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明底细

第七卷「大陆」粤北平定卷 | 吹牛者 | 约 3116 字 | 编辑本页

三个人抬起头来,借着洞外的微弱光线,勉强可以看到洞窟四壁高处,密密麻麻悬满了蝙蝠,不由的一阵头皮发麻。

地上的蝙蝠屎厚逾数寸,可想而知这洞有多大,里面栖息了多少蝙蝠了。

“乖乖……”杨二东刚发出了惊讶的叹惜,羊全就赶紧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惊扰起了蝙蝠可就麻烦了。

他指了下外面,三个人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向亮光处摸去,绕过一个弯,便来到了外洞,洞口足足有六七米高,阳光直射入内。让已经习惯了暗河内幽暗光线的三个人一阵头昏眼花。

只见这洞正处于半山腰处,洞外乱石嶙峋,放眼望去,四周全是层层叠叠的群山,中间的地形内凹形成一小块平地――正是这一带常见的山地坝子,都开垦成了水田。远处的山坡上还有一处很大的寨子。

陈安同猛得一拍大腿:“这不就是马箭排吗!”

“你确定?!”羊全吃了一惊。

“没错!八排瑶的各个排冲我都去过,这里就是马箭!”

马箭排是李三九的老巢,此地距离马箭不到三四里地,难怪他能神出鬼没。

“李三就就是马箭排出身。”羊全道,“他知道这地方不奇怪。”

“陈安同!你搜索下洞口周围情况,杨二东负责警戒!”

他自己打开随身的地图包,拿出测量仪器和地图进行定位观测,在地图上做了标记。在记事本上写下定位地标,又画了附近的基本地形图,撕了折叠好。

看了看天色,日头已经落到了山顶,冬日日短,用不了多久就要天黑了。

“我们撤!”羊全低声对陈安同道:“你是本地人,道路熟悉,你带着杨二东从地上回去,我带着小队从暗河走!”说着把纸条交给他。

陈安同知道暗河既然是李三九赖以生存的生命线,必然很受重视。虽然他们一路行来并未发现有敌人看守警戒,但是回程中遭遇敌人的可能性依然很大。

他们对暗河地形不熟悉,人又少,一旦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河里和敌人遭遇,未必能平安脱身。分头走至少可以保证有人能把情报带回去。

“是,我一定把情报带回去!”陈安同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当下三人分头行动,羊全折返洞内而去,陈安同带着杨二东悄无声息的摸下山去。踏上了回程的道路。

羊全下到洞窟里,下令将各处痕迹清理干净,又将两艘竹筏中的一艘解体抛弃――这里漂浮的竹木甚多,并不会引起注意。

回程的道路比去的时候要艰难的多――在暗河里逆流上行的难度远胜于地面上。不但需要逆水行舟,有的地方还得“爬山”:顺流的时候只要用竹篙撑住,稍加注意平衡就可以落下的小落差,到了溯流的时候光靠人力根本划不上去,只能靠人踩住洞壁落脚,再将竹筏拖上去。过一个落差就足以让人筋疲力尽。幸好李三九一伙也在许多关键地点都设有牵引抓手用的绳索,让他们省了不少力气。

他们从下洞到从蝙蝠洞出来,全程只用了三个多小时。返程却足足用去了八个多小时之多。待到一行人筋疲力尽的从地下暗河出来已是深夜。

留在洞口的警戒的士兵正等得心焦,看到他们出来,带队下士喜出望外。只是一行人累得够呛,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

“你组织人把竹筏解体掩蔽。这里的痕迹全部清理掉。准备撤离!”

地下暗河的情报当天一早就送到了连山指挥部的桌面上,黄熊听了羊全的报告,暗暗咋舌,心想这大山肚子里还有河!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他一面看着养全在地图上标记蝙蝠洞的位置,一面比划着距离。

“从我们的关卡出发到蝙蝠洞,沿着山路走有二十三公里远!”黄熊不无惊讶的说道,“走这条暗河的话,按照他们的航速和时间计算只有不到十二公里。”

“山路兜转曲折,直线距离一公里的路,走山路至少要走三四公里。地下暗河相对就要平直的多。”对黄超并不稀罕,不过他在当地可从来就不知道有这么一条暗河――要有的话大概率已经被开辟为旅游景点了。

莫不成这条暗河是本时空独有的?平行时空到底是完全相似的拷贝还是略有区别呢……

黄超陷入了这种形而上学的城市之中,而羊全和黄熊还以为他是在考虑下一步的方略,都屏气凝神,不敢打搅他。

好几分钟之后,黄超才意识到屋子里一片寂静,他赶紧咳嗽了一声,道:“李三九的这条暗线我们是摸清楚了。黄熊,你看接下来怎么办?”

