。因为喜欢到处游山玩水,逐渐败光了父母留下的微薄遗产,连考举人的路费都是靠借高利贷解决的。结果举人没考上,还不出高利贷,走投无路之际,恰逢褚彩老手下的一股海盗上岸打劫,他就干脆“从贼”。后来靠着自己较高的文化水平和见识,逐渐混成了褚彩老手下的海盗小头目。褚彩老败亡后投靠临高,目前是东南亚公司的股东。

白秀伦倒也会点武功,去广西旅游时不仅“虎口逃生”,还兼职当过强盗赚取旅费(现代女文青“穷游”靠刷逼,古代男文青“穷游”靠打劫)。但刚才观看比武时,白秀伦已经清楚,江公明与林飞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跟林飞比武自己绝讨不到好,所以干脆装鸵鸟。3

白秀伦装鸵鸟之后,布特开口道:“刀枪无眼,以后比武,还是拿专门比试用的木刀、木枪为妥。”

江公明、林飞听后,向布特抱拳鞠躬、齐声说道:“谨遵师命!”

布特点点头,然后看向粟泉书院的众儒生,问道:“不知粟泉书院可有高手,能挑战我门下的弟子?”

粟泉书院众儒生纷纷后退一步或几步不等,眼中有了惧意。这些人里倒是有几个人学过武,但武功最多也就是跟白秀伦差不多,弹压抗租的佃户还行,挑战江公明、林飞他们是万万不敢的。

站在后面的张岱心想:“这位布大儒到底是来粟泉书院讲课的还是踢馆的?”

谢弘诲则想:“听闻布先生不仅是大宋儒学大师,还是大宋学政,保举过不少大宋官吏的仕途。我为了给粟泉书院的学生谋前程,才邀请布先生来讲课,希望学生们能拜在布先生的门下。谁知布先生居然一幅大宋水师武将的打扮前来“耀武扬威”,还提出比武,这是什么意思?莫非布先生觉得粟泉书院的学生不配拜在他的门下?”

想到这里,谢弘诲说道:“布先生的门生武艺高强,粟泉书院的学生无一能及,只是不知刚才提出的挑战是何意?莫非只有打赢先生的门生,才有资格向先生讨教学问?”

听到谢弘诲这么说,布特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耀武扬威”让粟泉书院的人误会了。其实之前他让“大宋儒生楷模”展现军事能力和武术,是为了吸引粟泉书院的儒生去他指定的培训机构“习武”;询问“粟泉书院可有高手”,是想知道粟泉书院的儒生里是否有懂武术甚至武功高的人,他好招募后推荐进澳宋的有关部门任职或自用。虽然随着军事武器的火器化,中国传统武术在正规战中没啥用处,但在不能使用火器的特种作战和要求尽量避免死人的治安活动中,武术还是比较实用的。

于是,布特连忙说道:“非也,我只是想知道粟泉书院的学生中,是否有武功高强者,没有就算了,我们回去上课。”

粟泉书院的众人松了一口气,随即纷纷簇拥着的布特等人走回书院。

在走回书院的路上,张岱心想,所谓名师出高徒,布特身为江公明、林飞两人的师父,武功深不可测啊!

然而事实上张岱想错了,江公明、林飞两人的武功不是布特教的,布特也不会武功,布特能收江公明、林飞等人为徒,是靠自己的权势。

在这个年代,如果一个人投胎不行,想要出人头地,拜大佬为师是另一条可行的道路。

布特目前在元老院的体系内有两份工作,一是海岸警备队的二把手,二是成人扫盲和干部培训。4

布特以土著眼中“大宋学政”的形象,对很多归化民进行了最初级的“干部培训”,并推荐他们去其他元老那里任职。有些“储备干部”如果其他元老暂时不要,布特会以海岸警备队“副将”的身份安排他们进海岸警备队工作一段时间后,再推荐给其他元老,或者继续留在海岸警备队工作。

江公明、林飞就是这样先当上了海警干部,后来转去监狱和伏波军。

江公明、林飞如此,白秀伦也是如此。当初白秀伦上门要求“拜师”,并非真的倾慕布特“澳宋儒学大师”的才学,而是想给自己在“大宋朝廷”内找个靠山,毕竟东南亚公司的生意需要海岸警备队的适当“关照”。

布特在跟他聊过之后,发现他对两广各地的地理情况比较熟悉,就答应收他为徒,打算将来充当“带路党”培养。

此外,布特还针对一些底层土著文人开办免费的考试培训班,帮助他们通过元老院的文凭考试或公务员考试。

由于布特曾经帮助不少底层土著文人考取文凭或通过公务员考试,推荐甚至直接安排工作,很多土著儒生对拜在布特门下自然是趋之若鹜,粟泉书院也因此以“仰慕布先生学问”的名义邀请布特前来讲课,希望布特指点学院的学生踏上大宋的仕途。

要知道张允幂一个小女孩当初只不过主持了一场公务员考试,就有儒生恬不知耻的想给张允幂行“拜师礼”,在这些儒生眼里“布学政”、“布将军”总比“张小姐”的大腿粗多了,也更有前途。


  1. 原型为明初小说《水浒》里的宋江,相貌和大部分人物设定照搬《水浒》,原著小说里宋江说:“我自幼学儒,长而通吏。”

    1001.0088.2↩︎

  2. 原型为《水浒》里的林冲加明代的戚继光,相貌、年纪和部分履历参考林冲,军户读书人的履历参考戚继光。

    1001.0088.3↩︎

  3. 原型为《水浒》里的王伦加明代的徐霞客,原著小说里林冲骂王伦:“量你是个落地穷儒,胸中又没文学,怎做得山寨之主!”林冲拿住王伦时还骂道:“你是一个村野穷儒……”。但徐霞客可不是“村野穷儒”,有足够的钱四处旅游到处浪,但旅途中依然因为种种原因兼职当过“侠客”、“强盗”,去广西旅游时“虎口逃生”也是取材自徐霞客的经历。

    1001.0088.4

    1001.0088.5↩︎

  4. 详情参阅本人最早写的临高同人《海岸警备队的崛起》中第一节的人物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