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军(十一)

临高启明外传 | 聂义峰 | 约 4307 字 | 编辑本页

陆军教导营成军后,除了自己繁重的训练任务,还担负起了军政学校学兵队的训练任务,以便尽快培养出合格的种子,为扩军做准备。毕竟加上海军在内,新军满打满算不到一千人,实力还嫌弱小。不过训练之余,还是有一些群众喜闻乐见的事情,比如——创作军歌。征集令一公布,立刻引来了各路牛鬼蛇神,而且热情极为高涨。一夜之间,创作各种靠谱不靠谱的军歌,成了新军里的穿越众晚上的主要消遣方式。

大体上,各路创作达人分成三派:最大的一派是旧时空解放军军歌派,许多歌曲都是张嘴就来,而且本身已经有很多在使用中。其次是旧时空外国军歌派,此派又分成德派俄派美派等,其余国家也是各有爱好者。最后是恶搞派,把很多本来不是军歌的歌,硬是填了歌词,美其名曰再创新。基本没有原创歌曲,穿越众里各有大神,唯独没有会谱曲的。

作为新军里第一位掷弹兵指挥员,聂义峰给自己的兵种设计了很多曲子。首先当仁不让的,就是旧时空掷弹兵代表作之首——《英国掷弹兵进行曲》,还有一首则是俄罗斯军歌《我们是人民的军队》,还有《当那一天来临》等一众旧时空解放军战斗队列歌曲。当然,所有歌曲的歌词都经过了反复修改,以适合现在的情况。

不过有个尴尬的情况,教导营把军歌征集的事情,交给了魏爱文负责,自打那次在军官俱乐部争论之后,魏爱文就没再正眼看他过一次。聂义峰不禁苦笑,这心眼阔以!很阔以!

“报告!”虽然尴尬,但工作的事情,还是要去。

“进来!”魏爱文派头十足地坐在桌子前。

“魏连长,这是掷弹兵排的几首歌曲。”聂义峰把稿子递了上去。

“哎呀,你这都晚了啊,今天就截止了。”魏爱文面露难色。

“按照总参谋长的命令,截稿时间为今天下午六点,交到一连连部。”聂义峰不卑不亢。

“哦?我看看……”魏爱文接过来,扫了两眼随手一甩,“什么乱七八糟的,为什么不标谱子?让我给你标吗?”

聂义峰皱着眉头,尽量让语气平和些:“命令要求提供名字即可,或者写上修改的歌词,谱曲由资料口负责。”

“那你也得写上啊!聂义峰同志!资料口很忙,我们要有大局观念,就像你说的,穿越大业就这仨瓜俩枣,建设任务很重,我们要减少他们的负担。”

聂义峰忍无可忍,从地上捡起散落的稿件,一把甩在魏爱文脸上,正色道:“魏连长,我于今天 10 时 20 分,将我排选送的军歌,按照命令要求,编列歌名并配歌词,交于你处。按照规定,你无权拒绝。你也不是营级指挥官,无权指挥我。所以,你不收可以,我也将按规定如实写情况说明并提交。”说罢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回过身来,“魏连长,如果那天在军官俱乐部让你难堪,那我可以道歉,但是我希望你的格局不要小到要在工作上找不痛快!”

望着聂义峰远去的背影,魏爱文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聂义峰气呼呼地大步流星地走着,直奔自己的排。他觉得好像只有自己的排才是净土,而别的地方只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既然都是这样,穿不穿越又有什么区别?不过换了一波人来钻营权术罢了。想到这,他就想赶快回到自己的排里。

掷弹兵排的宿舍里很热闹,大家正在互相检查装具,准备出发。他们马上要去博铺靶场,进行手榴弹实弹训练。毕竟掷弹兵的意思,就是投掷手榴弹的兵。

聂义峰三两步走了进来,眉头紧锁。

“这是咋了,排长?”郭卫华正给一个战士检查背篓,余光瞥见聂义峰一件愤怒,心里琢磨,不对啊,刚才排里没犯什么错误啊?

“没事……准备的怎么样了?”聂义峰平复了一下心情,问道。

“正在检查装备。”郭卫华答道。

“工兵铲带了吗?”聂义峰问了一句。

“带了,放心吧!”

