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案

第五卷「进入」 | 吹牛者 | 约 3112 字 | 编辑本页

薛子良虽然没有头绪,但是要在第一时间消除影响还是知道的,当下关照金勇柱带几个人去清理石像,随后将周围土丘上的树木杂草清理一番。

但是事情却不像他清理环境那么容易,谣言很快开始发酵起来了。

傍晚时分,天气忽然阴沉起来,乌云密布遮住了星月,岛上刮起了大风,开始下起细密的雨。在这阴暗的夜晚,济州城里城外的奉公队、朝鲜百姓住宅、店铺,甚至奉公队和白马队的宿舍里也刮起了一股阴风。

谣言四处传播,说石人流血是因为倭髡倒行逆施,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引起了神怒。眼见着就要给岛上降下大灾了。不知来由的怪声就是先兆,现在更是天昏地暗,星月无光。石像是因为哀怜百姓才五官流血的……

种种谣言在四处散布,李朝的百姓们、官奴婢,受够了压迫和禁锢,心态上一时还转不过来,加上那些爱传言的人都在四处传播着谣言。他们神秘的交头接耳,信口雌黄的传播着,不时的根据自己的想象添枝加叶。越传越玄幻。他们在谣言中惊魂不定,感到岛上面临着灾难,整个济州城和周围笼罩着恐怖的气氛。

元老们对这件事很注意,冯宗泽听到谣言之后立刻召集元老们开会,就如何应对做了讨论。会议上大家一致认为这个谣言来得蹊跷,看样子应该是带着很强的政治目的。就谣言的内容来看,应该是岛上的李朝余孽干得。

冯宗泽在济州岛一直顺风顺水,干得有声有色。特别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济州弓箭产业”最近几个月的成绩斐然。从朝鲜半岛交易回来了不少粮食(虽然以杂粮为主)和高丽参。高丽参虽然元老院没什么用处,但是能作为转口贸易商品——日本和大明对高丽参的需求都很大,价格高昂。

不过,朝鲜的弓箭需求是有限的,虽说为了防备东胡再犯,朝廷一直在加强军备,但是李朝军队的总体装备水平不高,人数也很少。因而冯宗泽一直在考虑开发新市场的事情。比如满清。

济州岛作为东北亚地区的一个海上节点,借助便利的洋流和风向,完全可以涉足中日朝三方贸易。冯宗泽可不甘心仅仅当一个养马基地和贸易路线上的补给口岸。他和刘翔之间写过好多封长信,就如何发展“地方产业”的问题深入的交流。

现在济州岛要人有人,要地有地,带路党们虽然言语不通,但是办事十分给力。当地治安又很平静。至于其他元老们:南宫无敌、薛子良、李海平和尼克基本只管自己的业务,不管民政。冯宗泽大事小事一把抓,走起路来都扬风带尘,只觉得自己主角光环熠熠生辉。正野心勃勃的想找个机会到企划院去“跑部”,准备给济州岛搞点工业项目来。这会忽然冒出来一个“敌对分子集团”让他犹如脑袋上挨了一棍子般。

倒不是害怕,而是感到出乎意料——原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中”,没想到敌对分子已经在暗地里布起局来了。自己居然茫然无知到对方开始动手了才知道。

一想到万一敌对分子来个“济州大暴动”,自己回临高去可就大大的难看了——元老院里的一帮子有事没事都要踢几脚的“反对派”,到时候又得开“听证会”

……

冯宗泽第一反应是要立即“破案”,但是回想起来,自己的内保工作在基本上就没怎么过问过,最近二个月一次都没接见过政治保卫局特派员……想到这里冯宗泽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济州前委在会议上决定采取一些预防措施。同时要借助这一机会狠狠地打击敌对分子的气焰。在冯宗泽的坚决要求下,决定由他主抓这一工作。

会后他马上关照传令兵将政保局的特派员刘富卿叫来。

政治保卫局派遣到济州的有一个工作组,他们的工作主要是负责对山东转运来的难民进行甄别和“可靠性评估”。

赵曼熊在内部通报中特意指出:发动机行动中的最大问题是在转运来得难民中有可能会带入一些民间教门中的骨干分子。所以在屺姆岛上就有临高天主教和新道教两大门派进行“清洗异端”。济州岛这里的政治保卫工作组进行“复查”。不但要从难民中揪出漏网之鱼,还要从已经改变信仰的前异端分子中寻找有没有接着改变信仰进行潜伏的人。

