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晓宇高雄工作记 | 项天鹰 | 9/10/2021 | 约 8396 字 | 编辑本页

高雄的城市风貌与临高是两种不同的景象,几条主干道外,一排排的木屋延伸出去,在城市的边缘是一处处还在兴建的工地,热带林木环绕中,光着脊梁,皮肤黝黑的农民们正在新开垦的农田上劳作,一派热带殖民地的景象。当然了,这里本来就是热带殖民地。

高雄国民学校离海岸较远,大致在旧时空的复华中学和四维国小一带。此时已经放学了,大部分学生已经各自回家,少数值日生正在呼朋引伴地准备离开。夕阳把白色的教学楼染上了一层金色,空旷的操场上,一个高挑的女人正漫不经心地踢着石子。

“老师好!”几个赶着去踢球的孩子从她身边跑过,虽然他们都不认识她,但是从年龄、相貌气质和身高可以判断出,她不仅仅是老师,而且还是一位元老。

“看来项天鹰把这里搞得还不错。”金晓宇自言自语道。不过项天鹰实在是太缺乏审美了,这个学校里的所有建筑全都是整齐的方格子,就差让操场上的跑道拐直角弯了。“看来这家伙的强迫症还没改。”

金晓宇是来宣布元老院对项天鹰高雄国民学校校长的任命的,其实作为学校里唯一的元老,他实际上早就是校长了,只不过他的存在感太低,而且自从调来高雄之后就再没回过临高,直到第三次全体大会之后机构调整,内阁才发现原来高雄国民学校还没有校长。这回不仅是正式任命校长,还派来了金晓宇这个副校长。

其实与还在大规模建设的高雄相比,金晓宇更喜欢已经开发成熟的临高。女元老比较集中,市面繁荣,各种生活享受也好。不像高雄,只有她一个女元老长驻,哪怕想出去逛个街,既没有人陪,也没街可逛。高雄国民学校旁边只有一条小吃街,还是在学校的地皮上,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搞的,项天鹰这家伙,眼里就只有吃。

之所以主动要求调到高雄,是因为她在芳草地有了些麻烦,不是她惹的麻烦,而是麻烦找的她。高雄这边条件虽然差,但毕竟清静。

原本为了施工方便,操场和教学楼之间有一条马路,学校背后的职工宿舍完工之后,这条路就被封闭在了校园里面。从操场旁边绕过食堂,眼前出现了一片菜地。学生们劳动课的活动就是种菜,果然是项天鹰的风格,就知道吃。

金晓宇很不喜欢热闹,所以谁也没通知,自己找到学校来了,来了之后却得知项老师在给学生补课,去门外小吃街吃了碗面回来,发现项天鹰还在讲得逸兴遄飞呢,金晓宇又不想干等着,就跑到校园里闲逛来了。

高雄国民学校现在只有两个年级,五百多学生,所以校园的里并不显得局促。这次金晓宇带了一批归化民教师来,任务就是帮助项天鹰把高小部建起来。金晓宇等着见项天鹰,好赶快安排自己带来的教师的住处,谁知道项天鹰这课上起来没完了。

背后传来一阵喧闹,十几个学生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金晓宇估计这是项天鹰下课了,急忙直奔校长室。项天鹰为了视野好,把校长室设在了五楼,金晓宇气喘吁吁地上了楼,正好碰上项天鹰的生活秘书荆楚出来,荆楚愣了一下:“金首长,您来高雄了?”金晓宇喘了好半天:“项天鹰在吧?我要见他。”

荆楚急忙带着金晓宇进了校长室的外间,敲了敲内间的门:“项老师,金首长来了。”“请进。”项天鹰不紧不慢地回答道。荆楚打开房门,金晓宇不禁气不打一处来,项天鹰和一个老头各自手捧茶杯,对面而坐,正在下围棋。

