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五)

临高启明外传 | 聂义峰 | 约 5013 字 | 编辑本页

一个被山洪几乎夷为平地的村子,水位仍然没过腰部。大高个胡德林尚且如此,身高普遍不高的新军战士们就更惨了,有的甚至几乎没过脖子。胡德林看了看,嘱咐海拔不足的战士们上舢板——全连推着十几艘舢板,艰难的在深深的积水里蹚水而过。村子里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一间完好的房屋,也没有多少浮尸,都被水冲走了——这个村子差不多是顷刻之间就遭了屠村之祸。胡德林看到一户院子里,浮着一个脑袋,若隐若现,他指了一下,几个战士推着专门运送尸体的舢板一步三晃地过去了。

“下脚要慢,小心水井、沟壑!掉到井里捞都没法捞!”胡德林喊着。

浮尸是一个小男孩,面朝下飘在水里,小脸已经泡的不成样子。战士们面无表情地把孩子的尸体抱上船,和他的村人们躺在一起。本时空的土著都见惯了生死,很多也都是几次经历过生死的人,对这类景象已经很是淡定了。同时,他们习惯了澳洲首长的心软,别看这些澳洲人身怀杀人利器,杀起人来心狠手辣,但实际上根本见不得死人,特别是孩子……战士们安慰着泪流满面的连长,搜索着这户人家,很快找到了孩子的母亲,母子俩都安静的躺在收尸船上……

连队继续小心翼翼地推进,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一个战士一脚踩进水井,噗通就扎进水里,万幸的是战士手里的探棍刚好架在了井口,虽然人被呛得七荤八素,但起码小命捡回来了。

“这里有口井!树牌子!”战士挣扎着,被战友们扶起来,剧烈咳嗽着。一个背着警示牌的战士,把一块长长的牌子往这里一插,牌子上是用醒目的红色写的“此处危险,请远离!”

“这是拍《地雷战》啊……”胡德林想起老电影上的经典片段。

部队继续搜索着这个可怜的村庄,在除了尸体在无一人。而在村口,七八具尸体浮在水面上,被一处歪倒的栅栏拦住了。一棵树上,一个光着**的小女孩紧紧抱着树干嚎啕大哭着。

“快快快!舢板过去!”胡德林眼前一亮,急忙挥手。一艘救援舢板被战士们推着,迅速挤开水面上的尸体,靠了过去。船上的战士小心地挪到船头伸出手,一边安抚着孩子。小女孩本能地伸手,想抓住灰衣叔叔,然而体力已经已经严重透支,一下子掉进水里。战士们一拥而上,终于把孩子捞了起来,还好,只是呛了几口水,并无大碍。

“骑我头顶吧!”一个个子高一点的战士接过小女孩,让她骑在自己头顶上。四五个战士前后护卫着,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船边。

胡德林只觉得心里轻松了一下,吹起了哨子:“注意脚下,继续搜索!”

艾晓茜端着一碗混杂了草地一号的米粥,来到了避难所里,这几天她一改往日泼辣干练的形象,简直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大姐姐,直让胡德林心痒痒。当然,这形象不是为了胡德林这个缺心眼的直男准备的,而是为了照顾孩子——几公里外一处被洪水完全摧毁的村子,唯一的一个幸存者,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胡德林说,孩子一个人挂在树上哭,身下是飘浮着死尸的积水,把艾晓茜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思考再三,艾晓茜主动要求,照顾这个孩子。可是一个麻烦的问题是——三天了,小女孩一句话都不说。

“你叫什么名字?”艾晓茜用不太标准临高话问,小女孩不说话。

“快吃饭吧。”艾晓茜把小木碗端给小女孩,又递给她一把小木勺。

虽然不说话,不过吃起饭可一点也不含糊。

“慢点慢点。”艾晓茜不得不几次嘱咐着。

避难营正在拆除,人们正在收拾行装准备返回各自的村庄,用首长们的话叫“展开生产自救”,芳草地的孩子们也即将返回校园,准备好的队伍在新军和民兵的带领下,已经下山去了。山外的积水已经退去,文澜河虽然仍旧是一条壮观的浊流,却也没什么威胁。穿越集团组织新军、建筑公司和各个工厂展开了自救重建,正在清理垃圾和淤泥、填埋水坑、整修水井以及疏通博铺-百仞公路。

胡德林走了过来,把帽子摘了扇扇风:“你们什么时候走?”

“初小是下午。”艾晓茜说,又低头看了看这个可怜巴巴的孤儿,“她怎么办?”

