儋州匪事(五)

临高启明外传 | 聂义峰 | 约 5497 字 | 编辑本页

掷弹兵连在林子中像猎狗一般,边嗅边走,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战士们携带的干粮已经消耗过半。在前面不远处的那支土匪武装,好像是故意引着掷弹兵连在山里转圈。土匪,土生土长的的匪,自然对山里地形非常熟悉。不过伏波军有 21 世纪高精度地图加持,儋州的地图是二次大会以后才开始修订的,前后耗时五个多月,凭借着几乎零误差的地图,伏波军每每抢在土匪行动之前提前穿插到位。不过这伙土匪也不是善茬,每次都像泥鳅一样逃脱了。

胡德林皱着眉头,站在一块石头上,用望远镜观察着山沟对面的林子。他觉得有点不对劲,这股土匪显然是有目的地在和他绕圈子。自从打了两仗之后,土匪的踪影便时隐时现,连队紧追不舍,距离凤山村越来越远。按照规定,各重点行政村的驻军进山巡逻,可以和驻地进行无线电联络的情况下不得超过强行军一昼夜的路程,而无法无线电沟通的情况下不得超过可目视报警火箭的路程。胡德林算了算,如果再往前走,受山头遮挡,即便风扇粗的报警火箭打到几百米的高空,自己也很难看到了。

“部队停止前进,原地休息!”胡德林爬下石头,从地图包里拿出地图,在密密麻麻的等高线中,寻找着河流、桥梁和浅滩的符号,判断这这路土匪下一步的走向。

战士们已经人困马乏,纷纷抱着各自的步枪席地而坐,即便是体积重量都大大减小的 11 式步枪,在这森林之中也是磕磕碰碰,是不是挂到树枝之类。大家都很羡慕所有的班长和军官,还有分散连队周围的尖兵,他们拿的都是六星连珠卡宾枪,打起来比打一次装填一次的 11 式步枪更凶猛,而且枪身很短非常方便。只是射程和精度要差得多,不过林子里都是中近距离的遭遇战,看的是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投送最多的火力,射程和精度?这不是问题。

“来,你们几个,过来!”胡德林扶了扶自己的军官二号盔,把地图在石头上摊开,示意几个军官和士官过来。大家都背着枪,围在连长周围,等着连长的分析。

“你们看,如果我们的行军没有发生偏差,那我们的位置是在这里。”胡德林用铅笔在地图上涂了一个点,接着给大家对比了一下等高线和周围的地形,大差不差,“根据侦查,土匪的营地,应该就在山沟对面的林子里,就是那个山头。”,胡德林抬手指了指他用望远镜观察了老半天的绿葱葱的小山。

“现在的情况是,这股土匪很怪,非常奇怪。”胡德林看了看自己手下,拿铅笔点了点地图,“按照之前我们和土匪交手的经验,土匪恨不得看见我们就马上跑的无影无踪,除非我们人数极少,否则他们根本没有战意。这次是怎么了?我们一个连的人马,这群土匪竟然大着胆子,跟我们玩起了捉迷藏?”

“我也发现了,连长,这路土匪很怪。”九班长说道。

“你说说,对了,九班长也算是绿林好汉出身啊!”胡德林笑着,九班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是 1629 年夏季战役中被当年的杨子荣部队俘虏,后来加入了博铺公社,再后来当了兵,现在竟也成了下士班长了。

“因为我落过草,所以我觉得这股土匪有问题。”九班长脸红红地看了看战友们,大家都很认真的听,便大着胆子接着说,“当年我们那个大当家,讲究的是一击得手,绝不纠缠,一旦被官军追,马上就地拆伙,然后到其他地方另行集结。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故意时隐时现,引诱追兵,这是十分危险的。”

胡德林心里笑骂着,难怪在旧时空都管共军叫“共 匪”,以小建制单位分散突围,而后在安全区域重新集结,这是共军的拿手好戏。无论是红 军反围剿,还是八 路军反扫荡,共军的这招金蝉脱壳都让他们的对手头疼不已。胡德林鼓励地看着九班长,这个土匪班长胆子更壮了,接着说:“我觉得,土匪一定是有阴谋,要打我们的伏击。”

“我们这可是一百二十人的步兵连!不是官军!打我们伏击,那每个千八百的土匪也打不下来吧?”三排长表示疑问。

“不过九班长说的有道理,可以肯定的是,前面的土匪肯定是有什么打算的。”胡德林看了看其他人,接着问,“你们什么意见?”

