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工业馆

张岱临高见闻录 | 波尔布特 | 约 3626 字 | 编辑本页

眼见一堆人突然围着自己七嘴八舌,张岱一时懵了,旁边的迷烟赶紧走过来挡在张岱面前,做出一副“护主”的架势。

僵持了十几秒后,盛天仕、布特赶过来打圆场,后面还跟着刚刚走进餐厅的黄汉民。

盛天仕首先开口说道:“大家静一静,不要吓到客人,有话慢慢说。”

布特对张岱说道:“张先生,我想你也听到了,我大宋以仁义为本,民为贵,让百姓吃饱穿暖、安居乐业是我们的宗旨。至于北伐中原一事,目前还不急,当年吴王朱元璋不也是“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嘛。”

黄汉民也跟着说道:“食者,民之本。民者,国之本。”

张岱缓缓起身抱拳道:“原来如此,倒是在下冒昧了,不知诸位是?”说这话时,张岱将眼光看向盛天仕和布特。

布特想了想后说道:“这些都是大宋的国之栋梁,与国同休的勋贵!”

张岱继续抱拳说道:“小生见过各位爵爷,诸位的大仁大义,令余钦佩。其实平粜本是应有之义,在下并不反对,只是希望看到大宋王师早日北定中原而已。”

此时,张岱想起了当初跟刘三见面时的谈话,心中寻思:“看起来,这些澳洲人是真想把天下黎庶的生计都包揽下来,创‘千百年未有的治世’。只是如此一来,澳洲人问鼎中原的日子恐怕得拖上很久了。”

随即,张岱又想起了广东明军“通髡”的传闻。当初他刚到广州在梁存厚家里做客时,就曾听梁存厚说过琼州府明军“投靠髡贼”、“破坏王督剿髡”的说法;广州城被伏波军占领后,又有关于广州明军“向髡贼献城”的传闻,据说当时除了一些回子鞑官和他们的教亲,其他的广州明军都倒戈了。来到临高后,张岱又从临高士绅那里打听到了不少关于伏波军的消息——从伏波军前身“百仞民团”的创建到“优厚的军饷”……

“莫非,那些明军投宋也是因为澳洲人的‘仁义’?澳洲人对待黎庶尚且如此‘仁义’的平粜,想必给那些兵卒的粮饷更加‘仁义’,难怪这么快夺取广东。倘若将来余也表现得‘仁义’一些,不知能否拉拢到一些澳洲将士为余办事呢?”

正当张岱陷入沉思之时,盛天仕说道:“大家先坐下来吃饭吧,下午我还要带张先生继续参观科技馆,有什么话题到时候大家一起讨论。”

话说到这里,众人都散了继续吃饭。吃完饭后,众元老与张岱一起走向交通工业馆。

交通工业馆是由原计划中的交通工业馆、铁路工业馆合并而成,经过简化后展览内容分为公路交通、水上交通、铁路交通三个部分。

公路交通方面展览的是紫电改独轮手推车、疾风式双轮手推车,东风牌双轮或四轮的客运马车、重载马车,以及水泥路面的实物。作为“历史文物”和进行对比的“反面教材”,同时展览传统的手推车、马车以及夯土路、沙石路。按照布特教的套路,盛天仕跟张岱大谈各种“澳洲车辆”、水泥路面相比传统的车辆、土路、砂石路在性能、成本方面的优势,各种数据单位也是用中国传统的斤、斗、石、尺、丈、步、里,以便张岱和其他来参观的土著理解。张岱一边听一边不时点头附和,并盛赞这些“澳洲车”、“水泥路”对于民生和军国大事“大有裨益”。

水上交通方面展览的是各种新式快速帆船和蒸汽机动船的模型,盛天仕继续大谈这些船舶相比传统的帆船速度快了多少、载重量又多了多少。这回张岱不仅赞叹澳洲的造船术举世无双,还提议将“自动翻车”(抽水机)放在小发艇上,在乡间四处“游走”,用于改善灌溉、开垦荒地、防治水旱灾害,让很多跟在后面旁观宣传效果的元老不禁对张岱的“头脑灵活”刮目相看。1

铁路交通方面,根据旧时空的轨道交通发展史,展览的内容有木质轨道、包铁木轨、铁轨,人力或畜力推动的木轮货车、铁轮货车,以及蒸汽动力机车。

为了这次的展览,布特找土著木匠根据旧时空的历史资料专门定做了元老院从未投入实用的木轨和木轮货车,包铁木轨、铁轨和铁轮货车则由交通部门和矿产部门捐献。至于蒸汽机车,则来源于芳草地师生制作、捐献的模型。此时,一列利用袖珍蒸汽机推动的火车模型正在铁路模型上缓缓驶过。如果让现代人看到,恐怕会说:“这是哪家玩具厂生产的玩具火车,又大又粗糙。”但对于张岱,依然感觉非常新奇有趣。

按照当初在餐厅里的约定,盛天仕向张岱推荐布特进行讲解。

1001.0050.1

布特告诉张岱,铁路起源于煤矿。最初是木质轨道,几个矿工推动一辆木质煤车,或者是一匹马拉动一辆煤车,可一次将数千斤煤炭从矿洞运送至水运码头。后来逐渐发展为包铁木轨、铁轨,动力也由人推、马拉改为蒸汽机。最后布特告诉张岱,目前元老院的火车可日行千里,一次载货四十多万斤,并询问张岱对火车与铁路的看法。

