氯气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15 字 | 编辑本页

钱水廷下到甲板下面,一间间的舱室布置,甚至货仓内的配货包装也一应俱全。付三思说这都是按照历史资料尽可能的复原的,还参照了若干西班牙水手的口供。

“西班牙人的口供?”钱水廷奇怪地问道,他不记得元老院的归化民中有什么西班牙人。

“当初在博铺被俘的,后来一直在劳改队里干活。”付三思说,“干了二年多也算是满足了赎身条件,年初和同期被俘阿三一起释放安置工作。”

“西班牙人好说,好歹可以当带路党。我们要三哥干啥?”钱水廷不满意地说道,“三哥那地方的语言,真是千奇百怪,当带路党也没什么价值。”

“阿三到农委会去了——不知道老吴准备拿他们干什么用?西班牙人就留在造船部门干杂活——两个人一个是缝帆匠,一个是木匠,都算是有点用的人。目前看来还是很老实的。这艘船上的很多细节和西班牙人怎么进行船政管理都是由他们提供的。”

付三思领着他参观舱室布局。钱水廷看过不少盖伦的舱室布局图片资料,现在再看实物就显得直观多了。付三思告诉这些舱室的板壁其实都是可以拆卸的,可以按照不同船只的舱室布局图进行重新布置,增加多样性选择。

“石志奇经常从香港带海兵到这里操练,非常热闹。”付三思笑着说,“这次饥饿行动可以从海兵队中抽调一部分人,他们有充分的训练经验。”

自从石志奇到了香港之后,在海军部积极活动准备将海兵队指挥部迁徙到香港去。海军原本对临高作为海军的主要基地也不甚满意,香港、三亚或者高雄显然更合适一些。香港作为靠近珠三角地区的岛屿和重要的航线节点,发起两栖登陆显然比在临高方便得多。因而最终将海兵队的主力和指挥部调防到了香港,目前海南只留有一个营司令部指挥在三亚和临高的二个海兵连以及分布在海南岛和东沙等地执行守备任务的班、排级分遣队。

钱水廷作为“饥饿”行动的项目负责人,在参观完一比一的训练模型之后愈发有了信心,虽然他对海军的战斗力有绝对的信心,但是西班牙人的狂热也是有名的,万一情绪被煽动起来宁死不降,非要和海兵打跳帮战也不是不可能的。

有了这个全比例模型,跳帮的海兵就可以充分的训练具体的战术配合了,胜算又大了几分。

他在博铺的海军部大楼里占用了一个房间,成立了“饥饿行动”的指挥部。

他首选挑选了参加此次行动的元老。原本他想让周韦森负责操作飞云号,指挥编队行动。但是周韦森表示他这样的非海军出身的元老在海军中素无威信,也没有军衔——恐怕未必能服众。钱水廷考虑之后决定请林传清担任编队指挥——他是海军渔业船队的总指挥,军衔和职务都足够高,其次他作为老蛇头、老走私犯兼老渔民,对东南亚的海域情况掌握比一般人都要熟,操纵和使用小型船只的经验也最丰富。

至于两艘 901,选的是弄潮和待霜,这两艘战舰下水较第一波次的四艘 901 要晚些,尽管一下水就遇到不少问题,但是经过修理和磨合之后目前的状态比较好,船壳附着物也较少,可以直接投入行动。待霜的舰长吕洋虽然谈不上有多少经验,但胜在年轻有活力,正好可以多锻炼远航的经验——有林传清压阵,想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由于前往菲律宾的航程仅仅往返就超过 2000 海里,只靠 901 自身的携煤量是无法满足长途航行和搜索待机的,所以还要伴随一艘风帆——蒸汽机混合动力快速运煤船:海丰号。

两艘 901 炮舰进行了必要的改装,加装了用于跳帮战斗的快速登船桥。考虑到如果对方是大型盖伦船的话,干舷可能会很高,因而在 901 的前后桅盘上都加装了打字机用于压制对方的甲板火力,掩护跳帮队爬船。

“船上的水手可以重选挑选编组一下,挑有经验的水手。上次巨人行动的时候,不过在海上航行了一个星期,就有那么多人吐得半死不活。这次行动来回最起码一个月,还是在风浪大的外海,晕船是受不了的。多用点原来当过海盗的水手吧。”钱水廷在准备会议上提议。

“这样不好,现在每艘船上的水兵和军官都已经形成了战斗集体,你一下换人,等于要重新整合起来,”林传清摇头,“901 的岗位专业性也比一般的风帆船要高得多,替代起来不是那么容易。再说他们已经在海上连续航行了大半年了,适应性应该没有问题。我主要担心的是风向。”他划了下海图,“风向不太好啊,7 月份盛行风向已经是东南风了,回来倒是方便,去可是很麻烦。”

“901 不是以蒸汽动力动力为主么?”

