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12 字 | 编辑本页

刘富卿听取了嘱托的汇报,大致已经明白那个小村是敌人的联络据点,当即命令派出一个朝鲜人嘱托的小组 24 小时监视该地。

和李万姬的谈话也取得了很多新情况。李万姬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什么,但是提供了朴德欢和赵明贵过从甚密的情报。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曾经偶然听妓房里的姐妹说过:朴德欢交上好运了:金老爷要把自己的孽女下嫁给朴德欢。

光凭这点,朴德欢的头号带路党生涯就算是没了。刘富卿知道此事没这么简单。刘富卿深知权力寻租的奥妙,朴德欢掌握了权力拿来给自己捞好处不足为奇。但是现在看来,经济问题下面还有政治问题。

以他目前的地位和能力来说,金老爷不会在他身上下这么大的本钱。他打开文件柜,找出朴德欢的卷宗夹。里面已经搜集了不少告密员汇报的朴德欢的“经济问题”的材料。他仔细的核算了一番,认为金老爷从前支付给他的代价已经很可观了,完全犯不着再倒贴一个女儿给他。

孽女虽然地位很低,到底也是金家的人。一旦联姻就意味着双方家族的利益开始有所捆绑。这是件很奇怪的事情。要知道,临高那里,元老院是待了二年多,打败了广东全省兵力的围攻才有这样的事情的。

这位本地的土皇帝金老爷这么积极,实在让人觉得可疑。

刘富卿考虑了片刻,把对朴德欢的监视范围扩大到他在妓房接触过的所有人身上,最后,他把包括朴德猛也列入了监视名单。

随后他带着掌握的去见了冯宗泽。

冯宗泽翻看了下,当看到朴德欢的名字不时出现的时候,他的眼皮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他不由得猛得敲了一下桌子:“朴德欢!真该死!”

他不是不知道朴德欢在经济上有问题,但是抱着让人觉得给他们干活有汤喝的念头,一直没多加过问,认为自己给了他大恩,他应该会适可而止。没想到朴德欢会这么大胆!居然还牵扯进了“反革命暴动”。

想到自己对朴德欢的信任,冯宗泽颇有被叛卖的感觉。他脸色阴沉着不说话。盘算着要不要立刻把朴德欢抓起来。刘富卿小心翼翼地不说话。半晌,冯宗泽才开口问下一步政治保卫总局打算怎么办。

“我们已经安排好了监视的人员对以下这些人进行监视。”他一五一十的汇报了具体的监控措施,“一有异常情况马上会我会马上向您汇报的。”

刘富卿走了之后,冯宗泽赶紧去找薛子良,把情况和他说了一番。薛子良受过反游击战、反暴动的专门训练,根据情报他判断出对方很可能会在近期采取行动。

“敌人已经抢了先机了。”薛子良说道,“我们对他们想干什么还不清楚。不过,从他们散布的谣言来看,敌人很可能会采取一些大规模的恐怖行动来进一步渲染气氛……”

“你是说人体炸弹?”冯宗泽的脑海中立刻浮现了各种 21 世纪的新闻画面。

“不,他们没这个能力,连概念都未必见得有。”薛子良摇头,“最有可能的是纵火和投毒。”

这两种方式较为简单,而且能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

“我来发布命令即刻升级警戒程度。”薛子良从墙上摘下枪套,“升级到橙色。”

橙色是“即将发生袭击”的预警状态,除了在第二次反围剿前一度在临高发出过之后还从来没有发出过。

预警发出之后,南宫无敌立刻下令在水井、粮库等重要建筑附近增派哨兵和游动哨,所有归化民都接到了提升戒备等级命令。根据事先准备好的预案,一旦发出红色警报,全体归化民都要手持武器到指定地点集中或者在原地进行戒备——全城“外松内紧”。

另外两个县也接到了提升警戒水平的通知。冯宗泽知道,以己方的实力来说,不会发生什么动摇根基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万一发生了比较严重的损失,自己就会颜面全无。

今天是星期天——自从“大宋”到了岛上之后,他们就开始推行一套与大明完全不同的历法制度,还采用了每七天一轮的周作息制度。当然,不管是归化民还是本地的奉公队,都没有星期天休息这码事,不过每到这一天,不大要紧的部门和工地上的工作时间一般都提前二个小时结束工作,当天城里也会组织集市,销售各种从香港运来得“澳洲货”,主要是各种日用品和棉布、绸缎。山民和牧民们也会把山里的各种土产拿出来销售。