“连长,会不会是调虎离山?”军士长想了想,在地图上比划着,“我们如果到了前面的山头,那凤山村的报警火箭就完全看不到了,如果土匪是故意把我们引诱到这么远的地方,那就说明他们是打的凤山村的主意,我们中计了。”

胡德林只觉得头发要把木髓盔完全顶起来,其他几个军官和士官也纷纷投了赞成票。结合这几天土匪转圈的路径来看,土匪确实是有预谋的让掷弹兵连向远离凤山村的方向运动。

“既然是这样……土匪如果打凤山村的主意,那我们就打他个回马枪!”胡德林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按照之前的工作安排,他估计秋季征粮工作应该完成第一批了,土匪这个时候一定会打粮食的主意,不惜铤而走险想玩一手虎口夺食!小样,在你胡爷爷面前你这点套路还嫩一点。胡德林心里有了打算,脸上露出了笑容。大家看连长笑了,知道此时已有谱,纷纷立正站好,等待命令。

“一排长!你带一排,继续按原计划,追击引诱我们的土匪。全连所有的转轮枪都集中到你们排,这样你们的火力对抗大股土匪完全没有问题。记住,一旦和土匪交火,必须打得凶猛坚决,不管前面的土匪是不是钓我们的鱼饵,都给我坚决地消灭掉!是否清楚!?”

“清楚!”一排长立正。

“另外,其他各排,干粮只留一天的,剩下的都分给一排。注意计算回程所需要的干粮消耗,吃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回来了。”胡德林看着一排长,摘下了自己的转轮枪和子弹盒,交给了他,“多支枪多点胆气,不用节省弹药,不过注意啊,11 式步枪能打 30 式转轮的弹药,但是反过来是不行的,小心炸了。”

“是,我记住了!”一排长敬礼。

“二排,三排,有转轮的,和一排的米尼枪互换。我们的任务是,向凤山村强行军,然后在山上隐蔽。”胡德林看了看大家,“既然土匪想跟我们玩心眼,那我们就和他们玩玩!”

林子里一阵嘈杂和忙乱,十分钟后,两支分队各自整备完毕。胡德林和二排三排,无论官兵人手一支 11 式步枪,而一排所有的军官和老兵全部拿着 30 式转轮手枪或者卡宾枪,第二次反围剿时入伍的还是半个新兵的战士继续拿着 11 式。胡德林又跟一排长叮嘱了几句,无非是注意安全,加强观察之类的废话,然后掷弹兵连便兵分两路,一排继续追击土匪,二排三排调头往回走。

带着部队快步走着,胡德林的小心脏怦怦直跳,好险好险,差一点就中了土匪的诡计了,要不是自己英明果断,自己的班排长智商爆棚,只怕这次又要来个望浦村事件了,要真这么来一次,第三营可就真的抬不起头来了,自己、老余等人只怕回临高了有狠狠一顿大餐等待着享受。

凤山村像往常一样,在伏波军的起床号声中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村民们扛着用贷款从长坡公社买来的各种“临高造”铁质工具,或继续开挖、清理沟渠,或在农技员指导下,在农场田边进行堆肥,自家有地的小地主们也带着雇工下了地,研究着“澳洲农法”里的越冬作物。和临高一样,儋州土著的农业生产水平也十分低下,在海南这个地方只能做到一年一熟,极大地浪费土地浪费劳动力,而天地会的任务,就是将一年两熟和两年三熟在全元老院治下普及。