金晓宇刚想损他两句,项天鹰笑道:“余先生,您输了!”老头说:“这可不对,双三是禁手啊。”项天鹰飞快地把棋子收起来:“谁说下有禁手的了,余先生您先忙去吧,我和金老师有点事。”

老头笑了笑,向金晓宇一拱手,端着茶杯下楼了。金晓宇哭笑不得,这两位居然拿围棋来下五子棋,也难为人家老头陪项天鹰玩。“项老师,你很悠闲啊。”项天鹰把棋盘收到一边:“劳逸结合嘛,我的委任状呢?交出来。”金晓宇从包里拿出委任状:“我真想把它给撕了。赶快给我带来的老师安排住处。”项天鹰接过委任状,插进文件架里:“荆楚,去收发室把新来的老师都带到宿舍去。”

“是。”荆楚急忙出门去了。金晓宇往椅子上一坐:“早知道找荆楚比找你有用,我就不费这个事了。”项天鹰说:“不找我还真不行,现在学校教务科、财务科、总务科、保卫科,一切所有科,通通没有科长,全是我管。现在初小的全职教师总算配齐了,但是十四个老师带五百多号学生,还有夜校扫盲任务,还是忙得脚打后脑勺。”金晓宇笑道:“脚打后脑勺?那你还在这儿下五子棋?”项天鹰一摆手:“这是统战工作,那大爷属于元老院外那什么人士。算了,不说这事了。高小的事好办,宿舍、教室、食堂现有水平就够用,不用新搞工程,等本期初小毕业考试之后,立刻就能开课。对了,今年芳草地的高小给我们多少名额啊?”

金晓宇愣了一下:“什么名额?”项天鹰像开导弱智少女一样:“就是高雄初小毕业考试之后,选拔到临高高小的录取名额啊。”金晓宇说:“我们都要自己办高小了,临高那边当然就不给我们留名额了。”

项天鹰说:“这样啊。不过,高雄这边现在学生宿舍很紧张,教室也不够用,光是初小的学生上课都上不过来呢,一到午饭时间食堂里挤得全是人,前两天还差点出了踩踏事故。我看,这个高小今年还是先不要办了。这次来的教师呢,就先支援一下初小和夜校,先解一下燃眉之急……”金晓宇说:“你刚才不还说宿舍、教室、食堂都没问题吗?”项天鹰一摊手:“刚才我也不知道没有芳草地的名额了呀。”

金晓宇被他气得都要笑了:“不是你自己申请要办高小的吗?”项天鹰说:“我们的高小和临高的高小教学质量能一样吗?芳草地有那么多元老教师,这边就咱们俩,原本要升芳草地的学生突然改成留高雄,这让我怎么和学生说。”金晓宇说:“可是在高雄办高小,可以让更多的孩子进高小啊,虽然不如临高高小教育质量高,总比读不了强吧。”项天鹰说:“不患寡而患不均。三四、三五这两届都是有五十人考到临高去,就这几个名额,谁考上算谁的,大家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现在突然把名额取消了,五十名以外那些原本上不了高小的人是高兴了。五十名以内那些原本要考去临高的人该怎么想?这肯定不成。”

金晓宇知道这位的驴脾气又犯了,这时候和他顶是没用的,于是说:“那你的计划是什么?”项天鹰说:“旧时空规定的小学师生比例是 1:19,但是现在我们学校的比例是 1:35,加上你带来的这 10 个人,才勉强接近 1:20,所以即便办高小,学生总数的增加也不能超过 60%。我的计划是高小招 100 人,初小再扩招 50 人,这样到明年我们的学生总数就达到 800 人左右,师生比是 1:32,也勉强应付得来。但是,这个计划必须建立在每年照旧有 50 人考去临高高小的基础上。其实每年只从高雄收 50 人这个规定就不合理,高雄和临高用的是同一套卷子,我们这边名次在八九十名的学生的成绩如果放在临高就足够进高小了。现在一些了解情况的家长也有怨言,说高小招生太偏向临高,还琢磨着要调回临高去。”