“十分钟以后出发!”

大家曾经私底下抱怨过,为什么不干脆把营地直接放在博铺,或者把靶场放在百仞,也省得大家来回跑。可是澳洲人的治军理念是时时刻刻都是训练,每次去靶场训练基地的十公里行军也是训练内容。而且有时候还要专门脱离大路,从乡野间曲折前进。还有的时候行军途中还要设置敌情,例如遭到伏击突然展开,紧跟着就是刺刀冲锋等。用澳洲人的话,就是“锻炼部队在复杂环境干扰下的机动能力”……有一次部队刚展开,亮着刺刀冲了没几步,路上出现了推着小车去东门市的农民,顿时给人家吓得一顿磕头,还以为遇到了什么土匪,髡人首长赶紧上去好一阵安抚。

手榴弹训练新军也进行了好几次,所有的动作要领已经烂熟于心。目前新军主要装备两种手榴弹——竹壳的 1 号弹和铸铁的 4 号弹,都是需要手工点燃。兵工部门还没有解决拉燃用的导火索,只好用这种原始的方法,用一根长长的火绳替代。由于暂时还没有投产火柴,穿越带来的一次性打火机虽然数量庞大,但毕竟是短时间内不可能投标的一次性消耗品,古老的火镰打火成为无奈的临时性举措。作为每一个步兵都标配两枚的 1 号弹,虽然有内置破片,但威力小的基本只能当一个大炮仗听听响。而铸铁的 4 号弹,威力可观,代价是重量和体积同样可观,几乎像一个小铅球大小,因此只装备给人高马大的掷弹兵。4 号弹的投掷方式是像链球一样甩出去,但是聂义峰专门给总参写了一份报告,指出在战场上掷弹兵要携带步枪,冲锋过程中投弹,根本不可能停下来,甩上几圈绳子。最后穿越众中的几个体育专业的运动达人研究了一下,采用类似扔铅球的动作,利用手臂推力和冲锋惯性,合力将手榴弹扔出去。

聂义峰忘了初中的时候体育老师,自己铅球扔了多远。但经过穿越众自己用铅球测试,发现扔不了多远,因此新军掷弹兵十分重视助跑,并且扔出去后必须马上卧倒。并且根据实验中的情况,规定了许多细节,例如仰攻严禁投掷手榴弹。整个掷弹兵排,用了一个星期进行理论学习,化工口和兵工口的技术人员一遍又一遍讲着手榴弹的结构和原理,反复强调安全。同时他们用体育爱好者们的铅球进行了大量练习,直到带助跑的情况下每个人都能把铅球扔到十米以外。

十米,根本就是自杀的距离,几乎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掷弹兵在冲锋中这一轮劈头盖脸的猛砸,经常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敌人往往会被这一通乱炸给直接炸崩。所以,在 19 世纪,掷弹兵是勇敢者的代名词。

为了万无一失,聂义峰规定了掷弹兵的手榴弹实弹训练的标准规范。首先是在单人掩体进行单人投弹,掩体几乎就是照搬另一个时空解放军新兵投弹训练的掩体:正面是一堵胸墙,而后是一个高台,高台上最多允许站三个人,四周都是坡度极陡的深沟。这也是解放军多年被炸出来的血的经验,第一次扔手榴弹,鬼知道会发生什么。单人投弹完了,就是全排统一投弹,在冲锋中一起扔出去。

“我再强调一遍!扔出去以后,马上卧倒,不要东张西望!”聂义峰在队伍前面走着,大声喊着,“安全员,盯紧手榴弹,只要没有扔出去就往防爆沟里踢!然后马上撤下高台,或者就地卧倒!都听明白没有!?”

“明白!”所有人一起吼着。

“我再说一遍,必须集中精力!这不是打枪,一枪出去,不是打中靶子就是打中泥土!这是手榴弹,你一旦没扔出去,在自己脚底下响了,你就死了!明白吗!?”

“明白!”所有人都严肃起来,他们还从没见过排长这样紧张过。

聂义峰向韩冬伸出手,韩冬急忙递给他一枚黑乎乎、沉甸甸的手榴弹,装好火绳。

“现在,我来第一个,给大家做示范!韩冬,点火!”

