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之行(六)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45 字 | 编辑本页

淡定!淡定!刘三告诫自己,事情已经发生了,慌乱不顶事,再说了,他们又不是大明屁民,宰掉个锦衣卫小崽子又能怎么样?就算看她是个女孩子,大不了绑架回去当性奴用。

想到这里,心情大定。提起茶壶,先给黄天宇斟了一盏茶,示意了他镇静下来。

黄天宇刚才被吓了一跳,这会也起了疑惑:堂堂的锦衣卫人员,敲诈勒索地方官府大户都不是难事,何必来干这偷鸡摸狗的事情?想到这里,他小声说:

“刘三,这事情蹊跷啊。”

“嗯。”刘三点头,“的确蹊跷。”

这个孩子只有十五岁。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在锦衣卫当差?这又不是古装影视剧或者武侠小说,有什么女捕快、女番头之类的人物。

“怎么样,怕的话都不会说了,哼哼!快松绑,放老娘走人!”

刘三沉吟一下,站起身来,在她面前作了一个揖:

“请芊芊姑娘见谅!既然芊芊姑娘是为朝廷办事,那是我等误会了。我等明日一早就将芊芊姑娘礼送到县衙,到时候要杀要罚,听凭姑娘处置。”

“不用了,老娘有好生之德,这会放我走就是了。”听说要送县衙,女孩子露出了一丝慌乱的神情。这下刘三更有把握了。故意道:

“不,不,总要礼送姑娘的。还要备酒给芊芊姑娘压惊,到时候还得请芊芊姑娘在百户大人面前美言几句……”

“跟你说不要就是不要,快放我走!百户大人很忙得!”这女孩子开始不耐烦了。

这下更是坐实了一点,不管这女孩子和锦衣卫是什么关系,她怕锦衣卫和他们怕锦衣卫是不相上下的。

刘三有些踌躇了,原本放她走或者送县衙都使得。眼下却得好好的搞清楚她的真实来历了,毕竟这腰牌不象是假货。

难道是偷来的?刘三摇摇头,这东西偷它作甚,就算要装假大头也太危险了。

想到这里,刘三缓缓道:“芊芊姑娘,在下可以不把姑娘送县衙,就请姑娘回答我的几个问题吧。”

“呔,大胆!”芊芊面色一变,“你们是什么人物,敢来审问老娘?”

刘三刚想说话,黄天宇示意了一下跪在一边,呆呆地望着他们这出活剧的书翠——有她在,说话不方便。

当下把高弟叫来,吩咐他把书翠带出去。暂时不放人,先扣在自己房中。

黄天宇把门关好,刘三这才道:

“不是审问,不过是想知道你的来历而已。”

“哼,凭你们也想知道我是什么人?”

“你不告诉我们,恐怕到了县衙你也得说。”刘三说,“当然了,这块腰牌你可以拿出来,就看你敢不敢了。”

芊芊的脸憋得通红:“有什么不敢的!这是真腰牌!是我从李叔叔——”她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下面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

话没说完,刘三和黄天宇都明白了。这小丫头多半是亲戚朋友之类在锦衣卫当差,腰牌大概是从他们那里弄来的,其实是见不得光的。难怪她根本不敢去官府。亮出牌子,当地的锦衣卫人员自然会知道有同行到——事情就要穿帮了。

“芊芊,你就好好的说说吧,你怎么有这牌子的?看样子你也是好人家的孩子,为什么要出来偷窃呢?”刘三做出一副温良仁厚的模样,“要真有什么难办的事情,大叔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这芊芊眼珠乱转,支支吾吾,被刘三又恐吓又诱惑,才算老实了,一一招供出来:

原来这女孩子叫李永薰,南京应天府江宁锦衣卫百户属下小旗之女。至于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远离南京的广州城:原来是个老掉牙的故事——因为爹要逼她嫁人,她就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

“……人家原本也不想偷东西的,可是钱都用光了,连人家的镯子也被偷走了,”说到这里这女孩子居然哼哼唧唧地哭了起来,这下黄天宇可就心软了。

“老刘,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小孩子一时糊涂……”

“叔叔,你就放过我吧——呜呜呜呜……”

原来还是个翘家女,刘三想这倒棘手了,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她肯定和锦衣卫有某种关系——所以送官是不行的,会把锦衣卫招来;若是放走,又恐怕这女孩子还有什么诡计——看她行事还不算老练,但是眼神狡猾的很,一看即是满肚子诡计的小坏蛋。就这么放了她,万一再放坏水怎么办?

