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人眼里的“儒家”

张岱临高见闻录 | 波尔布特 | 约 4355 字 | 编辑本页

李赤骑在课堂上大谈“军国主义儒学”之际,布特正坐在书院的庭院中,一边扫视着自己带来的“大宋儒生楷模”,一边回忆着几年来自己与其他元老争论儒家是非的点点滴滴。

批儒,布特原则上是不反对的,布特原本也是非常热衷于批儒的。但某些元老的批儒言论,荒诞到让布特大跌眼镜;某些元老的批儒动机,天真到可笑。

首先,很多元老把士绅阶层和“儒家”搞混了,以至于每次布特给儒家辩护,他们总是怀疑布特要站到士绅一边,就算是支持布特的元老,也误会布特想“统战”士绅。

实际上布特醉心于“土改”,比绝大多数“反儒”的元老更急迫的希望旧士绅阶层“消失”,他之所以替儒家说话,目的之一是不希望某些元老的“反儒”言论影响归化民干部的“军心”,不希望归化民干部因为某些“误会”而去“天诛”某些元老甚至整个元老院。

很多元老压根没意识到,此时贫困、无权无势的底层“读书人”,占到了“儒家文人”这个群体的一半以上,同时这个群体也是目前元老院归化民干部与归化民教师的“主力”,张兴教、萧占风、李子玉、曾卷、袁述之等人就是元老院干部中儒生的代表。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也不难理解,归化民干部需要识字和懂普通话,而原本就识字和懂明代“官话”的土著“读书人”,相比其他归化民更容易达到这一要求,更容易脱颖而出被提拔。明代的繁体字、“官话”(发音参考现代中国的|“西南官话”)虽然跟简体字、普通话有一定区别,但转变起来比只懂方言的文盲要快很多、容易很多。

在明代,跟“读书人”同样符合干部资格要求的汉人世俗群体,只有文化水平较高的旧军官、工匠、商人,问题是这部分文化水平较高的人,同样自认为“儒”,以“儒将”、“儒匠”、“儒商”自居1。骂孔子的李贽,传播天主教信仰的利玛窦,都自称“儒”,也都被这个时代的人承认是“儒”。甚至某些原先是文盲的归化民,在“扫盲认字”之后也自认为是“儒”,或者被土著称为“儒”。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在明代群众眼里的“儒”,跟现代完全是两码事。从汉代至清代,中国文化处于“泛儒化”的状态,跟旧时空“五四运动”之后中国文化“去儒化”的时代完全不同。

1001.0086.1

1001.0086.2

1001.0086.3

某些元老提到儒,想到的是“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废柴,尊孔的旧文人,将儒视为“文科生”、“文瘸”、“反动”、“腐朽”、“落后”、“古老”的代名词,将“儒”的概念与科举考试、文官、缙绅、封建社会、农业社会等概念挂钩的。

而明代的人提到“儒”,想到的是有文化、有见识的世俗知识分子(明代不“世俗”的知识分子是和尚、道士,儒、释、道共同构成中国传统文化体系),跟有没有科举功名、是不是文官或缙绅,全都没有必然关系。

明代广义上的“儒家”是类似现代“知识分子”的概念,而狭义的“儒家”是指教师,“儒业”是指教育行业。布特有个“妾室”叫杨映雪,自称“儒家贫女子”、“寒儒女”、“贫儒之女”,对布特说自己“不忘儒业”,因为她父亲是一个私塾教师。布特还记得,她给自己写的情书中写道:“……奴也是,寒儒门第身清白,不比寻常以下人。叹息微身年十五,寒儒门第未联姻……”2

1001.0086.4

至于目前统治明代基层的缙绅阶层,明代底层群众的第一印象反而不是“儒家”,而是“官家”、“老爷”、“员外”。因为在明清时期,在底层群众面前最喜欢强调自己“儒家”身份的人,往往是像孔乙己这样无权无势的底层读书人,还有杨映雪这样的底层读书人子女,给底层群众以深刻的印象。因为他们除了“儒家”的身份,一无所有,不像缙绅阶层可以吹嘘自己的爵位、官位、科举功名。

就像明代底层群众忽视缙绅阶层的儒家身份一样,很多元老对非缙绅阶层的儒生是直接忽略的,以至于当布特提醒他们像张兴教、萧占风、李子玉这样的归化民干部也是儒生时,居然有元老说只有举人以上才算“儒家”,秀才、童生和没有科举功名的“读书人”不算儒家,并且把李子玉的身份定性为“军户”。

呃……,依照这种逻辑,孔子恐怕就不算“儒家”了,因为孔子也没有科举功名,而且他父亲当年是鲁国著名的猛将,孔子本人也可以算是非常能打的“军户”。明代的进士,恐怕也有超过三分之一不算“儒家”,因为这些人是“军户”或|“匠户”出身。实际上以人口比例论,“军户”、“匠户”家庭的子弟考中科举的比例是超过“民户”的。例如明代“军户”占总人口的比例不到四分之一,而“军户”进士的比例却达到明代进士总数的三分之一。

最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统治明代基层的缙绅阶层,大部分并没有举人以上的科举功名。例如临高县有举人以上的科举功名的缙绅只有刘大霖一人,其余有科举功名的人是几十个秀才,而且那几十个秀才有一半是类似黄炳坤、李孝朋这样的缙绅二代,真正掌权的秀才缙绅才十几人。临高的缙绅,大部分是类似黄守统、苟大这样没有任何科举功名的军事地主。

在“文风鼎盛”的江南,虽然缙绅大多是“读书人”,但最庞大的缙绅群体则是“员外”。

1001.0086.5

什么是“员外”?在明代本意是指未通过科举考试的有钱人,花钱捐一个“员外”的闲职,算是有了“官身”,也就是“捐官”的概念。

不过布特觉得,“员外”更合适的定义是“生员以外”、比生员(秀才)的学历还低的豪绅。

换而言之,依照某些元老的“定义”,目前统治明朝基层的缙绅大部分并不是“儒家”。

布特心想:“很多元老对儒的概念,真的是严重脱离实际。不知他们何时才能明白,这年头自认为是‘儒家’的人,被广大群众认为是‘儒家’的人,大部分根本不是士绅阶级,而是与文盲群众同样深受士绅阶级压迫的底层知识分子,是元老院目前归化民干部的主要来源?”

