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潜行的幽灵

看不见的敌人 | 恶魔后花园 | 9/10/2021 | 约 2604 字 | 编辑本页

只见黄大山像只漏气的皮球,病恹恹地说:“遇到鬼见愁了。”

张枭听得是莫名其妙,领导这是说食品厂有鬼还是说自己是鬼?便小心地问:“厂长,鬼见愁是谁啊?”

“噬—菌—体!”黄大山几乎是一字一顿又带点神秘感地吐出三个字。

原来食品厂刚上了新品种,食堂的饭菜最近比以前吃起来要可口多了,都是这个新项目的功劳,也就是所谓高层看不起,底层用不上的——味精。虽然对外没什么销路,但用来改善穿越众的生活品质还是极好的,还可以赠给临高的官吏和士绅,诱惑他们陷入澳洲生活方式的泥潭。为此,食品厂特地到工能委下了一套发酵罐的订单,规模不大,间歇式生产每批就二三十公斤的产量。

好巧不巧,刚生产了十几批,味精产量居然就大幅度下降了。起初怀疑是污染了杂菌,然而各种镜检,愣是没找到,而且有的批次里谷氨酸棒状杆菌的生长看起来也很正常。

张枭很吃惊,工能委居然能造发酵罐了,心想一定要去瞧一瞧,以后大规模生产抗生素可少不了这家伙。

“你怎么知道是噬菌体?”张枭还是很好奇,毕竟他也没培养过病毒,这玩意儿得用活细胞养。

“这还不简单,”黄大山说,“就因为没有杂菌啊。我们没有电子显微镜,看是看不到病毒了,但可以用活菌培养之后检测噬菌斑,一个个中央有溶源菌的小菌落四周有透明圈围着。”

“哪儿来的?不会是你病毒库里泄露的吧?”张枭瞬间化身十万个为什么。

“瞎说!这我哪儿知道哪儿来的。”黄大山见他一脸没觉得这事有多严重的表情,又发话了:“你别不在意,药厂以后要生产抗生素的,链霉素、四环素、金霉素、红霉素、卡那霉素、多粘菌素、新生霉素、林可霉素全都可能被噬菌体污染,到时候你们颗粒无收,就知道什么滋味了。”

专家不愧是专家,这一通说让张枭顿时紧张起来。

“不过青霉素倒是很奇怪,没听说过有噬菌体污染的事情。”黄大山又补了一句。

“领导,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我不经吓的。”张枭愤愤道。青霉素应该是以后药厂的重点项目,听说没有噬菌体污染,他一颗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但毕竟事关其他类型的抗生素,张枭觉得有必要从中学习一些经验,于是提出愿意协助领导解决眼下这个棘手的问题。不懂没关系,穿越集团自然是有办法的,不懂还可以找大图书馆这个超级神器。

从黄大山的描述来看,这次他遭遇的不是烈性噬菌体,否则他的发酵液根本就不能增菌。但如果是温和噬菌体,那麻烦就更大了,因为噬菌体污染很难清除。烈性噬菌体没有彻底清除的话,很容易被发现;但如果是温和噬菌体,没有彻底清除有可能发现不了,这类噬菌体感染细菌后,细菌不裂解而继续生长、繁殖,成为溶原性细菌,可以与噬菌体长期共存。在溶原性细菌中找不到形态上可见的噬菌体粒子,侵入的温和噬菌体以其核酸附着在细菌细胞染色体的一定位置上,称为原噬菌体,与细菌一道复制,而且随细菌的分裂传给每个子细胞。原噬菌体没有感染力,但原噬菌体一旦脱离细菌染色体,就开始复制而引起细菌裂解。

万幸的是,噬菌体具有很强的寄主专一性,对张枭的事业暂时没什么影响。他还记得当年老师在课上介绍噬菌体的情形,那玩意儿的样子活脱脱一个纳米机器人,相当令人毛骨悚然。

总而言之,噬菌体是工业发酵的大敌!

