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3117 字 | 编辑本页

梁新一边警惕的盯住前方,一边对货担郎说:“若是对方人多势众,你先跑,我来拖住他们,不是逞英雄,只有你才知道接头方式和地点,先找到组织,才能来救我。”

此时不是矫情的时候,货担郎也没有推脱,只说道:“好,不过能跑还是一起跑,高阳元老带来了特侦队员当护卫,火器犀利非常,只要不是千军万马,咱们谁也不惧!”

“咚咚咚”脚步声越来越近,梁新的肌肉也越绷越紧,虽然已经历了无数次战斗,但梁新还是感觉自己双鬓冒汗,心跳不断加快,手中剑也越握越紧。

“梁新同志,我叫陆宇,如果不幸牺牲,请转告朱鸣夏首长···,算了,没啥可说,杀敌吧!”

突然一拐角,两军相接,货担郎,哦不,陆宇一马当先,抽出一把短刀就冲了上去。

只听“噗通”一声传来,对面一挡一划一顶,就把陆宇摔了个马趴,而梁新的剑却没有相应刺出去,而是怔在原地,呆呆的望着来人。

千算万算,终没有想到,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张天阳和马强!

“梁秀才,好久不见。”张天阳似笑非笑的说道。

梁新望过去发现,除了张天阳和马强,还有许多熟面孔,有些叫得出名字,有些只是脸熟,看得出来张天阳是倾巢出动,只是不知所为何事。

见梁新不说话,马强是个急性子,忍不住吼道:“我们拿你当兄弟,你呢!一开始有人告诉俺,说你投奔了朝廷,俺还不信,哈哈,结果刚来韩城就听说了‘白衣秀才破敌军’的故事,就差没有戏班子给你搭台唱戏了,俺在韩城北门看了你半个月,好威风啊梁大人,作威作福欺压百姓,俺真是看错你!”

梁新一惊,还以为今天是偶然碰上,没想到竟然被足足盯了半个月,看来张天阳一伙人的谍报能力真不容小觑,马强说自己“作威作福、欺压百姓”,想来是看到了王永江一面打骂灾民一面讨好自己的情景,梁新不想去辩解,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对朝廷并无好感,之前在韩城,亦非本意,现朝廷欲拿我,也正于亡命途中。”说完梁新指了指陆宇,“此人乃我好友,还请不要为难。”

陆宇在地上惊讶的看着梁新与他们对话,憋不住问道:“你们认识?”

梁新扶起陆宇,悄声说道:“不是朝廷,而是闯将李自成的人,上次和你说过,刚才摔你那人便是张天阳,乃是李自成手下高手,咱们硬拼不得。”

“放屁!”马强又开始吼道:“为了拦你,我们准备多时,从没看到有朝廷追兵,不要以为你是读书人,就能诓俺···”

“等下”张天阳一伸手,拦住了正准备骂街的马强,“梁秀才我信你,你俩不可能事先知晓我等在此埋伏,既然未带粮食细软而匆匆前行,定是逃难无疑,然我等有一事不明,你此前告我你名为‘梁平’,而韩城众人有唤你‘梁新’,究竟何为你本名?”

听此,梁新老脸一红,心想此时撒谎无益,还不如坦诚相待,于是说道:“此事是我对不住兄弟,当时我被你们俘之,惶恐不已,故诈称‘梁平’,后与诸位感情日深,想要改口已是不能,便将错就错。”

马强闻此,跳脚说道:“哼,连真实姓名都不敢告知,简直是虚伪小人,我先杀了你,再去杀梅三友···”

“梅三友!你们打算杀梅三友?”梁新问道。

张天阳上前一步,补充说道:“你不知道?自从崔方宰了李登务,韩郃营也随之消亡殆尽,洪承畴打算重建韩郃营,梅三友便是练兵人。”

梁新靠在土坯上,仿佛喝醉酒一般自嘲道:“左懋第防我如防贼,又怎会告知。”言语凄凉,如左迁之人,说完不久,梁新突然福临心至,脑海中电光闪过,对着张天阳说道:“梅三友既在韩郃营里,想要刺杀确是不易,李晓也是我兄弟,我能杀之!”

梁新猜的没错,自从梅三友被李晓的南洋步枪“吓”过后,便谨慎了许多,张天阳他们多次想下手,均苦无机会,听闻梁新此言,马强大喜“若你真能杀了梅三友为李晓报仇,俺还认你当兄弟!”

陆宇在一旁觉得此事不靠谱,便小声问梁新如何打算。

“有了特侦队,便可为!”