因而济州岛的政治保卫小组工作非常的繁忙。主持工作的特派员刘富卿是一名归化民干部。曾经是南京刑部的一名书办,因为在案卷上舞弊坏了事被充军到雷州卫所,第二次反围剿胜利之后,此人从徐闻渡海到临高来“投髡”。

此人在净化营里被发展为告密员,因为工作出色,从净化营地里当了一年多专职告密员。经过训练班的培训之后再被派遣到儋州组建政治保卫局侦察网,因为工作表现出色,这次被派遣到济州岛当特派员。

“政治保卫总局军士长,济州特派员刘富卿奉命前来报到!”

门口出现了一个形容猥琐的半老头子,原本应该很有气势的话从他嘴里出来变得有气无力。

冯宗泽将案情简单地做了介绍,要他尽快破案。

“你知道,我对内保工作还是很重视的。这个案子出来也好,要把我们的工作做得更扎实一些。更仔细一些。前阶段我指示你们的要搞好侦察网布局的工作怎么样了?”

刘富卿有些诧异,因为他已经有二个多月没见过冯首长了——就是刚到的时候被接见过一次。要说有什么具体指示,这二个月更是一次也有。好在他的业务主要是接受政治保卫局的直接领导,冯宗泽管不管这块他都能够按照发来的命令和工作手册按部就班的工作。

他到底是公门老吏,修炼成精的老狐狸,几个念头一转就已经明白过来了。岛上出了“反革命集团”,而且已经付诸了实际行动,冯首长这几个月却对政保工作没有什么指示,对景起来岂不是很难看?当下心领神会,马上大声说道:

“报告:冯首长的口头指示我们已经都执行下去了,请首长放心!”他接着汇报了些情报网的布置和发展工作。因为济州岛的原住民是朝鲜人,所以他目前主要是从当地带路党和难民营中招募告密员,组织告密网络。

“关于这件案子——”冯宗泽觉得对方很知趣,点了点头,“就命名为 3.15 专案。你们有没有方向,有可疑人物吗?”

“报告首长,有的。”刘富卿说道。他随即报告说济州城内的妓房有很大的问题。

“……商人们经常在里面聚饮,一些岛内的大地主、牧主的亲信也在其中频繁活动。三天两头的会客宴请,还有就是某些本地人干部出入也很频繁……”

说到这里他稍稍止住了话头。有关本地“带路党”的“不当行为”,在每周的内保例行报告中都有涉及。但是这位冯首长始终没有具体的指示给他们。他为此专门将材料汇报给政治保卫总局,但是从午木那边并没有就此给予他命令。

冯宗泽一听说有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着急质问道:“这种事情怎么不及时向我报告?”

刘富卿赶紧说道:“我在每周给首长的报告中都汇报了,首长有一次还做了口头指示,首长工作太忙,大概有些记不清了吧?”

冯宗泽心想这是哪门子事?随后他马上明白刘富卿前半句肯定不假——只是自己最近忙着“经济建设”,事务繁忙,很久都没有仔细阅读内保的每周报告了。

至于后半句,那是百分百的假话——冯宗泽想。这家伙果然是个官场老油子。他沉默了一下,说道:“这案子你就用心去办吧。就从妓房下手。我会关照各部门全力配合你的”

“明白,首长!”

刘富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在难民营外的一座逃亡商人的宅院里。他关照人将金五顺传唤来,向她仔细的询问了当时的经过、她认识的在场的人和说话伙计的长相、特征。随后又根据她提供的在场人名单依次传唤问话。从各个角度了解了下当时的状况,同时进一步扩大掌握在场人员的名单。通过不断的传唤在场人员,很快就搞清了这个说话的人是济州城内一家弓材行的伙计,叫崔昌珉。

刘富卿马上传来了济州的户房吏,询问这家弓材行的东家是谁。

这件事其实他可以直接问朴德欢。但是刘富卿掌握的材料说明朴德欢的问题比较大——他在妓房出入频繁,而且和岛上的一些大商户、大地主的来往很密切。慎重起见还是不惊动他为好:如果他有问题,那是打草惊蛇;如果他是清白的,未免会引起冯首长的不快:朴德欢现在是首长面前的带路党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