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敌在元老院

看不见的敌人 | 恶魔后花园 | 9/10/2021 | 约 3188 字 | 编辑本页

“啊!今天真是风和日丽,艳阳高照,万里晴空飘着朵朵白云……”暖风吹拂,此时已是夏秋之交,望着眼前绵延的蒿草,曾坤不禁喊出了自己小学三年级作文课上写出的金句。

张枭也被眼前的景色感染,从嘴里慢慢吐出曹操的《短歌行》:“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郑明姜拿出自带的数码相机,朝众人喊道:“大才子们,别光顾着吟诗作对,咱们来合个影吧。”说着便找了块相对平坦的地面,选好角度,将数码相机装在支架上。同行的队员们陆陆续续聚集过来,有医疗口的元老,也有南宝的矿工——他们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

“大家看镜头,一、二、三,茄子!”郑明姜兴奋地喊着,同时按下了手里的远程遥控器,“咔”地一声,数码相机永久地记录下这一刻。他们还不知道的是,这张照片将一遍又一遍地出现在后世的教科书里,向学生们述说当年青春飞扬的故事,相片中的人们是那么的年轻、阳光,仿佛似火的朝阳,他们身后漫布的青翠蒿草绵延直至天边,散发着生命的气息。

这群矿工是叶雨茗从南宝矿务处借来收割黄花蒿的,根据研究资料,黄花蒿采集时间应在晴天 12:00 至 16:00 为宜,此时青蒿素含量最高。只见叶雨茗安排妥当,工人们便蜂拥而上,成片成片的黄花蒿随之倒下——它们将被运回南宝镇的晒坝晾晒干燥,之后再运回制药二厂。

这次行动完全是医疗口元老的私下决定,曾坤不止一次地做痛心疾首状,痛斥“敌在元老院啊!敌在元老院!”

计委很自然地否决了张枭等人提出的青蒿素路线,理由是缺乏物质基础,目前煤焦化工厂尚未投产,酸碱也不够用,炼钢还大量依赖进口的生铁,酒精也主要是靠收购的土烧加工而成——更重要的是它们属于出口创汇的拳头产品,显然不可能大量用于工业生产。

刘三正忙于与润世堂的合作,他性格温和,不是那种喜欢与领导层对着干的人,相较于时不时暴走的“昭和青年”张枭等人,这一点也让他颇得领导的欣赏。失去了最重要的中药元老支持,张枭提出不如私下收割一些回来慢慢做研究,卫生部本身就是元老院的核心部门,平日里其他元老也常常有求于医疗口,私交都还不错,正在南宝矿务处的叶雨茗听说之后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发动矿工半个下午就收了二十几亩地的蒿草,吓得医疗口的几人赶紧叫停,太多了根本没地方放。最后晒干的黄花蒿干叶足足收了有 3 吨回去压在二厂的库房里,这次消化不了的蒿草直接送给南宝当地土著堆绿肥了。

一番波折之后,张枭几人深感受制于人的无奈,眼下资源太少,就算是生活物资仍然实施的是供给制,工业物资就更不必说。要是能像刘三一样利用土著的资源,很多事就好办多了。

“对了,毕生基金会!”张枭想起手里还有这张牌,执委会是批准过的,而且眼前就有一个现成的模板——“临高教育基金会”——元老院与临高县学达成的合作,以临高学田作为资本,具体运作由元老院属下的“天地会”负责。临高县学不向天地会收取任何形式的田租,天地会对学田进行任何形式的开发利用县学均不做干涉。作为回报,天地会要负责临高县学、文庙、茉莉轩书院的全部的日常运作和维护的开支,也包括发给秀才、童生的各项生活补助。同时,学田应缴纳的粮赋也由“天地会”承担。

不过他还是有些拿不准,与医疗口几个往来密切的元老商量过后,林默天建议先找熟悉财政制度的人谈谈。

“有靠谱的人不?我们现在基本上是计划经济那一套,没什么熟悉财政制度的人。”张枭问林默天。

林默天想了想,说:“之前我给郑明姜提过“冷泉港”的建议,一直没得到上面的重视,王企益、张筱奇两口子来我这儿看病的时候聊过几句,他们倒是提了不少主意。”

“他俩不是搞行政的吗?”张枭问。

“十有八九谎报专业吧,就冲他们提的建议,说不是专业的我不太信。”林默天答道。

“要不你帮忙约一下在农庄喝咖啡?”

