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应外合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18 字 | 编辑本页

户房吏告诉他:这家铺子的东家是赵明贵。不过赵明贵本人是金万镒的奴婢。

这么说,此事和金万镒有一定的牵连。

刘富卿意识到这就是突破口。按照官府衙门的办案思路,有了线索不管有理无理,先把人拘来严刑拷打逼问口供。不过刘军士长在政治保卫总局培训班里已经学会了全新的办案思路,也深知元老们喜欢“斩草除根”,简单的抓到犯事的人并不能让他们满意。

金万镒的这个名字,从他们登上济州岛的第一天开始就如雷贯耳。政治保卫局的工作人员是对元老们的意志想法了解最为深刻的人:首长们是不会容许在基层有比元老院更大的威权存在的。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大宋皇上一贯是这个调调。

他敏锐的嗅到了 3.15 专案背后的各种气味。不仅要“放长线钓大鱼”,重点是要揪出“幕后黑手”来。尽管刘军士长已经认定幕后黑手十有八九和金老爷有关,但是他已经拿定了主意,就算没关系也得整出点关系来。

刘富卿关照人将自己手下的监视组组长叫来。

“把你手下的朝鲜人嘱托全部派出去。”刘福卿命令道,“重点监视妓房、赵明贵家和他的铺子。再派人专门监视赵明贵!看看有哪些人和他接触的,查清这些人的底细。”

“明白!”

刘富卿迟疑了下:“还有,派人监视朴德欢!弄清楚他的活动规律。你再派人送个信给李万姬,要她找机会出来见我!”

“是!”

李万姬在二个月前就被发展为告密员了。朴德欢在妓房宴饮作乐,和商人过从甚密的情报大多是由她提供的。遗憾的是赵明贵、黄云宇等人警惕性很高,谈到正事的时候不许妓女在场。到底谈了什么内容无从知道。

刘富卿是官场里打了几十年滚的老官蠹,所谓“正事”,不外乎是隐私舞弊,官商勾结的那点勾当,以“朴从事官”目前的职掌来说,要搞歪路子钱是很容易的。

反经济犯罪和防治腐败不是政治保卫局的工作——那是契卡的事情。他们就算是发现了线索也只能转报给契卡,再由他们去处理。不过,因为经济问题和“敌对势力”搞上了,这就是他们的管辖范围了。

刘富卿知道,朴从事官的日子不多了。他点着了自己的水烟——这是他唯一保持下来的旧享受。开始默默的思索下一步该干什么。

赵明贵指示手下人搞了石人滴血的把戏之后,又和黄云宇派手下人四处散播谣言,眼见着城里城外人心惶惶,知道自己的把戏起了作用。他和黄云宇是分了工的,黄专门负责和朴德欢以及半岛上的李朝官府进行联系,而他则充当金老爷的联系人。

谣言起了作用之后,赵明贵第二天一早就带着二个伙计,带着几匹矮马,装着下乡收购弓材的模样向城外走去。

济州城虽然门口有岗哨,但是并不进行登记,出入很是自由。他带着人往山里去,走到十几里路到了山麓附近的一个村子,收购了些弓材。确定无人尾随这才一个人往附近的山沟里而去。

他没有料到,从他离开济州城开始,就有一名专门选派的政治保卫局的朝鲜“嘱托”盯上了他。嘱托化装成砍柴的山民,远远地跟着赵明贵。

他看到赵明贵拐向荒山,凭借着树树丛杂草的掩护,悄悄地跟着他进了山谷。

山谷两边峰岭对峙,投下暗影,黑压压的。“嘱托”对这一带的环境很熟悉,象猎人追踪野兽一样紧紧地盯着他。山谷很长,越走越窄,有的地方几乎只有一线天空,地形崎岖。要不是嘱托自己也是山里人出身,根本就跟不住熟悉地形道路的赵明贵。

他跟着赵明贵一口气走了将近半个时辰,穿过山谷,来到一个小村。

村子里只有七八户人家。“嘱托”对这一带的情况很熟悉,知道此地是某个地主的牧村。村里住得都是地主的牧奴和佃户。这会都出去干活了,村里除了老人和孩子,应该是没什么人的。