金晓宇说:“可是现在阅卷是临高的老师阅临高的,高雄的老师阅高雄的,如果完全按照分数录取……”她意识到不妥,又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这么说岂不是指责项天鹰阅卷的时候故意放水。

项天鹰倒也没生气:“对啊,所以我也不要求这个,80 人不行,这 50 人的名额总得保住吧,这么下去的话,有孩子的归化民都要跑到临高去了。”

金晓宇说:“好了好了,项校长,我是你的副校长,不是中央特派员。要名额的事你得找胡相张校去,和我说可不管用。”项天鹰嬉皮笑脸:“我在这儿算个校长,回芳草地我算老几啊,还是你说话好使。你得这么汇报,就说项天鹰非要取消名额限制,让芳草地按分数录取高雄的学生,怎么拦都拦不住。”“先狮子大开口,再慢慢落价,你想得倒美。”“驻外的学校可不止高雄一处啊,还有雷州、琼山、三亚、广州、济州、香港,都在准备办高小,要是那六位校长都像我一样折腾,芳草地的压力不会小吧。”金晓宇瞪了他一眼:“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高雄办高小已经拿了临高的资源了,这 10 个老师不是白派给你的,名额一个不减说不过去,30 人,我去找张智翔商量,不能再多了,否则免谈。没有你这样的,要资源的时候比谁都积极,让你给芳草地减轻负担就一毛不拔。”项天鹰满脸堆笑:“行行行,就 30 人,就这么定了。”金晓宇说:“我是答应帮你去和芳草地那边说,我可没说一定能把名额要下来。”项天鹰笑道:“没事,肯定没问题,胡相和张校都是很通人性……通情达理的。明天我请新同事吃饭,放心,不是公款,我自己掏钱,宿舍有什么缺的让大家尽管找萧湘要。你的宿舍在 208 号,萧湘已经帮你收拾好了……”

终于从校长室出来了,金晓宇感觉好像没吃什么亏,可是又觉得莫名其妙地不舒服,一直走到一楼她才反应过来,找上级要资源是校长的工作啊,关她这个副校长什么事?她怎么还像拉纤的一样替张智翔讨价还价?要是高雄国民学校留了在芳草地的名额,其他六所学校肯定也得留,加起来会给芳草地增加不小的招生压力,找张智翔提这个要求可是个虎口里拔牙。金晓宇这才明白,项天鹰是不想自己触这个霉头,所以把她给套路了。好在芳草地也并没有铁了心不收外地学生,只是想少收一部分,减轻一下压力,毕竟这次抽调了 50 名归化民老师支援七所外地学校办高小,芳草地的师资力量也不充裕。事先张智翔和她已经打好了招呼,如果项天鹰要的名额少于 30 人,芳草地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对付项天鹰这路货色,如果一开始就说减到 30 人,估计他就一步不让了,双方都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都不是好人。”金晓宇嘟哝道。

金晓宇并没有出席项天鹰的接风宴,项天鹰的那一套她很清楚,关心学生吃什么胜过关心教给学生什么,关心教师收入如何,住房条件怎么样,家里生活有没有困难,就是不关心他们的能力。不过说起来,她和项天鹰要是放在旧时空当小学老师,肯定也是不合格的。

金晓宇一直就不认为自己适合当老师,正相反,她非常不喜欢小孩子,纯真在她看来是麻烦,她只喜欢和理性思维的人打交道。不喜欢和人交流思想,不喜欢努力让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虽然平时她也和大家有说有笑,一点也不冷淡,但是从来也没有说过什么真正重要的话。

