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828 字 | 编辑本页

梁新跟随大部队走进村子,除了那刺鼻的血腥之气外,整个村里仍然保持着被屠杀的惨状,村民的尸体零落的散落在村子各处,他们大多保持着逃跑的姿势,暗红色的血迹淌在周围,彷佛叫天色也暗了一分,连孩童亦不能幸免,小嘴使劲的张着,似乎还能让人听见他们临终前的哀嚎,不**女衣裳凌乱,肌肤露在外面,不知在死前遭到了如何凄惨的蹂躏。

哼!梁新在心中暗叹,若非遇到了那位老人,自己恐怕会认为这又是一起土匪或是兵痞的杰作吧。尸体,梁新这一路西行见过不少,这些人虽然未曾谋面,但是之前经老人这么一讲述,自己就好像认识他们似的,梁新一转身,又看到了一名小女孩儿的尸体,那小孩儿头上用红绳儿扎着两个小辫儿,穿着一件干净的袄子,看得出来平时父母非常宠她。此刻她直直的躺在地上,胸口一抹鲜红尤为明显,估计是让人一刀捅死的,小女孩儿嘴巴大大的张着,空洞洞的小口如同一个黑洞,让梁新头晕目眩,似乎那小口就要吸走自己的灵魂一般。小女孩不远处一对父母模样的尸体倒在路边,女人身上的衣裳照例是不完整的。

突然,梁新感到一阵阴寒,不久前就是在这里,不知道是女儿先目睹了父母被虐杀,还是父母先眼睁睁的看到孩子被捅死,在他们死之前,对这个世道,难以想象会有多么绝望。思念至此,梁新只觉得一股气血从脚底涌向头顶,令他全身发胀,随时都会爆裂开,他手按着剑柄,微微发抖。张天阳回过头来,明白梁新想要说什么,于是向前说道:“梁老弟之意吾尽知,但攻城拔寨刀剑无眼,可别冲在前面,否则我等还需分心照顾,届时还请断后,好让我等放心多杀贼人,为此地百姓报仇。”

张天阳知道这个时候的梁新正是热血沸腾,和他说什么注意安全一类肯定是左耳进右耳出,所以故意说成为了多杀敌报仇,才能听得进去。

“报”李晓等人声音传来,“经查探,此地已无人生还。”

张天阳招呼李晓将人聚拢,高声说道:“吾辈以侠义自诩,即许诺于人,则信必果,况此地之惨状,能不叫人见之而心碎乎?吾本欲将此地百姓安然葬之,但大兴土木,若叫贼人察,必有所备,故事不宜迟,即刻起行,还大义于百姓。”

大家等的就是这一句话,皆称善,只见张天阳将手一扬,众人纷纷继续向树林深处赶路。

太阳如同一个烧红的铁饼,慢慢的发出橘黄色的光芒,看样子就快下山了,梁新他们一天都没有机会吃东西,当然也基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先前凭着一腔血勇尚能克服饥饿,但此刻那血勇就如同现在的太阳一般,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减退,之前不知是谁私下那一句嘀咕,“打下博寨,就有吃的了”,竟成了众人心中最鼓舞士气的一句话。

“嗖····,啪”鞭炮声音传来,接着便是一阵敲锣打鼓。

被敌人发现了!

张天阳倒是不慌,此地人生地不熟,被对方的暗桩发现也很正常,不过是个土村子,翻不起什么大浪, 他一方面招呼大家隐蔽谨防来矢,另一方面高声呼喊李晓和马强依计行事。

几支零星的弓箭射来,稀稀拉拉,不像制式弓弩,见此张天阳把心放了一半,喊道:“随我攻!”说实话,之前他们也路过不少村子,那些村子大都派人出来行款或者讲斤头,像博寨这种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直接出手还真比较罕见。

梁新第一次经历正式交战,他躲在树后不敢向前看,只见大家纷纷向前冲,虽然明白前方战场才是凶险之地,但不知为何,当周围就剩他一人时,心里没由得空落落的,恍然之间有一种被世界遗弃之感,总觉得后面那片有些发暗的树林更让人恐惧,于是他也硬着头皮随大部队奔跑。

