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攻略

张岱临高见闻录 | 波尔布特 | 约 3769 字 | 编辑本页

关于“粮食危机”和“财政危机”的会议在元老们的吵吵嚷嚷中又持续的好几天。

外务省殖民事务部的周围元老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试图为他的《阶梯计划》争取更多的资源,以完成对湄公河流域的占领,将其改造为元老院新的粮仓。周围指出,这一计划能带走大量的广东“多余人口”作为东南亚移民,从而缓解广东人多地少、粮食不够吃的问题。

黄超元老演讲时提出“广西攻略”的提案,要求占领广西,以消除广西明军的军事威胁,建立“完整的南岭防线”,解决广东缺粮的问题。1

1001.0058.1

黄超元老说道:“……大规模匪患,加上连阳八排瑶暴动,许多人认为,两广攻略已经到达瓶颈,是时候停下进攻的脚步了。但他们忽略了一点,在旧统治秩序奔溃,新统治秩序还没建立起来的情况下,占领区必然会出现动乱。匪患是必须要剿灭的,但从没有哪支军队会因为匪徒的骚扰而停下对敌军的追击。各地分散的土匪和作乱的瑶民,始终是纤芥之疾,一般一年时间就可以消灭大规模匪患,两年时间匪患就基本可以平息。而正规军是否参与,对平定匪患的作用意义不大,要发挥华南军的最大效用,在于怎么造就一个有利的战略局面。战争从来没有要等新占领区彻底稳定之后再进行下次进攻的说法,等稳定广东再继续进攻,这观点看似精明,实际上是愚蠢。

真正能对华南军造成威胁只有明军。1635 年因为流寇攻陷凤阳、威胁江南,中原的明军主力被吸引住,暂时无力对付广东的元老院。但到了 1636 年,明廷在对流寇战争的东线战场上缓了一口气,广西明军建制大部也仍然存在。最不乐观的情况,1636 年下半年,明廷可以抽调对流寇战场的一半兵力南下广东。在没有控制广西的情况下,广东的华南军将会面临北方卢象升部明军和西面广西明军的夹击,所以得尽快把广西明军的主力解决掉。

而从地理形势来看,自古以来,割据广东必然也会割据广西。在仅占领广东的情况下,华南军的南岭防线只能算是构建一半,桂林、贺州一线空门大开,明军完全可以绕开广东部分的南岭,从桂林、贺州进入,从而威胁广东。所以,如果桂林、贺州一线华南军不去占领,会给华南军对广东的防御造成很大麻烦。

而粮食问题也是华南军应进一步占领广西的理由之一,明末广东的粮食已经不能自给,广东的粮食供应依赖于广西、湖广和南洋。两广攻略一度切断了广西和湖广方向的粮食供应,导致广州粮荒的出现。为了喂饱广东的八百万人口,占领一片产粮区是华南军的必然选择。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吃的,谈何建设?谈何治安?百万没有饭吃的饥民可以直接把澳宋的统治搞垮。在存粮不足的情况下,对付饥民,澳宋不会比明廷有更多的建树。而目前湖广和广西的粮食走私供应是不稳定的,虽然明朝官员禁止不了辖区的商人跑到广东做生意,但是一旦明军决意和元老院交战,广西和湖广方向的粮食贸易就会彻底断掉。……”

黄超元老的提案得到很多元老支持,平一指说道:“支持,确实应该占领完整的地理单元,不然不好管理。”

王启益说道:“友情站台,大家往前靠一靠,让我们过去收合理负担哈。”

还有的元老说道:“支持抢占广西的几个粮仓,粮仓都有河流,后勤补给也方便,投入小,见效大。”

……

但也有一些元老反对,有元老主张:“守住梧州就可以了,把敌人吸引到一个点来更好打,至于收广西的粮食个人直观感觉会入不敷出成本过大。”

黄超说道:“不占广西你去哪收集粮食喂饱珠三角的人口?明末珠三角基本上都是种经济作物,没有占领粮食产区,大家一起饿死吗?再说了,也没必要对广西进行全盘改造,大体维持现状,后面慢慢改造就是,把粮食收上来就是了,收个合理负担,费不了多少事吧。”

有的元老说:“摊子已经太大了,进一步占领广西,补给线会进一步拉长。由于都是治安区,补给线上也得安排兵力进行保护,又再次扩大了兵力不足的问题,我觉得故意露出破绽,吸引明军来攻是更好的办法,让他们自己集结好了,再上去一鼓作气全歼是最好的,通过这样大量歼灭明军的胜利,又可以压制地方上有野心的家伙,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黄超说道:“占广西,以后只有一个战场,不占广西,以后有两个战场,更何况广东的粮食问题会导致在不占广西的情况下让广东变成一个巨大的负担。”

刘汤姆批评“广西攻略”是“昭和参谋”,说这个计划的出发点和当年的日本人很接近,为了保证广东安全需要进攻广西,鬼知道将来为了保证广西的安全又要进攻哪里了。

黄超说道:“不必占领广西全部,只需要占领广西北部的关隘和广西的平原产粮区就行了。对于桂西,元老院大可承认桂西土司的地位,向他们购买木材、销售食盐,甚至可以煽动他们反叛明廷,只要争取到桂西土司的中立,广西西面的防御即可高枕无忧,元老院甚至可以通过册封土司建立缓冲区。”

