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971 字 | 编辑本页

连州的黄超黄元老听说敌占区来人,有要紧之事禀报,颇为重视,当即停掉了手头所有工作,亲自接见了梁新与平田,梁新顾不上礼节,赶忙大口刨完米饭,直截了当的将事情来龙去脉作了简要汇报。

黄超闻言也是惊得立在当场,久久不言,“我与老高还算相熟,想不到一年不见,竟落得如此田地,而且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绑走了他,茫茫人海,要寻找起来可能费些工夫。”

梁新擦掉脸上的饭粒,无视上面沾染的灰土,顺手扔进嘴里,道:“没错黄首长,所以我心急如焚,想要尽快通知元老院,连州应该有电报吧,我想尽快发报!”

此事不能耽搁,黄超连忙将梁新引入一个小房子里,里面有一台电报机和电报员,黄超说道:“现在就发!”

梁新当即将高阳被绑一事通过电报发了过去。

电报发完,黄超也是满脸凝重的说道:“这可是首次发生元老被俘之事,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元老院就会炸锅!”

“距离事发已经月余,高阳元老不知正在经历何种磨难······不好!”梁新本来在自责,但忽然想到,黄元老既然是刚听说高元老失踪之事,那就说明走山东那条路的特侦队员们没有按期抵达,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黄超被梁新吓了一跳,问明原委,一时也没太多主意,不知该如何安慰梁新,只能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梁新想了一下,觉得虽然已向元老汇报,但也不能像是无头苍蝇那样乱撞,便道:“能否给我们准备两匹快马,我们尽快赶往广州。”

黄超应道:“嗯,如此也好,我会派人护送你们。”

高阳的消息在元老院引起轩然大波,要知道这可是自打正式穿越以来,除文总外首次发生元老被俘之事,于是当即召集相关元老,召开没有归化民的绝密会议商量对策。

会议室内,众元老还没来得及落座,就听见有人喊道:“高元老这么弱智还往外跑,对元老形象造成重大打击,我建议剥夺此人元老身份,既然不是元老,那就不存在元老被俘的污点。”

对于这种“鸵鸟”办法,自是无人搭理,随后特侦队主要领导之一的周韦森高声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首先务必要寻找高阳的下落,这一点大家没有异议吧?”

先找到人是第一步,众人很快达成一致。

平田次郎的上司,华再安也起身道:“关于高阳的失踪,根据现有的线索来看,虽疑点众多,但是自穿越以来,元老从未被俘!此事实在是过于恶劣,拖得越久变数越大,我觉得势必要不惜一切代价营救高阳!”

华再安有一句潜台词没讲,但在场所有元老都清楚,即根据元老被俘后三道防线的口径,在万般无奈下,可以承认自己穿越者的身份,现在已经事发一个多月,高阳平时连苦都不能吃,更别说受刑了,古人没啥人权意识,毒打虐待自是免不了,所以高阳到底有没有招供?如果元老们的穿越者身份暴露,接下来的画面,众人不敢想象。

周韦森连连点头,道:“不错!不惜一切代价!”

海军参谋王潮晖摆手道:“等下,现在情况未知,就谈不惜一切代价,要是代价是搭上好几位元老的性命,那该怎么办?”

周韦森怒道:“老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潮晖冷笑一声,道:“被俘谁都不想,但既然高阳千里送人头,那么就要想如何能够将损失降到最低,再说大部分元老们真正担心的是什么,你们心里清楚,为了防止穿越秘密外泄,我们海军早有预案,‘断剑行动’了解一下。”

周韦森一拍桌子,道:“我看你这就是公报私仇!”

“一派胡言,你用脚指头想想,我和高阳能够什么仇怨?”王潮晖歪着眼睛,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华再安息事宁人道:“好了,都少说两句,眼下最关键的是在仅有的线索中寻找高阳人在何处。”

王潮晖双手摊开,道:“现在还不是一无所知?被谁绑了都不知道,简直大海捞针,江局长你们对外情报局可有线索?”