在旧时空,她是电子信息科学专业的在读研究生,但是来到这里,她却不想和冯诺、徐亦成他们混在一起。在她看来,如果穿越之后还做和旧时空一模一样的事,那为什么要穿越?因为大学时做过教学秘书助理和副班主任,因此她最初是在芳草地做一些辅助性的行政工作。芳草地的招生规模越来越大,但元老教师却越来越少,有项天鹰、董亦直这样外调到高雄、广州等地的,也有想方设法活动,转到行政口的,还有因为流露出鬼畜言论被胡青白或张智翔清退的。于是金晓宇负责的事也越来越多,课时安排、招生计划、归化民教师考评、学生成绩、学籍管理,都堆到了她这里,她和她的归化民团队的职责已经很接近旧时空的教务处了。所以,对于她主动要求调到高雄来,给项天鹰当副手这件事,所有人都不理解,一般认为,长期派驻高雄的如果没升职就算贬官,更何况在项天鹰来高雄之前,金晓宇原本是项天鹰的上级。胡青白和张智翔更是为了金晓宇走后那一摊子活谁接操碎了心。

其实金晓宇也奇怪,当初发动机行动的时候,原本是安排蒋佑中去济州,姬信去高雄,不知道为什么,临出发前项天鹰突然提出要和姬信换岗。项天鹰因为总是窝在自己房间里写书,而且在于鄂水和谭明那里还有兼职,不像其他专职元老教师那样一门心思扑在教学上,一直被胡青白认为有他没他都一样,派出去也不影响多少工作,所以当然乐意用他把姬信替回来。发动机行动结束之后,蒋佑中又返回了临高,项天鹰却申请直接留在高雄办国民学校,于是临高方面就给了他一个批文让他自己折腾去了,给他的只有土地和经费,最初的教师都是他自己找各个部门借调的,学校办起一年多之后才开始配专职教师。金晓宇十分不理解,在所有人都被高雄的疟疾吓得瑟瑟发抖,只有姬信那种被视为大无畏的理想主义者的人才敢来的时候,为什么项天鹰会抢这个没人要的活?如果说是为了过官瘾,可他到了高雄之后照样打酱油,校长的牌子都不急着挂。

金晓宇一时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足为外人道的理由吧,就像她自己一样。现在金晓宇正在自己的新办公室里整理档案,项天鹰这个强迫症也有好处,那就是档案非常完备,整理得一清二楚,账目更是门清。项天鹰昨天明确表示,除了后勤之外,其他所有行政工作都交给金晓宇负责,金晓宇是个没工作就闲得闹心的人,这么安排正合她的意。之所以后勤不交给她,一来是由于项天鹰一手把这个学校建起来,在这个方面比她有经验,二来是因为负责具体事务的是项天鹰的生活秘书萧湘,直接对项天鹰汇报方便一些。

金晓宇翻到一份文件,这是项天鹰下一步要着重办的工作——编教材。各地学校的教材原本是由临高统一印发的,项天鹰在临高的时候就参加了这批教材的校对。他在旧时空就是做图书编校的,校对教材是基本功,毕竟旧时空的图书出版业中,教材几乎能占半壁江山。

初小的课程分为语文、数学两门主科和历史、品德、科学、劳动、体育五门副科,原来高雄国民学校的十四名教师中,五个语文老师分任一年级的五个班主任,五个数学老师分任二年级的五个班主任,荆楚是科学老师,萧湘是品德老师,收发室王大爷是劳动老师,项天鹰自己教历史、体育两门。校长的水平很明显地反映在教学效果上,在之前两次联考中,高雄国民学校的历史成绩明显好于芳草地,语文成绩也高于芳草地的平均水平,可数学和科学和芳草地相比就有很明显的差距了。原因自然在于历史是项天鹰亲自抓的,五个语文老师项天鹰也一直在指导,但是在数学和科学这两方面,项天鹰自己就是高中生水平,学生不会了他还能辅导一下,对于老师的水平,他就只能放任自流了。金晓宇这个工科生调到高雄来,一大任务就是把数学成绩抓上去。虽然她最终还是没能改变后世每个澳宋学生都知道的“临高重理,高雄重文”的格局。