总而言之,某些元老的“反儒”言论,如果放到现代,是类似没有前缀的“知识越多越反动”、“知识分子臭老九”的舆论传播效果。提“反儒”不仅不会得到归化民支持,反而会引发某些土著的误解和归化民的迷茫。

因此,某些元老胡乱批儒的只言片语传出去后,很多土著和归化民都懵了。

不熟悉|“澳洲人”的土著,误会“髡贼是一帮对读书人有成见的大老粗”,熟悉澳洲人的归化民则会感到不解——“首长自己也是识文断字的读书人,为何这么恨读书人?”

有文化的归化民,尤其是归化民干部和归化民教师,纷纷在想自己或自己所在的群体哪里得罪首长了。认为自己不是儒的文盲、半文盲群众,纷纷议论那些“读书人”哪里得罪首长了?

布特“儒学大师”的名声一传出来,马上引起了很多归化民和土著的注意。而且穿越后很长一段时间,布特都在兼职培训归化民干部——跟杜雯的区别是,杜雯主要培训农村基层干部,布特早期主要培训成人扫盲教师和海警干部,近期重点培训城市干部,可谓“桃李满天下”。3

于是一些归化民,偷偷跑来找有“亲儒”名声的布特探口风。

“布先生,张(兴教)先生是不是犯了啥错,在文相那里失宠了?……”

“布将军,是不是有很多澳洲首长妒忌萧(占风)大人升任知府?……”

“布首长,我们这些‘公务员’刚被大宋朝廷录取不久,很多规矩都不懂,也不知哪里得罪了那些首长,请您指教!……”

甚至有归化民怀疑元老院要内讧,跑来问布特:“布将军,是不是因为芳草地里的‘儒家’首长(元老教师)整天发牢骚咒骂马相国,所以马相国一党的人怒了,想要清洗芳草地的‘儒家’首长?……”

……

对此,布特只得告诉这些土著归化民:“不要误会,那些首长只是对不忠不义的读书人不满,不是对你们有啥意见。在很多澳洲人眼里,只有不忠不义的读书人才是‘儒家’,对于忠于朝廷的忠义‘儒家’,我们澳洲人一般称为‘知识分子’。只要你们对大宋朝廷忠义,就不用担心……”

“为何会这样?”

“此事说来话长,还得从 100 多年前说起。当初在澳洲有很多读书人,打着孔夫子和‘尊儒’的旗号,满口仁义道德,却尽干些丧尽天良的事,不是窃国谋逆,就是通藩卖国。因此现在很多首长对孔夫子没啥好感,视‘儒家’二字为‘大恶人’之意。当时有点良心的读书人,都改口称自己为‘知识分子’……”

1001.0086.6

1001.0086.7

然后布特只能将中国的近代史,改编为简略的“澳洲往事”版本后,向归化民进行科普。

当然,布特并未告诉归化民,后来“知识分子”的名声也臭掉了,尤其是“公共知识分子”。但既然其他元老暂时没有公开批判“知识分子”,布特也懒得跟归化民讲这个。

好在那些“批儒”元老大多是嘴炮,在海南岛并未实际搞过针对旧文人的政治清洗,那些归化民干部和归化民教师也未直接受到啥伤害,所以这场嘴炮风波暂时没闹出啥幺蛾子。

不过继续这么下去,天晓得将来会不会闹出“辛亥革命”——目前元老院的军警干部,和旧时空清末的新军一样,充斥着大量“落魄秀才”出身、受过元老院教育的“先进知识分子”,或者说是一帮处于半旧半新之间、有一定进步倾向的旧文人。4

这类人不光要军饷,还想要“尊严”和“前途”。某些元老胡乱批儒,多多少少伤到了他们的感情,并使他们对自己在元老院体系内的“前途”产生了疑虑。尤其是个别元老,为了批儒或反对宗族,故意给自己戴“蛮夷”的帽子并沾沾自喜,连“我不是中国人”这种话都说出来了,真是嫌元老院不够“满清”!


  1. 关于明代“儒將”、“儒匠”、“儒商”的情况,详情参阅《中国古代社会对儒将认识的演变》《不务本业:明代社会群体之角色转换与业余精神之勃盛》《晚明江南地区文化消费与儒匠的身份认同》《明代江南造物设计中士匠互动的再估计——兼述工匠精神》等相关论文。

    具体而言,又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很多文人士大夫积极发展军事、商业、手工业等方面的业余爱好,有的人甚至把业务爱好发展为特长或主业。二是很多军人、商人、工匠积极读书学文化,努力给自己披上一层“儒”的外衣。↩︎

  2. 原型为清代弹词《再生缘》里的苏映雪,苏映雪自称“儒家贫女子”、“寒儒女”、“贫儒之女”,“寒儒门第未联姻”等词句也是摘抄自《再生缘》。↩︎

  3. 本人最早写临高同人的《海岸警备队的崛起》里,布特的职务设定除了海警部门二把手,还负责成人扫盲工作,并且在北朝临高论坛写过关于成人扫盲的规划。↩︎

  4. 详情参阅《秀才造反与民国创立》

    1001.00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