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海1629(六)

临高启明外传 | 聂义峰 | 约 3756 字 | 编辑本页

在红牌港度过了**的一夜加美好的一个上午后,聂义峰带着他的海军步兵重新搭乘临高海洋公司的运输船。船队仍然分为两路纵队,齐头并进,他们要向北绕过马袅半岛,前往位于半岛东侧的盐场。船上所有的粮食全部卸载在了红牌,只有盐场需要的蒸汽机散件还在船上,因此速度要比来的时候快的多。昨天打掉的是一个五百多人的海盗团伙,这个消息极大的振奋了所有人,甚至瞭望员聚精会神的瞭望,眼睛都不敢眨,生怕错过了刷副本的好时机——澳洲首长把清剿土匪海盗称为刷副本。

不过聂义峰可不希望又遇到海盗,昨天的战斗消耗了大量弹药,原以为能在红牌港得到补充,结果驻军本身只是轮训而非常驻,只带了少量弹药,根本无从补充。出发前最后一次轻点,两挺打字机总共只剩八个弹盘,步枪弹药每人不到四十发。真遇到大股海盗,还真难说能有之前的好运气。

谢天谢地,船队航行了大半天之后,平安抵达马袅盐港。这里的港口要比红牌完善得多,足够二十艘运输船同时停泊,而且码头上已经有了一台蒸汽起重机。仓储区那边已经云集了大量的牛车,每辆车都是满载的状态。押运部队和船员留了必要值班人员先后下船,港口工人们开始在蒸汽起重机的帮助下卸载分解状态的蒸汽机。有了这个大家伙,盐港的装卸能力还能翻一翻。

韩冬和士兵委员会组织战士们在休息区,又开始了见缝插针的文化学习。三个排学习内容各不相同,熊二的一排在组织读报,这里的《临高时报》是一天前的。龙美尔的二排在组织学习歌曲,是徐工新的恶趣味。符文明的三排则简单的多,背纪律条令。聂义峰看着这个景象,仿若旧时空红军、八路一样,又想起了大孙头对他说过的话:新军就是本时空的解放军。算上穿越前的一年准备时间,自己从一个体重超过二百斤的宅男,变成了体重一百七的军官,而且打过仗立过功负过伤,真是命运捉弄人。要是现在的身份,是在旧时空该有多好,自己一定是全家的骄傲。而现在,这种自豪与自信,只有何婧才会和他分享。

“达瓦里希,想啥呢?”徐工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啥,就是觉得……算了,活在当下。”聂义峰苦笑道。

“没错,我们都要活在当下。对比起来,你可是最幸运的人了。”徐工的语气不无羡慕,“以前的军.事组,除了那些老兵,其实混的最好的就是你了。”

“是啊……”聂义峰对比不否认。他犯过错误、挨过整、负过伤,从苟家庄算起是参战次数最多的军官之一,而这些是他在穿越集团和新军里最大的资本。虽然聂义峰并不喜欢研究“人和人”的关系,但这个关系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是承认的。

“话说,你有没有觉得……海军有点养寇自重的意思?”徐工小声说。

“这话可不能乱说!”聂义峰看了看四周,瞪了徐工一眼。

“就说这‘净海行动’吧,从去年开始,搞了多少次了,到现在还在搞……”徐工忍不住吐槽,“我感觉海军是故意留一手,以有和陆军争的资本。”

聂义峰摇摇头,不做评论。虽然连续几次净海行动,但目标并不同,大海上的海盗名目繁多,海军实力不足,根本不可能以泰山压顶之势毕其功于一役,只能这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有状况临时应对。可话说回来,每次都是见好就收,可以解释为节约资源,也可以解释为养寇自重。海面真的平静后,执委会势必把资源向陆军倾斜。

这陆海军之争,聂义峰是哭笑不得。穿越大业八字还没一撇,连穿越政权本身都还偷偷摸摸的,陆海军里的少壮派已经开始“陆军马鹿海军知耻”,就差连螺丝都反方向拧了。如果不是复转军人派更强势一些,镇得住,只怕穿越陆海军已经成了旧时空的旧日本帝国陆海军那样的笑话了。

“少说话,多做事。干好工作,不站队。”许久,聂义峰把大孙头给他的忠告搬了出来。

“话说达瓦里希,说起这个干好工作,下一步海训,你怎么打算?”徐工扯回正题,“如今几个海兵连都已经派了出去,海军手里唯一成建制的地面力量就是我们了,我们得抓紧成军速度,不然就太难看了。”

“回去后看上级安排吧。”聂义峰拿出水壶喝了一大口水,心里也是一阵苦笑。博铺营和海兵一营驻扎的博铺训练基地至今都是还没有完全竣工的状态,规划中的两栖海训场根本还不存在。原因无他,建材缺乏,加上“一切为经济建设让路”,博铺训练基地长期处于能凑合就凑合的状态。想到这里,聂义峰灵机一动,“倒是可以先组织战士们学游泳。不管怎么说,海军步兵用到此技能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你会游泳么?”

“不会,你呢?”

“狗刨算不算?”

“得,得先从咱俩开始学习啊!”