“既然摸清楚了,我们就要狠狠的干他。”黄熊早就盘算好了,“李三九能挟持两排继续和我们对抗,靠得就是这条走私的路线和他囤的那些货。我们先派精干的小队,直接把暗河沿线那些秘营都给端掉,封住各个出口,让他们不能流窜,再派大军直接围攻马箭、军寮――李三九本事再大也不可能餐风饮露的和我们对抗下去!”

黄超点点头,他也是这个想法。他转向羊全:“你的看法呢?”

“我看,可以先不端他的秘营。而是在各个出入口都安排小队埋伏。大军再围困两排,做出搜剿的模样来个打草惊蛇――李三九他们必然会借助暗河流窜,我们可以借此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两个方案都可以,黄超心想,但是又各有各的缺点。第一个法子最保险,但是李三九不可能只有这么几个地方的秘营,说不定还有其他溶洞作为据点。掐断这条供给线,拿下军、马两排不成问题。但是要拿住李三九却还是遥遥无期。

第二个法子拿下李三九的概率大增,但是不断掉这条补给线,军、马两排的供应就无法彻底切断,也就让他们有底气和元老院继续周旋。

“怎样才能两全其美呢?”他苦苦思索,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然而这时候,周良臣那边却有了消息:原来参与粮盐走私的连州商人发觉最近关卡上失踪数人之后,生怕黄超这边已经起了疑心,切断了走私行动。周良臣汇报说有若干经手人员失踪――大约是被灭了口。

这么一来,倒容不得他再犹豫了。他立刻决定,采取羊全的计划,来个打草惊蛇。逼李三九流窜。虽然走私渠道被切断,但是只要他没有察觉暗河已经暴露,依然会利用这个天然的隐蔽所兼道路――何况里面还屯有许多物资,足够他那一小队人支撑很久。

“告诉周良臣,连州那边的走私商人不用急着动手。既然他们已经停下了走私,且容他们再多活几日――只是要防着外逃。”黄超口述着命令,“命令羊全:让他尽快查清地下暗河各个出入口的具体位置。要他尽量不要下暗河,以免被敌人发现。”

下完命令,他来到屋外,天色暗沉,居然又在下雪了。进入 12 月以来,连阳就连着下了几场不大不小的雪。海拔低的平原地带,雪没几天就化了,而山区的雪却能维持很久。遥望远处的群山,白雪皑皑。远远看去就像一个个老人戴上了毡帽。

虽然气温表显示温度是回升了,但积雪消融的冷气让人的感官愈发觉得寒冷。山间刮起了风,一吹就会让人脸部龟裂,甚至留下一丝丝血痕,黄超知道,这种风在老家的话语里被称为融雪风――黄超只在老人家的口中听说过。没想到在这个时空却亲身体验到了。

黄超已经没了小时候看雪玩雪的兴致,如果可以,他倒想窝在连山县衙门的屋子里烤火,然而他却没这个福气,不得不奔走在连山的各个卡口上,检查工作。

秋调到现在,各村各寨都出现了疲软的现象。如果说暴动的瑶民日子不好过,那么他们的日子也很艰难。许多村寨都因为需要抽调壮丁去参加秋调,不仅要去守看,还要运送补给,应付一次又一次的“合理负担”的征调――虽说这些征调都言明明年可以抵偿夏秋两赋,但是本地人力物力被调用已近极限却是事实。外来的国民军的替换只是稍稍缓和了这种状况。

最近开口上出现的盐粮走私的漏洞,多少也和这种疲软有关系。因此黄超不得不亲自上阵,巡视各个卡口去督促封锁工作,鼓舞士气。毕竟这个节骨眼上,谁先泄气就会输掉。

巡视小队的驮马上带着酒和肉干,还有许多从广州运来的银角子:五分之一元的小银币。这些东西都会在卡口上现场分发。这个节骨眼上说上一千句“坚持就是胜利”比不了一碗热乎乎的黄酒和一个锃亮的银钱。

这个时空里,由于小冰期的缘故南方冬季寒冷的魔法攻击比旧时空尤甚。骑在马上的黄超感觉自己无论穿多少件都觉得冷,严寒就像刀子,在骨头里刮来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