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消失的老毕

看不见的敌人 | 恶魔后花园 | 9/10/2021 | 约 2697 字 | 编辑本页

“老毕去哪儿了?”望着单身宿舍里老毕空荡荡的床铺,张枭有些纳闷儿,老毕已经有两天没有回宿舍了。

“难道是外出的时候被土匪绑走了?”张枭转念一想,“不对啊,自从穿越众在临高剿匪之后,土匪们死的死,逃的逃,见到短毛躲还来不及,要在百仞城附近被绑,这机会够老毕中个五百万了。”

不过张枭还是决定向萧子山汇报一下,少了个大活人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虽说有些担心,但老毕好歹也是个大男人不是,难不成还能被土著女人强拉去洞房了,短毛老爷们现在可是香饽饽……一路上张枭脑袋里不停地闪现各式各样的猜想,时不时也露出一丝淫笑。说起老毕,这家伙平时没个正经,二十五六岁,D 日之前是个潜水员,也在外兼职一下潜水教练,据说他在水里没少吃女学员的豆腐。

张枭和老毕结识还是在 D 日。

在 D 日混乱的登陆过程中,落水的除了一个大胖子,还有一个瘦猴,当然,这瘦猴就是张枭,“救”他起来的人是老毕。或许是席胖子的个头比较显眼,又或许是他的名气更大,总之,张枭落水这事没几个人还记得。

而且,张枭也从来不承认是老毕救了他,因为他本来就会游泳,老毕不过是搭了把手。张枭曾问老毕:“您老古道热肠,为啥没去救席胖子?”老毕笑道:“就他肚子上长那圈‘救生圈’,还要我救吗?你这小身板就不一样了,净排骨,落水那不得像个秤砣,都不带上浮的,我不拉你一把,你早就去跟南海龙王做邻居了。”

“也许我就是喜欢跟南海龙王做邻居呢?”张枭的回答带着点苦笑。

就这样,他和老毕成了好朋友。

张枭本是某重点高校的学生,大四还未毕业,主修制药工程,原本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不外乎读研、工作、结婚、生子、孝敬父母。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他的亲人都丧生在两年前那场大地震中,留下他孑然一身。有那么几个瞬间,他也想过要从校园的钟楼上一跃而下,毕竟学校每年都有两个学生死亡指标,不用就浪费了。

人间不值得!

好在老师、同学都对他表达了真诚的关切,学校也及时派出心理医生进行心理干预,张枭总算是熬过了最初的那些日子。慢慢地他也想明白了,自己是父母亲人们留在这世上的唯一血脉,就这么轻易地放弃生命,反而对不起逝去的亲人们。

网上有人说,我们生活的宇宙不是唯一的宇宙,还有无数的平行宇宙,在某一个平行宇宙中,生活着和我们一样的人,长着一样的脸,说着一样的话,有着一样的名字。张枭想,也许这是真的,他们都还活着。

直到有一天,张枭在 BBS 上看到了一篇帖子《我发现了一个通向明朝的虫洞!千真万确!》,但帖子已经锁了,只简单地留了一个群号和一个电子邮件地址。这一刻,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

由于没有实际工作经验,D 日之后张枭一直被当做“基本劳动力”使用。鉴于“第一次反围剿”作战中出现的问题,执委会对每天临时组建“基本劳动力小组”的方式进行了改革,除了家庭单位之外,单身人士以自由组合为前提,建立起固定的四人小组,每个小组推举一名组长负责,共同参加劳动,住房也尽量安排在同一间宿舍。就这样,张枭和老毕又一次自由组合在了一起。

“什么?死了?”张枭惊恐地瞪着萧子山,“你再说一遍?”

萧子山缓了口气,沉重地对张枭说:“小张同学,我说的是真的,老毕已经离我们而去。”

“怎么死的?老毕这么年轻,身体又健壮,怎么可能?”张枭还是不相信。

“两天前老毕上班的时候胳膊被设备划开一个大口子,到医院缝合,但没有控制好感染,抢救无效。”萧子山有些心虚,这套说辞是从病历上来的,不过是时袅仁“关照”过的。

张枭一愣,但转念一想,不对。“什么感染这么厉害,两天就死了?本时空还没有耐药菌吧!”

“这……”萧子山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个“一根筋”,而且似乎比一般人懂的医学知识要多那么一点点,只好转移目标,“我也是听时院长说的。”

这样一来,张枭更觉得其中有猫腻,便向萧子山告别,说是要去医院查看当日的就诊记录和病历。萧子山知道,不拦着这个愣头青,很可能会把事情闹大,毕竟人命关天,死的又不是土著。但穿越集团眼下事业初创,各种制度并不完善,找不出任何制度、法律上的理由阻止他去查看记录,他们甚至都还没有一部法律。如果真要阻止,那不是更坐实了其中另有隐情?于是萧子山索性提出与他同去,期望能尽量控制事态的发展。

百仞总医院,张子怡见萧子山跟着一个小年轻快步走来,路上一言不发,两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以为他们之中谁得了急病,正要迎上前去,没想到萧子山远远地就先开口了:“子怡,时院长在吗?我们找他有事。”

“在办公室。”张子怡答道,她见萧子山对她使了个眼色,便说:“我带你们去吧。”

时袅仁此时正在翻看报告,听到开门声,他抬起头,只见张子怡带着萧子山还有一个不怎么眼熟的年轻人进来,便起身来问:“这位小伙子哪里不舒服?”

萧子山说:“这是……”

“我叫张枭,是老毕的朋友,我想看他的治疗记录。”不等萧子山说完,张枭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谁是老毕?”一时之间时袅仁有点懵。

“奥,我想起来了。”时袅仁突然意识到他现在的处境十分不利,眼下的情形可能会演变成旧时空的“医闹”,当然,这次“患者家属”的怀疑并不是没有道理。这一秒钟的时间,时袅仁如奇异博士般在脑中闪过无数可能的说辞,但这一秒钟之后,他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因为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的谎言来掩盖,他们已经在病历上说了一次谎,而这个年轻人显然是来戳破这个谎言的,倒不如自己先戳破它。

“小张,老毕确实不是因感染而死,而是麻醉剂过量……”时袅仁缓缓地答道。

“你们这些庸医!刽子手!”张枭突然暴起双手抓住时袅仁的衣领吼道,“你们不是自诩你们掌握的医学知识、技能和特效药,足以让每个卫生部的医生当上‘神医’吗?”

见此情景,萧子山和张子怡赶紧上前拉住张枭,一边劝着“有话好好说”,一边把他攥得绑紧的手慢慢掰开。

走廊里的兰阳阳听到动静,也赶紧跑过来,看到办公室内的情形,她警惕地把门关上,以免再引来别的围观者。

这边张枭已经被萧子山和张子怡二人拉开,嘴里还不停地喊着:“杀人犯!白痴!猪!……”

时袅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等眼前这个愤怒的小老虎冷静下来,否则说再多都没有用。

萧子山看着张枭发红的眼睛,心里不知道小张和老毕二人究竟是有多深厚的情谊,不过看他的神情,倒不像是装出来的。为一个死人,站出来“表示表示”,得罪医疗口的人,还落不到任何好处?这事除了至亲谁会干啊?若情谊是真的,倒也是好事,说明这群穿越者也不仅仅是因为利益才聚合在一起的;但也是坏事,不知道此事会不会埋下仇恨的种子。看得见的危险不可怕,看不见的才最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