“没问题。”

三天后,南海农庄咖啡馆。

林默天预订了个角落的桌位,参与南宝行动的医疗口元老都来了,咖啡馆里的人不是很多,远处有几个打牌的。

王企益端起茶杯,先喝了口绿茶,欲言又止,沉默了一会儿,不解地问到:“我说诸位,你们干嘛要故意弱化自己?你们是医生啊,医疗口是技术垄断,文总督工的命不都在你们手里吗?”

王企益此话一出,着实让众人惊讶不已,面面相觑。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放在哪朝哪代都是在碰最高统治者的逆鳞。

林默天赶紧四下张望,见没人关注他们这桌,才放下心来,低声说到:“王局,话不能这么说,总医院还是有医疗制度的,严格来说,您说的这种情况属于非常严重的医疗事故。”

张枭也同意林默天的意见,说到:“毕生的死就在眼前,要查肯定能查出真相,只不过他生前人微言轻,这事被上头盖下来了。您这话私下开个玩笑还成,我们几个虾兵蟹将不敢当真。”

王企益哈哈一笑,“当我没说过,不过还可以考虑一下,扶萧主任上台,你们都是从龙之臣。”

医疗口的众人对当从龙之臣似乎都没什么兴趣。见众人不语,张枭便向王企益提出他准备将“毕生基金会”从纸上的大饼变成一个实体,能否以毕生和他的股份为抵押从德隆贷款作为启动资金。

“股份抵押这事想都不要想,元老的股份现在根本没法流通,也没有资源和现金给你。”王企益摇摇头,“元老院里不要脸的人太多,所以成立基金会尽量要弄官身。”

“那我把它挂在卫生部,反正毕生的死跟他们脱不了干系,部里不支持也得支持。”张枭说到。

“我建议医疗口提案成立卫生部直属的基金会,属于元老院控股的公益性法人,可以吸收民间捐赠,元老院有注资的义务。”王企益看了看张枭、郑明姜、林默天,又说:“对了,别忘了提一句,同时承担元老院或者卫生部的医学研究工作。这样你们医疗口搞科研就不缺钱了,正规不正规都可以从里面走账,也能通过这个基金会成立各种高新医疗公司安排小妾、情人之类的。然后搞些脏活还不会影响到元老和元老院名声,比如垄断一些救命药,卖天价之类都可以。”

林默天听了,感觉很合他意,说到:“这是后话,不过很不错。”

郑明姜提醒到:“要从德隆贷款基本没有可能,就算用分红和点券抵押也一样,元老院的资源除了元老消费的一小部分,全部是拿来再生产的。除了闲置资源好申请,其他资源都需要竞争。王局的手段,前提必须是能拿出钱来。不如和私人合资,元老院卖专利,拿专利入股。”

“那我们可以先找土著士绅筹一点,先把摊子搭起来,第一步先搞黄花蒿种植推广,现在就可以开始宣传,这部分用不了多少钱,把毕生基金会挂在卫生部名下,然后按王局的建议操作。”张枭答道,他有点明白王企益的建议了。

王企益接着说:“我教你们个办法:第一在基金会下面成立专门的医药研发制药公司。第二,医疗口除了承接的元老院研究任务,其他各位医疗大佬的研究计划都放到研发公司挂名做。第三,新药品的产权在研发公司,然后以特许的形式放给制药,制药公司垄断经营,销售渠道这块初期可以不参与,然后基金会按照股份取收益。这样你们还怕没钱?”

林默天也说:“其实我本来给郑局的“冷泉港”提的建议就是研究工作外包,帮着药企做实验,收测试化验加工费。”

“当然你们也得成立自己的研发部门——公职……不然太不像话了,哈哈哈,自己的研发部门承担关乎元老安全的医药研究——赚取政治资本。然后把这些药稍微改变一下,就可以作为新的研发成果,出现在基金会的研发公司成绩单上,多美妙啊。”显然,王企益对自己的建议十分满意,思绪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奔腾,“然后你们个人要搞的研究,完全可以通过基金会来搞,不就绕开元老院撕逼了么,真要出了事,或者被人喷的顶不住了,从基金会控股的公司里,拉几个土著经理出来枪毙一下,不就行了。完全影响不到自己,反正都是土著经理人见钱眼开,践踏道德底线。林元老代表正义审判他们,虽然当初是你授意的,哈哈哈,至多说一句,汝妻子吾养之,然后土著经理人就可以安心抑郁症发作跳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