黎村长脖子上还有紫色的伤痕,一言不发地扛着“临高锄头”下了地,他的长工们要更勤快一些,早就在准备种“绿肥作物”了。其实黎村长平时要比那几个长工和家养小子勤快的多,但昨晚上遇刺,算是鬼门关上走了一会,又连夜审讯神秘刺客,等睡觉的时候天都快亮了。可偏偏不敢打哈欠,否则嗓子就生疼。按照俘虏说的,今天大股土匪便要来找凤山村报仇,还要教训黎家的叛徒。黎村长觉得腿都在打哆嗦,眼睛小心翼翼地瞄着村子周围的山林。今天凤山村可是唱的空城计,澳洲人的战兵没有几个人,唯一的一个步兵排要护送运粮车,剩下的都是什么武装工作队的文官,还有什么“后勤保障兵”。虽然昨晚的会议上,大家都不把土匪放在眼里,可是黎村长还是害怕,他太了解黎家老二的做派了,更何况还有其他土匪参与,只怕今天的凤山村,会有一场血雨腥风啊!

警卫班长站在村寨大门的门楼上,看着村民们像往常一样去上工。原民兵连长,因为将工作上的秘密泄露给了自己的老婆,结果自己的老婆被土匪控制,造成了泄密,已经被关了禁闭,民兵连的工作由副连长接替。现在,三个民兵排分散在三条边墙上,一个个戳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站岗。村子里的后勤、卫生等辅助单位,也都分发了武器弹药,必要时加入战斗。而作为战斗力核心,他的警卫班,远远地放在了村前的木桥那里——警卫班长的计划是,一旦运粮队遭袭,民兵连马上前去增援。至于村子这边,一旦土匪来犯,警卫班在木桥处稍作抵抗便后撤至凤山农场部,同时村里燃放报警火箭。然后在农场部再稍作抵抗,就撤到村子里,依托寨墙抵抗。而这时候,所有会开枪的人要全部参加战斗,那四门小钢炮也要加入战斗。这样,不停地吊土匪胃口,同时报警火箭给他们以强大的时间压迫,逼土匪在走又不甘心,留又不敢留的状态西做出错误的决策。警卫班长知道,自己很大胆,甚至很疯狂,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豪赌,赌的就是伏波军的胡首长是一个靠谱的人,还赌的是俘虏没有撒谎。

“什么时候战斗会开始呢?”警卫班长自言自语。

突然,山里传来密集的枪声,接着一颗绿色信号弹呼地一下蹿入空中,炸出了一团焰火,警卫班长站在寨墙上,冷静地看着这团焰火,竟然还挺壮观的。他向民兵副连长点点头,民兵们按照原计划立刻各自集合起来,戴上藤盔、披上藤甲,扛着长长的标准矛,大摇大摆地从村子大门出去,一路小跑向枪声大作的方向跑去。

“所有人员,准备战斗!”警卫班长命令道。

一声锣响,村外劳作的人们纷纷脚步匆匆地往回跑。火力支援排的战士们背着步枪,把四门掷弹筒扛上了寨墙,每边一门,还有一门直接放在大门门楼上。勤务兵、后勤兵、卫生员也都拿起枪,在寨墙上稀稀拉拉地站好。武装工作队的人则带着临时招募起来的村民,在村子里巡逻,以防有奸细作妖。木桥旁,警卫班的战士也把枪平端在手里,看着民兵连咚咚咚地跑过桥,消失在了林子里。

没有望远镜,但是警卫班长本能地感觉到,村子周围的林子不干净,客人已经来了,只是在等待。他们在等待什么呢?警卫班长苦思冥想,有了些许眉目,这些土匪很聪明,他们是在等民兵连走远,以来不及返回。

