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航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13 字 | 编辑本页

在钱水廷全力协调之下,七月初终于做好了全部的准备——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按照历史记载,马尼拉盖伦会在 7.20 底抵达马尼拉。他们必须在 7.15 左右即赶到待机地点搜索盖伦船的下落。

船只的整备工作很快就完成了。飞云号上各种与航行无关的设备,只要可以拆卸的也全部拆卸了,用不着的舱室和设备进行了封存。以腾出更多的空间来容纳补给品。

飞云号上除了还有钱家兄弟周韦森的许多枪支和配套的设备,这次也一并拆卸下来——企划院指定了一个仓库,把东西都存放了进去。钱水廷也想着要把这些东西找个地方妥善的安置,毕竟总放在船上受盐雾的腐蚀比较厉害。

但是眼下办公厅又不同意元老个人建造独栋木屋,这些物品放公寓了既拥挤又不安全——光大量的火工品就够伤脑筋的。

“怎么得在办公厅开个口子……”钱水廷琢磨着,要不以飞云俱乐部的名义弄个山间会所之类的?

飞云号的柴油发动机和各种电子设备都已经经过了调试和维护包养,被判断为适合进行海上服务。企划院也特批了专门供给飞云号使用的汽油——都是从煤焦油中分馏出来得“季氏汽油”。钱水廷虽然对这油很不放心,但是现在也别无选择了。

在随船行动的元老方面,钱水廷坚持要求自己随船行动:理由是他是项目发起人,对飞云号又非常的熟悉,可以担任飞云号的船长。除此之外,他还要周韦森一起去。虽说拉他去多少有点为宅党刷功勋的意思,幸好理由还是非常充分的:周韦森是特侦队的客座射击教练,精通战术,可以率领特侦队进行清扫行动,而且飞云号的驾驶也是专精项目,再说他还是门多萨小姐的丈夫,门多萨的西班牙语在这次行动也是必须的。

除了周氏夫妻之外,就是吕洋和林传清——后者还暂时兼任弄潮的舰长。最后是企划院代表孙笑:作为监督人员对战利品进行监督、登记和造册。

氯气钢瓶也在某个夜间被悄悄的抬上了弄潮号。钢瓶没有充满压力——毕竟要长途海上颠簸,而且钢瓶的年限也有点让人不放心。钢瓶用柔软材料层层包裹放入密封性很好的箱子固定住,四周放满装满生石灰的纸包。瓶口放深色的布做泄漏指示。

箱子被单独固定在船只底部的一个舱室内——这里已经是水线下了,温度比较低,舱室本身也做了密封。

“开舱口的时候不要着急下去,先看布有没有褪色。舱口再准备好水龙,万一真漏了就灌水。”送氯气瓶来的化工部的徐营捷叮嘱着,又交给他们一个箱子,“这些是防护设备。”

箱子里除了给元老使用的防毒面具之外,是化工部门自己制造的防毒用纱布口罩,使用前用碱液浸泡即可,另外还有一批光学厂用鹿皮和玻璃片制造的一次性使用的护目镜。

“这主意我虽然很赞成,不过实施起来恐怕有相当的难度。”徐营捷说,“千万千万,注意安全——特别是风向。”

“你放心吧。”

7 月 4 日清晨,编队从博铺港起航了。这是晴朗而炎热的夏季的早晨。东方初升的朝阳把所有的帆都映成红色,如同一个个火炬。和海军出征时候常见的热烈欢送场面不同,这次行动没有举行任何仪式,四艘船只和前往三亚的一个运输编队联合编组,看上去像是一次有护航的普通的运送煤炭和机械的定期运输航行。只有元老们才会注意到,全部执委会成员都低调地到了飞云号停靠的码头边为这支编队送行。

在执委会和家属的送别之后,元老们依次登上了飞云号和其他船只。文德嗣则和其他执委会成员一直站在码头上交谈。

“老钱,你坚持要去也就罢了。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啊。每天各船都别忘了发电报。”

“不劳老萧你们多操心了,等着我们的银子吧。”钱水廷笑着登上飞云号,在后甲板向他们挥手。潘潘忙着用长焦拍下这个富有领导气概的定格照。

飞云号上并没有升起任何代表元老身份的旗帜,包括钱水廷的个人元老旗和按照他的职务悬挂的执委旗,仅仅飘扬着蓝白色的海军旗。

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各船开始依次起半帆,顺着轻柔的东南风出港。飞云号最后一个出港,它那漂亮的白色船体被此时已经渐渐变成金色的朝霞染得格外绚丽。仍然站在船尾甲板上的钱水廷身着的洁白海军制服犹如沐浴在光环之中。