盐场的工人对装盐已经是轻车熟路,装载速度很快,只不过一个多小时时间整支船队已经全部满载。聂义峰看了看时间,和船长一商量,当即决定即刻返航。于是已经达到最大吃水线的船队,犹如一群已经吃的大腹便便绵羊,艰难的挪动脚步,踏上返程。虽然顺风顺水,可航速并不比来时快。这个时空,行动迟缓的船队是极佳的攻击目标。

“挂信号,全体戒备!”当马袅港逐渐消失在海平面和陆地的阴影里后,聂义峰觉得,海盗如果要来一定会在这个时候。

瞭望员爬上桅杆,360° 极目远眺,不放过一个船影。大海如昨天一样平静,除了海鸥和偶尔出现的渔船,就只有海岸、蓝天。

“也不必太紧张,海盗如果知道昨天有一个五百人的队伍覆灭,只怕这会给他十个胆也不敢招惹咱们。”船长经历了昨天的战斗后很有自信。

“就怕遇到十一个胆子的,还是小心一点好。”聂义峰摇摇头,抬头喊道,“瞭望,注意观察!”

当船队终于抵达博铺时,天色已晚,不过港口的灯光清晰地标明了方向。各船之间都脱了钩,开始准备入港。在熟练船工的操纵下,一艘艘满载而笨拙的运输船逐一进入入港的航路。码头上,装卸工人已经准备好,只等船队靠港。在小舢板的牵引下,十艘运输船全部安稳地靠上了码头。一阵系泊忙碌之后,舷梯终于放了下来。

“啊……终于到家了。”徐工陆地后,感慨道。

“全连集合!”聂义峰站到一处空地上,举拳高喊。扛着各自武器的战士们呼啦啦跑了过来,以排为单位在聂义峰面前站成三列。

“各排检查人员装备!”

例行公事般地检查后,徐工带队返回训练基地的营房,还唱起了歌:“正当木棉花开遍了天涯,河上漂着柔曼的轻纱。那个姑娘站在俊俏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聂义峰目送自己的连队离开后,径直向港务办公室走去。每完成一次押运任务,都要来此复命,同时领取新任务。可到了之后才发现,许延亮不在,一打听,到丰城轮开会去了。执委会扩大会议在丰城轮召开,不知道又在商量什么大政方针。其实所谓执委会扩大会议,与其说是商量,还不如说是通知。大多数情况,主要议题都已经被各专业部门互相协商完了,开会只是例行公事似的讨论一下而已。这种“以专业事务”为导向的决策模式,保证了穿越集团出手凌厉,干什么都利利索索,但却有点违反民主政治正确,在“临高水库 BBS”上已经有对此的批评声,《临高时报》也有过匿名文章。

“那我们连下一步任务是什么?”聂义峰问办公室里的海军参谋。

这批参谋是第一批参谋培训班的毕业生,正在实习。首长询问自然不敢怠慢,一通翻查计划:“首长,下一个航次是五天以后。”

“好,谢谢。”聂义峰敬礼,退了出来。

博铺训练基地里,已经吹了熄灯号。海步一连连部却还亮着灯,徐工正伏案奋笔疾书。聂义峰到食堂的军官小灶,亲自做了两份夜宵,拿饭盒盛了,一路小跑跑回连部。一推门,看见徐工一头汗地狂写,一脸奇怪:“写啥呢?”

“战斗报告,汇报这次战斗。我没写过这东西,这次让我来吧。”徐工边写边说。

“行啊,我还乐得清闲!”聂义峰把两个木制饭盒摆在桌子上,“吃点东西吧?”

“这是啥?”徐工闻到了香味,好奇道。

“炒米饭,我亲自做的。”聂义峰颇为得意。

“哎哟!看不出你还是个家务男!尝尝你的手艺!”

随着穿越集团农业逐渐走上正轨,蛋类、油脂和肉类虽然还做不到敞开了供应,不过保证每天看得见已经可以做到了。两小块猪油熟锅,下葱花和肉丁,接着一个鸡蛋,最后再两大铁勺米饭,翻炒拌匀,再放盐。聂义峰熟练的颠勺翻炒,直把炊事兵惊地瞪大了眼睛,想不到首长还会做饭。黄色的鸡蛋,绿色的葱花,红色的肉丁和白色的米饭,一眼看上去就食欲大开。

徐工毫不客气地一大口,竖起大拇指:“付古斯内!哈拉少!”,虽然在船上已经吃过晚餐,但那是啃的干巴巴的草地口粮,怎能和新鲜出炉的蛋炒饭相比?

屋里闷得厉害,聂义峰打开了窗户,瞄了一眼徐工的报告,顿时一头黑线:“那个……报告不是这么写,你写小说呢?还‘我大吼一声:开火!’,不是这么写的。”

“那咋写?”徐工看了看已经写了一半报告,也觉得有点过了。

“你是要向上级汇报战斗经过,不是讲故事,简单一些,言简意赅就好,多用‘我们连’这种词汇。”聂义峰翻出了一份以前写的战斗报告,是当初打张老三写的,大孙头手把手教的,“这是以前的,差不多这样就行。”

“哎呀……以为当新军帅,没想到这么多事……”徐工看了看,决定先吃饭再说。

“是啊……老孙就说过,咱们有的是东西要学呢……”聂义峰坐下,摇了摇头,猛拔几口饭。

“我就羡慕你能有老孙这么个人教,我当时咋就想不开非要到船上呢……”

“老孙营部就在对面,有什么不懂随时问,跟他客气个毛!?”聂义峰笑骂。

“我怎么跟你们‘机尖组’比嘛!”徐工无奈道。

聂义峰一愣,顿感时光如梭:“好久没听见这个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