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的买办是苦逼

张岱临高见闻录 | 波尔布特 | 约 3732 字 | 编辑本页

婚宴散席后,平一指、布特等几个元老带张岱来到“玻璃巨室”内一处被“树墙”和池塘所包围的茶室,每人叫了杯奶茶,一边喝一边跟张岱聊天。

1001.0069.1

张岱首先恭维“大宋兵精粮足”,然后将自己在体育馆对平一指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宋军光复浙江之时,张家愿意捐粮助饷,余也愿为大宋效力!”

平一指接口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张先生愿意投宋是好事。现在我们最需要的是买办,希望你能做我们的买办。做了买办就算是投靠我们了,好处大大的有,将来都是政协委员。”

布特一听暗叫要糟,在明代“买办”可不是啥好差事,于是马上跟着说道:“张先生,给我们当买办跟给大明当买办完全是两回事。我们讲究公平交易,绝不会让张先生吃亏的。张先生可以参考一下大明那边的牙……哦,我是说张先生可以参考一下你寄居的白斯文一家,他们家就是替我们收购茶叶兼推销澳洲货的买办。如果不是白公子惹过官司,白老爷现在可能已经进了政协。还有近日张先生在临高买过不少澳洲货吧?如果你能跟我们长期合作,采购澳洲货卖去江南,然后再从浙江采购粮食、布匹、丝绸、茶叶、瓷器卖给我们,就是当买办。”

在明代,“买办”专指给宫廷和官府供应用品的商人,属于强迫性的“商役”,是徭役的一种。明代的买办制度历经了“当行买办”、“招商买办”、“佥商买办”三个阶段,相较于实物贡赋而言,“买办”本是顺应市场经济发展的进步方式,但在“权力经济”的制约下,给明末商人阶层和城市平民带来深重的灾难。1

隆庆间,大学士高拱亲眼目睹,“招商买办”使里巷中“有素称数万之家而至于卖子女者,有房屋盈街拆毁一空者,有潜身于此旋复逃躲于彼者,有散之四方转徙沟壑者,有丧家无归号哭于道者,有剃发为僧者,有计无所出自缢投井而死者,而富室不复有矣”。万历年间,政府对商人实行了完全强制性的“佥商买办”,然后出现了“脱逃相继,甚至剃发断颈,市子割女”;“有自缢投河者”;“富者各投势要百方避匿,止余下人家力不能营求者抵数代死。”。2

崇祯年间由于战争,朝廷在向农民加派的同时,继续实行“佥商买办”粮草,更使无数大小商人“椎肌剥髓、抢地呼天”,赔累惨重,苦极一时。其结果是商业凋敝,整个经济因此而一蹶不振,社会矛盾进一步加剧。在旧时空的明末,除了“均田免粮”,李自成的大顺政权最得人心的口号之一就是针对商人和城市平民的“平买平卖”和“公平交易”。就算是农民军的对手中比较清醒的孙传庭,也认识到“剿寇必先安民”,整顿吏治时要求“日用买办,不许亏累行户”。3

张岱本人是支持“工商皆本”的,因此对“买办”一词很没有好感,就好像在旧时空的 21 世纪“小姐”、“同志”也不是啥好词。如果不是平一指的话后面还跟着“好处大大的有”、“政协委员”一类的话,布特又及时解释了当“澳宋买办”的好处,张岱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哪里得罪了澳洲人,以至于被“摊派”了苦差。

平复了一下心中对“买办”一词的不快,张岱问平一指和布特:“两位首长,不知这政协委员是大宋的捐官还是言官?”

虽然跟临高的政协委员们交流过了,但张岱还是有点吃不准“政协委员”的性质。虽然政协委员们可以像大明的言官一样“上奏折”,但这“奏折”却不是交给“大宋皇上”的,而是交给由“大宋老臣”组成的“元老院”。如果论能跟高官说得上话,很多大明缙绅一样可以。总的看来,除了“上奏折”这条,其他方面政协委员似乎跟大明的缙绅差不多啊。从多纳税、多孝敬大宋官府就能当政协委员的情况看,似乎就是“捐官”性质的缙绅。

布特说道:“政协委员既不算捐官也不算言官,但可参政议政,用张先生的话就是可以向我们进谏。”

张岱想了想平一指和布特的话,依然感觉政协委员既像捐官又像言官,不清不楚的。宋军“光复”浙江时如果自己积极“买办”粮草,应该有希望当上政协委员。不过政协委员似乎缺乏实权,附带的好处自己的家族早就有了,缺乏吸引力,最好想办法为家族里的人捞个有实权的官位。那些临高的政协委员提过,他们家族中人在大宋的入仕途径是派遣子女入读芳草地,但芳草地只收幼童,需学习数年,待年满十六后才能入仕。自己是肯定进不了芳草地了,派遣家族子弟去读芳草地,需要等好几年才能入仕,时间久了点。还有一条路是公务员考试,但考上的人需从胥吏干起。虽然听闻将来也能做官,但也不知要熬多少年才能升官。

于是张岱问道:“布将军,大宋的仕途,除了政协委员、入读芳草地和公务员考试,是否还有其他途径?”