在教材的问题上,一开始是直接从临高把书送来,但是高雄吞下郑家在台湾的移民之后,教材需求量大增,不能总靠海运。今年年初的时候,国民学校附属印刷厂建起来了,从百仞印刷厂支援来几台本时空产的手摇印刷机和石印机。对于项天鹰这种在旧时空天天和书打交道的人来说,有了自己的印刷厂却只能印别人的书,这简直是不可容忍的浪费,于是他就动了自编教材的主意。数学和科学他没本事编,品德他看不上,因此项天鹰自编教材的方向就定在了语文和历史。

地方学校自编教材目前是个政策盲区。按照旧时空的经验,不可能全国上下都用一模一样的教材,尤其是现在的八所国民学校,在将来迟早都会成为高等学府,不可能没有自编教材。但是在现阶段,使用统一教材最经济,印刷、审核都更方便,而且这里面还涉及到两地学生统一考试的问题。不过元老提了这么一个对于一所学校来说很正常的要求,也不好断然拒绝,所以临高方面又拿出了对付项天鹰的老办法:给政策不给资源。让他自己玩去吧。最后的方案是,项天鹰想自编教材可以,但是要保证和临高的教学计划一致,不影响统一考试,另外印刷成本不能超过现有教材,编完之后交临高审核通过就可以正式使用了。项天鹰的团队就只有他自己和两个生活秘书,余大成和程本直一来忙着修明史呢,二来因为是旧文人,根本不许参与教材编纂。三个人就编教材,指不定编到猴年马月呢。在金晓宇看来,项天鹰这就是标准的不务正业,现有的教材里她也有一些不喜欢的地方,但是总体来看是不影响使用的。与其费心费力却搞这种没有实际意义的东西,还不如好好琢磨一下学生的数学成绩,现在学生们偏科的现象就已经很明显了。不过金晓宇忘了一点,在本时空,“猴年马月”可是个很不吉利的词,因为下一个猴年马月的第一天,也就是公历 1644 年 6 月 5 日,是旧时空历史上清军占领北京的日子。

在旧时空,无论是教材编写还是图书编校,都是以叶圣陶为祖师爷的,叶圣陶主编的人教版教材直到 1985 年之前都是全国唯一的标准教材。之所以要改成“一纲多本”,允许地方自编教材,是因为当时中国教育的地域差异性太大,学生和教师的水准更是参差不齐,人教版没法放之天下皆准。在连老师都是芳草地派来的高雄国民学校,这种差异并不存在。归化民教师的水平只不过是“教教科书”,能做到“拿教科书教”的只有他们两个元老而已。所以在金晓宇眼中,项天鹰要自编教材不是山头主义发作就是吃饱了撑的。但是金晓宇既管不着他也懒得管他,就算项天鹰想推翻内阁,金晓宇也不放在心上,她只管干好自己的事。

把账目大致过了一遍,金晓宇确定项天鹰大概是没有什么经济问题,学校的工程和各种大宗物品、教具耗材采购都是元老院的下属企业经手的,最可能有问题的小吃街是市政府在管理,从收益中分一部分作为食堂的补助。唯一还不能确认没问题的就是食堂的账目和后勤上一般的日常用品采购,500 多人的日常挑费,油水也没多大,经手的归化民可能有问题,项天鹰这个元老犯不着贪这点小钱。而且金晓宇不是来查账的,只是怕账目有问题牵连自己,后勤这一块还是项天鹰在管,就算将来契卡查出问题也没有她的责任。

金晓宇活动了一下肩膀,归整好桌上的文件,离开了办公室。项天鹰知道她不肯爬楼,把她的宿舍和办公室都安排在二楼。走廊里还有好几间教室亮着灯,那是住校的学生在上晚自习或者夜校的学生上课。金晓宇轻轻地下了楼,操场上已经没有人了,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勉强照见道路,这个学校和项天鹰这个人一样没有任何从审美角度考虑的装饰,连芳草地常见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样的标语都见不到,白天看着就像工厂,到了晚上更是毫无美感。