“这些土匪,还挺狡猾!”警卫班长不安地摸了摸腰间的转轮枪,每个人六十发子弹,他的警卫班最多可以打六百枪,应该没问题……警卫班长想。

已经是正午了,村民家里已经飘起了袅袅炊烟,寨墙上的人们也饥肠辘辘,不知道谁的肚子会时不时地咕噜噜乱叫。警卫班长下令开饭,在寨墙上吃草地干粮。谁知道命令还没传达下去,远处木桥方向突然响起枪声。警卫班长睁大眼睛,看着那里飘散出的灰白色烟雾,那是步枪射击后的枪口烟。接着,林子边缘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影,远远地能听到有节奏的呐喊声。警卫班的战士们按照计划,开了几枪后,便放弃阵地撒丫子向农场部跑。

“燃放红色火箭!”警卫班长命令道。过了一会,只听耳后一顿尖锐的呼啸,一颗黑乎乎的火箭刺入天空,高高地炸出一团红色的焰火。

“全体准备战斗!”警卫班长松了一口气,掏出了转轮枪。剩下的事情,就是不停地开枪,直到胡首长带着伏波军回来。

“班长,快看!河里!”寨墙上传来惊呼声。

警卫班长循声望去,瞬间脸色煞白,一路土匪没有去挤村前的木桥,而是隐蔽的泅渡过河,一下子就截断了警卫班的退路。这下子,警卫班的九个战士就只能坚守农场部,而那里距离太远,掷弹筒够不到无法支援,而转轮枪的射程勉强能达到,可是这个距离上开火与浪费弹药无异。警卫班长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是他犯了错误,想当然的认为土匪一定会走桥,会从正面攻击村子,完全没有想到土匪也是知道“迂回”的,他的九个战士,如此一来陷入了绝境,只能在农场抵抗到底。想到这里,警卫班长气恼地砸了一下胸墙,紧紧攥着拳头。

“快快!都给我上!”杨九提着一把西洋刀,指挥着土匪冲过木桥,追着前面正撒腿飞奔的九个灰色人影。杨九一面十分担心那九个伏波军战士真的被追上,可一面又不得不做出歇斯底里的样子来,已让身后的那个人放心——黎老二借口担心杨九拿不下凤山村,便带着他的人马来增援,泅渡过河的便是黎老二的手下,他们生于斯长于斯,过河的法子烂熟于心。此刻,黎老二正挥着一柄长刀,催促着手下往前冲。

按照土匪们的情报,今天的凤山村几乎没有防御力量,杨九一边吼叫着一边暗暗担心,而刚才他又看见凤山民兵连中了调虎离山记,去增援运粮队,这下子村寨完全就是空城计了。土匪怎么对村里情况一清二楚?一定是村里有内奸!武工队干什么吃的!?杨九暗骂着,已经跟着喽啰们冲过了桥。

警卫班的九个战士没有占领农场部的宿舍,而是直奔那栋孤立的,木材预制件搭建的二层办公小楼。枪法最好的两个人上二楼充当狙击手和观察员,剩下七个人便依托一楼的窗户,交替射击,互相保证装弹时间。一时间,农场办公楼像是一个四面喷吐烟雾的刺猬一般,挡住了咆哮而来的众匪。

“这倒是个消耗贾虎子人马的机会!”杨九暗想,他清楚伏波军的依托掩体发扬火力,谁也别想近身,当即招呼喽啰们向农场办公楼猛冲。

30 式转轮卡宾枪充分展示了射速是王道,警卫班的战士们并不同时开枪,两三人一组,每次一两人开枪,另一人报目标位置,前面弹巢打空了,后面立刻接替开枪,掩护装填,如此循环往复,火力虽然稀疏但却连续不断。土匪们顷刻之间便倒下了十几个人,虽然包围了农场办公楼,却怎么也近不得身。杨九暗暗得意计谋成功,当即做出恼羞成怒的模样,指挥更多的土匪挤到农场去送人头。

“杨九爷!别跟他们纠缠!直接冲到村子里!他们就几个人,跑不掉的!先拿下村子!”黎老二带着后面的人马跑了过来,一面踢着土匪们的**,一面喊着。

杨九暗暗骂着,但是只能照做,留下一部分人包围农场部大楼,其余人向村子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