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思各异

张岱临高见闻录 | 波尔布特 | 约 3708 字 | 编辑本页

正当张岱在想要不要请在座的几位首长指点自己“考取甲乙文凭”、“入读干部培训班”的具体操作细节,平一指说道:“目前我们大宋的官吏录用,以芳草地毕业生为上品,公务员考试为中品,其余为下品。张公子若要求官,最好是把张家的嫡子送过来留学,毕业之后自然有机会做官。”

布特也跟着说道:“正如平首长所说,张家在大宋官场上的最佳仕途是派遣张家子弟入读芳草地。至于张公子本人,我觉得你还是进政协更合适,一来张公子是好玩之人……”一想到说张岱“贪玩”可能有点刺耳,布特马上改口道:“哦,我是说张公子日常雅趣太多,未必能适应我大宋的繁忙公务;二来张公子现在的年纪也不小了,按照我大宋从基层做起的官场升迁之路,将来的前程肯定不如培养年幼的子侄成才。而进入政协之后,既不用整天忙于公务以至于无暇游山玩水,也可通过参政议政……哦,我是说以‘进谏’的方式参与朝政。总之,张家的明天会更好。”

张岱想了想后说道:“多谢平首长、布首长的指点,在下愿意进政协替大宋效力,待本人回乡后也会马上派遣子侄前来临高留学。”

听到张岱答应了,平一指高兴的说道:“这样最好了,不过大宋的政协委员也不是随便封的,先得和我们合作做生意,生意做大了才能当政协委员了。

杜易斌跟着说道:“除了合伙做生意,也可以通过别的贡献得到进政协的机会。比如说张公子如果能多向大宋输送一些音乐、曲艺人才,或者本人在音乐方面能够出成果,也可以做政协委员。”

布特也说道:“张先生,我对江阴徐宏祖先生的探险经历是很钦佩的,如果张公子能像徐宏祖先生那样去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游历,并将当地的地理环境和风土人情写成报告交给我们,也可以做政协委员。”

还有元老说道:“如果张先生率先合作,将来可以做江南的政协大头领。”

……

张岱起身向几位元老作揖道:“多谢诸位首长的知遇之恩,以后还请诸位首长对我张家多多关照。”

几个元老陆续表示不用谢,让张岱坐下来继续喝奶茶。张岱坐下后一边喝奶茶一边思索,自己回去后究竟是派自己的次子过来留学,还是派自己的侄子过来留学?

其实张岱这次表达“投髡”意愿,主要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其次是自己的利益。如果不是察觉到“宋军”可能马上要进攻浙江的蛛丝马迹,张岱原本也没想要向这些首长透露投靠的意愿。虽然伏波军进攻广州时秋毫无犯,但张岱也曾听梁存厚说过当年“珠三角反击战”时“髡贼”如何“残酷屠戮士绅”。于是张岱认为,与其到时遭遇“兵过如篦”,被上门抢粮、抢钱,不如现在自己主动提出“捐助粮饷”,损失还能轻点;与其到时“被逼出任伪职”,不如现在就跑来求官,加上主动“捐助粮饷”的示好,兴许能比目前当了“广州工商联会长”的高举混得更好。

虽然张岱现在很想为自己或家里人在澳宋求个实权官职,但既然几位首长都开口让自己去当政协委员,那就先答应当政协委员吧。反正连跟澳洲人关系比较密切的临高本地进士刘大霖在大宋也是这个待遇,自己暂时就别再有过高的期望了。根据张岱与临高士绅的交流,虽然政协委员需要交重税,但澳洲人也给了他们不少财路,经济上应该有得赚。派遣族中子弟来临高留学虽然有“质子输诚”的嫌疑,但官场上的前途也更加光明。心中计较了一番后,张岱感觉从长远来说,张家投宋后的日子未必会差于继续效忠大明。

而且张岱认为,现阶段没能在大宋“身居高位”也未必是坏事,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万一澳洲人没能成事,自己将来跟“伪宋”撇清关系应该也容易些。

是的,考虑到政治风险,张岱根本没打算让张家彻底投髡。如果“宋军”进攻绍兴,在自己做好卖身投靠准备的同时,张岱也打算让自己的嫡长子带着部分家人、族人跑去南京投靠张家的大明勋贵宗亲——多头下注、分散投资的道理张岱也是懂的。

思索一番后,张岱决定还是派次子来临高留学。如果澳洲人得了江山,自己这一房的收益会更大;如果澳洲人败了,可以让长子跟大明朝廷那边解释说,澳洲人绑了自己的次子当人质,自己爱子心切才不得已出粮出钱买儿子平安,不得已“出任伪职”。

与此同时,布特、平一指、杜易斌等几个元老也是心思各异。

布特心想:“果然不出我所料,张岱还真是一个缺乏上进心的纨绔子弟,这样一来大家应该都满意了吧?用政协委员的地位收买张岱给元老院办事,平一指、杜易斌等元老应该感到满意了;没有给张岱啥实权,那些讨厌大明士绅的元老们应该也不会有反对意见了吧?”