黄大山已经检查过了,实验室的种子库没有污染噬菌体,那污染应该只局限于食品厂,接下来他们决定在食品厂里开展一次“卫生清洁月”专项行动。

首先是暂停味精发酵,对所有生产中产生的谷氨酸棒状杆菌进行集中灭菌,这样可以切断噬菌体的繁殖途径,没有宿主就没有寄生物的繁殖。好在这不是商业化生产,之前的生产也让仓库里还有两百多公斤的味精库存,即便暂停个半年也没什么大问题,否则可就损失惨重了。

接下来就是对味精生产的所有设备、工器具进行灭菌,能拆下来的就拆下来扔到蒸汽室里,用 121 度的饱和蒸汽进行长达 60 分钟的消杀。像发酵罐这种拆不下来的整体设备,先从进气管通入甲醛蒸汽熏蒸,从其他连接管道排出,然后再通入流通蒸汽进行热消毒,主要还是工能委现在造压力容器的能力差了点,发酵罐的密闭性暂时还不能让它像蒸汽室一样灭菌,气态甲醛的渗透性更好,和流通蒸汽消毒交替使用更加保险。

还有对进入食品厂的通道进行改造,进入食品厂的大门前挖了一条沟,上面盖了的铁质栅格,便于进入食品厂的人在这里将鞋底的污物刮掉,进入生产车间需要换鞋,将内外用鞋彻底分开,进入之后每个车间门口都有消毒水池,里面是石灰水,出入必须从里面走过去,算是一种基本的消毒措施。

然后就是对整个食品厂的环境进行消毒,使游离噬菌体失活。组织人手把工厂水泥地面的苔藓水草全部清除干净,门窗地板打扫得一尘不染。能够密闭的空间,一律使用甲醛熏蒸,不能密闭的空间、草地,全部用漂白粉消毒。下水道和阴沟易被噬菌体污染,也需要采取措施。一时间,食品厂里搞得是乌烟瘴气,熏得人睁不开眼。

土著工人们当然不懂啥叫“弑君体”,有点文化的心里也嘀咕着虽然首长们八成是要争天下的,眼下就如此高调地喊出口号,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再者就在这厂里打扫卫生还能“弑君”?真是闻所未闻。他们更不理解的是,首长们为啥还要强制他们剪指甲、理发、洗手、洗澡,穿过的衣物也要全部扔到蒸汽室消毒,这澳洲人也太爱干净了吧,简直就是洁癖。

最后少不了的就是监测,通过定期对车间环境中噬菌斑进行监测,判断游离噬菌体的污染程度,以便决定何时恢复生产。土著工人的水平实在有限,食品厂其他元老又忙不过来,黄大山便给赵艳梅通了个电话,说是借张枭一段时间去帮帮忙。赵艳梅也不好反对,毕竟黄大山还挂着药厂常务副厂长的职务,也算是张枭的上司,没有不准的道理。

这次“卫生清洁月”专项行动也暴露出了更多的问题。土著工人们还是缺乏卫生概念,对各种规定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由于技术水平的限制,发酵罐的设计也存在诸多缺陷。除了噬菌体污染的风险之外,各种发酵罐也面临着杂菌污染的问题,造成的经济损失不在少数,看来食品厂还有提产降耗的空间。

回到宿舍,张枭一头倒在床上,忙活了一个月,骨头都快散架了,不过收获倒是蛮大的,发酵罐还有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以后药厂上发酵项目可得避免才行。

另外还得琢磨琢磨再搞几个化学药才行,磺胺有耐药性,再说毕竟也不是自己搞出来的,乙酰苯胺治个头疼脑热还行,青霉素现在又不太现实,在能人辈出的穿越集团里,一招鲜怕是不能吃遍天。这次专项行动倒是从化工部那边搞了点甲醛,再想想能不能搞点事情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