“执委会的意思是尽可能找回父母,不过借此机会,所有 14 岁以下的孩子全部入学芳草地。一会把他带到民政那边,会统一安排的。”胡德林随手抓起一个水壶,喝了一大口,“那我先走了,我们连要支工去了。”

“嗯,好。”艾晓茜点点头。

小女孩把美味的粥全部喝完了,抹了抹嘴,还是不说话。毕竟经此一难,对一个孩子来说,实在太过沉重。

“别害怕,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艾晓茜抚摸着小女孩乱蓬蓬的脑袋,柔声问道。

“姜……”小女孩嘟囔了一句。

“什么?什么?”艾晓茜没听清,但是小女孩又一句话都不说了。

艾晓茜无奈的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谁知道小女孩也一下子站起来,艾晓茜一笑,走了几步,回头一看,小女孩紧紧跟在她身后。

“来……”艾晓茜伸出手,小女孩怯怯地也伸出手。和所有本时空的孩子一样,小手是单薄而粗糙的。艾晓茜就这样牵着小女孩的手,向民政办事处走去。

这次台风,重创了穿越集团。虽然穿越众无人死亡,归化民伤亡总体来说也不大,但是巨大的物资损失还是让计委心疼的直哆嗦。穿越集团辛辛苦苦积攒建立起来的一点点工业生产能力,在顷刻之间倒退回到半年以前,这意味着重建工作要从最基本的烧砖、烧水泥、储备建材、重新修建工厂、重新制造设备开始,一切从头再来。虽然说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但就像某游戏公测,都搞到十级车了,突然删档正式上线,那……绝对是骂娘都找不到词汇,心里绝对比吃了翔还难受。而且,虽说穿越集团的臣民伤亡不大,但新军官兵却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从博铺到南宝,从百图到盐场,新军的英勇表现让穿越众都大吃一惊。抢救群众、转运物资,新军战士们,特别是那些从教导营时期就入伍的老兵们,表现出了不输旧时空解放军的牺牲奉献精神,令所有穿越众军官为之动容——在整个抢险救灾战斗中,新军共计牺牲 78 人,失踪 33 人,受伤 240 人。其中,仅为了封堵文澜河决口,就有陆海军和军校官兵 27 人牺牲和落水失踪……軍事委员会的大佬们,看着一百多个从编制表上划去的名字,鸦雀无声、集体默哀。

但是这场灾难,却也给穿越集团带来了一个意外。在这个自给自足、产业分散的小农经济占主导的时空,穿越集团发展工业最大的阻碍,就是大量人口被严厉地禁锢在了农村土地上,生产效率极其低下,严重阻碍现代农业和工业的发展。而穿越集团由于暂时不打算和明王朝政权撕破脸,加之内部非马列派的激烈反对,一直不曾进行大规模的生产关系改革,而使用扶持经营性地主直接向现代农场跨越和大量引入大量移民双管齐下的方法——这场台风,犹如重锤一般,直接将临高原有禁锢的社会体系砸得粉碎,一团浆糊的现实被洪水冲成了一张白纸——大量失去家园的难民,脱离了已经被摧毁的村子和土地,涌向穿越集团控制区,穿越集团任务繁重的重建工作恰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于是,由督公马千瞩推出了一个“羊吃人”般的以工代赈:招募无家可归的难民做工,随后强行将其纳入穿越集团旗下,就地转为各个公社的劳工,其荒废的私有土地通过按公平的价格但是强制购买的方式收归穿越集团所有,而所有难民的子女无一例外全部强制入学芳草地。不愿意?不愿意就不要吃救济粮,自生自灭去吧!事实上,这是进行土地国有化改革。

这套做法引起了穿越集团内部自由普世派“人权有几个写法”的口诛笔伐,马列派出于对劳动人民的同情也持反对态度。对此,马千瞩一句话就让所有人彻底闭了嘴——羊不吃人,哪来的工业革 命?于是,以工代赈迅速开展起来。

两艘 8154 巡洋舰,分别牵引着一队运输船,满载粮食、建材物资,还有两台从博铺拆下来的半新的蒸汽锅炉,全速向马袅盐场港前进着,那里急等着主基地送米下锅。作为此次台风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同时也是穿越集团最重要的大宗商贸和工业原料原产地,盐场的恢复生产位列穿越集团长长的重建名单前三位。用计委的话,就是当了裤子也要把盐场重新建立起来。

海军步兵已经在此连续奋战了一个多星期,进行废墟清理和一些简单的重建工作。盐场民兵连和职工们也被组织起来,无论是盐场还是港口,到处都是喊着号子劳作的人们。出于对疟疾的极度恐惧,所有工作队都是从清理垃圾、积水开始的。仅用了两天时间,整个盐场地区所有的积水,或疏导、或填埋,全部清理完毕。又用了一天多,各类垃圾也都清理一空。每天二十四小时,在几处上风口,都在焚烧驱蚊香料。而医护班配置的简陋的石灰消毒水也到处喷洒着,通常大灾之后必有大疫,一个稍不留神,真的就是会死无葬身之地。

