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工作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53 字 | 编辑本页

“那就只有在海上把人和船都来个毁尸灭迹——能拆运的带走,船只就只好不要了。”

“不过别想那么完美。你杀人灭口容易,参与的海军和海兵队士兵能保证个个守口如瓶?再说,运力不小的大盖伦船不要了也挺可惜的。”马千瞩转向财金口:“23 万比索对我们的财政有什么影响?”

程栋翻开个小本子回答道:“这笔收入可以大大增加我们的贵金属储备。我们现在需要进口的大宗商品是海量的,特别是在粮食进口方面,工业品出口暂时还无法完全抵偿掉外贸赤字,所以白银等贵金属收入对我们来说是多多益善的。特别是以后的流通券推广,势必要铸造大量的银币作为准备金。”他对准备金这事十分的敏感。

钱水廷说:“我个人认为即使让西班牙人知道也无妨。以西班牙人在东亚的海军实力来说,他们根本无法和我们抗衡,其次,我们夺走船只之后,等于也切断了郑芝龙的重要经济来源。菲律宾的西班牙人极度依赖对中国的贸易,可以这么说:没有中国的商品和劳动力的输入他们在菲律宾连一天都待不下去。只要我们取代郑芝龙的地位,海军控制了对菲律宾的贸易。总督除了捏着鼻子认账和我们继续贸易之外别无他法——顺便说下这次行动本来就是兼顾打击郑芝龙的一锤子买卖,从长远看贸易比抢劫获利更大。”

“太可惜了,我还打算连着抢它的十几年呢。”有元老叹息道。

“建立和维护世界秩序的人才有最大的收益。大家只要看旧时空的美国就知道了。”钱水廷说。

至于对战斗和航运的影响也不会太大,从七月起海军和商船队开始整休,除了少量船只在定期航线上维持正常的航运之外,大多数航运已经完全停了下来,不管是船只还是水手都很充裕。

至于派遣编队,钱水廷的方案是二艘 901 型炮舰加飞云号组成混合编队。901 的机动力和火力是制胜的关键,这次航行的单程就需要一千海里,时间又很紧迫,无法使用需要大量航渡时间的帆船。另外,在海面上搜索和追击也需要高速和好的操控能力。这些都是帆船无法做到的。

至于飞云号,主要是为编队提供导航和气象服务。这对要深入菲律宾群岛那迷宫一般的水道的船队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其次上面的对海搜索雷达对搜寻目标有重要的意义。

这些本钱对元老院和海军来说都不算太大,不过飞云号作为一艘旧时空带来得现代化帆船万一损失还是会让人觉得很痛心。

但是这事要获得百分之百的把握,飞云号的加盟又是必不可少的——除非海军愿意拔出一艘 8154 巡洋舰来代替它的角色,那么消耗的柴油又是企划院无法接受的。起码飞云号能够一半用帆,一半用发动机。

陈海阳看着地图,沉吟了一会后说:“我建议航线是这样,编队从海南出发后向东,经过巴林塘海峡后,绕过吕宋岛向南,直抵圣贝纳迪诺海峡东口,然后展开搜索。这样的航线离主要商船线比较远,不容易被发现。一路上也不经过水文复杂的浅水水道,比较安全。不过,要在 7 月份进入菲律宾群岛,遭遇台风的可能性很大啊。要知道我们的海军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进行过蓝水的长途航行。当年我们海军出一次第一岛链都是件大事的。”

“我们没有查到 1632 年 7 月有台风纪录。再说,如果真有台风,这两条船也到了马尼拉不是。我们的船总归比它们结实。”

“台风恐怕不能用查询历史资料来验证吧。台风的生成是随机性的。”有人对钱水廷的言论表示不满。

“飞云号上有气象雷达,可以提供一定的预警——万一遇到台风及时避风,最坏的情况下至少能保证人的安全。”

接下来就没有太多热烈讨论。萧子山看到工业和农业部门的几个头头本来想发言的,但是听到用不了几条船参加后就明显松懈下来,开始打酱油式地交头接耳开小会了。不错不错,这次会议居然一直没有歪楼,真难得。

“我说程栋啊,如果现在不发行纸币,银子留着暂时也没用,能不能拨给我们工业口啊?”展无涯看上还没到手的银子了,“反正银子放在你那里没有利息,也不会生小元宝,给我们做导线也不错啊。现在缺铜缺得太厉害了,陆军海军都抢。”

讨论立刻热闹起来。

“那样还不如挪借给我们天地会放贷款呢。”

“老展,不怕我去竖个牌子‘电线无铜,但是有银’,包你一晚上电线就被割光。哈哈哈。”

“你这个老土,不知道二战美国橡树岭的电磁铁就是用银导线的?造船厂和锻造厂该有电磁铁了,那样方便多了。谁敢到工厂里偷银子,就不怕吃米尼子弹?”