1001.0070.1

目前的形势是,平一指、杜易斌等几个元老想收服张岱,或是想让张岱给元老院当买办,或是想让张岱帮忙找秦淮八艳之类的美女。既然想要张岱给元老们干活,也得适当给人家一点甜头。问题是张岱不是穷秀才,恐怕难以收买。首先,现在张岱不缺钱,也不热衷赚钱。其次,据布特所知,张岱对从政不太热心——说好听点就是“向往自由”、“淡泊名利”(本来就家世显赫,自己不当官一样能享受各种好处与特权,对亲自进官场自然热心不起来),说难听点根本是一个没有上进心的纨绔子弟。如果张岱不要钱、不要官,无欲无求,一时也不知拿啥胡萝卜吸引张岱为元老院努力工作。好在最近,张岱突然表现出了强烈的投髡意愿,总算是有了“收买”的突破口。

但当张岱开始打听“大宋仕途”的时候,布特又开始感到头疼了。别看张岱只有秀才功名,但依靠家世与人脉,在大明那边的实际政治地位比很多举人还要高,甚至不低于刘大霖这种偏远地区的进士,想从政治权力的角度收买张岱成本太高。从刚才的谈话中,布特也察觉出张岱对目前澳宋的公务员录取体制不太满意。但偏偏目前很多元老对张岱这种旧文人也是比较鄙视和敌视的,就算张岱不介意从低做起,很多元老恐怕也会反对给张岱掌握实权的机会。综合各方面的考虑,布特觉得让张岱付出一定代价后进政协应该是元老们普遍能接受的条件,所以布特也只能引导张岱走政协之路。

至于怎么引导?布特觉得,根据历史资料中张岱的“贪玩”性格,现在突然跑来求官,多半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给家族多找一条“后路”,也就是出于“家庭责任感”的本能。如果张家子弟中能有人在“大宋朝廷”内得到一官半职,张岱应该也乐得清闲。因此刚才布特用“培养年幼的子侄成才”、“不用整天忙于公务以至于无暇游山玩水”等符合张岱心理需求的话劝说张岱放弃对实权官位的追求,转而走“政协委员”的道路,并送子女进芳草地学习。至于张岱家族的孩子,布特相信他们的在芳草地呆久了应该能转变为“新青年”。

此时,眼看张岱答应了,布特就有了“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想法。

其他几个元老,有的在想如何将张岱改造为买办或资产阶级,有的在想如何利用张岱为自己或元老院谋利益,也都是心思各异。

眼见大家一时都不说话冷场了,平一指又开口对张岱说道:“张公子,和元老院合作可以赚钱,要多赚钱就得用机器,要用好机器就得读髡书,要读好髡书就得派张家子弟留学。”

为了便于张岱理解平一指所说的话,布特马上用旧时空清末洋务派、立宪派的“语言”进行“补充说明”:“张公子,我们大宋曾有位先贤说过,‘欲自强,必先致富;欲致富,必首在振兴工商;欲振兴工商,必先讲求工艺。讲求之法不外二端,以格致为基,以机器为辅而已。格致如化学、光学、重学、声学、电学、植物学、测算学,所包者广1。所以,张家子弟来临高留学是必须的。张先生以后在技术方面有啥不懂的,也可以问过来留学的张家子弟。”

张岱听了不时点头,他原先以为澳洲人要他派张家子弟来留学是为了“质子输诚”,现在看来,为了掌握澳洲人的“富国强兵”之道,还真有派子弟过来留学的必要。出于“造福家乡”的思维,张岱也希望那些好像懂得很多的“芳草地先生”能去他的家乡教书。

于是,张岱说道:“能得到诸位首长的指点,张某深感荣幸,不知能否请几位芳草地的澳洲先生前往张某的家乡绍兴讲学?”

众元老都是一惊,现在绍兴还是“敌占区”呢,去哪里不是找死吗?小命要紧,于是众元老纷纷婉言拒绝。

“现在芳草地学生太多,给他们讲课都忙不过来呢,芳草地的老师恐怕没空去绍兴。”

“一来工作繁忙,二来芳草地的老师恐怕也没办法适应大明那边没有自来水、厕纸、抽水马桶、电灯的生活水平,他们也不愿意去。”

“先不说生活水平如何,去那里的路途恐怕也不太平吧?张先生打算如何保障芳草地老师的人身安全?等你们有了良好的治安、便捷的道路运输再去吧。”

“大明气数已尽,时日无多,讲学的事不妨待华夏全境光复再说。到那时就不止是讲学,而是要建立我大宋的书院了,而且要建得遍及天下,各府各县无一不有。”

“是啊,就算要去,也得等澳宋占领绍兴之后再去。”

“现在想听课,还是自己组团来临高吧。”

“其实也不一定非得来临高,我广州进修学院欢迎各位大明学子。”

……

张岱听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余回家乡后尽快派遣族中子弟来临高拜师。他日大宋光复绍兴之时,也希望能多几位澳洲先生来绍兴传道授业解惑。”

1001.0070.2


  1. 节选自《盛世危言》(1894 年出版),作者郑观应(1842—1922),中国近代早期资产阶级改良派思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