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约 3135 字 | 编辑本页

赵寰转头一看,不禁内心大恸,只觉一股热血从脚底向上涌,就要从头顶喷出,原来当江湖人士纷纷出现时,确实将特侦队员们吓了一跳,立刻开枪射击,但江湖人士身法灵活,其实一时间也没打中几个人,可特侦队员很快就发现,他们的目标都是逃进那座门房。

这下可就简单了,特侦队枪口一转,朝着门房开火,瞬间数人中弹,而倒在地上的人,又成了后面的阻碍,鲜血与硝烟混杂着哀嚎与枪响,无疑在撩拨赵寰的神经。

赵寰再也忍不住,他和徐慧猛地跃出,左挪右闪,朝特侦队冲了过来,有些江湖人士看见了门房前的惨状,又看了看赵徐二人,一咬牙,也跟着冲了上去。霎时间,枪声大作,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徐慧和赵寰胡乱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但依旧中枪倒地,混乱之中倒是也有人冲到了特侦队近旁,刺伤了队员。

有几个江湖人士看到如此情形,精神为之一振,当即拿起手中的大刀长剑,大喝一声,想要欺身上前,斩杀受伤的特侦队,特侦队如何给他们机会,立马瞄准开枪,那些人还没有奔出,就已经被射成马蜂窝,就算是武功高强的人,也只能前进一两米。

其中还有一个江湖人士乘大家不注意,居然闪到了王瑞相的面前,提剑就刺,王瑞相手中的枪眼看就要来不及举起,梁新突然出剑,寒光闪烁,那人当场死亡。王瑞相也是吓得不轻,直拍胸口,刚才实在是太凶险了,战斗并没有持续很久,十几个江湖人士很快就被枪械击杀,特侦队这边只有三人受了轻伤。

徐慧和赵寰二人浑身是血,已经站不起来,他们坐在地上,奄奄一息,被特侦队拿枪包围。梁新虽不认识赵寰徐慧,但看见他俩这般模样也明白一二,梁新于心不忍,说道:“你们二人身受重伤,再不救治,恐无活命可能,快快投降吧!”

赵寰此时已是血人,不知身上哪些是他自己的,哪些又是徐慧的,他看了梁新一眼,昂天长叹,用全身的力气说道:“要杀就杀,何须多言?”

徐慧也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赵寰和徐慧背靠着背,手牵着手,虽然死到临头,心中居然无比的宁静。

王瑞相此刻才发现对方居然有女人,还是位女侠,心里那股怜香惜玉的心思又冒了出来,开枪的命令怎么也下不了,于是自己在内心里找了个敌人已失去战斗力无需过多杀戮的借口,说道:“我可以不杀你们,你们走吧!”

赵寰紧紧握着徐慧的小手,感受着她的温润,说道:“小慧,要不你……你走吧。”

徐慧毅然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让我一人苟活?”

赵寰就像是想到了什么,连连说道:“是是是,是我的错!我不敢说这话。”

梁新说道:“你们现在放下武器,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徐慧和赵寰闻言,不仅不听,反倒是举起手中的断剑,一副至死不休的神情。只是可惜,他们二人已经身负重伤,虽然还有武器,但是已经不能给特侦队带来什么伤害,王瑞相也是心急北面发生的事情,于是一个招手,对梁新说道:“你全权处理!我先去支援周队!”

梁新点头道:“好!”

王瑞相当即带着平田次郎和其他人朝华山派内而去,留下两名特侦队和梁新。

赵寰踉踉跄跄的想要阻拦王瑞相和特侦队,还没站起来就一下子扑倒在地,徐慧急忙上前,抱住赵寰的脑袋,泪流满面。赵寰本来已经痛得昏了过去,徐慧的眼泪滴在他的额头上,顿时清醒一些,张开眼睛,说道:“小慧!”

徐慧哽咽道:“阿寰,阿寰!”

梁新见状,让那两个特侦队队员放下枪械,他之所以留下来,主要是想从赵寰口中挖出张天阳的消息,这俩人明显用情极深,只要拿住其中一人威胁,不怕另一人不说实话,可他现在看见赵徐二人的样子,要挟的话始终说不出口。

梁新眉头一皱,走到两人面前,说道:“二位大侠忠肝义胆,已经尽力了,还请下山,过自己的日子吧!”

赵寰努力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梁新,随后再也不看他一眼,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抱着自己脑袋的徐慧身上。

徐慧哭道:“阿寰,我肠子都悔青了,我答应你,咱们退出江湖,以后在一起永不分离!”“

赵寰眼神一亮,说道:“你说真的吗?”