火镰敲击喀喀喀几声,火绳已经嗤嗤地冒着火花。聂义峰紧走几步开始助跑,大长腿两三步就蹿出了好几米远,直冲高台。聂义峰脑子里闪过了初中时体育考试扔铅球的镜头,右臂已经推着着铅球,直直的推了出去,嗤嗤冒着火星子的手榴弹呼地一下飞了出去。接着,他一下子卧倒在高台上,双手抱头。

轰——高台前 20 米的地方,炸出火光和黑烟。第一次见到手榴弹爆炸的士兵们,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下。

“这澳洲人的兵器……个个都如此犀利啊……”董金彪喃喃道。

聂义峰爬起来,拍拍尘土,故作轻松地走下高台。虽然脸上挂着微笑,但心脏鹏鹏跳的几乎蹿出来。这也是他第一次扔手榴弹,刚才紧张的他助跑步子都快捣不过来了。谢天谢地,没出事。

“怎么样?看明白了么?”聂义峰看着自己的士兵,尽量显得胸有成竹。

“看明白了!”士兵们齐声高喊。

“郭卫华!”

“到!”

“一班先来,你带头!”聂义峰一指。

“是!”郭卫华常舒一口气,咬咬牙,拿出一枚手榴弹,在手里颠了颠,喀喀喀地点着了火。

士兵们都看着他,目送他一直冲向高台。只见他面色狰狞着,将冒着火星子的手榴弹高高推了出去,接着一头拱到地上。手榴弹落地以后滚了两下,接着一声巨响炸成一团火球。

“不错不错!”聂义峰满意的鼓掌,士兵们也鼓起掌来。

郭卫华还有点步子发软,不过还算精神抖擞的回来了。

“感觉怎么样?”聂义峰给他拍了拍胸前的土,问道。

“扔的时候犯嘀咕,扔出去了也没什么嘛!”郭卫华哈哈笑着说。

“好,老郭,你任安全员,全排挨个过关,你们班先来!”

士兵们一个接一个进行投弹训练,扔的远近不一,更有甚者扔出去仅有几米远,毕竟身体素质不是那么快就能提高的。提前构筑的工事效果良好,很好的地挡住了爆炸破片和冲击波。

又一个士兵冲上了高台,用尽全力把手榴弹推了出去。

聂义峰只见眼前火光一闪,耳畔一声巨响,整个人都傻在原地。不止他,所有的人都傻了。

手榴弹刚刚脱手,还在空中的时候,爆炸了,高台上顿时一片硝烟。

“**!医护兵!”聂义峰马上反应过来,猛跑过去,还不忘回头喊着,“二班长维持秩序!不要过来!”

高台上,郭卫华和刚才的士兵都倒在地上。显然郭卫华问题不大,除了一脸血,自己竟然撑着胳膊坐了起来,还不忘骂一句军工部门。但是士兵的情况很不妙,全身上下都是血,已经被炸的面目全非,一个眼珠子翻了出来,整个右手被炸碎,鲜红的血液像一根水柱一样从伤口往外喷,整个人已经不省人事,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

“医护兵!医护兵!”聂义峰吼叫着,从挎包里扯出急救包,三把两把撕开,把一根布质止血带扎在士兵大臂上,用力打了个结,接着用一根木棍穿过去飞快地转着。止血带很快收紧,士兵的动脉出血被止住了。

另一边,郭卫华满脸是血,坐在地上呻吟着。

“老郭,没事吧?”

“没事!他娘的这什么玩意?咋还刚扔出去就炸了!?”郭卫华的头被飞散的碎片霍开了一道口子,不过是皮肉伤,不严重。他非常幸运,士兵刚还在他和爆炸的手榴弹中间,挡住了大部分碎片,捡回了一条命。

终于,两名戴着红十字袖章的穿越众跑了过来,一屁股把聂义峰挤开,开始急救。

“什么情况!?”

“手榴弹凌空爆炸!”

“快!抬到医务所!”

然而手榴弹近距离凌空爆炸,即使在旧时空也是生还率非常低的事情,更何况现阶段穿越众根本没有能力恢复足够水准的医疗水平,只能勉强处理个头疼脑热皮肉伤,重伤员只能是在战友们无助的目光中,痛苦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