组织集市,活跃市场,是元老院在地方行政中的一贯做法,不仅是为了就地获得当地的物资,增加当地百姓在经济上的依附感,还有了解各种讯息的作用。

这个星期天也和往日一样的热闹。街市上的人比往常多得多。店铺和饭铺早早的开了门。新开张不久的饭铺里人声鼎沸,几口大锅子架在沿街的院子里,煮着杂粮米饭和大酱汤。一个个瓷缸里装满了红彤彤的泡菜——这种由“倭髡”带来的口味新奇的泡菜立刻征服了当地百姓,很多人都开始学着制作“大宋泡菜”。岛上对红辣椒粉的需求顿时直线上升。

这家饭铺和附近的几家杂货铺都是冯宗泽指示本地的朝鲜带路党开设的,除了活跃经济之外,目的是尝试着推行流通券。既然要推行流通券,就必须有回收渠道。否则它的信用就无法建立起来。

小商贩们用背架背着沉重的大包裹,带着杂粮、蔬菜、海产品、水果和各种土产,从四面八方陆续进城来。摆开货摊,争相叫卖。张成雪提着广东产的竹篮子,这边走走,那边看看,好像主妇买东西一样沿着货摊问价钱。

张成雪现在是朴德欢家的婢女,实际是赵明贵一伙安在朴德欢身边的棋子。至于什么金老爷的孽女下嫁之类的事情,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但是,在朴德欢没有失去利用价值前,他们需要在他身边布置一个能够时刻监视控制他的人。

自从赵明贵到山里和金大海接了头,很快就有消息送回来。说要赵明贵等人在城里动手,先是在水井里投毒,然后是纵火。但是不杀人——除非能够伪装为“暴毙”或者意外。因为要体现出“天罚”的意思来。为此,金大海要派几个人到城里来。

张成雪按照赵明贵的指示,专门到市场来窥探金大海的人有没有进城。她一会问问价,一会又挑挑东西,实则在专注的探寻带着特殊标记的人。

张成雪是赵明贵的奴婢。当初岛上瘟疫流行,她全家倒在赵明贵的铺子前,赵明贵给了几付药物救活了全家人,从此之后张成雪就成了赵明贵的忠仆。主人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一点都不含糊。

忽然她的眼睛一亮,发现前面来了三个背着背架的小贩,走在前面的一个很年轻,最后的一个却是瘦骨嶙峋的老头,中间却是个壮年人。从表面看和周围从山里来得山民们没什么两样。

张成雪赶紧朝着他们的脚上看去,三个人都用青色的布条束着裤口,穿着草鞋。草鞋的绳上不显眼的染出一段黑色。

她赶紧站到一边,看着他们找了块空地,铺开包袱皮在地上,开始叫卖起。他们卖的是山里的蘑菇干。张成雪赶紧上去问价,又装模作样的挑了很久。买了一些回去。

这三个人卖完了蘑菇干,去饭铺里饱餐了一顿大酱汤泡糙米饭,又在茶铺里坐了半天。天一黑就溜到了赵明贵的铺子里。

金五顺穿着新发得归化民制服,挎着个挎包,束着帆布武装带,雄赳赳的走在路上——她的头发已经剪短了,看上去和女归化民没什么两样。金家父女两人因为“觉悟高”、“不动摇”,已经被正式的列入了归化民干部的编制。不再是编制外的带路党“临时工”了。

金五顺现在是“妇女从事官”,原本冯宗泽准备送她和一批“青年积极分子”去临高学习,不过眼下形式比较紧张,就暂时把这事搁置下了。不过金五顺早就在和其他归化民干部的交往中知道了不少临高的事情,对这一“圣地”充满了向往。

她带着一队奉公队员去城外的马圈,尼克那里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为此每周都要征发一批奉公队员去马圈帮忙干各种粗活:打扫马舍,铡草、割晒干草等等。还要帮忙平整土地,开沟……准备用来种植优质牧草。

把奉公队员送到了马圈,她自己到了马场外围的一座小房子——这里新修了一座塘坝,用来蓄积山里流下来的泉水,再用渠道将清水送入马圈供马饮用。为此设置了水闸和看守水闸的小房子。

金五顺的兄弟金六顺就在马场负责看守水闸,她走近的时候,金刘顺正在水闸上擦拭铁制的转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