布特说道:“除了入读芳草地和公务员考试,目前大宋官吏主要来源于干部培训班。干部培训班招募已考取甲等文凭和乙等文凭的大宋臣民,根据岗位要求再短训数月至一年不等,培训合格后才能入仕。”

张岱问到:“这甲等文凭、乙等文凭是何凭据?4考取甲等文凭、乙等文凭跟公务员考试有何不同?”

布特说道:“用张先生听得懂的话说就是,文凭就是功名,考取甲等文凭、乙等文凭就是童试,干部培训班是国子监,进干部培训班的那些人是贡生。甲、乙文凭的考试内容……嗯……”布特斟酌了一下字句,感觉这两种文凭的考试内容虽然跟公务员考试有一定区别,但跟传统科举考试相比,还是比较相似的,于是说道:“……跟公务员考试大同小异。”

“干部培训班跟芳草地又有何区别?”在张岱的眼里,芳草地已经是“国子监”的定位,此时听说“干部培训班”也是“国子监”,顿时搞不明白两者的区别。

布特解释道:“干部培训班跟芳草地的区别是,芳草地主要招收幼童入学,干部培训班主要招募为元老院效力多年的男丁、健妇入学。其实通过公务员考试的人,也得进干部培训班学习数十天后才能入仕。”

张岱听得有些糊涂,感觉不管啥人,入仕前都得进干部培训班学习。那所谓的甲等文凭、乙等文凭,似乎是“秀才”、“童生”级别的“大宋科举功名”。现在张岱最关心的是哪种途径入仕起点高,于是问道:“不知大宋科举之中,可有直接考取县官或翰林的考试?”

布特说道:“我朝讲究官吏一体,不论以何种途径入仕,如要掌印,皆需有基层工作经验。用张先生听得懂的话说就是,文官入仕得从里长、胥吏、师爷干起,武将入仕得从总旗干起。以张公子的情况,若要在我大宋做官,最合适的仕途是先进培训班学习上一年半载,了解一下我大宋的治国理念和律法、国体,然后以师爷的身份入仕,工作数年后应该能升任县官了。”

张岱的心顿时凉了半截,问道:“这是为何?”

布特说道:“我大宋信奉‘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相比那些除了会写八股文一无是处的书呆子,我们更倾向于提拔绍兴师爷之类有真才实学和基层工作经验的人才。几年前有个叫萧占风的落魄秀才投靠我们,进培训班学习后,从里长干起,入仕两年后就已经当上县太爷5,目前已升任雷州知府,可谓前途无量啊。我朝衣冠南渡澳洲之时,还曾有一江姓匠官,以奶牛厂管事的身份入仕,最终位极人臣,出任首辅。齐天大圣若是在我朝为官,眼光放长远点,未必会嫌弃弼马温一职。”

1001.0069.2

1001.0069.3

根据布特对政治文化宣传的了解,想要“说服”别人,前提条件之一是满足对方的自身条件与利益诉求,例如很多底层女性就对“善良灰姑娘”与“霸道总裁”的故事非常着迷。

据布特所知,张岱非常讨厌八股文,这是他的科举功名止于秀才、没能当官的主要原因之一。张岱如果不是家里有钱,本人又贪玩、无心从政,他的就业生涯很可能是当“绍兴师爷”,另外他还有养奶牛的经验。对于张岱这个自认为有“真才实学”并厌恶八股文的秀才来说,这番话可以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画大饼”(布特不会告诉张岱,“真才实学”的标准是元老院定的,你算不算“人才”、会不会得到重用,还得经过考核后再决定),让张岱觉得,自己在大明那边“怀才不遇”的窘境将在澳宋这里得到根本性的改变——不用再面对讨厌的八股文,就算是从没有编制的“绍兴师爷”或“不入流”的“弼牛温”干起,一样能步步高升、前途光明。

果然,张岱听后笑着说道:“新朝气象啊,大宋用人如此不拘一格,雄图霸业指日可待。”

在张岱看来,虽然入仕起步低了点,但如果忍两年就能当县太爷,也不算难以接受。如果不考虑家族的脸面,就算是去“太仆寺”6当养牛官张岱也有兴趣。


  1. 详情参阅《市场交易的徭役化:明代北京的“铺户买办”与“召商买办”》《论明代后期的“佥商买办”》↩︎

  2. 详情参阅《明时期对商人的管理与控制制度》↩︎

  3. 详情参阅《纠参婪赃刑官疏》↩︎

  4. 旧时文凭指用做凭证的官方文书,跟学历关系不大。现代的文凭指文化程度的书面证明,主要包括各种学历层次的毕结证书和学位证书。↩︎

  5. 根据《临高启明》正文,萧占风大约在 1630 年来临高正式投髡,干部培训班毕业后先当村长,1633 年出任对外情报局雷州站副站长,以吴明晋师爷的身份实际控制徐闻县,扣除培训班学习的时间,实际上入仕两年左右就已经有了县长的实权。↩︎

  6. 中国古代牧养马牛的机构称“太仆寺”,以养马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