“你怎么绝缘?”

“化工口不是搞过生漆么?”

“据说银子在库里放着每年会损耗百分之一?那还真不如拿出来先用着。”

“曼哈顿工程完工后,橡树岭损失的银子还不到千分之一。”

“胡扯,我们临高可没有那种能塞五十两元宝偷带出来的银兵。”

“你还不如说洛斯阿拉莫斯用金球堵门呢。”

“银兵那种传说属于野史,从我对明代的了解看,这种说法未必属实。核心期刊上对明清两朝户部存银纪录的分析认为,这种事情是夸大的可能性很大。”

面对突然跑题的热烈讨论,钱水廷站在台上有点不知所措。萧子山忙站起来圆场:“好了好了,这都是以后的事情,可以慢慢讨论。马甲,你认为这里有没有必要先做出些法规来?”

“这次行动如果最合理合法的做法,那就是我们向西班牙人宣战——毕竟我们出动的是正规武装力量。既然是处于战争状态,那么捕拿敌对船只,没收货物和船只都是符合战争法的。至于俘虏有没有人权——我倾向于在 17 世纪是没这个说法的。”马甲侃侃而谈,“不过,宣战的手续过于繁琐,我们也无法及时的向马尼拉派去一名使者,所以我认为可以参考一些历史上的私掠行动。德雷克在海上的行动多少有点股份公司的成分。参照他的例子,我认为,向西班牙马尼拉政府发起私掠行动是完全合法的。毕竟我们元老院本身也有股份公司的含义在内。西班牙人曾经对博铺港进行过敌对行动,我们由此采取的海上报复也是合法的……”他还要继续谈下去被文德嗣制止了,“很好,很好,你去制定一份相关的法律依据文件来。”

“这个没问题,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会制做一份条理明确,论据充分的法律文件,充分体现我们对法律的尊重。”

至于战利品的分配,按照过去甲船上出水物的旧例,管制物资归企划院入账,非管制物资、日用品和奢侈品采用标卖的方式向全体元老出售,出售战利品所得按照元老持股比例在年底加入每个元老的分红额度内。

会议就在大家都不反对的情况下圆满结束了,这个事情就算是正式“立项”了,行动代号定名为“饥饿”。

“没想到你们还建了这么一个玩意。”钱水廷咋一看到看到眼前的“盖伦船”的时候惊叹不已。

这的确是一艘“船”,船壳、甲板、桅杆、索具……凡是一艘千吨级盖伦应该有的东西它全部都有,而且也停泊在海湾里。

不过,它却是动不了的,因为这艘盖伦船实际上只是一个全比例模型——正式的称呼是“固定式海上模拟训练设施”。它实际上是被建造在一排打入海底的木桩之上的。与其说是船,不如说是座木屋。

龙骨、肋材这些船身上的关键部件都做到了百分之百的复制,但是全部只是复制了“形似”——并非按照真正的造船工艺一样处理船材并且进行制造,其目的只是为了使用这艘模型的人提供一个直观的展示而已。

“要说这个创意,正是你的提案弄出来的。”训练总监付三思领着钱水廷上了“船”甲板,除了没有风帆之外,盖伦船甲板上三根高大的桅杆也做了出来——不过和这“船”用得材料一样,是劣质木材拼接出来的,真要在海上挂起风帆航行的话立马就会解体。

建造这艘一比一的欧式大船训练模型的建议是海军部提出来的。钱水廷的提案虽然连续二年没有获得通过,但是这件事也启发了海军部的元老军官们:将来一定会有不少这样以俘获敌船为目的的跳帮战斗。一般的中小型船只结构比较简单,而且海军都有实体船可以操练。但是象盖伦船或者荷兰“快艇”这样的大型船只排水量过千吨,甲板有三四层,内部结构十分复杂,如果对船内结构不熟悉,很容易在战斗中吃亏。这是海军要竭力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