……

最后黄超还指出,即使伏波军不进攻,明军不破坏和平,广西和湖广的和平状态也不会保持太久。原时空的历史中,1636 年 10 月,就在南岭边上,湖广临武、蓝山两县发生饥荒,矿工们为了夺取粮食发动起义,后联合莽山等地的瑶民(包括八排瑶),先后转战湘南、粤北、桂北、赣南等地,大明官府汇合湖、粤、桂、赣四省兵力进剿,期间互有胜负。起义历时三年,至 1639 年才被镇压平息。

而在新时空,镇压矿工起义的力量少了广东明军,而广西明军在矿工们切断了往湖广的通道后无法获得湖广的钱银,本来给他们协饷的广东也已经在元老院手中,广西明军的士气势必低落。那么矿工们很有可能击溃广西明军,然后广西就会成为战场,其后果必然是大量难民涌入广东,同时湖广、广西方向的粮食供应也因为矿工起义而被切断。突然暴增的人口,粮食供应量的短缺,只会让粮食产量本来就极低、极其依赖外省粮食的广东在几个月内陷入饥荒,从而社会动荡、治安下降,谈何发展、建设广东?

或者,当起义军在南岭边上向元老院扣门问粮的时候,元老院要怎么做?

一个政权,如果把自己的粮食供应寄希望于贸易是不现实的;以广东近千万人口的体量,把自身的粮食安全寄托于贸易是愚蠢之极的!

“支持黄元老,先打下广西的粮食产地再说。”黄超的演讲再度赢得一些元老的支持。

……

这场讨论足足持续了一天,由“元老院该怎么继续打两广”逐渐“歪楼”到“该选择什么国体”的问题上,于是钱水廷只得宣布休会,明天再议。

第二天,布特首先上台发表演讲,对黄超元老的“广西攻略”计划表示支持。

布特说道:“几个月前,我委托广州市政府调查两广的商业贸易,发现了以下几个情况。一是明代广西卖到广东的粮食多达每年一百几十万石。二是即使卖了那么多粮食,广西的粮食有时依然多得吃不完。正统八年,广西布政使上奏称,南宁府官仓蓄积的腐烂粮食达到十三万石,清理掉腐烂的粮食后,还剩下足够官军吃三年的粮食。三是两广也有大规模闹饥荒的时候,主要是因为战乱和自然灾害造成广西粮食减产。四是明代广西地广人稀,以至于华南虎泛滥。五是广西农民已经有了一年三熟的种植技术,并且会种玉米、番薯。2

我的结论如下:第一,在不发生战乱和严重自然灾害的情况下,两广的粮食是可以自给的。第二,打下广西,控制了广西的余粮,元老院的粮食危机就能基本解决了。第三,根据黄超元老的发言,我们必须解决湖广矿工暴动的问题,否则会对广东的粮食安全造成威胁。第四,通过开荒和继续扩大玉米、番薯的种植,广西的粮食还有很大的增产空间。

在这里我要感慨一下,这年头中国在农业方面真的是‘天朝上国’,仅广西一省的商品粮贸易量就超过了整个东南亚。

我的提议是:第一,打下广西产粮区,通过战争缴获和贸易搜集余粮,一部分运往广东解决粮荒,一部分作为驻军补给。第二,招募一些会种玉米、番薯的广西农民进行短期培训后充当农技员,推广玉米、番薯的种植,同时进行开荒,继续提高广西粮食产量。第三,湖广矿工暴动后及时联系他们,以提供粮食为条件收编他们,防止他们打烂广西。一部分编入伏波军充当边防军,一部分继续替元老院采矿。

根据大图书馆提供的资料,出了南岭也不是一马平川,永州、郴州、南安、赣州山也很多。那些矿工活动的地区有很多元老院工业化所需的稀有金属,差不多全世界一半的钨都在这些地区。例如零陵水口山有铅、锌、铜,和广西全州相邻;郴州柿竹园有钨、铋、钼;赣南大庾有钨、铋、钼、铜、稀土,和广东南雄只有一山之隔。这几个地区可以建几个据点采矿,并作为南岭防线的前哨堡垒和游击根据地。……”

最后,布特抛出一张《崇祯大旱历年旱灾程度的空间分布》图,痛心疾首的说道:“根据历史资料,在 1636 年和 1637 年,广东将会发生大旱灾,而广西却没事。因此,广西攻略势在必行。再不想办法,1636 至 1637 年的广东要‘人吃人’了!”

1001.0058.2


  1. 关于黄超元老的主张,详情参阅北朝讨论帖《两广攻略之后我们要干什么——关于澳宋的一些战略设想》↩︎

  2. 关于这些资料和数据,我参考了很多关于明清时期广西经济的论文。例如《论明代广西的商品流通》《明清时期两广的商业贸易》《明清时期广西的粮食种植结构》《明清时期广西的“谷米外运”》,明清时期广西华南虎泛滥的内容参考了《明清时期广西的虎患及相关生态问题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