干活的人群里当然不包括聂义峰,无他,此货又受伤了……也许是救援时候肾上腺素大量分泌,整个人处于极度亢奋之中根本顾不上。到了废墟清理阶段,已经不怎么需要他身先士卒、激励士气后,聂义峰才觉得右肩膀疼痛难忍。到了医护班脱了衣服一看,被无数的撬棒、木梁压迫、摩擦而形成了一道又长又宽的血淋淋的伤口,海魂衫都染上了血色,还有恶心的淡黄色物质。医护班的卫生院立刻进行了消毒和包扎,给中队长口服了消炎药,总算是没有感染化脓。徐工一看搭档又跪了,也乐得自己挑大梁,干脆让搭档待在指挥部里,自己带着战士们跑前跑后。

当然,聂义峰也没闲着,而是在写两份报告。一份是对海军步兵机动中队此次抢险救援的报告,算是战斗总结。另一份,则是他自己的对盐场地区的一点看法。很显然,聂义峰在这次抢险救援战斗中,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想当然地认为盐场拥有较完善的基础设施,抗台风能力强,故而把主要兵力部署在了设施相对简陋的红牌港。可是他忽略了建筑质量对灾情的影响——红牌港及周围的村庄,虽然相对简陋,却因为建造时间较晚,采用了建筑公司新的建筑设计,大量使用了质量较好的竹筋混凝土、砖石、钢铁和各种木制预制件等等。台风残酷的检验中,无论是博铺还是百仞的工业园,还是红牌和百图的军营与要塞,甚至盐场港的部分建筑,钢木砖石的组合被证明基本可靠,即使发生了顶棚玻璃、墙壁倒塌的事故,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特别是木材预制件制造的房屋,看似一吹就倒,实则塌了却不会死人,灾后可以迅速重建。然而相比红牌港,盐场地区看似拥有较多的基础设施,然而因为大部分建筑的施工较早,当时还缺乏比较靠谱的建材,施工队也缺乏经验,绝大多数的建筑都是因陋就简,建材质量低劣,清一色的豆腐渣工程。可以说,建筑质量的差异,直接导致了红牌、盐场,在马袅半岛一左一右,展示出的十里不同天的景象。

但问题是,聂义峰无法在战斗总结里把这些事情都明说出来,否则就等于有了推卸责任的嫌疑,而且还得罪临高建筑总公司。所以,他才不得不除了战斗总结,还要专门写一个报告,以呈交何鸣本人或军委会任何一位大佬。

台风过后,虽然太阳仍然酷烈,但气温确实是下降了,到底是小冰河期,秋老虎似乎也蹦跶不了几天了。聂义峰没有穿外套,只穿了一件海魂衫,右肩膀垫着厚厚的药垫,每写一会就得停下来,让疲惫的胳膊缓一缓。现在回想起来,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亢奋。确实,之前的几次战斗,每次他都莫名的亢奋,结果就是自己受伤甚至连累别人。可是自从和何婧关系越来越亲密后,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了,甚至有时候还经常故意打酱油……人啊,真是奇怪的生物。

“中队长,海军舰队来了!”韩冬跑进指挥部报告。

盐场港已经面目全非的港口里满是沉船,还来不及清理。为此,海军步兵和民兵在一处还算完好的岸堤搭建了临时码头,供船只临时停靠。十几艘船,采用肩并肩的方式,一艘接一艘地系泊在码头上。经过短暂的交接后,码头工人们立刻拥上去,忙碌地卸货。现在最急需的就是建材,无奈钢铁资源要优先恢复被摧毁的工业设备。但是经受住检验的木材预制件被大量的运到了,这东西起码比那些一碰就碎的豆腐渣水泥强得多。

“注意脚下,注意安全!不要着急!突击三排,去帮助工人们一起搬!”聂义峰忘记了右肩的伤,一会胳膊,疼得龇牙咧嘴。

“小聂!”船上下来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人,身后还跟着两个护士。

聂义峰有点尴尬,他并没有认出这个医学众是谁,只能用百搭回复的方式回答:“来啦?”,说完,还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个护士,从头巾看,还都是护校学员,不禁有些失望。

“何婧没来,去南宝了。”医学众说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很不好,缺乏药品,缺乏手术器械,我们没有治疗手段,部队的卫生院只能处理一些简单的外伤。”聂义峰一指北边,“1 号仓库,现在临时作为医院使用,现有的伤病员和医护人员都在那里。”

“好,交给我们了,麻烦派人帮忙运一下东西。”医学众点头。

“没问题……韩冬!叫民兵连过来,把百仞总医院的东西都运到医院去,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