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风范、新朝气象

张岱临高见闻录 | 波尔布特 | 约 3890 字 | 编辑本页

回到白斯文家后,张岱跟白斯文父子谈起今天的见闻,并且询问白斯文父子:“不知那文澜文化公园是哪家大户的庄园?”

“这个,文澜文化公园好像是大宋官府修建的衙署园林。”白斯文父亲说道。

“衙署园林?”

“是啊,那庄园里的楼房以铁为梁柱,上下四旁镶嵌玻璃,遥望之金碧辉煌,悦人心目。眼见这玻璃楼如此高华名贵,当初也曾有不少临高的商绅打听过这园子是属于哪位大人的,甚至有人询问这是不是在修建大宋皇上的行宫。负责营造的盛天仕首长告诉我等,这是大宋官府出钱修建的公园,不论士庶皆可入园游览。大宋朝廷修这园子,为得是与民同乐。”

张岱听后陷入了深思,他先是想起宋词《寄题洋川与可学士公园十七首》,后又回忆了一下自己看过的《东京梦华录》《姑苏志》《大明一统志》等宋明两朝的史料片段,心想:“好像两宋之时确实有一些官府修建的园子允许庶民入内游览,宋人称之为‘郡圃’,有时候也叫‘公园’,现在绍兴的西园、赐荣园就是两宋时修建的公家花园。只是自大明开朝立国以来,官府的公家花园已不再对庶民开放了,难怪自己没想到这一点,居然误会文澜文化公园是哪位澳洲大户的私家庄园。”1

随后,张岱呵呵一笑说道:“孟子曰,‘今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2。这琼州府的大宋朝廷喜好‘与民同乐’,果然有王者风范。”回想了一下盛天仕收拾碗筷、扫地的行为后又问道:“不知这负责营造文澜文化公园的盛天仕首长是为大宋朝中哪位大人效力的?”

白斯文父亲说道:“这位盛天仕首长,兴许是大宋的礼部侍郎吧?”

“礼部侍郎?”张岱惊讶道:“确定他有官身?是礼部侍郎而非工部侍郎?”

“其实老朽也不太确定,记得当初也有商绅问过盛首长在大宋工部官居何职?但他却说自己在文化部工作,相当于大明那里的礼部。具体职衔他没告诉我等,大家看他的派头和这园子的营造规格,都觉得他怎么也得是侍郎以上的官职。”

“侍郎以上的官职?”张岱自言自语了一番,随后问道:“大宋的侍郎可有自己收拾碗筷、打扫地面的雅趣?”

“张先生何处此问?”白斯文父亲奇道。

张岱将他临走时见到盛天仕自己收拾碗筷、扫地的事大致说了一下,随后张岱和白斯文父子都陷入了沉默,都在思考盛天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过了一会儿,白斯文首先打破沉默说道:“莫非传言是真的?”

“什么传言?”张岱问道。

“听说很多澳洲首长都是下等人出身,不懂富贵人家的礼仪享用,兴许是那盛首长以前干惯了粗活,所以今日又随手干了些以前的活计。”

“你这是听谁说的?”张岱问道

“在下在茶馆里听那些澳洲丫环说的,她们说有些澳洲首长似乎不习惯被人伺候,总是亲力亲为的自己穿衣、自己端盆洗脸。”

此时白斯文父亲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臭小子,你又去调戏澳洲丫环了?是不是上次的苦头还没吃够?”

“不是啊,爹,我就是去茶馆里喝茶,偶然碰见几个澳洲丫环,又偶然听见她们在议论府上的澳洲首长。”白斯文连忙辩解道。他当然不是偶然碰见那些“澳洲丫环”的,其实就是专门去茶馆“看美女”的,只是经过上次的“劳改”后,不敢对“澳洲女人”轻易开口调戏和动手动脚,只敢过过“眼瘾”,听见生活秘书议论澳洲首长倒真是“偶然”。

白斯文父亲对其中的内情也大致猜到几分,听到白斯文没有闯祸,放下了紧张的心情,但还是不忘提醒儿子:“别忘了上次的牢狱之灾,那些澳洲丫环惹不得,莫要再出事了。”

随后,白斯文父亲又对张岱说道:“张先生,依老朽之见,那些澳洲首长干那些不体面的事,也未必是当惯了下人,兴许是为了仿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之举,励精图治。况且,大明那边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人物。听闻当年海青天和王阳明先生,也曾下地干活。就算是大明太祖,也曾在皇宫内亲自耕种,此乃新朝气象也。”

张岱点头道:“白老爷所言有理,倘若余有落难之日,为东山再起,也必会如此。说起那位盛首长,他还提到明天要举办几场‘澳洲文化活动’,邀请在下观礼来着,白老爷可知这‘澳宋文化活动’有哪些仪式?”

