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外事无小事第二季—大明狼烟 | 社会主义螺丝刀 | 9/10/2021 | 约 2160 字 | 编辑本页

这黝黑汉子名叫张天阳,是闯王高迎祥麾下干将,见梁新头戴儒巾便起了招徕之意,因此只是简单盘问了一番,没有过分为难,梁新则按照出发前的口径,称自己名叫梁平,是广东秀才,因髡贼破城家人失散,才打算来陕西投亲。

“晚生祖上乃延安府梁家河人士,广里仓促逃命,未曾携带过多细软,还望将军行个方便。”

“你一个人就从岭南走到这里?”

“本有护卫,奈何昨夜走散。”

张天阳顿了顿,“善意”的提醒道:“如今颇不太平,你一介书生,怕是走不了几里就得让人扒了,干脆随我们同行,将来相机前往。”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经过昨天那么一吓,梁新还真不一定敢单独闯关西,便唯唯诺诺答应了。

刚进闯王大营,可以说是又喜又怕,喜的是闯王本就是本次任务的重点对象,想不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如此轻易的便混了进去。怕的是,这次玩大发了,临行前高阳高元老多次强调,安全第一,并明里暗里都提到,闯军就是西北最不安全的地方之一。“宁做盛世犬,莫为乱世人”,这一路西行梁新也见过了野村无人、荒野曝尸的惨状,这里没有伏波军、没有青霉素,死了也就是死了,和那些无名骨一样。

张天阳久经战阵,知道对于梁新这样的读书人,指望他打仗根本没戏,但是秀才这个身份在起义军中有着非凡意义,听说那建州奴酋搭上一个女儿才拉来一个秀才范宪斗,于是吩咐左右好生“照顾”梁新的安全。

梁新自幼读史,也明白张天阳的意思,一方面他任务在身,近水楼台先得月,另一方面也希望借机打听同伴的行踪,因此不急着离开,几天后他还借着不愿白吃白喝的理由,提出希望帮忙管理一些军中帐目,张天阳自然乐于如此,便把一些不重要的帐目交予梁新整理,也算是省了不少功夫,但要说这梁新最妙的地方,还是在于他能“说书”。原来为了拉近与大家关系,梁新有时会在空闲的时候给大家讲故事,讲的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的“三国”、“水浒”,而是风靡临高的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

作为旧时空红遍大江南北的经典,在娱乐项目匮乏的明末,更是具有异常强大的吸引力,每次梁新开讲都是座无虚席,地上黑压压的一片,梁新一个人站着,口吐莲花,性之所致还舞上几招,以至于到了后来为了抢座而以大欺小、以强凌弱的现象时有发生。

“那黄蓉被欧阳锋抓走以后,郭靖将何去何从,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梁新结束了一天的说书。

“梁老弟,走,咱们练功去。”张天阳一脸兴奋的拍肩。

“天阳兄,多多承让,晚生可不是你的对手”梁新苦笑着。

闯王军中,无论将兵,均是以刀枪戟为主,很少有人使剑,当张天阳得知梁新略懂剑术之后,便自动忽略了其中的“略”字,时不时的拉他比剑,梁新功夫粗浅,在对手相让的情况下,仍走不了几招,但是半个月下来,无论是观察、反应还是力道、体力都有着较大的提升。

“梁秀才看招”张天阳木剑拔出 ,一抖剑尖,似乎数个剑影闪现。

通过多日以来的练习,梁新知道这张天阳虽然是个黝黑汉子,但却是走的轻灵一路,有时候明明是劈过来,但瞬间就变成了刺,或者即使知道他肯定要变招,可突然眼前一花,下一秒他的剑就会架在脖子上。

梁新的剑法,传自他叔父,没有名字,也没有精妙的招式,来来回回只有劈、砍、刺几个动作,在当年下南洋的时候遭遇海盗跳帮,梁新倒也籍此“手刃数贼”,可面对张天阳,就只有挨打的份。

见状,梁新连忙将剑横在胸前,摆出一个防御的姿态,只见张天阳的剑唰唰唰连续前点,如同灵巧秀女的绣花针,穿丝过布,不断的刺向梁新的要害。此刻梁新只能靠不停后退来躲避,一招也无法还击,端的十分狼狈。

“梁老弟可别一味躲闪啊”张天阳哈哈一笑,身形晃至梁新左边,一剑压住梁新,左手快速打向他天突穴。

“噗”的一声,梁新退后两步,用左手揉着胸。

“梁老弟,承让,其实你的剑招亦十分高明,化繁就简,返璞归真,似乎名家之后,所缺的只是实战练习罢了,何况老弟你也是个学剑的料,刚才竟逼我用了左手,咱们再来。”

梁新心中隐隐有所悟,之前自己只要略微抬一抬手中剑,便能挡下张天阳的攻击,若是再反手一剑,就能破掉对方剑招,只是难就难在张天阳变招太快,通常还没来记得看清动作,就已经落败。

想到这梁新心念一动,再次摆出个防御的姿态,只见对方一剑袭来,便略微剑身左倾,见状张天阳果然变招,意欲攻击下盘,与此同时梁新索性就不去看招式,只是顺势将剑向下一压。

“啪”的一声,两柄木剑相交,剑锋微微划过梁新衣角,这次竟然挡住了!

张天阳见状忍不住露出了惊异的表情,梁新此刻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刺,张天阳反应过来,略一偏头躲开这一击,左手迅速推开梁新,同时右手也没闲着,手腕一抖,剑背拍在梁新右手上,梁新吃痛,木剑应声掉落。

“我又输了!还请天阳兄下次轻些个!”梁新揉着有些疼痛的右手说到。

张天阳不怒反喜,“梁老弟恕罪,为兄孟浪了,老弟果真是练剑奇才,区区半个月便能在俺的剑招下反击,假以时日定能成为一代名家。”

“天阳兄还真是练剑成痴,晚生不过是在狼狈躲闪中刺了一剑罢了,难以望兄之项背。”

“俗话说月棍、年刀、一辈子枪、宝剑随身藏,剑为百兵之秀,本不适合战阵杀敌,为兄愚笨,不愿从头再练,是故军中掌剑者寥寥,好在你来了,可算解了俺剑瘾。”

“梁大哥,你别听他的,他就是听了你讲的《射雕英雄传》给闹得。”声音传来处只见一名年轻男子大步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