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063 字 | 编辑本页

张天阳摸摸后脑勺笑骂道:“李晓,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怎样,手臂上的伤好些了吗?”

“哈哈,好多了,刚才闯将叫你过去。”

闯将便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李自成,但此刻他仍是高迎祥座下大将,因此号称“闯将”,闯王的称号要等高迎祥死后才轮得到他继承。

听到李自成召见,张天阳自然不敢怠慢,朝众人拱拱手,连忙离去。梁新与李晓两人一边回营房,一边聊天。

“梁大哥,这两天还吃得惯吗?”

梁新想了想今晚刚吃过的煮树皮,苦笑道:“还行吧,虽然不如以前,但也比逃难路上担惊受怕强。”

李晓咧嘴一笑,“我们也不总这么惨,好的时候甚至能吃上牛肉呢,等两天要是再打下一个县城,又能吃上几天好的,其实天阳哥已经很照顾我们了,咱们吃的榆树皮还略微带点甜味,其他人啃的树皮都又苦又涩。”

“李晓兄弟,听你谈吐似乎也是读书人?”

“就是上过两天私塾罢了,其实祖上也略有薄田,只是在家父尚在时,有一次来了一个阉竖,硬说我家地下有矿,要交给朝廷开采,我爹气不过,当场顶撞了他,结果就家道中落,我在土地庙里和一帮弟兄混了几年,差点让人给打死,后来就跟天阳哥投了闯军。”

两人回到营帐没多久,张天阳便能气喘吁吁的回来。

“李晓,拿口水来喝。”张天阳接过水袋,咕咚咕咚的开始牛饮。

“梁老弟,你知道我们在闯王麾下究竟是做什么的吗?”

“感觉和其他人不一样,你们有股江湖气。”

“兵法云,以正和,以奇胜,他们是正,我们是奇。”

张天阳把水袋一扔,席地而坐,接着说道:“近来天灾不断,百姓没了活路,加之见我军大胜之威,所以皆来投奔,可这粮食便有些难以为继,除了闯将外,闯王、八大王等都准备东出潼关,再入中原。为兄愚见,朝廷已升任湖广巡抚卢象升总理直隶、河南、山东、四川、湖广等处军务,那卢阎王绝非好相与之人,况且中原乃四战之地,朝廷大军可轻易来犯,还是在跟着闯将在陕西方有活路。”

“既然张大哥已有决断,那咱们遵从便是。”梁新与李晓齐声道。

“方才闯将与我相商,也希望我留在陕西,可咱们毕竟叫闯军,若是“闯王”开口相邀还真不好拒绝,听坐探回报,洪承畴在同官一带收得不少粮草,为兄打算借筹粮为名先行离开,等闯王他们进入中原后再借机留下。”

张天阳顿了顿,颇有些为难的看着梁新,“梁老弟是读书人,原本不应该参合我们这杀头的买卖,可要让你自行前往延安府,一路上强盗图财害命、官军杀良冒功,为兄委实不甚放心。”

梁新本就想找个借口继续赖在这里,听闻此言不由得大喜道:“说实话,晚生还真不敢独自上路,那故乡早就物是人非,在下就算侥幸到那儿也是“笑问客从何处来”,早去晚去皆可,天阳兄若不嫌弃,还望准许多叨扰几日。”

张天阳自然不会反对,只是严肃的告诫梁新,打仗不比斗殴,个人勇武乃沧海一粟,若是碰上交战,还希望梁新躲的远远的。

三天后的清晨,张天阳的部队开拔前往同官方向,早晨的太阳,像车轱辘那么大,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坐在光秃秃的岭脊上,梁新感受着这带有一丝暖意的阳光,不由得把剑扛在了肩上哼起了小调,嘴上不停的同时,梁新也开始好好打量这支队伍,队伍人数不多也就不到两百人,在动辄上万的流民大军里只能算是一朵小浪花,但他们没有流民军队那种特有的自由散漫,也没有像关宁、天雄那样的肃杀之意,更没有官匪结合体的普通明军那种猥琐气质。

“镖师!对!他们像镖师!”走了数里,梁新终于把眼前的队伍对上了号。

“梁平(梁新的化名)大哥,吃早饭了吗?”一个声音传来,梁新一转头,只见黝黑一人,五短身材,胸肌鼓起,双臂粗壮有力,一柄环首刀挂在腰间咣咣作响,此人名叫马强,当年和李晓一起干过卖艺、讨饭的营生。

“精神头不错啊,马强,是不是昨天又偷跑出去开荤了?”梁新这几天和大家混熟了,不由得打趣到。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土都被抛来吃了,哪还能找到野味儿,吃了好几天树皮,我连刀都快举不起来了。”

梁新知道这是实话,连他自己也有头晕、疲乏的症状,这是典型缺盐的表现,在临高的时候梁新听首长们说过,吃盐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取钠,平时许多蔬菜、水果虽然不咸,里面其实含盐量不少,而这几天光啃树皮,导致大家都开始缺钠,这样下去最严重会导致白发、脑水肿甚至死亡。

“不过梁大哥,你看虽然我们都饿着肚子,却没人想着去抢老百姓,当年冻死不拆屋的岳家军不也是这样吗。?”

梁新把剑放下来甩了甩,接着说道:“比起一般的队伍,咱们无论是身形还是军容,都要强上一分,你们之前恐怕也不是普通人吧?”梁新不动声色的打听队伍的成分.

“那是!”马强自豪的说道,“我和李晓他们都是城狐社鼠,不过我们义字为先,做的都是行侠仗义的事,本来我们还有一个好兄弟叫余庆,只可惜前些年去了南方,也不知道现在如何,前面那几位原本是辽东好汉,不想投降鞑子,也不愿委身官府,这才让天阳哥招了进来,还有那几个。”马强拿手往后面一指,“他们是马家堡的武师,只是庄子让官军给霸占了。”

梁新总算是明白了,看来这是一帮“江湖人士”,之前张天阳说他们是“奇”,估计就是负责坐探、破坏、传递情报一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