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之行(四)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094 字 | 编辑本页

他谢绝了书翠要给他再找位姐妹来的好意,却叫伙计送了条子出去,想来另有相好相约。刘三抢先一步,把书翠领走了——有了黄天宇友情赞助的安全套和包里的酒精棉,他的胆子忽然大了起来。

“小黄,你要好好爱惜这位,嗯,小朋友——”刘三喝得有些微醺了,自领着书翠回房去了,顺手把房门带上。

黄天宇暗暗叫苦,刘三啊刘三,你个吃中药的,还真是会挑,把个萝莉塞到我手里了。老子虽然自称萝莉控,明目张胆的性侵犯萝莉还是没这个贼胆的。

正在纠结中,芊芊已经斟了一盏酒,还解下衣襟上的一块粉红手绢,擦一擦盏口的酒渍,才双手捧到他面前。

虽是风尘女子,举止倒是温柔文静,黄天宇越发有好感,拉着她的手问道:“你今年多大?”

芊芊有些忸怩地笑着:“问这个干吗?”

原以为她听不懂自己的夹生广东话,没想到这女孩子开出口来,却是一口类似现代南京话的官话。能够交流,黄天宇心情大好:

“怎么,有忌讳?”

“没有忌讳。”芊芊答道:“奴婢十五岁了。”

十五岁,算是幼女还是少女?这真是个难以解答的问题。记得于鄂水说过,十三岁以上的女孩子在古时就算是成年了,嫁娶自便。十五岁,估计小孩都有一二个了吧。不过转念一想,要在现代时空,芊芊还在读初二……加上她拿纤细的腰身,平平的胸脯,外加楚楚可怜的大眼睛,让黄天宇实在没法推倒。

不过,送上门的肉不吃,岂不是暴敛天物。黄天宇心中天人交战,极其惨烈。

隔壁房间的这时候的动静已经起来了,隐隐约约的能听到女人的娇喘呻吟,时而还有刘三那浑厚的中音吼叫。

正犹豫不决,芊芊已经倒了酒,用手帕托了过来要他吃。

“不吃了,吃的够多了。”黄天宇笑着推辞,他的头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

“哼,你就吃了吧。”这女孩子忽然摆出一副“不吃也得吃”的模样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黄天宇面子薄,不免又吃了一盏下去,所谓酒壮人胆,更壮色胆,虽然眼前的少女象个没发育的孩子,还是不免伸出魔掌去。没想到这一伸之下,却浑身酸软起来。身子不听使唤的直往下坠。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不好!”于鄂水给大家上社会民情课的时候种种江湖勾当一一浮上了脑海……

芊芊看到如死猪一般瘫倒在地的黄天宇犹自用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得意的“哼”了一声,脑袋往上一仰,抬腿就蹬在圆墩上。

“任你奸如鬼,还是喝了老娘的洗脚水!”

口中自称“老娘”,实则脸上的神情还很稚嫩,看着一动也不能动的黄天宇,她的脸上露出了好玩的神情。

“好吧,让老娘来看看你这大叔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说着把裙子角往腰带上一塞,动手翻起黄天宇的包裹来了。黄天宇手足酸麻,不能动弹,心中暗暗叫苦:老子没开到荤不算,还遇到个女劫匪。还好这次出差没带什么现代物品来,更没带武器,不然损失可就大了。

“咦?这是什么。”芊芊从包裹里翻出一个玻璃瓶子来,黄天宇认得,这是他带的辣椒酱,还是老干妈的。最后一瓶了,准备带路上吃不惯当地饮食的时候拿它下饭用的。只见这小姑娘张开五爪金龙,把个瓶子握在手中,颠来倒去的研究了好一会,又在床头板上敲打了一番——黄天宇心中大急,他倒不怕这女孩子从瓶子上发现什么端倪,上面的标签在 D 日前就按照执委会的统一部署撕毁了,而是怕打碎了——打碎了可就没了!

最后,芊芊终于把盖子打开了,大概是没见过这样的螺旋盖子,好奇的端详了一下。看到眼前这满满一瓶通红混合着油脂的植物碎末,散发着特殊香气的东西,芊芊忍不住伸出舌头,在那层油汪汪的表面上舔了一下。马上皱起了眉头,连连“呸”“呸”——明代红辣椒才刚刚传入,很少有人食用,看来她不习惯辣味。

“你好歹也拿个手指蘸蘸吧,哪有直接舔的,这还叫我怎么吃——”黄天宇暗暗骂道。

辣椒酱不好吃,芊芊随手把瓶子放到一旁,又翻出了黄天宇的内裤汗衫袜子,芊芊居然也好奇的端详了一翻,居然把黄天宇的一件新汗衫和几双锦纶袜子给留了下来,其他都丢到一边。包裹里的一包碎银、铜钱是发给他的出差零用,女孩子也就毫不客气的塞到了怀里。