徐慧点点头,说道:“让我们远离江湖纷争,不管什么峨眉、点苍!我们走吧,好不好?”

赵寰艰难的说道:“好!好!我们……我们走……”

赵寰话没说完,口中陡然涌出鲜血,徐慧慌忙去擦拭,谁知道越擦越多,赵寰受伤太重,已经无力回天。

“我们走……我们走……”赵寰含糊不清的说道。

徐慧也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小姐,赵寰的伤她很清楚,内脏被打碎,已经没救了,她突然说这些话,其实也只不过是在安慰即将死去的赵寰罢了。

“我们退隐江湖,谁也找不到我们,你说好不好?”徐慧轻声说道。

赵寰笑了笑,说道:“当然好了,都听你的……我从来……从来都是听你的……”

“你想去哪里?这次我听你的。”徐慧强忍着悲痛说道。

赵寰张了张嘴,再次涌出鲜血,喉咙发出呃呃的声音,竟再也没能说出话来,双眼一闭,呼吸也逐渐停止,他就在徐慧的怀里,很平静的死去。

梁新在一旁目睹了全部过程,心里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去威胁他俩,否则他这辈子都将背上良心债,但转念又一想,自己还是优柔寡断,妇人之仁,不是个成大事的料,于是叹了口气,说道:“这位女侠,你下山去吧。”

徐慧因为在赵寰的奋不顾身的保护下,受伤虽重,却没有生命危险,她本可以就此下山,但她并没有,只是静静的抱着赵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哀莫大于心死,徐慧这时候已经心如死灰,表现上是活着的,其实跟死了并无区别。

赵寰虽然已经死了,但手还是紧紧握着徐慧的左手,徐慧抬起右手的断剑,朝梁新望了过来,说道:“为什么不杀我?”

梁新知道徐慧悲愤欲绝,有些怕看到这样生离死别的场景,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沉默不语。

徐慧又道:“他死了,我也绝不会独活,你们杀了我吧!”

那两个特侦队队员互相看了一样,垂下的双手并没有举起枪械。徐慧看着赵寰的脸,轻抚片刻,说道:“阿寰,你走慢点,我这就来!”

徐慧说完这话,毅然决然的将断剑高高举起,猛然插进胸口,梁新和两名特侦队队员甚至没能反应过来,徐慧已经趴在赵寰的尸体上,就此气绝。

梁新心中极为震动,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特侦队队员其中一人感叹道:“这……”他本想说这些人看起来不像元老院宣传的黑恶会道门、百姓蛀虫之类那么坏,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梁新收拾了一下心情,说道:“走吧!我们还要及时赶到北面,解救高阳元老!”梁新没有时间哀叹,高阳的生死,才是他目前最为看重,说起来高阳被俘,他梁新可谓是责任重大,要不是他被张天阳利用,高阳也许就不会有此一劫。

而与此同时的华山派北面,却十分的热闹,只见谢傲挟持着高阳背靠假山,高阳一身泥土,嘴里还被塞了个特别脏的破布团,刀架在他脖子上,眼睛大大的瞪着周韦森,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谢傲则高声喊道:“你们要是再敢前进一步,我就杀了他!”

而周韦森等人则一脸无奈的举着枪。

原来周韦森他们自从在地牢里损失一人后,就改变了策略,开始一间屋一间屋的拉网式搜索,按照这样发展本来不可能发现假山的异常,可高阳心里明白,现在元老院既然攻了上来,自己作为人质,就是张天阳唯一的筹码,只要他们没疯,就不敢杀自己,因此高阳做了他这辈子最大胆的一个决定——他叫了一声。

严格来说高阳只叫了“半声”,因为高阳一发出声响,就被谢傲一拳打翻,高阳疼的全身紧缩,由于手被绑着揉不到痛处,只能用脸往自己手背上蹭以缓解疼痛,但高阳心里却如释重负,猜对了,谢傲果然不敢杀他。

谢傲也是懊恼万分,竟然忘了去堵高阳的嘴,当然这也不能怪谢傲,他是华山弟子,从来都是被教育要行侠仗义、修身养性,哪里做过绑票之事,匆忙之中不可能面面俱到,谢傲一气之下,脱掉一只袜子塞到高阳嘴里。

但高阳这一声叫唤还是起了大作用,很快周韦森他们便寻声前来,谢傲见再躲下去不是办法,干脆架着高阳从假山里走出来,想拖到张天阳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