“我看,干脆把她带走。”黄天宇建议道。

“不行,这女孩子的爹现在肯定在到处找她,我们带着个女孩子很容易引人注目,到时候就是引火烧身。”刘三否决道,“放她走。”

“芊芊,既然你是初犯,天一亮你就走吧。”刘三道,“以后可别干这偷鸡摸狗的事情了,给家里人丢脸。”

“谢谢叔叔。”李永薰这会倒是一脸无辜失足少女的模样了,“不过叔叔,芊芊现在没地方可去了……”

刘三想这下坏了,这小妞是赖上他们了:“你还是回家去吧。”

“不回去,爹爹要芊芊嫁给一个小白脸!再说了,这里离南京几千里地,叔叔你就放心芊芊一个小孩子走远路?”

汗!刘三和黄天宇面面相觑。我们和你没这么熟吧!你嫁给小白脸还是大黑脸和我们也没关系——咱们又不是来解放妇女的。

“那就姑娘自便好了。”黄天宇意识到,这妞是个祸害。

“叔叔要去哪里?”李永薰狡猾的问。

“明日进城办事啊。”

“骗人!叔叔明明要去佛山的!”

黄天宇暗暗叫苦,看来她早把咱们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了——当然也不难,只要到柜上打听一下自然就知道了。

“叔叔既然要去佛山,带芊芊一起去好不好。”

两个男人吃了一惊,她是发了神经还是有花痴?没事找两个陌生男人一起走远道?

黄天宇咳嗽了一声:“你看,我们是几个大男人,身边又没有女眷,带你个女孩子走路不方便的。”

“你们几个一看就是客商!”李永薰说,“带个小丫鬟走路有什么不妥的?”

“不是不妥,是不方便!”黄天宇恼了起来,“你就不怕我们走到荒郊野岭,把你捆了卖到窑子里去?”

“哼哼,你以为我没去过?吓得老鸨龟奴都屁滚尿流的。你们不敢的——”李永薰看起来对自己的护身符颇为得意,“除非你觉得锦衣卫都是饭桶。”

锦衣卫还真就是饭桶——黄天宇心中腹诽不已,再牛 B 的特务组织也不是一样给李自成和蝗太极给灭了。不过这话公然说出来可不大妥当。

“……再说,我觉得叔叔们都是好人。”

平白无故收了张好人卡,多少有些郁闷。最郁闷的是黄天宇。他是不折不扣的当了回“好人”。

话说了半天,绕老绕去,总是说服不了这小妞。最后刘三无可奈何:“你去佛山做什么呢?我们是去办货的,又不是去游玩!”

“我有个姐妹就嫁在佛山,我到她家去。你们就算做好事,送我一程好不好。”

刘三原想要真说服不了她,就干脆一索子捆好了,在这里开个房间让店里好吃好喝伺候几天再放她走。现在一想,这样会给起威带来很多麻烦——起威到底是广州站的产业,本来就是树大招风,再惹来锦衣卫就更不好了。

既然她非要跟着去,干脆就带上,到了佛山,管她是真得有姐妹在佛山也好,假的也好。到时候不管怎么处置她这个人,都牵扯不到广州站头上了。广州到佛山距离很近,店家说坐内河的航船不过二天时间,一路上人烟稠密,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想到这里,他点点头:“好吧,我们就带你去佛山。不过你得先写张文书,说你是自愿请我们护送到佛山的,到达之后双方就互不相干了。”

“好。”当下李永薰写了一张文书,刘三接过来吹一吹干,揣在怀里。

“现在已经三更了。时候不早了——”刘三想还得给她开个房间才是。

黄天宇道:“就让李姑娘睡我的屋子吧,我到你那里去睡。”

“也好。”刘三点头答应。

“我还有个包裹,在书翠的下处。”李永薰提出要求,“请叔叔放了书翠,让她帮我拿来。”

“好。”当下吩咐高弟把书翠放了,去取李永薰的包裹来。又让陈同去看看杨掌柜的屋子,免得惊动了他。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刘三和黄天宇就起来盥洗,先到了李永薰的屋子里。这女孩子已经换装整齐,变成了青布衣裙,朴素平凡的就象个普通小丫头,背上背了个包裹,还有个长条形的布包,和雨伞捆在一起。

黄天宇问:“这里面是什么?”

“绣春刀。”李永薰有些骄傲的说,“本卫专用的。”

“也是从你李叔叔那里偷来的吧。”

“才不是,是我爹找人帮我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