“此事澳洲人的新闻纸上都写了”,白斯文递上一份《临高时报》指着标题插嘴说道:“明日文澜文化公园内要举办‘第一届大宋科技文化博览会’。”

文澜文化公园

根据《临高时报》上的说明,“第一届大宋科技文化博览会”将会持续一个多月,展览内容分为三大类。一是科技博览会,展览场地是海南科技馆,除了科技历史科普活动(博览会结束后永久性展览),还将进行“技术专利授权拍卖会”和“新产品推介会”(博览会结束后定期举办)。二是文化博览会,展览场地是海南文化馆,涉及图书的销售(博览会结束后改为图书馆和大型书店),古玩、字画、艺术品等其他文化产品的展览、拍卖(博览会结束后长期展览、定期拍卖),以及名为“达人秀”的民间艺人与群众明星选拔活动(博览会结束后定期举办)。三是美食博览会,在海南文化馆内的餐厅推广澳宋特色食品与餐饮文化,并邀请土著商家在文澜文化公园内的道路旁摆摊做餐饮生意。此外,晚上还要进行烟火表演。

白斯文侃侃而谈道:“依我之见,这其实就是澳洲人赏玩新奇事物的赛奇会、聚宝会3,卖些奇技淫巧的玩意和奇珍异宝,演些戏曲和杂耍,再卖些吃食之类。澳洲人诱人参观,谋获重利。”

“小兔崽子,就知道吃和玩。”白斯文父亲拍了一下白斯文的后脑勺说道:“依老朽打探到消息,这博览会其实是元老院为开阔百姓视野而开的‘劝业会’4,如同历朝历代的‘劝农’。只不过这大宋元老院不仅劝农,更劝工商。像这‘技术专利授权拍卖会’,之前已经在吴农相的庄子里办过一次了5。听刘友仁、黄守统两位老爷所言,所谓的‘技术专利’,其实就是澳洲人的耕田、造物的密技。”

听到“专利技术”几个字,张岱不禁想起今天看到的“海南生产专利授权中心”的牌匾和盛天仕关于“技术转让”方面的谈话,心想:“莫非澳洲人把制瓷之法写成几十本书,并非有意推托不教,而是为了多卖秘籍?这澳洲人传授密技是计册定价的?……”

第二天一早,张岱主仆和白斯文父子来到文澜文化公园门口,然后他们在警卫员的引领下来到海南文化馆餐厅见盛天仕。

正在吃早餐的盛天仕对张岱主仆和白斯文父子说道:“你们来得好早啊,开幕式还要再过两小时才会开始,吃早点了吗?我请你们吃开封菜,这是此次博览会上重点推广的美食项目。”然后盛天仕叫服务员拿来菜单,向张岱等人介绍起了“开封菜”。

盛天仕所说的“开封菜”其实就是“肯德基”(KFC),在旧时空属于餐饮工业化生产的典范。由于缺乏相应的工业产业链,目前临高版“肯德基”的成本很高,价格也较高。由于缺乏某些原料、调料及食品添加剂,部分产品无法生产,部分产品的口味与旧时空有很大差异。但如果能成功让很多土著商家加盟进来,建立起相关的产业链,一方面让大量的加盟餐饮店大量订购相关的半成品食料,另一方面让大量相关的商户提供有关的原料与其他配套商品,临高版“肯德基”的工业化生产就有了市场和持续发展的动力。

盛天仕推荐的早点项目有了油条、薯饼、牛肉蛋花粥、皮蛋瘦肉粥、豆浆、炸鸡块等多个种类。虽然张岱内心奇怪为何油条、豆浆这类常见早点也被称为“开封菜”,但也没多问,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到以前没吃过的薯饼、炸鸡块上了。因此张岱虽然已经在白斯文家吃过早饭了,但还是点了薯饼和鸡块尝鲜。吃过之后,张岱很快喜欢上了“嘎嘣脆”的“鸡肉味”,并邀请白斯文父子一起品尝。


  1. 中国古代也有公共园林,宋代公园已具备城市公共园林的空间性质,形成了我国古代的城市公园。在宋代,“公园”曾特指过向民众开放的郡圃。详情参阅《论中国古代公园的形成——兼论宋代城市公园发展》,《谁再跟你说中国古代没有公园,你就将这份宋代公园名录甩给他》《让晚清大臣羡慕的外国“公家花园”中国宋朝时已经有了》。

    从元代到清末“新政”之前,中国政府不再新建对外开放的公园,宋代留下的城市公园也变成了皇家、官吏的私享空间。虽然公立公园不对平民开放了,但对外开放的私立盈利性公园还是有的。至少从清朝康熙朝开始,东南大户已经有捐银子修造大型园林的事情了,还有专人管理,出租摊位、戏院、茶楼、酒肆。游园是免费的。主要是吸引顾客去消费。↩︎

  2. 出处为《庄暴见孟子》。“与民同乐”是儒家的基本治政策略之一,孟子以灵台为例,提出“今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的论点,影响着后世的王侯将相,成为公共园林发展的重要思想基础。中国公园从思想基础奠定到建设形成,经历了先秦公园思想的萌芽、魏晋公共园林的普遍兴起、隋唐公共园林的城市化和两宋公园的形成、明清公园建设的停滞等几个阶段。

    明清是我国封建专制的极盛时期,明清城市是中国古代城市发展中的一种复古倒退,两宋时竞相开放的郡圃在明清已少有与民同乐的记载,大量的城市公园或者公共游赏地没有随着城市经济发展进步,反而成为皇家、官吏的私享空间。这种情况客观上为现代某些人“中国古代没有公园”的论点提供了理论依据。↩︎

  3. “赛奇会”、“聚宝会”是 19 世纪中国外交官对西方博览会的称呼↩︎

  4. “劝业会”是清末“新政”时期中国人对博览会的定性,受 20 世纪初日本大阪第五届劝业博览会的影响。1910 年 6 月 5 日至 11 月 29 日,中国清政府在南京举办第一次大型博览会一一南洋劝业会。这一个全国性规模、内容丰富、耗资百万两白银、盛极一时的博览会,在南京乃至全国都是空前的,有力地促进了中国近代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

  5. 详情参阅吴南海的同人《专利拍卖》↩︎