金晓宇忽然觉得,不应该就这么回宿舍,应该活动活动,她转了转脚踝,压了压腿,跑上了操场跑道。高雄市中心已经被划为绿区,更何况项天鹰怕死得要命,学校院墙的高度在某些地方已经可以算城墙了,还拉了铁丝网。学校的前后门又都在主干道上,有警察的岗亭。因此,元老晚上孤身一人在学校操场上活动也没什么危险,至于各种偏僻的角落,比如说沼气池什么的,虽然理论上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金晓宇还是不打算靠近。

绕着操场跑了一圈,金晓宇感觉舒服多了。不过,眼尖的她发现,操场南侧那棵苏铁旁边并排坐着两个人,看轮廓应该是一男一女。国民学校可不像旧时空的小学,全是六七岁到十二三岁的小孩,本时空学生入学年龄参差不齐,大一点的都十五六岁了,在本时空已经算是成人,该懂的早都懂了。金晓宇并不打算干涉,学生谈恋爱而已,多大点事,她可不想让自己变成学生口中的灭绝师太。

不过,那两位也看到金晓宇了,急忙站起身来,仓皇离开了,金晓宇忽然觉得,这两个人好像都在哪见过。

金晓宇不多管闲事,不代表她不八卦,回宿舍的路上,她一直在琢磨这两个人到底是谁。按理说她在高雄没什么熟人,学校的学生她更是不可能认识,难道是学校的老师?刚才光线太暗了,她也没看清两个人的长相,所以死活也想不出应该是谁,醒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走过宿舍几十米了,急忙跑回了宿舍。

教工宿舍与学生宿舍、职工宿舍并排而立,是一栋三层建筑,金晓宇和她的生活秘书住在 208 和 209。金晓宇的生活秘书叫赵萌萌,这个名字是金晓宇改的。她原来的名字叫“赵翻”,当初在女仆学校登记的时候,工作人员问她是哪个 fan,她说是“翻船的翻”,于是就被写成了“赵帆”。因此金晓宇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奇怪一个明朝的女孩子为什么会起这种在现代社会很普遍的名字。后来才知道,这个“翻”字是希望下一个孩子的性别“翻过来”,和“招弟”“盼男”这样的名字是一个意思。于是金晓宇就把“赵帆”改成了“赵萌萌”,这是她旧时空一个学妹的名字。之所以用这个名字,一是因为金晓宇觉得这个小姑娘长得很萌,二是因为她在丢三落四和天然呆方面与那个学妹不相上下,因此就只能照顾金晓宇的生活,当不了秘书了,更不像项天鹰的生活秘书那样直接能当老师用。

金晓宇洗了个澡,回到房间,萌萌已经把夜宵放在桌上了,学校食堂不供应夜宵,她到外面小吃街买了份馄饨,除了一如既往地又忘了放餐具之外没什么别的问题。金晓宇也早就习惯了,自己洗了洗勺子开吃,心里暗想,别人家的女仆怎么就那么细致周到,自己家这位,睡觉能忘了闭眼,喝水能忘了张嘴,永远都忘了带脑子。上次萌萌生病,那时候项天鹰还在临高呢,金晓宇从他那儿借了萧湘过来照顾萌萌,那才叫一个体贴入微……金晓宇忽然想了起来,刚才苏铁下面的那个女人不就是项天鹰的生活秘书吗,不是萧湘,而是荆楚。

又发现了一个大八卦,金晓宇不由得面露微笑。这件事如果发生在别的男元老身上,那可是个大事件,归化民敢给元老戴绿帽子,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不过项天鹰例外,他的秘书真的就只是秘书而已,虽然好些元老对此根本不信,但是金晓宇和项天鹰还有荆楚、萧湘都很熟悉,知道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如果说项天鹰因为某件事能被别人想起来,那就是这件事了,他是少有的几个有生活秘书还是撸党成员的人之一。

有八卦,但是没有什么新闻价值,金晓宇很快就把这件事忘了。洗漱之后,带着满脑子的蔬菜价格和水泥用量数字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