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之行(五)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28 字 | 编辑本页

检查下来,确认黄天宇没有性命之忧,才回过身来,对跟过来的客栈的一个管事痛斥道:

“你们这是什么客栈!贼窝!”

管事的过来,一脸苦色,只是作揖:“总是小店的不是。请几位客官息怒。”

侥幸!刘三心想,这次能把这芊芊抓到免得出差成了出丑,算是很偶然的了,也多亏了高弟。

酒宴散了之后,刘三带了书翠进屋去。宽衣解带,自有一番风味。书翠对他是竭力奉承,两人鱼水相得。几番鏖战之后,刘三已经觉得有些疲乏,正待去梦周公,忽然有人敲门——却是周弟。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乱跑作甚?”刘三不高兴的训斥道。

周弟却往里间望了一望,才小声道:“刘大夫,今天来唱曲的女子来路不正!”

说人“来路不正”,必然是歹人了。刘三顿时警觉起来。毕竟论到对本时空的社会经验,高第这市井小儿比他们可要经验丰富多了。

“你等下。”刘三回进屋子,随手拿起件衫子穿上——他倒不怕银钱被盗,大笔的款子和贵重物件都存在柜上了。就算书翠是个歹人,最多也就偷走些零星银子铜钱。

“老爷去哪里?”书翠香肩半露,正躺在被窝里,见他要出去,问。

“去洗个澡,热坏了。”刘三随口敷衍着,出了房门,小心的反锁上。

这里是走廊,不宜说话,刘三便带着高弟到了角落里。

“怎么回事?”

“今天我到城里去,听到个消息,说广州城里最近出了好几桩先放药,麻翻了人之后再偷客栈客人的财物的事情。因为没按规矩拜码头烧香,县里的快班差人私下查访了一番,听闻有个说官话的外路女子颇为可疑——这个人大概是独脚大盗,本地那些贼头子居然不知道她的来路!”

“等等,拜码头烧香?”

“嗯,扒手、小偷、放鸽子的……不管哪类江湖人物,只要在本县地界上讨生活的,照规矩要孝敬县里的快班头儿,要不然就要立脚不稳,轻则赶出去,重责抓到衙门,不死也得脱层皮。”

“真黑。”不过这不是讨论明代吏治的时候,“这贼?”

周弟点点头:“我听伙计说了,老爷们点了卖唱的女子,我也是无心,听得一个伙计说,其中有个外路的女子,说得是官话。两厢一想,就起了疑心。便又去和店里人打听——一打听,才知道事情不对。”

“怎么,书翠是贼?”

“书翠倒不是贼,她是在店里挂过号子,交过分子钱的。”周弟擦了下脑门子上的汗,“可是到黄首长屋子里的那个,就是没在店里过过来路了。”

“在外面要叫掌柜。”刘三皱起眉来,“是芊芊?”

“对,这个芊芊今天是第一次做生意。她是跟着书翠来得。听说是她新收的姐妹。店里要她挂个号子,这芊芊说下次再挂就是了,就赖掉了没挂号子。”

刘三点点头,光这些还不能说明什么,不过起码书翠没有大问题,芊芊很可疑!

“你和陈同两个,去黄天宇的屋子门口盯着!”刘三说,“我去见管事的,叫他们一起出力防备着。”

没想到周弟的推测果然成了事实,夜深人静,芊芊背着个大包裹从屋子里一出来,就被等候在外面的人抓了个正着。

这芊芊虽然瘦小纤弱,手上还有些拳脚工夫,周弟和陈同刚上去就给她打了马趴,后来还是店里的护店镖师上来,才把她打倒捆上的。捆上之后还不消停,不断的乱踢乱叫,外加撕心裂肺的尖叫。惹得各屋子的人纷纷出来围观,镖师一索子套住她的喉咙才算止住了。

“这事都是小店的不好,巡查不严,让歹人混了进来,惊吓了各位客官,”管事一个劲弯腰打躬赔不是,“这样,几位的店钱全免,贵友若是要请大夫开方子,一切费用也由本客栈负责,本店另行办酒给诸位压惊……”

“这事一会再说。”起威如今等于也是穿越集团的产业,所以他对追究责任不怎么感兴趣,“你们先出去吧,我要好好的问问这个女贼。”

听到他要审问芊芊,管事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怕不大妥当,放走或是报官,都是客人您一句话,只是私设公堂……”

“谁要私设公堂了?”刘三心想我又不是 SM 爱好者,乘机过瘾,“放心,我就是想知道下她用得什么药,好救治!”刘三顿了一下,“你若是不放心,也可以在这里一起看着,也算做个见证。”