赵明贵进了村子之后直接往村西头的一座较好的宅子。“嘱托”知道这种宅子里住得大多是“庄头”之类的人物。他不便尾随进村,就在村西的小山坡上监视他。

北风刮得很紧,灌木丛中不停的摇摆着。嘱托蜷缩着身子,等着赵明贵出来。

赵明贵进到屋子里——这村子虽然不是金老爷的产业,但是地主和金老爷素来有来往。关系相当不错。因而他就选择了此地作为联络的地点。

这个地方,看似深山老林,实则距离济州城并不远。因为地形崎岖,一般人不会到这里来——大多数本地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村子,是个天然适合隐藏的地方。

在屋子里等他的,并不是此地的庄头,而是另外一个奴婢,也是金老爷的亲信之一。名叫金大海。

金大海是北边的咸镜道人,是白丁贱民。生得膀大腰圆,孔武有力,原是个山匪。被捉之后流放到济州岛为官奴婢。因为武力出众就被金老爷看上,成了他的私奴。

他在这里等赵明贵已经等了二天了——他是个坐不住的人,这样足不出户等了二天已经让他满心烦躁,要不是金老爷下了死命令,一定要等到赵明贵带回确切消息,他早就回去了。

见赵明贵进来,他很不耐烦地说道:“你怎么才来?”

“老爷吩咐的事情不好办,还得趁着人不注意才能溜出来……”

“见你娘的鬼!”金大海冷笑了一声,“你个没蛋的货,我看是在城里好吃好喝玩女人把事情都给耽误了!就这么几百个倭寇,算得了个屁。”

金大海对赵明贵一直羡慕嫉妒恨:混在花花世界的济州城里做老爷:有人伺候,随便吃喝玩乐,还有妓房的女人玩弄。他在金老爷的寨子里虽然也算是号人物,论及享受也不过是有间好房子住,顿顿有酒肉吃。下层的婢女可以随便玩弄罢了。虽说这帮丫头要她躺下就得躺下,要她脱光就得脱光,但是一个个都和死鱼一样任人发泄,连哼哼都不会哼哼,那有城里妓房的妓女来得可人,懂风情。

赵明贵见他张嘴就是妄自尊大的话,心中很是鄙夷。这个粗胚!他不露声色的在火塘边坐下,说道:“你说得轻巧!就算是几百个倭寇也够我们喝一壶了。”

“有话快说,”金大海不满的一挥手,“老爷等我回去说话呢。”

“有东西吃没有?我饿了。”赵明贵走了半天道,早就腹中空空了。有心要在这个粗坯面前装装乔。

金大海只好叫人拿来酒菜。荒郊野岭也没什么好吃的,就是农家的土酒和打猎的野物。

两个人一边吃喝,一边谈事。

赵明贵将目前城里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特别说明自己的“石人流血”的把戏和散布的谣言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效果,现在城里人心惶惶,包括白马队的人都有动摇的迹象。

“……然后呢?”金大海追问道。

“然后?然后就得看你们的了。”赵明贵说道。

“朝廷的军队什么时候到还不知道,现在就发动义兵来不是找死么?”

“你懂个屁!”赵明贵把嘴里的野鸡骨头一吐,“我说得不是这个!现在城里人心惶惶了,得再下点药才能叫他们进一步乱起来,不然大家等了几天看屁事都没有,我前面做得这番手脚不都白费了?”

金大海一想的确是这么回事。点头问道:“你打算怎么干?”

“你去回禀老爷,就说最近得派人在济州城里城外搞他几家伙。烧几座房子,再干掉几个倭髡,再把金勇柱这伙帮着倭髡做事的杀几个儆儆猴……”

“我当什么事情,这种小事你们在城里自个干干不就是了——还要去扰动老爷!”金大海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这些都是小事情,根本无需自己带人去办。

“放你娘的屁。”赵明贵冷笑道,“你说得轻巧!你以为倭髡都是吃素的?他们一个个鬼得很,关防也严实。光靠我们几个在城里搞,一百年也不成!你们这些人平日里老爷好吃好喝的养着,这会要见真章了就下软蛋了?”

金大海是个粗坯,被他几句话一激来了气性,大大咧咧地说道:“你放心,只要老爷一声令下,叫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二话!宰几个倭髡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别得不说,我这手片箭,管教倭髡来一个死一个……”

他自吹自擂,赵明贵打断道:“你别吹了。快回去向老爷禀告!事情急,明天派人送个准信到城里来!”

“成!”金大海点头,“还送到妓房?”

“不行,妓房人多眼杂,恐怕倭髡早就注意到了。你派个人带点干牛筋什么的到我柜上就是。”他停了下,又叮嘱道,“带口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