那老博寨不愧是数百年前躲避乱兵之所,若不是老人指路得当,还真不那么容易就发现。梁新随着大伙冲了不到一分钟,终于看见了村子,只见村子被一人高的土围子包围,一座木制的寨门横在大家面前,那些射箭的村民此刻正通过寨门向村子里收缩。

张天阳他们对这种情况非常熟悉,李晓做了一个手势,带领一队人马沿着围墙,悄悄的向村子的另一头摸去,而剩下的人纷纷窜至围墙边。张天阳迅速脱下衣服,用剑柄挑着,举过围墙。

“嗖”一个黑影擦过张天阳的衣服飞来,插在地上,梁新定睛一看,原来是根削尖了的木棍,这种武器虽然材料易取,制作简单,但是木棍本身的重量加上削好的尖头,若被掷中还是能在身上开一个口子。因此不少结寨自保的乡勇都喜欢拿它做标枪,张天阳他们此前倒是见过不少,不由得笑骂道:“又是这套!”

见此,众人有学有样,纷纷玩起了草船借箭,引诱村民投掷,张天阳艺高人胆大,还跳起来窥探村子内部,但没两下,不知道是木棍已用尽,还是村内识破了他们的诡计,便不再有木棍掷出。

“由我始,正前方二十步,有敌数十人,右五步,左三步,皆有木车、灶台,可拒来矢。”张天阳大声播报着围墙内得布局。突然,远处又有锣声响起,看来是李晓那边也遇敌了。

见状,张天阳当机立断,“上盾!”

这时义军中走出几个人,只见他们将盾从背上取下,用左手横在胸前,另有数人立刻半蹲,以弓步站立,左手握住右手手腕,右手掌张开,做出一个“请踏”的姿势,张天阳则招呼剩下的人赶快捡起地上的木棍,这时忽见梁新手足无措的样子,咧嘴乐了,便随手摘下了旁人的盾牌扔给了梁新。

见大家准备完毕,张天阳高喊:“攻!”

“嗖、嗖”义军将已拾起的木棍悉数奉还,全部朝着张天阳指点的方向掷去,而基本就在同一时刻,那些拿盾的义军纵身一跃,踩在半蹲之人的右手上,围墙本身就不高,借助下面人的托举,盾兵一个翻身就进了村子,很快一阵“乓、乓、乓”的声音出来,看来短兵是接上了。

“贼人进村了!”村里有人高呼,张天阳跃起一看,见不再有飞矢前来,便招呼大家翻墙。

马强挂念李晓安危,一马当先,左脚踩着墙面,双手扒着墙顶,腰部与右腿同时发力,以一个类似于鹞子翻身的动作就纵身进了村子,但与此同时只听“扑哧”一声,一阵衣服扯破的声音传来,接着就听马强骂道:“他娘的!这墙顶部有碎石,都是尖的,老子腿上被划了一道!”

“哪次翻土围子,这帮恶民不在上面放点货,又不是杂耍卖艺,还表演翻高头,小心割了你的 XX,哈哈哈。”有人嘲笑到。

随着进村的人越来越多,此时已经基本没有来矢对后续翻墙的人进行干扰,梁新也随着大部队小心翼翼的翻过土围墙,得亏马强出声提醒,否则梁新这种新人还真不会去注意墙顶嵌进去的碎石。

翻进了村子,战斗已然打响,村内乡勇手持铁叉、斧头、柴刀等武器,嗷嗷叫着和义军打成一团,张天阳跨步上前,手中剑如同灵蛇吐杏一般攻向其中两名乡勇,梁新顺着望去,只见那两人一人拿斧、一人持铁叉,还没反应过来,张天阳突然身子又虚晃一下,闪身至拿斧之人侧面,在这一瞬间,由于后面的乡勇被前面的人挡着,形成了暂时性的一对一的局面,拿斧之人被这迅速的身法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似的朝着张天阳砍了一斧,其实这种场景、此类对手张天阳早就不知道面对过多少,他算好距离,微微后撤躲避,剑长于斧,斧短不能加身,剑却可以,张天阳右手一挥,剑尖便划过对方喉咙。那拿斧之人顿时扔掉斧头,双手摁住脖子,想要阻止鲜血往外喷出,奈何主动脉被割,血液就如同喷泉一般外涌,溅了张天阳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