“是,是,”管事只得答应了,“老爷们只管问,小的就不参与了。是放人是报官,到时候请老爷们给个准信,小店照此办理就是。”

当下让伙计把桌子上的残肴剩酒都收拾了,又把黄天宇的东西都归置了一番。刘三不知道芊芊给黄天宇灌了什么药物,看模样似乎是某种植物性麻醉剂:神智清楚,就是肢体和口舌麻木。中医解毒,无外乎甘草绿豆,当下吩咐人先去抓药熬汤,又叫人取了盆井水来,在黄天宇脸上喷洒,看他慢慢的已经有了回应,想来应无大碍,一会就能自己回复过来。

“他没事的,”坐在地上的芊芊说,“中了‘极乐散’的人,最多一个时辰就回复过来了。本姑娘有好生之德,不会害他性命的”

“这害人的毒药,还叫极乐散?”刘三嗤之以鼻,“是药都有毒性,用得过了,就算不死,落下个残疾,岂不是害人一生?若人有父母子女,这罪孽可就大了!”

“哪那么容易就死了,都用了几百年了!再说祖上传下来就叫这个名字,又不是我取得!”

“你祖上干这缺德事,还取这么好听的名字,真是缺德缺到没屁眼了。”大概是因为从事职业的关系,刘三对利用药物害人的事情深恶痛绝。

“哼,你敢辱我先辈,看我爹不把你的屎都打出来!”女孩子犹自嘴硬。

“你爹该把你的尿打出来!”刘三恐吓道,“不过你爹多半和你一样,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我就代他把你的尿打出来……”

“你敢!”眼见刘三挽袖子,眼睛在四处瞄来瞄去,看样子是要找刑具。芊芊到底是年轻的女孩子,没经过多少风浪,失手被抓之后不过凭着一股底气硬撑着,眼看自己恐怕要皮肉受苦,心里大急,冒出句:“你打我会后悔的。”

“哦?为什么要后悔,”刘三乐了,“你不过是个女贼罢了。就算我不打你,一会报官拉到衙门去,县太爷一升堂,先剥掉你的裤子打二十大板……”

这下芊芊急了,小脸涨得通红:“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你说要把本姑娘怎么样!”

“不怎么样,一会送官。”刘三打定主意,既然麻醉药无大碍,这个芊芊的留在手里也没用。放掉的话,万一她尾随着企图报复就麻烦了。干脆明天叫店里送官,关她个几天,自己也就跑远了。至于这小丫头到牢里会大吃苦头,这就不是他来管的事情了,怜香惜玉也得看对什么人。

“哼,还敢送官。”芊芊鼻子一哼,满脸无谓的神情,“到时候只怕是你们自己倒霉。”她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本来本姑娘不想吓你们的,既然这么不识趣,只好怪你们自己了。”说着把腰肢一摆,“叫书翠到我怀里拿个锦囊出来!”

刘三示意了一下,书翠赶紧过去,从芊芊的怀里掏摸了一会,取出个小锦囊送了过来。

刘三留了个心眼,接到手里先捏了一下,里面硬邦邦,沉甸甸的,似乎是块铁片之类的东西,再看封口是用抽绳的,应该不会有什么机关。轻轻抽开绳子,从里面掏出一块小小的铜牌子,制作的颇为考究,上面有两行填金粉阴刻宋体字:

朝廷心腹

边事股闳

刘三的脑袋轰了一下,立即石化数秒。

妈妈咪呀,这是锦衣卫啊!

刘三虽然是搞中药出身,不搞明史,但是穿越集团里有几个人见天都穿着印着这八个大字的文化衫在百仞城里晃荡,这八个字的含义五百人里尽人皆知。

怎么招惹上这特务组织啊。刘三暗暗叫苦,于鄂水曾经把锦衣卫列入特别危险的官方机构,提示大家在进入黄区和红区的时候要特别小心。

黄天宇这时候麻木感渐消,也凑了过来。

“老天!”他惊叫了一声。

“怎么?怕了吧!”芊芊洋洋得意,“还不快给本姑娘松绑,再跪下磕十几个响头,本姑娘就饶了你们。”

黄天宇紧张的小声问道:“刘三,怎么办?这下麻烦了!”

“嗯。”刘三点了点头,这块牌子做工精湛,不大可能是假货——虽然他们也没见过真货。如果是真得得罪了锦衣卫人员,后患无穷,不仅危及他们自己和此行的任务,还会影响到穿越集团……刘三杀心大起——不如干脆杀了她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