张岱思索了一下后,对布特说道:“有些传闻,希望首长不吝赐教。”

此前,布特已经从盛天仕那里得知张岱对铁路建设的质疑。布特也早就料到关于铁路的宣传推广可能会有些阻力,所以跟盛天仕说自己要亲自出马。看着张岱凝重的脸色,布特心想:“不管是哪个时代,都有很多人因为种种原因反对铁路建设,宣传铁路本来就是最容易被质疑的。即使是旧时空工业革命时代的英国,也有很多人反对修铁路,某些英国人甚至像中国的义和团一样组织起来武力攻击铁路勘探队伍。大英帝国的第一条蒸汽动力商用铁路,很大程度上是被运河利益集团的高收费逼出来的。2

1001.0050.2

哪怕到了旧时空的 21 世纪,中国铁路的建设还是阻力重重。从普通铁路到号称“高科技”的高铁、磁悬浮,没有不被黑的。既然旧时空 21 世纪的上海市政府没能说服上海市民接受磁悬浮铁路的扩建,那盛天仕对张岱宣传铁路碰壁也就不奇怪了。好在自己对此早有准备,向张岱解释清楚应该不成问题。”

于是布特说道:“张先生请说,在下好为人师,很愿意解答张先生的疑问。”

张岱问道:“听闻大宋要修十万里铁路,让每家每户都通自来水,如此铺张,是不是太劳民伤财了?”

布特还未回答,旁观的几个元老就先嚷了起来。

杜易斌说道:“十万?起码百万,澳宋的天下都是要通铁路的,这是让我们的土地真正的联通起来。通自来水是为了百姓健康这是仁政,可不是劳民伤财。”

林默天说道:“十万里铁路、家家通自来水,以我等今日之力确实劳民伤财,但来日我们还要建起更大更多的铁厂。但凡物什,供不应求则贵,供过于求则贱,待到铁多得比木石价格还低的时候,铁轨、铁管就不再是劳民伤财之事。大幅玻璃,在篡明还是奢豪人家才用得上的,在临高却遍地可见,这就是明证。”

叶龙说道:“澳宋的钢铁产量和成本与大明的情况完全不同,所以不能简单地用大明的经验来评判。缺水的地方很多人一生只能洗两次澡,出生一次结婚一次。但在江南,牧童可以用水给水牛洗澡。并不能说是牧童浪费,这是条件不同造成的。

还有元老说道:“必须要修铁路,什么时候修够十万里不好说。自来水同理,量力而行呗。”

……

等其他元老说得差不多了,布特说道:“张先生,我们修铁路和铺水管所需的铁料出自朝廷官营的铁厂,不需要向商民强征或低价强买。”

跟其他仅仅注重钢铁贵贱的元老不同,布特更清楚古代所谓的“劳民伤财”是怎么一回事。古代封建王朝和官府常常逼迫老百姓低价甚至无偿提供各种物资,好一点的情况是“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值”,恶劣一点的情况跟抢劫没区别,被暴动的平民称为“苛捐杂税”。而早就习惯了“政府高价采购”的元老们,已经对这方面的“黑暗”没啥概念了。

布特猜测,跟钢铁的贵贱相比,张岱恐怕更在意钢铁是由谁提供的。

然而不管是布特还是其他元老,其实都答错了方向,只见张岱悠悠的说道:“诸位首长,余曾参观过马枭钢铁厂,早知这临高的铁器价廉物美,修铁路、铺水管所用之铁料,亦是出自大宋朝廷的官营铁厂。然无论铁轨、铁管,均需人力铺设,工程浩大,长期滥用民力,只怕民怨沸腾啊?当初隋炀帝修大运河,可没用多少铁料啊。好在这十万里铁路和家家户户通自来水,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尚有缓和余地。不过,这铁路和水管真是非修不可乎?余以为,修河、挖井,更为可行也。”


  1. 在近代,中国有一部分士绅和地方政府积极引进西方的蒸汽抽水机和电力抽水机,用于改善灌溉、开垦荒地、防治水旱灾害。当时最流行的抽水机使用模式是将抽水机放在小船上沿河道移动,为农民提供机械租赁服务。详情参阅《中国近代农业机械化发展——以抽水机灌溉事业为例》↩︎

  2. 当年英国第一条蒸汽动力铁路的建设严重妨碍了运河集团的利益,于是运河公司就将世界上一切恐怖离奇的谣言都强加在了铁路头上,尤其是大众还不熟悉的蒸汽机车上面。诸如他们造谣蒸汽机车会让男子不育、孕妇流产、奶牛发疯、母鸡不产蛋、天空冒火、旅店关门、杀死飞鸟、空气污染、房屋烧毁、动物搬迁、牲畜绝种、作物全完。除了空气污染还沾点边,其余纯属胡扯。但是当年很多英国人就真的相信了这种谣言,他们组织起来,不断攻击铁路的勘察队伍。为了让工作顺利开展,勘探队不得不雇用拳击手来保护自己,即使这样还经常发生队员被打、仪器被砸坏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