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的军饷够用吗?

张岱临高见闻录 | 波尔布特 | 约 3334 字 | 编辑本页

谈完铁路的问题后,布特又跟张岱解释自来水的市场前景。大致的逻辑,一是自来水干净,相信张公子您这种对水质有要求的人能理解大家花钱买干净水的心情,同时跟张岱科普了一下“红尘”与城市水质的关系1;二是随着百姓在元老院的关怀下越来越富裕,他们也不介意花钱买干净、方便的自来水用。

然后项天鹰元老也从卫生的角度向张岱解释推广自来水的必要性。大致的逻辑是,中国古人很早就知道喝了不好的水会生病,自来水能解决这个问题,减少疫病,就能直接增加可利用的劳动力。

项天鹰和张岱聊天时,布特突然想起,其实运输自来水的“管道运输”也是一种交通模式,自己居然给忘了,完全可以让临高自来水厂为交通工业馆提供相应的展品。有了实物或模型展品,自己的解说也可以更加事半功倍。

接着,布特和其他元老又给张岱好好科普了一下大宋雇工的待遇,张岱听了后问道:“大宋在民生上如此花费如流水,还能有多少银子用在军需上?北伐中原的军饷够用吗?”

李赤骑首先说道:“有啥不足?有钱有技术有产能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伏波军数万兵士,一年军费折合白银四百万两,且绝无空额兵血,每两皆用于兵士器械。”

另一个元老跟着说道:“银子我大宋要多少有多少,只要百姓需要他要多少我大宋就给他多少。我大宋之军人皆是训练有素,道德崇高之士,战场之上能以一敌万,所以军费是不愁不够的。给百姓花的钱越多,我们就越有钱,北伐的钱怎么会不够呢?”

“给百姓花的钱越多,我们就越有钱?这是何意?”张岱疑惑道。

一个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就一个理,我们向民众收税。收税干什么?回报民众!让他们活的久,吃得饱,穿的暖,有力气种更多的地,产更多粮食!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眼看张岱似懂非懂的样子,布特赶紧补充道:“那位小首长的意思是,我们花银子雇百姓干活,百姓得了大笔银钱,可用于买澳洲货和交赋税。现在我们花的银钱越多,百姓越富裕,将来我们卖澳洲货赚的钱就越多,所能征收到的军饷就越多。如果张先生还不能理解,那就试着把我们花出去的银子当成做生意的本钱。现在出的本钱越多,将来赚的钱就越多,出兵北伐的粮饷也将比现在多得多。”

林默天也跟着说道:“我等此行光复神州,根本上还是要解民倒悬、放伐桀纣,即所谓‘解放’,踏碎这自古以来便要‘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怪圈。所谓兵者不祥、圣人不得已而用之,要想让全天下都过上澳宋的好日子,讨伐篡明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元老院在富国富民这个方面的能力举世罕有,待到两广归化,积累足够的军饷不过是时间问题。”

“原来如此,多谢各位首长的指教。”张岱笑着周围的元老作揖,最后看向一个年仅十五六岁、身形瘦削的少年,说道:“不知这位小首长如何称呼,令尊是哪位?”

那个少年道:“我叫尚羽,现暂时实习于临高广播影视集团的电台,做国际广播电台的播音员,我父亲早就为国捐躯、战死沙场了。”这个少年其实也是第一代元老,当年由父亲带着穿越,父亲在 D 日后牺牲。他的志向是律师,平时喜欢和人聊天,健谈但有礼貌,自嘲“就靠这根舌头”。知识面较广,平日喜欢参与各种活动。曾为临高时报写过多篇社论,同时在法学俱乐部里旁听,还常与马督公聊历史。

“原来是忠良之后,失敬、失敬。”张岱客套道,随后又对其他元老说道:“余想参观大宋的铁路修筑工地,不知哪位首长愿意行个方便,带余前往。”

“好啊,张先生,我下周......”正当盛天仕打算当“带路党”之时,突然被一声断喝打断:“不行,我澳宋目前受钢铁产量所限,暂时没有铁路在建。等到广东的新钢铁厂出产铁轨,新的铁路也会开工,到时候张先生再去参观不迟。”

说这话的正是布特,原本张岱想参观、学习铁路的建设是好事,但布特随即想到,目前正在建设中的石碌铁矿货运铁路,劳动力大部分是来自东南亚的奴隶。刚刚才跟张岱说大宋如何重金雇工,一眨眼就让张岱看见东南亚奴隶在皮鞭下修铁路,这不是活脱脱的打脸吗?