梁新倒也不是纯粹心血来潮,既然高阳元老千里迢迢而来,不搞点“政绩”不回去,目前联系左懋第暂时指望不上,但张天阳可是元老院重点关照的“李自成”属下,能搭上线就是功劳一件,梁新有把握说服高阳派出特侦队干掉梅三友,反正就一梭子弹的事儿,还能换得张天阳的好感,既对领导有交待,也对兄弟说得过去,可为一箭双雕。

于是梁新对着张天阳说道:“天阳哥可曾记得,小弟说过来三秦之地投亲,现销匿多日,广府同乡已来寻我,他们人员精良,火器厉害,若得其相助,定能杀掉梅三友,告慰李晓兄弟在天之灵,只是我那些同乡生性谨慎,还请天阳哥能否容小弟先行禀告,再来商谈刺杀细事。”

“我们离开,你好搬救兵吧,读书人心眼儿多,俺不上当!”马强在一旁插嘴道。

梁新一拱手,傲然道:“我同乡就在北面的旧屋安顿,屋不大,若是不放心,大可先围了我们,一旦有异动,杀进来便是。”梁新说完,侧过脑袋盯着马强,接着说道:“马强兄弟,你性格耿直本是好事,眼下有天阳哥护着你倒也无妨,可天下小人颇多,言从口出前先于心中想想,必有益处,肺腑之言,听不听随你。”

张天阳看着如今神态自若的梁新,脑海里浮现出去年打博寨时,他几句话就被敌人带偏的场景。不由感叹道:“梁秀才长进不少,就如你所言。”梁新笑笑没有否认,招呼陆宇继续启程。

张天阳一行人多眼杂,若是一起赶路目标太大,于是张天阳将队伍分成了两队,他亲自率队与梁新并行,马强与其他人在后尾随,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赶路,一个时辰的工夫,便在陆宇的指引下赶到了高阳等人的驻地。

“原来是这里,早就发现这里来了一伙鬼鬼祟祟的人,我还以为是其他路的好汉呢,原来是你的同乡。”张天阳笑道。

梁新闻言,对张天阳又警惕了一分。

张天阳说话算话,让梁新先去禀报,自己便坐在地上拿出馍和水,大口嚼咽起来。

距离城内已三十里开外,这里因为战乱之故,已罕见人烟,一排破旧的茅屋在这荒郊野外,显得有点格格不入,陆宇在其中一个茅屋外面,轻扣房门,三长两短,门应声而开,是一个敦实的汉子,目露凶光。

“梁新,果然是你!”屋内声音传来,竟是一副商贾打扮的高阳元老!

“首···首长好!”梁新以前认为,很多归化民看到元老落泪,只不过是谄媚的演技,可今天轮到自己,眼泪仍是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

在外已经漂泊太久了!

就好像一直受欺负的媳妇,突然看见了来撑腰的娘家人,亦或是常年被排挤的外乡人,终于碰上了熟悉的老乡,这种委屈一经释放,仿佛黄河奔腾,海潮汹涌,身体也不受控制啜泣起来。

见到梁新这般表现,高阳内心无比满足,拍了拍梁新的臂膀说道:“好小子,大半年不见,黑了,瘦了,可得多吃点补补。”

寒暄完毕后,高阳向梁新介绍了他们一干人等,除了特侦队员外,还有一名香港海军士官学校的学员,平田次郎。

“你别看平田是个日本人,但老实巴交,忠心肯干。”高阳说道。

“高首长,附近有人,要不要击退他们!”一特侦队员向前说道。

“等下!”梁新用袖子擦了双眼,这才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高阳汇报,没想高阳不仅没怪罪,还表现出极大的热情,这也难怪,左懋第虽为忠诚良将,可是要论在旧时空的名气,和李自成根本不是一个量级。听说张天阳是李自成的心腹,高阳简直乐的语无伦次,连“吃他娘、穿他娘,开了城门迎闯王”这样的浑话都脱口而出,连忙叫梁新把张天阳等人请进来。

很快,张天阳与马强联袂而入,梁新连忙介绍:“这位是高阳高大哥,乃是小弟家乡好友,向来急公好义,特来相助!”

张天阳上下打量着高阳一行人,随意的拱了一下手,言道:“原来是梁老弟的老乡,幸会幸会。”

高阳笑道:“久闻张大侠之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平田,快上茶。”

“哈依!”

梁新在旁直想捂脸,心道高阳也太不讲究了,自己刚告诉张天阳他们都是“同乡”,结果高元老不仅满口辽东口音,这就算了,还有平田,一张嘴谁都知道是番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