最后,翻出一瓶番茄酱来,这也是他带着准备蘸馒头吃的。有了刚才开辣椒酱的经验,芊芊很快就打开了,照样舔了一下。

芊芊的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还砸吧着嘴,似乎在品味这种即酸又甜的滋味,忽然,她眉开眼笑,把瓶子包了起来,看起来也准备占为己有。

黄天宇暗叫倒霉,这贼孩子怎么什么都要啊,连老子的汗衫都要,只听说有男人有好女人原味内衣这口的,没听过女人也喜欢这个调调啊。

最后,连黄天宇带得准备记东西的圣船牌笔记本,铅笔都给她一扫而空。拿黄天宇床上的床单做包袱皮,乱七八糟的打了个大包裹,刚往身上一甩,却立马散了架,东西掉了一地。

“真是得!”芊芊跺了跺脚,脸上露出焦躁的情绪来,赶紧蹲在地上收拾东西,不一会,忽然门外有人喊:“黄掌柜!黄掌柜!”

黄天宇一听大喜,总算有人来了,苦于身体软乏,舌头也象掉了筋一样,喊不出声来。只是勉力摇晃着身子,期望把座椅推倒撞出响动来,让人发觉房中有异。

“别动!”芊芊蹲下来,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小匕首,寒光闪闪,直指他的咽喉。黄天宇吓得一身冷汗,僵住不动了。

“黄掌柜睡了,有什么事吗?”芊芊高声回应道。

“柜上来收酒席的……”

“不用收了,明日再来收吧。”

“是。”门外的声音渐渐远了。芊芊吁了一口气,收起了匕首,说:“对不住啦,黄掌柜,不是我有心要抢你的东西,实在是出门在外没法子了。见谅见谅,至于书翠姐姐,是我骗了她的,你可不许把她告官哦!不然,有你好看的!”说着威胁性的又对他扬了下拳头。

黄天宇此时只好自认倒霉了。幸好损失也不大。这芊芊不管是那路神仙,还是请她赶快滚蛋为好。

芊芊吹灭了蜡烛,又蹲在黄天宇身边停息了片刻,一阵阵奇特的幽香飘过他的鼻端,让他不合适的心痒难奈起来——这是不是所谓的处子的香气?还是自然区的那些变态所谓的人体化学合成物?正胡思乱想,芊芊大约觉得外面人身已静,站了起来,悄悄的开门走了出去。

这活祖宗总算走了。黄天宇越想越不甘心,刘三大概这会还在和书翠大战三百回合吧。这小子还有老婆呢,我连女朋友都没有一个,生活秘书又不肯兑现;平时住的是集体宿舍,还限制用电——真是连自己打手枪都没有个好环境。好不容易出差混到个出来腐败的机会,又挨上这么一回事,怎么这么命苦啊,正在自怨自艾,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闹,跑动和打斗的声音,接着又是女人的尖叫。灯光也亮了起来。

正犹疑间,房间的门被撞开了,只见陈同冲了进来,喊道:“黄掌柜!黄掌柜!”,巡视了一圈,见他倒在桌子底下,赶紧把他拖了出来,见他手脚无力,口不能言,赶紧把他放到床上。

这边房门一开,涌进来好些个人,刘三推着书翠就进来了,书翠头发还披散着,只罩着件外衣,赤着脚,似乎是从床上被拉起来的,双手反捆,满面惶恐之色。过了一会,芊芊也被几个客栈的伙计推了进来,发髻散开了,脖子上还套了个绳圈。一大包的赃物也被提了进来。

书翠一进来就噗通跪下,连连磕头求饶:说自己不是芊芊一伙的,是芊芊主动要求和她搭伙一起做生意的,她看这女孩子可怜才答应的。只求刘老爷放过她,不要送官——“书翠愿意竭力伺候老爷,分文不取”。

刘三心想你倒还想肉债肉偿,可惜老子没这么多安全套消受了。

这边店里的管事的和伙计也替她说话,说书翠在这里挂号卖唱二三年了,从来没有做过不法之事,这次不过是一时糊涂,请老爷宽宥。

刘三知道此事与她关系不大,书翠不过是被芊芊利用了而已,便说:“你且写个服辨来!”

书翠满口答应,只是她不识字,就由伙计代笔写了张服辨,按了手印。

刘三自顾先过来翻了翻黄天宇的眼皮,掰开嘴巴闻了闻气味,又试了下他的膝跳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