布特一声断喝之后,眼见所有的元老都看向他,其中有几个欲言又止的样子,为了防止其他元老不明就里,拆穿“暂时没有铁路在建”的谎言,继续说道:“虽然修铁路一本万利,但所需的投资也是非常惊人的,我们不仅需要时间积累所需的铁轨,也需要时间筹集钱粮,以保障铁路工人能按时拿到工钱。”说到“按时拿到工钱”之时,布特还特地加重了语气,并用眼神暗示其他元老,希望其他元老不要“拆台”。

幸好,布特说完之后,其他元老均沉默不语,张岱也说等到新的铁路开工时希望能前往参观,算是相信了目前澳宋“暂时没有铁路在建”的说法,布特也松了口气。

随后,张岱又问起了宣传画册上铁路桥的问题:“那铁桥之上以粗大的铁条围成廊桥状,却又不能遮风挡雨,不止有何用处?”

盛天仕告诉张岱:“那是用来加强桥面承重的,跟桥拱的作用类似。钢材抗拉而不抗压,所以要做成这个形状,更好的利用其特质。至于一座桥为何要承载那么多重量,那是为了过火车……”

张岱听不明白“抗拉而不抗压”之类的术语,但“桥拱的作用”是知道的,算是勉强明白了“钢铁廊桥”的设计目的是为了让桥更坚固。

又问了几个技术问题后,盛天仕告诉张岱:“元老院的学问无穷无尽,再这样问下去,会耽误接下来的参观。”

于是,张岱与众元老在盛天仕的带领下走向钟表工业馆。

钟表工业馆的展览内容分为两部分,一是“时间知识”,二是“现代钟表”。

“时间知识”以图文资料的形式介绍计时器的历史、计时器与天文历法的关系、天文仪器的历史,同时展览日晷、圭表、漏刻、沙漏、香篆、油灯钟、蜡烛钟等中国古代的各种计时仪器的复原样品。考虑到复原的难度和元老的时间、精力,东汉的浑天仪、唐朝的水运浑天仪、北宋的水运仪像台、元朝的“大明殿灯漏”等中国古代顶级的天文计时仪器是以图文资料的形式进行展览。

日晷

圭表

1001.0053.3

漏刻

水运仪象台

1001.0053.6

大明殿灯漏

“现代钟表”以图文资料的形式介绍钟表原理,并以模型的形式演示摆钟工作原理。展览的钟表产品既有钟时利博士研制的“临高钟表”,也有通过耶稣会采购的西洋钟表。

这次还未等盛天仕开口,张岱就主动称赞“澳宋钟表”的各种好,说自己在杭州凤凰山庄时就已经买过“澳洲钟”、“澳洲表”了。只是“澳洲钟”的“自鸣”功能有些多余,希望有不“自鸣”的澳洲钟。盛天仕则表示过几天科技馆的底楼将会进行一场“新品拍卖会”,会有不“自鸣”的钟表进行拍卖,欢迎张岱过来采购,张岱点头称谢。

最后的木材工业馆由林业部门赞助,展览内容分为三部分。一是“木材的利用”,二是“木材的采伐”,三是“木材的加工”

“木材的利用”以图文资料的形式介绍先民利用木材的历史、木材的品种和特点、传统的木制家具、传统的木结构建筑、现代木制家具、现代木结构建筑,展览的成品是被称为“木中皇后”的海南黄花梨木制品和被称为“香中魁首”的海南沉香木制品。

“木材的采伐”以图文资料的形式介绍木材采伐的历史及相关的专业知识,内容包括森林与环境,原生林、次生林与人工林的区别,木材的科学采伐与可持续发展,木排运输。

“木材的加工”以图文资料的形式介绍木材加工的专业知识,内容包括规格材加工、规格材分等、规格材干燥、使用规格材的好处、标准化生产与订制、门窗的结构与生产。同时展览木工机械,包括传统木工工具、现代木工工具、木工机床。利用几台蒸汽动力木工机床,每天定时进行木材加工表演,同时欢迎参观者参加“拼装家具”的互动体验。

当张岱在盛天仕的指导下,亲手将一些尺寸完全一致的几种规格木条、木板拼装成简易的桌子、椅子、书架后,不禁大为惊奇,表示回乡后将派家奴过来学习“澳洲木工术”,希望盛首长帮助那些张家奴仆“拜师学艺”。


  1. 详情参阅马督工发表在“马前卒工作室”公众号的《为什么是红尘?而不是绿尘蓝尘黄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