出港后和驳船队以及护航船只并行了没多久,编队就开始上满帆,本来排在队尾的 4 条船出列,很快和护航编队并行,挂起“再见”的信号旗,而护航编队则挂起“一路顺风”的信号旗来回应。

“可惜这次任务没轮上我。不然我可是化学战高手啊!”望着编队,前不久到临高汇报情况并休假的席亚洲不由得自言自语地说。不过他也没多少遗憾的,因为这次到临高他已经听到了小道消息:很快就要调任他担任陆军参谋长了。

很快,特遣编队就以高出 5 节的航速超越了护航编队,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西方的海平面下。

“最大动力,全速前进。”旗舰发出信号。各舰都加大了锅炉的压力,烟囱冒出黑烟,舰尾打起白色水花。

“这是我们穿越后第一次全蒸汽动力的编队航行啊,创了个航行纪录了。以后我们这船可以挂蓝飘带了。”文德嗣站在飞云号上对钱水廷说。

文德嗣不是去参加行动的,他是前往三亚去“视察工作”,搭的顺风船——飞云号可比一般的运煤船来得舒服多了。

从海南岛西部绕行的航线上,一路都算顺利,只有一次弄潮号的锅炉出了点问题,但是也远没有到“炸弹锅炉”的恶名那么严重。对飞云号的对海搜索雷达的测试也很成功,实际上,抛离运输编队 20 多海里后,他们还能在雷达上看到它们的信号回波。

因为维修锅炉耽误了一些时间,逆风航行时候又没有完全依靠蒸汽动力而是演练了一下逆风的曲折编队航行。整次航行的速度没有预想中那么快,但是从博铺到三亚的榆林港仍然只花了 28 小时,全程平均航速达到了 9 节。第二天中午就在榆林港靠了岸,编队稍作休息,三亚这边的元老工程人员立刻上舰对动力系统进行检修。大量在码头上已经准备好的鸿基的无烟煤填满了煤仓。

三亚大区的区长王洛宾在亚龙湾的元老俱乐部请编队的元老们吃了一顿晚饭,权当接风兼送行。可惜因为远行在即,不能请大家喝郎姆酒,更不能喝本地特产的高度亚力酒,只能喝格瓦斯。

晚饭后,元老们还是都返回船上了。王洛宾送他们到码头上,多年后他还能回忆起那一幕:“那时月光就在海浪上闪动,我听到船上隐隐传来‘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的歌声。歌声很美,但是略有些生硬,应该是门多萨小姐在唱。”

周韦森回到船上,又到轮机舱各处检察了一下系统。回自己的住舱时候却被门多萨关在了外面:“Just wait a moment。”于是他就只好等着。不过没过多久,门就开了,门多萨穿着一套不知道怎么拼凑起来的海盗装出现在他面前,带着一副墨镜而非眼罩,三角帽上插 了半截五彩斑斓的孔雀尾羽,紧身上衣中间的深 V 领漏出已经在海南的阳光下晒得有些棕色的肌肤,腰带上则插着一把左轮手枪和一把小弯刀。

周韦森顿时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嗡嗡作响,下面的血管在猛烈跳动。他不由得舔了下有点发干的嘴唇,喃喃出声:“My god,my dear.”

就在有人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王洛宾和文德嗣正在亚龙湾浅海的元老俱乐部的高脚屋木制平台上临风把酒言欢。说起当年的往事,王洛宾不由得笑着说:“老文,抢银子还是比贩镜子和瓷器来钱快啊!”

“那是当然,从到广州的第一天到现在,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了!”文德嗣双手叉腰,面海临风,只觉得海风习习,心旷神怡。他笑着说道,“我们这回要好好地叙叙旧了。”

“你怎么不跟着去打劫?”王洛宾问道,“我记得你对这些也很感兴趣的。不想 COS 一把海盗?”

“我干啥要去打劫?”文总笑了笑,小声地说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俺老文现在好歹也是执委会主席,夏天去菲律宾海域不是准备搏击台风吗?”

休整了一天,在得到工程人员报告“动力系统一切正常”之后,编队再次起航,向南出港,然后向着东方远航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