“逆风下消耗还是很大的。901 的装备的自持力不太乐观啊,一旦锅炉受损,整个计划都受影响。而且在海上加煤这可是个技术活。最近要抓紧时间多多训练一番。”

关键性的跳帮人员是从海兵中选拔的——蒸汽战舰的水兵已经不再是可以随便拉人替换的“人类的残渣”了,损失一个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重新训练。元老院海军的大部分战舰都配有数量不等的海兵,他们的任务之一就是在必须的时候进行跳帮作战。不过考虑到每艘盖伦船上的水手可能有 400 人,所以这次特别在每一艘 901 上加强了一个排的海兵,都是石志奇从香港选拔来的,参加过多次盖伦船模拟跳帮演习的海兵队两栖侦察分队的队员。

钱水廷原本为了保证万无一失还想调动一个特侦分队随船队行动,但是目前几个分队都已经外派出去,人手很是紧张,最终协调下来北炜答应派遣十名队员的一个小队随船行动——充当狙击手和 M240 机枪射手,必要的话带着冲锋枪和霰弹枪直接参与跳帮突击。

有人干脆提议把反坦克导弹也带上,不过大家都觉得这玩艺说不定杀伤力太大,万一一发下去银子没到手船先沉了就亏了。

在盖伦船的模型上进行了几次示范性对抗演习,演习的结果是无论采取何种突击方案,跳帮中基本无伤亡,M240 和打字机的联合使用足够清扫整个甲板,但是一旦进入到中下层甲板的战斗,势必会造成一定的伤亡——即使在己方十分清楚舱室结构的情况下,只要对抗一方有足够的战斗意志,凭借火绳枪和刀剑也能对突击的海兵造成损失。而且将火炮甲板上的小型火炮调转炮口进行纵射来击溃涌入的敌人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过先例。

海兵的主要装备米尼枪一旦进入到狭小且光线不充足的中下层甲板,作战效率就大为减低,射击时烟雾过大,在短兵相接的时候射击反应不够快。显然,特侦队使用的冲锋枪和霰弹枪才是最理想的跳帮战工具。

但是这些武器十分稀少,钱水廷于是又把主意打到了毒气上。目前临高能制造的毒气只有两种,一种是被警备部队广泛装备的辣椒催泪弹,一种是氯气。氯气是临高化学工业中的重要产品,也是工业生产中广泛使用的原料,不管产量还是储存都有一定的应用条件。钱水廷计划控制住上层甲板,然后从人员出入口注入氯气,氯气很重,有向下的流动性,虽然盖伦船有下层炮门和舰艉大窗的,下层甲板也是全通的,空气流通性较好,氯气无法发挥最佳的效果,但是即使少量的氯气也足够使人失能了。

“又干净又省力,嗯,还环保,捎带给船消毒了。”钱水廷不遗余力的鼓吹着,“而且这东西的防护简单啊——只要浸泡过碱液的口罩就行了。用不着防毒面具。”

“但是还要护目镜,氯气对眼睛有刺激性的。这东西使用安全性不怎么样啊。”石志奇对使用氯气不怎么感兴趣——他觉得用氯气是典型的滥用技术手段。再说他也不怎么放心一个超期服役的高压钢瓶注满了氯气塞在船上漂洋过海。

“可以试试看实际的效果——我们现在有全比例模型,弄些兔子山羊进去放一罐子氯气下去……”

“这样元老们还不要闹翻天,你这不是在糟蹋肉食么?”石志奇连连摇头,“我看还是海兵队突击!”他猛得一挥拳头,“米尼枪效果不好,就每人带 2 支转轮手枪一柄砍刀下去近战。”

到最后谁也没说服谁,不过企划院倒是很痛快的答应拨给一个氯气钢瓶和相关的防护装备。据说军方有人对使用氯气抱有很浓的兴趣,因而特别在执委会和企划院做了工作。另外卫生部也对氯气对船只的消毒效果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