江山作为对外情报局的头头,曾一直是高阳羡慕嫉妒恨的对象,此时倒也不偏私,直说道:“所有线索皆来源于梁新和平田次郎的电报,他俩正在快马加鞭往回赶,等到了之后我会亲自问话。”

主持会议的办公厅主任萧子山见大家貌似停止了争吵,终于逮住机会进行开场白:“同志们,今天召开这个会议,主要目的是请你们各条线开动脑筋,积极寻找线索,比如赵曼熊同志,我知道你们掌握了很多流寇的情况,该收网就收网,逼问一下张天阳的情报!”

这边在紧急开会商量对策,可对于广大普通元老来讲,高阳被俘并不能引起大家兔死狐悲之感,不少人反倒抱着一股看热闹的心态,高阳估计做梦也想不到,一向没有存在感的他,居然有一天,几乎能成为所有元老茶余饭后的重点讨论对象。

元老们侃着侃着,不可避免的就会谈论到底是谁绑架了高阳,根据梁新提供的线索,元老们在闲谈间,逐渐分为了“闯王派”和“朝廷派”,即使当时的闯王还不是李自成。

“闯王派”和“朝廷派”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对方,虽然他们的分析基本是梁新、陆宇等人谈话的翻版,但元老们自认为有“先知”优势,当然比归化民看得深远,一时间大图书馆人声鼎沸,关于李自成、左懋第的资料供不应求,借到材料的嫌不够详细,不能做参考,借不到的话则痛骂大图书馆无能,让于鄂水等大图书馆工作人员很是头疼。

“元老安全问题专项处理领导小组”,这个全部由元老组成,专门为高阳事件成立的临时组织,对这场大讨论乐见其成,既然线索不多,大家一起想办法,总比他们几个闭门造车强,万一有人福临心至呢。所以领导小组不仅没禁止,甚至还鼓励众元老来一同商讨,只是强调注意保密,知悉范围仅限元老。

很快,他们肠子都悔青了。

来的元老太多,但提供的消息几乎都没有价值,更要命的是,有时候“闯王派”和“朝廷派”同时出现,聊不了两句就会吵起来,吵得厉害了,还会上升到人身攻击,以至于到后来,凡是来人,领导小组都会先问他支持朝廷还是闯王,再由人分别带入不同的房间,搞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选举。

而领导小组的元老们,则感觉自己不停在向信访局靠拢。

就在无数的塑料兄弟姐妹情,因为这场大讨论暴露,数个元老组成的家庭又多了条吵架的理由时,梁新和平田到广州了。

梁新二人刚到,来没来得及感叹,就被政保局、对外情报局的工作人员,以及闻讯前来的一帮“侦探推理”爱好元老团团围住,不停问这问那,宛如旧时空的明星出现。

当然,元老们虽然激动,却不会有明星粉丝那样的躬谦与听话,见大街上问话不方便,干脆把梁新带到了政保局专门的房间,除了没动刑,基本和审问没啥区别,还不到半天,连梁新是不是处男,或者性别男爱好男等乌七八糟的问题都被问了个遍。

虽然梁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毕竟很多细节都根植于脑海深处,一时间不可能尽数想起,于是领导小组的元老便采用了启发式提问,引导梁新不断回忆当时的具体情况。

实话讲,这招非常管用,通过启发,梁新还真时不时的就能想起不少没有汇报过的情况。鉴于高阳被俘事件已经成了元老院的第一热门话题,所有每当梁新想起有什么新线索,“闯王派”和“朝廷派”的元老们心情都如同旧时空双色球开奖一般,蒙对的元老当然欣喜若狂,仿佛自己就是诸葛转世,而猜错的元老则如丧考妣,不断找借口,当然还有极个别不要脸的元老,明明头天还是“朝廷派”,见情况不利,便改口称自己是“新闯王派”。

元老们讨论得如此热烈,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多久,与元老关系密切的归化民也逐渐嗅到了一丝不平常。

这一天,正在上班的南婉儿心神不宁,思索半天,南婉儿站起之后,又坐了下来,再仔细想了想,最后还是坚定的点了下头,来到王启益办公室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